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崛起“的幻梦破灭后,中国小粉红会不会变得极端崇洋媚外?

现代中国历史上经历了多次“战狼粉红”与“崇洋媚外”的周期性转换:

1900年:战狼粉红、义和团
1910-20年代:崇洋媚外,优待归国留学生
1930年代:战狼粉红、反日
1940-50年代:崇洋媚外,40年代崇拜美国,50年代崇拜苏联
1960-70年代:战狼粉红,相信”美帝、苏修水深火热“
1980年代:崇洋媚外,”河殇“派
1990年代:战狼粉红,大使馆被炸后反美
2000年代:崇洋媚外,廉价卖地给外资
2010-20年代:战狼粉红,厉害了我的国

2020年代:战狼思想走向顶峰,美中不断脱钩,中国丧失偷科技的渠道,越来越落后

2030年以后,中国因为被封锁科技越来越落后、人口衰颓,”大国崛起“的幻想不可避免会破灭,到时候中国小粉红会不会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变得崇洋媚外?
Onioner 品葱难民。原品葱Onioner。习以为常,近乎平壤。见到“如何反驳xxx”式的问题一律点踩
参见历史学家杨国强的《1900年:新旧消长和人心丕变》:
(杨先生似乎是很同情这些人,不过我却看的暗暗爽快)

由于新旧消长, 庙堂里的是非变, 天下人的是非亦变。 对于身当旧邦新造而又久苦步履艰难的中国来说, 这是一种别开生面。 但庚辛之交的新旧消长不是由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催生出来的, 而是在外力的逼迫下促成的。 因此, 新旧消长之际, 常常伴随着民族心理防堤的碎裂和崩塌。 一则记载描述其时的京城社会相说:

联军入都之时, 顺民旗帜, 遍悬门巷, 箪食壶浆, 跪迎道左者, 不胜指屈, 其时朝贵, 衣冠鼓乐, 燃爆竹、 具羊酒以迎师者綦众, 今悉讳其名。 犹得曰为保护资产身价计, 无可奈何而出此下策, 并非真心之爱戴他人。 迨内城外城各地为十一国分划驻守后, 不数月间, 凡十一国之公使馆, 十一国之警察署, 十一国之安民公所, 其中金碧辉煌, 皆吾民所贡献之万民匾、 联衣伞, 歌功颂德之词洋洋盈耳, 若真出于至诚者, 直令人睹之且愤且愧, 不知涕泪之何从也。

谀外一旦成风, 则会在传染中漫无边际:

顺治门外一带为德军驻守地, 其界内新设各店牌号, 大都士大夫为之命名, 有曰“德兴”、 有曰“德盛”、 有曰“德昌”、 有曰“德永”、 有曰“德 丰厚”、“德 长胜”等。 甚至不相联属之字, 而亦强以德字冠其首, 种种媚外之名、词, 指不胜屈。 而英、美、日、 义诸界亦莫不皆然。

......
《拳事杂记》 曾收录过一封信, 说的都是津沽时事。 其间有一段专门写义和团人物在潮来与潮退之间的变相:

当团匪起时, 痛恨洋物, 犯者必杀无赦。 若纸烟, 若小眼镜, 甚至洋伞、 洋袜, 用者辄置极刑。 曾有学士六人, 仓皇避乱, 因身边随带铅笔一枝、 洋纸一张, 途遇团匪搜出, 乱刀并下, 皆死非命。

这种因仇洋而见血的场面以太重的杀气写照了排外的极端。 然而当八国联军由海口登陆, 以武力致胜之后, 团中人一时仇洋意敛, 杀气都消; 种种举措, “今 乃大异”, 使世人看了非常惊诧:

西人破帽只靴, 垢衣穷袴, 必表出之。 矮檐白板, 好署洋文, 草楷杂糅, 拼切舛错, 用以自附于洋, 昂头掀膺, 翘自憙若。

排外的极端一翻手间变成了媚外的极端, 见不到一点游移和过渡。 事隔百年, 已无从推断当日的团众里究竟有多少人曾经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但记事的文字勾勒出来的无疑是一种众生相, 因之而有“嗟 吾北民, 是岂知人世有羞耻事耶” 的沉重叹息。 一个故事说津门有董姓富户, 拳事盛时, “曾 有一大师兄入宅持刀吓之, 董焚香行礼始免。 后于破城之日, 董路遇此大师兄, 手执小白旗, 上书曰, ‘大 日本顺民’。 董问大师兄此旗何用, 大师兄曰, ‘我 但求活一天是一天’。 ” 短短的一句话, 说尽了精神和意志的崩溃。 一批一批的人由持刀者变为执旗者, 画出了团众的归宿。
你这前提和假设都有太多槽点。事实上,崇洋媚外分为两部分,理性部分是对先进事物的认可与向往,感性是基于个人经验和思维的下意识性选择和判断。就你的内容与分析来看,又分为对人和对物。以下是我的观点:

