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接下去民主党的对策?是否仍然有奥步?

选票大规模舞弊如果被捅出来,那么整个民主党和执政城市会完蛋
为了解决这种纷扰的情况,制造更大的纷扰是其中一个选择
那么 是否有以下的可能性呢
  • 按提法暴乱
  • 民主党或者支那,找杀手(最好是俄罗斯裔)暗杀拜登,用拜登人头做球给哈里斯上位,顺便还能栽赃给川普
美國民主黨奧步還要向中國國民黨學學😏😏😏😏😏


1954年彰化縣長選舉由黨外的石錫勳對上國民黨提名的陳錫卿。投票當日彰化縣偏僻地區投票所出現村長收集選民身分證、由村長一手包辦代理圈選的事件,亦有投票所人員對作票表示不滿,至石錫勳競選辦事處報告,然而在向監察小組檢舉後只獲監察小組口頭答應派員取締,其實沒有動作。當時作票最嚴重出現在新港(今伸港鄉)第五九投票所,出現陳錫卿擁護者新港鄉長柯扱親自到投票所指揮舞弊的事件。引起監選委員吳蘅秋驅車前往新港第五九投票所檢舉,反遭彰化縣選監小組認為他干擾投票的事件,遭國民黨篆養的《中華日報》記載其干擾選舉。

1957年臺北市長選舉在開票過程中出現多次「停電」情況,最後國民黨力挺的黃啟瑞以17多萬領先黨外的高玉樹的11多萬票。導致高玉樹的競選辦事處貼出「君子不計成敗,公道自在人心」、「寧可光榮的失敗,不求不光榮的勝利」標語。當時臺北市有一所投票所出現76張廢票,其中高玉樹就佔75張,而當屆臺北市選舉廢票八千多張,差不多全都是高玉樹的選票。高玉樹在1964年臺北市長選舉中捲土重來,在4月26日投票當天計票器亦是發生「故障」事件。此外也發生「停電」事件,在高陣營事先預備手電筒下得以監控票箱。

同年(1957年)的高雄縣長選舉中,由黨外的余登發對上國民黨的陳皆興。在梓官鄉發生140號投票所有兩百多位選民持身分證來領票,卻發現他們的票已遭領走的事件。由於作票證據確鑿,余登發於是提出選舉無效訴訟,在作票部分告發四十多個投票所工作人員舞弊,以「五指連彈」手法,在選舉名冊上用彈鋼琴方式按下指模,冒領沒有參加選民投票的選票。結果僅有兩個投票所人員經指紋鑑定遭判刑,其餘獲不起訴處分。而選舉無效部分,法院甚至以「一個投票所不足以影響整個選舉結果」為由,判決余登發敗訴。此後三十年,中華民國的法院都以此為由,拒絕黨外對驗票的要求

同年(1957年)在雲林縣長選舉方面,則出現投票所的選監人員有沒有按照身障選民的指示投票。二崙鄉有位瞎眼選民,他指定要投給雲林縣長候選人王吟貴,他是青年黨的候選人,他還鄭重聲明:「我要選王吟貴,不要圈錯了。」結果代圈的人並不是圈給王吟貴,卻圈給另一位候選人。同樣的手段也發生在1972年高雄市長選舉,投票日當天住在高雄市前金區光明街39號澎湖籍的七十五歲盲婦洪葉杯在孫女洪鳳英扶持下,前往設在前金區文聖殿投票所投票。洪鳳英投完票後擬協助洪葉杯投票,但遭投票所主任管理員阻止。楊姓人員表示他人不得近投票所,應由投票所人員協助選民按照其意志代為圈選。然而在洪老太太當場表示願投給候選人謝掙強,卻遭該主任管理員違反其意志,圈投給國民黨籍的王玉雲。遭洪鳳英撞見,引起選舉糾紛。

1960年彰化縣長選舉中,石錫勳遇上國民黨提名的呂世明。開票當天同樣傳出多起選舉舞弊事件。如彰化市中山投票所出現唱票員故意將石錫勳的票,唱作呂世明的票,連續數張,經選民指出後才更正。而二林、二水、員林、社頭甚至出現投票所「停電」事件,從中舞弊。

在同年(1960年)的臺南市長選舉時,黨外的葉廷珪對上國民黨的辛文炳,最後葉廷珪以59,034票敗給辛文炳的64,143票。然而選後國民黨被指控在選舉中舞弊,包括在南區有管理員發現有人多次持他人身分證入投票所投票,欲上前阻止時竟遭發票員威脅直到被主任監察員發現後制止、西區則有管理員將廢票列入辛文炳得票等事件,引起《自由中國》在社論中譴責,要求應宣告選舉無效。葉廷珪在選後向市民謝票時,受到市民大放鞭炮表示支持,甚至跟隨遊行的人數達到數萬人。

