中国人吃不吃的上饭,究竟和共产党有没有关系?

说实话,我其实不想提出这种弱智的问题,但出于人类的角度来看,中国85%的人觉得没有中国共产党,他们连饭都吃不上,所以我一直在思考?究竟是什么样断手断脚的生物会认为中国共产党养育了人类?又或者是,中国人类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类区别在哪里呢?我至今无法理解这种逻辑?难道是中国共产党长了五个黄色的大奶子?
sttolbt Statue of Liberty
摘自编程随想的博客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2/emperor-complex.html


★啥是“圣君情结”?

  “圣君情结”有时候又称为“明君情结”。具有这种情结的人,会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最高统治者身上——希望这位最高统治者足够贤明、足够牛B,能够排除国家面临的种种困难,给底层的老百姓带来幸福生活。
  和“圣君情结”类似的,还有一种“清官情结”,又称“包公情结”。很多底层民众被贪官盘剥掠夺的时候,他们内心就会希望出现一个牛B的清官,帮老百姓除尽贪官。



★“圣君情结”的根源

  前面说的是症状,接下来说说根源——为啥会有“圣君情结”和“清官情结”?俺个人觉得:导致“圣君情结”和“清官情结”的原因有两种:分别是“臣民意识”和“习得性无助”。分别简单介绍一下。

◇臣民意识

  “臣民意识”是政治领域的术语。要聊“臣民意识”,顺便把“公民意识”也说一下。这两者的关键性差别在于:“公民意识”认为自己是国家/社会的主人,既有权利也有义务;“臣民意识”认为自己只是一个被统治者(仆人),只有义务没有权利。
  从上述差异可以看出,“公民意识”和“臣民意识”是明显对立的。一个人的“臣民意识”越强,则“公民意识”就越弱;反之亦然。

  具有公民意识的人,往往会积极参与公共事务,不管这些公共事务是否和自己的切身利益相关。比如:香港民众每年都有很多人自发搞“六四”的周年纪念活动。虽然从表面上看,“六四事件”跟香港民众的日常生活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
  反之,具有臣民意识的人,往往不敢(或不愿)参与公共事务,即使这些公共事务已经危及了他们的切身利益。比如:很多地方的环境污染已经严重危害到当地民众的健康,但很多民众依然没有上街示威。

  以上就是“公民意识”和“臣民意识”的简介。这方面可以聊的内容有很多,限于篇幅,今天就不展开了。下次找机会单独写一篇帖子。

◇习得性无助

  “习得性无助”属于心理学领域的范畴。这个术语最早来自于某个科学家对狗做的实验。
  实验中将两条狗分别放在两个吊床中,吊床前放置杠杆。对两条狗进行持续多次的电击。第一条狗触动杠杆后,电击会停止;第二条狗触动杠杆则不会停止电击。当吊床实验做完之后,再将这两条狗放到一个有障碍物的屋子,第一条狗在屋中遭受电击时,会跳过障碍物逃走;而第二条狗在遭受电击时,则只会躺在原地不动,甘愿被电击也不尝试逃走。这就是习得性无助——尽管第二条狗看到第一条逃走的范例,也知道自己能逃走,但他们并没有进行尝试。

  “习得性无助”不光会出现在狗身上,也会出现在人身上。如果某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遭受太多失败/挫折,就会对自己产生怀疑,觉得自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种人往往会放弃改变自身状况的努力。
  引申阅读:
  关于“习得性无助”的更多介绍可以参见 这个维基百科链接



★这两种根源如何起作用?

  对于具有“臣民意识”的人,当国家/社会出现问题的时候,他/她会认为:这些问题的解决应该是主人(统治者)的事情,跟他/她无关。所以他/她只是采取旁观者的姿态;
  对于患有“习得性无助”的人,当国家/社会出现问题的时候,他/她会认为:对于这些问题,自己完全无法施加影响,完全帮不上什么忙。
  如果社会问题跟自己的切身利益无关,那也就算了。但是有很多社会问题其实是会殃及底层民众的(比如:腐败问题、环保问题)。一旦发生这类社会问题,就会导致上述这两种人的内心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因为他们一方面希望问题能得到解决,另一方面自己又无法去解决。这种内心的矛盾会进一步转化为焦虑。
  当内心产生焦虑时,“心理防御机制”就会起作用。“心理防御机制”也称“自我防卫机制”,洋文叫“Defence Mechanisms”。这是心理学领域很重要的一个玩意儿。这玩意儿专门用来对付精神上的 痛苦、紧张、焦虑、等负面的心理活动。
  “心理防御机制”有很多种(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这里”的介绍),其中一种机制叫做“幻想”(洋文叫 Fantasy)。所以,上述这两种人就【幻想】出现一个“圣君”。有了“圣君”,就可以帮他们解决种种社会问题。如此一来,他们内心的焦虑和不安全感也就得以消除。