对人:大部分中国人判断老外的第一要素是魅力,涵盖权力/金钱/知名度/社会地位/成就、美丑高矮胖瘦(性吸引力),行为、态度(参照伏拉夫郭杰瑞科比詹姆斯苍井空)夹杂以自带的各种可笑逻辑的古怪鄙视链和刻板印象,如人种、国籍、语言等等。
就我观察,他们内心的真实加分项按比重排列是粉丝向>知名度>长相(性吸引力)>行为态度,减分项比重是脱粉/黑点被扒皮/被带风向、尼哥/不发达国家(印度非洲东南亚等)、与自己利益冲突。比较奇怪的矛盾点在于现实和网络,人前人后的待遇风评差异巨大。比如黑人是减分项,但dick对于女性又变加分。现实中七大姑八大姨都会以女儿找个有钱的洋大人为荣,不管是不是倒贴,可背地里或网上又会被骂easygirl和贱货。骂的人因为利益相关,一部分女性是嫉妒一部分男性是觉得性资源外流自己吃亏。这样的一群双标屌丝男转身在论坛上展露色批本性,谈到大洋马的时候是又是真香。正常思维着实无法理解。类似的雷人戏码还有夸勒布朗帅的,把科比当亲爹的,已然忘了出道时的猩猩梗。前面看伏拉夫看的不亦乐乎自豪感动,群体风向转变后又跟风批斗划清界限的,脑瘫太多了。
对物:从百年前的洋火洋油洋装,到90年代日本电子和加电/进口车/手机电脑手表,乃知各行各业的工程机械、关键部件,还包括了各种教材理论食品文化娱乐(电影音乐动漫),崇洋媚外是出于对高品质、现代化文明生活方式、先进文化的自然选择,现实中不用好的要么是对钱包的妥协,要么是没有渠道(被封被禁关税等导致价格畸高)。
实际上大部分人是务实的。如果不是因为无知狂妄,别管嘴上如何身体是很诚实的。翻车新闻里那么多华为战狼转身就抢apple产品相信大家看的都无感了。如果是自用,那么他们要么没钱只能凑合用买的起的,要么咬牙或者自然选择用的最好的。部分人出于酸葡萄心理会对从未使用过的东西产生偏见或片面放大缺陷,批判抹黑一番来获取阿Q式的心理平衡。
但当角色转变的时候,从日常自用变身生产商品赚钱的厂家(或者花公家钱事不关己)时,大部分人采购原料和工具的标准又会无下限放低,山寨有毒有害假冒伪劣无所不用,令人作呕,这一方面固然因为道德底线缺失,另一部分又是炼蛊环境中的代代口口相传的求生法则所致。

最后总结,基于以上回答我的结论是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处处矛盾分裂的价值观和实际选择会愈加明显的将包含粉红战狼在内的中国人分化:1选择睁眼反思提高阅历和判断能力,实现自我认知和价值观重构;2有些人倒向拜金主义、慕强思维,急切努力获取资源以摆脱自身所处阶层,妄想上层生活并反身炫耀鄙视下层来获取安慰;3.采用诡辩的奇葩逻辑说服自己达成自洽,形成独特的个人XXX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并在跟风随大流的过程中左右摇摆,一不小心就会两头吃亏打完左脸打右脸,最后一边爱国一边骂狗日的境外反华势力和资本家。这三种人的比例大致会是5%/15%/80%。

这是作为新人的第一个回复,不知不觉写的有点多,如果有帮助希望大家支持。
BanzaiCharge 观察 建議 品蔥 改名為 左-品蔥
中國人是最沒原則的,就像姜文的電影裡,誰贏他們幫誰,給他們發了槍,發了子彈,他們仍然不敢反抗,直到看見黃四郎被殺,他們才勇敢起來。中國人在危險的時候無比懦弱,在安全的時候就會無比勇敢。如今跪舔共產黨最積極的小粉紅在共產黨倒台以後會瞬間痛斥共產黨如何如何欺騙了他,並且變成反共最堅定的“義士”。
毛澤東有性病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第二篇:「毛陰莖包皮過長,平時又不清洗,成為滴蟲攜帶者。許多女孩子與毛有特殊關係,沒有一個不受到傳染。我勸毛局部清洗乾淨,他說:『沒有這個必要,可以在她們身上清洗。』」
你這問題就是在問「大部分中國人有節操嗎?」