1975年立法委員選舉,黨外人士郭雨新的選區宜蘭更是因出現數萬張「廢票」而導致郭雨新落選,日後在挖馬路時挖出一大袋投給郭氏的選票。根據當時幫郭雨新助選的邱義仁回憶,投票日當天邱氏與吳乃仁到瑞芳監票時,兩人站在門口記票,卻發生出來的總票數竟然比他們記的票數還多三分之二當時郭雨新廢票達三萬張,而國民黨的林榮三卻怎麼圈都算有效票。邱義仁為此向投票所主任質疑時,卻被駐場的警察當場打了一巴掌。

1977年的中壢事件,即桃園縣長選舉中桃園縣中壢市第二一三號投開票所(中壢國小)監選主任范姜新林被證人邱奕彬等人指稱涉嫌舞弊做票,其他地方國民黨舞弊的消息也不斷傳來。
1977年11月19日投票日當天,桃園縣中壢市第二一三號投開票所(中壢國小)監選主任范姜新林(時任中壢國小校長),被證人邱奕彬等人指控舞弊作票(邱奕彬稱目擊監選主任以拇指沾印泥,將投給許信良的票壓成廢票,但是監選主任范姜新林則稱「上前查看投票時,引起邱奕彬與林火煉的誤會」)檢察官廖宏明獲報後卻將證人移送警局,反而讓被指控的監選主任范姜新林繼續在場執勤。消息傳出,上百名民眾前往第二一三號投開票所找范姜新林理論,並與前來支援的警方發生衝突,警方與民眾互毆,警方則將范姜新林帶至中壢分局保護起來,民眾則陸續前往包圍中壢分局。
中國國民黨提名司法行政部(今法務部)調查局出身的歐憲瑜參選桃園縣長,臺灣省議員許信良也有意參選桃園縣長,但因「黨紀考核記錄不佳」,未獲國民黨提名而自行宣布參選,1977年10月國民黨便開除許信良黨籍。由於當時國民黨買票作票情況猖獗,於是許信良選務中心在選前三個月布署一千多人前往各投票所監票,以免重蹈1975年増額立委選舉郭雨新落選的遺憾,但是各處監票人員卻回報被禁止靠近投票所,並被帶往派出所問話。

任國民黨基層黨工長達24年的詹碧霞在民國63年(1974年)12月立委選舉時實際參與「做票」,國民黨為封鎖黨外人士郭雨新,將選票撥給青年黨的候選人張淑真,這是國民黨所開「政黨合作之先河」。詹碧霞為國民黨提名候選人鄭水枝固票。選舉當天詹碧霞先到投開票所查閱選舉名冊,看有誰還沒來領票投票,就上門到 選民家中拿身分證、印章代投票,每張票都投給鄭水枝。還有更簡便的方法,負責選務的課長讓她直接簽名,交給她一疊選票,於是她改以簽名蓋手印換選票,她的十個手指頭蓋滿紅印泥油,「彈了一下午的鋼琴,鄭水枝和張淑真都當選了。」
曾任多年國民黨黨工的邱家洪也曾回憶,在彰化縣大城鄉民眾服務分社主任任內。曾在1969年中央民意代表增補選中為國民黨作票,由於國民黨提名的第二選區候選人黃宗焜為嘉義人,遇上來勢洶洶違紀參選的蔡李鴦。當時大城鄉受指示蔡李鴦得票數不可超過黃宗焜。因此在投票前每個投票箱都先放進黃宗焜的選票一百張、投票開始後再拿空白票蓋投黃宗焜,在下午投票快結束前在選舉人名冊未出席這名字下按指紋表示當事人以投票、並在開票時以手指沾印汙泥將蔡李鴦選票抹成廢票,最終使黃宗焜在大城鄉的選票超過蔡李鴦。

1992年民進黨主席黃信介參選花蓮縣立委選舉時,也爆發做票傳聞,由於民眾指証歷歷,民進黨立刻號召驗票,輿論沸騰,大批民眾前往花蓮縣府抗議,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只好受理驗票,在驗票時更發現有花蓮市十二個投票所出現738張「幽靈選票」,比來投票的人數還多。於是檢方查出多位選務人員用將預藏的選票,趁著清點票數,其他監票人員不注意時,暗中投入。最後1993年偵結選舉弊案,中國國民黨花蓮市市長魏木村及其弟花蓮縣議員魏東河等被起訴判刑,由中央選舉委員會公告黃信介當選。

來源:維基百科
很难相信川普咽口吐沫就这么算了。肯定会往大了闹,起诉。别说什么宪政危机,对于职业政客来说,这种做法是砸锅,大家都别好过。可川普呢,最差的结果就是回家继续当富二代。
小林财经japan 油管博主,欢迎订阅关注哦
希望美国尽快恢复秩序吧,美国现在相当于暂时退出国际舞台,这样中国就真的乘虚而入了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总觉得有什么更大的正在酝酿中
共和党的其他人也没看到有什么发声
炸支机 新注册用户 榨汁机
美国有执法部门叫FBI,欧盟还有选举观察团在各州监督,如果有大规模选票舞弊案,大规模舞弊铁证也不可能被支那人掌握。所以,自重一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06
  • 浏览: 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