★“圣君情结”的弊端

◇弊端1

  从上述分析可见:“圣君情结”只是通过某种“心理防御机制”来回避内心的焦虑和不安,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对“圣君”的幻想,有点类似于阿Q的精神胜利法,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把戏。

◇弊端2

  “圣君情结”使得民众的注意力过于集中的政治人物身上,而忽略了政治制度的重要性。实际上,任何重大的政治问题或社会问题,都不可能光靠1-2个政治人物彻底解决。真正的解决之道往往要靠制度的完善。

◇弊端3

  “圣君情结”很容易被统治者利用(请看下面的举例)。



★官员们如何利用“圣君情结”和“清官情结”?

  其实咱中国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很善于利用这两种情结。这两种情结如果利用得好,可以有效地麻痹底层民众,消除底层民众的反抗精神。如此一来,统治者就可以继续压榨盘剥底层民众。某些更高明的统治者还会利用这种情结,玩弄民众于股掌之中,进而达到自己的各种目的(比如后面提到的毛太祖)
  别的朝代咱毕竟太久远,咱重点聊一下当今天朝。

◇毛泽东

  对于“圣君情结”利用得最好的,当推天朝第一任皇帝的毛太祖(民间戏称为“毛腊肉”)。当时的朝廷通过种种手段,把毛太祖彻底神化成旷古未有之圣明君主。这种神化在文革时期达到顶峰。当时的朝廷之所以能把几亿人忽悠得如痴如醉,一方面利用了普通民众的“圣君情结”,另一方面再通过“光环效应”进行强化(关于“光环效应”,俺之前写过一篇帖子,在“这里”)。
  文革结束已经30多年了。可悲的是,还有不少毛粉对“腊肉”念念不忘。由此可见“圣君情结”的影响力有多么深远。

◇薄熙来/王立军

  说完“圣君”的例子,再来说说“清官”的例子。
  薄熙来和王立军堪称是一对活宝,在重庆上演了一幕“唱红打黑”的大戏。可惜今年演砸了,两个活宝都锒铛入狱(关于“薄王事件”,俺已经发了好多篇帖子,在“这里这里这里这里这里”)。
  重庆的唱红打黑确实赢得很多当地民众的支持。究其原因,是重庆官方的宣传把薄王二人包装得很光鲜亮丽,迎合了很多屁民的“清官情结”。



★结尾

  记得10年前胡/温刚刚上台的时候,很多民众也对“胡温新政”抱很大的期望。如今再看胡温二人的政绩,实在是乏善可陈。不仅如此,胡锦涛还落得“胡面瘫”的绰号,温家宝更是被戏称为“温影帝”。
  所以俺奉劝那些热捧习近平/李克强的同学,不妨先剖析一下自己,看看自己是否陷入“圣君情结”的认知误区。
吃得上饭,一般和共产党没关系
吃不上饭,挺有可能和共产党有关系
中国人吃不吃得上饭,当然和共产党有莫大关系。
毛泽东时期,为了实验共产主义,大批农民被饿死,难道和共产党没有关系?
我曾在文革时当过工作队,任务就是割资本主义尾巴,也就是不让民众富起来。谁家养多只鸡就要杀,种多点自留地就要毁。取缔自由市场,不许农民卖产品,城里人只能靠分配的物资过活。我那时每天醒着的感觉就是饿,这难道与共产党没有关系?
很多人以为邓小平搞改革开放,让中国人吃上了饭。可邓小平做了些什么?邓小平只不过是把中共锁在老百姓身上的锁链稍微松了那么一点,民众生产的积极性高了,才吃上了饭。可共产党把共产党捆住百姓的锁链松了一点,算什么功劳?莫非真的皇上不杀就是恩?
即使改革开放,邓小平都没有把中共的锁链完全松掉。四项原则,摸着石头过河就是这样的锁链。结果就是,百姓们还在河里摸石头,中共的大批人员早带着刮来的财富,踩着百姓的脊梁蹦过了河。中国至今还有6亿人口收入不到1千,这难道和中共对民众的掠夺没有关系?
中国人吃不上饭,原因就是因为中共的阻拦和掠夺。中国人要吃上饭并且活得更好,就要消灭中共。所以中国人吃不吃得上饭,和共产党有莫大关系。
孙金香 每一个姨粉都曾是民小,每一个图支大佐都曾是底线人,每一个支黑都曾为中华民族自豪。人的耐性是有限的,我早就麻咧。
你这也算是品葱月经问题之一了。还是那句话,养活中国人,使中国人大多数不饿死的不是袁隆平,而是化肥,具体关键词您可以站内搜寻。
新垣结衣的老公 在迷雾中看清方向
近现代会发生大饥荒的国家无一例外都和共产党有关,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吃饱饭是和呼吸喝水一样最稀松平常的事情,在幸福的社会主义国家吃饱饭是党和国家最大的恩赐
萨格尔王吃冰棒 响应总书记的号召自讨苦吃、自寻死路、自取灭亡
当下中国人普遍是没有严肃认真思考政治的习惯的。
他们的话很多时候自己也不信的,或者说他们自己根本无所谓。将来被打脸了就立马换个说法,没有立场也没有标准。