答案:沒有沒有沒有!通過
Chiang 光復廣東 時代革命  廣東獨立 唯一出路  驅除共匪 還我廣東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香港獨立 唯一出路  驅除共匪 還我香港
各國要做的就是要管好自己的大門, 大門緊鎖, 防止被打醒的小粉紅跑進去, 再去禍害別的國家. 
我觉得现在这些人就是极度崇洋媚外,他们粉红是因为酸葡萄心理,得不到就只能通过不停灌输支国强大来满足和麻痹自己,让自己仍然有优越感。我相信就地给他们西方发达国家移民身份,他们会马上跪下来。
baokemeng 自由进步人士,跨性别人士,支持天赋人权,女权,反种族歧视,反对任何形式的偏激,当你偏激时你就已经跟你指责的对象没有任何区别了
可以參考二战昭和日本战败后日本人是什么状态
無紋水仙盆 李登輝才是台灣國父,孫文只是個純血KMT
這題不成立吧?原PO你主文裡的「崇洋媚外」時期裡面,骨子裡還是「師夷之長技以制夷」的粉紅戰狼思想呀~所以根本從頭到尾都在粉紅戰狼,從來沒有崇洋媚外過XD
参考八十年代的中国人是最好不过了。现在的粉红再红再狂热,能有七十年代的中国人狂热?结果到了八十年代还不是大把中国人玩了命的往美国跑,甚至国家队队员还有叛逃的。
不会,粉红永远自带双重标准而且立场先行,就算回到以前要饿死了被迫又搞开放那时,也是说这是师夷长技以制夷,是在下大棋
战狼粉蛆永远崇拜呆呆。战狼粉蛆永远献媚普丁大帝。普丁大帝怎么是外人?
嘉太宗 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万岁
这种人最大的问题是在大一统的框架下以国家富强为目标,对于政权合法性完全不管
说白了就是没有道德和是非观念,强了就横行霸道,弱了就低头受辱。没有尊严,没有信仰。
支纳宝 新注册用户
不存在崇洋媚外的概念,崇洋媚外是个拳匪发明的支那词语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信不信美军真若登陆这帮人一个个带起路来比咱都积极,“没人比我更懂见风使舵”

奈何英语水平低下是硬伤,所以汉奸也不是随便谁想当就当的(笑)
驱蚊花露水 暂时保密
不会,粉红没有智力来欣赏西方世界的理性和美(西方的音乐,文学,影视等其他艺术作品,真的太让人叹服)。
黄金小猫 黑龙江
很有道理,2026年我觉得就是转折点了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不会,他们不会变成我们的 紫薯布丁   紫薯布丁  紫薯布丁  
根本上的问题是,他们没有权利自己选择,红粉还是崇洋媚外,取决于当时的领导人。
2030年以后,中国因为被封锁科技越来越落后、人口衰颓,”大国崛起“的幻想不可避免会破灭,到时候中国小粉红也许会因为闭关锁国继续保持战狼思想。
吳小勳 我愛臺灣
拜托不要祸害他国!!!!

战郎粉蛆不都是嘴上说爱国但是向往自由吗?
coolake 被洗脑者
真的极端崇洋媚外不是好事嘛,有时极端情况就是需要"矫枉过正"一段时间,正如满清覆灭后那段痛苦的历史。
关键在于大国幻灭一事早早在这片赤土上上演,文革之后刚打开国门那阵,为什么幻灭后这片土地的人民依旧如此麻木,懦弱,才是关键所在。
儒家的信徒 🤬不友善用户 怀念2003至2013
非常有可能啊!粉红本质依附在的是一个强大的党的身上而不是中华文化,粉红不是皇汉他们本身就是最假最不要脸的,中华文化对他们来说是可利用的皮,我记得前几年不是有个新闻吗?拆华裔庙的人竟然是一个东北的共产党移民,而且其本身还非常瞧不起中华文化,这点我觉得这才是共产党员的最真实的面目。
君子以不强自息 新注册用户
中国人对外国的态度就像三角函数一样,有周期性,惟一的区别就是周期,波峰和波谷每次不同,而且难以预测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义和团之后,大中国的第一批小粉红如周恩来,邓小平等人,已经用他们的身体,乃至品葱人祖辈、父辈的身体和命运表演过这一出戏了。

下一个百年,将演出下一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是斯宾格勒粉不是姨粉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06
  • 浏览: 7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