中国人的唯一政治立场就是膜拜皇帝宝座上的生物,期待着他给众生带来恩泽,也不管宝座上的是人是狗。这本质是一种政治懒汉思想,把公共事务和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有关系。正是因为有了中国共产党,他们才会一度连饭都吃不上。
乌克兰大饥荒、三年自然灾害、红色高棉大饥荒、朝鲜大饥荒只有我匪厚颜无耻地把大饥荒归咎于自然灾害。
Desperado 公开、透明是对一个政府最基本的要求
党员吃得上饭一般和中共有关系,吃不上饭一般和中共没关系。
普通人吃得上饭一般和中共没关系,吃不上饭一般和中共有关系。 
没关系,因为共产党曾经让他们饿到去吃屎,这群不知好歹的畜生
hun Those who would give up essential Liberty, to purchase a little temporary Safety, deserve neither Liberty nor Safety.
退一步说,人们吃不吃得上饭,生活有没有温饱,和政府有没有关系?一般没有,但出现强盗政府强收你粮食随便乱开交通罚款、苛捐杂税、P2P暴雷甩手不管、房子烂尾不管、管你生几个孩子、不愿意兑现承诺养老、小孩学校乱收费出性侵丑闻没人给家长公道,食品安全导致孩子营养不良、空气水食物污染导致癌症患病率暴增,等等等等,你等于就是在和一个恶魔共存,它不整死你不放手,这样能过得好吗?
天龍男 官网:venganza.org
饿死的那几千万中国人会告诉你,有关系、真的有关系!
Arti000 無人可以代表我
還不是那半條棉被的事,牠們可是掌控了全國資源,你能有半條棉被可是牠們搶走後還要你跪著領餘下半條的。以後貨幣數碼化後,你要吃飯還得不要開罪牠們,否則寸步難行呢!
有關係﹗本來可以吃得上飯的
自從閙共匪,就別想有吃得飽了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桂枝历史悠久的奴性思维,古代也要对皇帝感恩戴德,具体建议楼主参考下面链接中的内容,个人认为是十分精辟的论断

https://m.douban.com/note/697394096/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雖然我一直說不要濫用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這個詞,但這個情況下真的是斯德哥爾摩了
所謂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原理其實是『因為【劫匪】有能力剝奪自己的基本權益,所以【人質】會對沒被剝奪的那些權益產生錯覺,認為是【劫匪】對自己的恩賜,賜予自己權益而忽略了剝奪基本權益這個問題,從而對【劫匪】產生好感』
說的簡單點就是『不殺之恩』:本來殺人就是不對,剝奪基本人權。但因為你本來有機會能殺我卻選擇不殺,所以做了不殺人這種天經地義的事反而成大恩大德了
套用在中共上剛好:『我能吃飽飯,是因為偉大的黨。偉大的黨明明有能力讓我活活餓死,卻讓我吃飽飯,所以我這碗飯是偉大的黨賜予我的』
『有能力讓他餓死』這句話倒是不錯啦……
實際上就和古代相似,大災害來臨了去求神拜佛,然後度過了難關,農民便口耳相傳,XX神明就有了保佑衆生的“功能”,從此就香火鼎盛了,就是説大家願意把功勞歸於神明(沒有不敬的意思,陳述過程)
中共本身當然有誤導大衆的成份,但更重要的是絕大部分中國人,還是古代那種思維,只不過是中共自己出來邀功收割了光環,做了那個神明。中國還是那個愚昧的社會。
看到大家這麽認真回答,知道趙國為什麼動不動就:

--十四億人民不答應。
--傷害中國人民感情。
--沒有國,那有家?

洗腦乾淨不? 利害不?

趙家人海外存款,官商勾結,權錢交易,二奶三奶,子女留洋。它何時問過中國人答不答應?
极权国家不都是这种洗脑方式吗?古代要歌颂盛世、歌颂皇帝,现在要感谢党。
hkgusa 小熊維尼
大部分中國人都是自己養活自己(不論手段,除了拿殖民優惠那堆支人外) 還順便養活了共產黨
沒有共產黨中國人也能養活自己
二战后能吃得上饭与近几十年来工业水平(化肥工业与农业机械)的提高而增加,吃不上到真的是政策原因。
因果关系本身就有想象的成分在
tg只是在这一点上拿捏把玩了奴隶们的心智而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