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澳洲什叶派伊斯兰教长Tawhidi?

穆罕默德·讨西迪(Imam Mohammed Tawhidi,Twitter:@imamofpeace),1983年出生在伊朗,伊拉克血统,澳洲籍,现居阿德莱德,2014年起支持伊斯兰改革 ,2016年就任南澳伊斯兰协会主席,他精通阿拉伯语,英语和波斯语,曾在伊朗的圣城库姆神学院和伊拉克的圣城克卡尔巴神学院学习,并获得宗教领导者和伊玛目资格。曾为大阿亚图拉赛义德·萨迪克·设拉子的门生,2010年被后者宣布为伊玛目,2015年宣称不再追随任何宗教领袖。2019年,他成为第一个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向失去性命的犹太人和许多人民献上敬意的什叶派伊玛目。有伊斯兰组织将他列作威胁杀害的目标。

他的一些观点如下:
●改革派穆斯林,自称“和平伊玛目”(imam of peace),认为伊斯兰教不改革难以生存。由于他的一些言论在穆斯林主流群体看来过于“离经叛道”,很多穆斯林学者称他为假伊玛目。
●认为伊斯兰教必须接受主流社会的监督质疑以及批评。
●不喜欢逊尼派,但也不否认逊尼派的穆斯林身份。认为地位仅次于古兰经的逊尼派经典《布哈里圣训》为恐怖圭臬,应当彻底抛弃,并呼吁澳洲政府查禁之。
●反对伊斯兰教法,反对神权治国,认为所有的伊斯兰政府(不管是现今的还是古代的)都是非法政府。
●反对强制女性戴头巾,西方女政治家到穆斯林国家也不应当戴头巾。
●反对“清真食品认证”(不知道他反不反对素食认证和犹太洁食认证?),认为其冒犯澳洲生活方式,认为穆斯林选购食品看配料表足矣。
●支持言论自由,反对亵渎罪,并支持在穆斯林占多数的地区由非穆斯林担任领导人(因2017年印尼钟万学事件)。
●支持女性平权,提倡女阿訇,女教士,女伊玛目,反对一夫多妻。
●支持前穆斯林,无神论者Ayaan Hirsi Ali女士的看法,提倡关闭或改造所有伊斯兰学校,减少清真寺数量。
●反对瓦哈比主义,ISIS,穆兄会等极端组织和一切恐怖主义。并支持将极端组织驱逐出澳洲。认为古兰经谴责一切恐怖主义,天堂里根本没有72处女。反对“伊斯兰恐惧症”这种说法。
●反对从伊斯兰教中找证据将家暴、阻止退教合法化。
●反对中共当局对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及宗教信徒的残酷迫害,支持香港台湾的民主自由。
●亲以色列,反“反犹主义”,支持阿拉伯国家同以色列建交,因此被很多穆斯林称为“犹太恋人”,以及“披着穆斯林外衣的犹太教徒”。
●穆斯林中少有的犹太复国主义(锡安主义)支持者,不承认巴勒斯坦,反对哈马斯政府,认为耶路撒冷圣殿山只属于犹太人,与穆斯林无关,并支持犹太人重建第三圣殿,同时认为圣殿山的两座清真寺是非法建筑。
●认为《古兰经夜行章》提到的“远寺”并非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而是位于沙特阿拉伯塔伊夫和麦加之间的一个小村庄。
●反白左,支持川普及共和党。
●反多元化,称其为恐袭诱因。
●反对埃尔多安将索菲亚改造为清真寺,且在名称上坚持称索菲亚“教堂”,而不是索菲亚“博物馆”或索菲亚“清真寺”。
●经常在推特和脸书上曝光一些穆斯林国家民众们的愚昧现象(比如拿鞋底抽马克龙画像)以及揶揄恐怖分子(在推特上称一位侏儒症is成员上天堂只能得到36个处女)。
●称犹太人为穆斯林的“表亲”、“亚伯拉罕的孩子”,主张万教归一,各宗教平等和解共处。

不知道大家如何看待此人?
穆斯林葱油们如何看待此人?他的哪些主张你们认为可接受,哪些难以接受?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認為他的願望雖然是好的,但是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方向。

伊斯蘭教社群有它自身以沙利亞法學者和伊斯蘭教傳統構成的社會組織。這種組織對外比較敵視,對內特別友好互助。這樣的傳統伊斯蘭教社群與西方人發生的衝突往往是局部的。

而伊斯蘭恐怖主義者則絕大多數是來自於世俗的或者世俗化了的穆斯林。在波士頓襲擊馬拉松的那兩個車臣人就是這樣的家庭背景。父母一代世俗化,不再遵守伊斯蘭教傳統;這種信仰空白下長大的子女就被塔利班、伊斯蘭國這樣的恐怖組織招募,造成真正的恐怖主義災難。

傳統伊斯蘭教社群和伊斯蘭恐怖主義者是互相敵對的關係,而且傳統伊斯蘭教社群有壓制伊斯蘭恐怖主義者的作用。打個比方,他們之間的關係有點像巫妖王阿薩斯和天災軍團百萬食屍鬼的關係。有巫妖王在,食屍鬼受巫妖王領導,造成的衝突祗是局部的;如果沒有了巫妖王,那麼食屍鬼將會造成大規模的全球性災難。

當然,有些信奉加速主義的人則希望穆斯林盡快世俗化。世俗化的穆斯林越多,西方發生的恐怖襲擊就越多,那麼西方有拒斥伊斯蘭覺悟的公民就越多,反而有利於最終徹底將伊斯蘭教驅逐出去。
林南遠 什葉派穆斯林,中文學生,精神病患者
我提醒一下各位一件事,他是疫情初期较早把李文亮事件翻译向西方世界扩散,并且之后数次提起的人之一,记忆力吊打您国粉红。
什叶派穆斯林来回答,我与林南远都是什叶派穆斯林,我这一支系波斯语称为ابوهودومتر ,汉语叫阿布乎两目,就是宣传者的意思。是波斯的萨法维派的分支,目前是中国最世俗化的一支回族穆斯林。

以下引文都取自马坚本《古兰经》
赖买丹月中,开始降示《古兰经》,指导世人,昭示明证,以便遵循正道,分别真伪,故在此月中,你们应当斋戒;害病或旅行的人,当依所缺的日数补斋。真主要你们便利,不要你们困难,以便你们补足所缺的日数,以便你们赞颂真主引导你们的恩德,以便你们感谢他(古兰经2:185)。
这节经文解释说伊斯兰教易于追随,反而鼓励我们在宗教信仰中创造轻松的感觉。不幸的是,一些穆斯林,误以为他们对宗教的要求越严格,代表他们变得越虔诚。这完全与先知教导我们的矛盾。误解是对宗教缺乏了解的结果,由于他们接受了错误的解释,因此陷入蒙昧。

有些人在使伊斯兰背离宗教的本质,试图通过增加许多困难的做法和迷信使日常实践伊斯兰变得困难。可悲的是,这种做法导致人们背离伊斯兰教。但是,从《古兰经》中的经文以及先知的丰富故事和四训集(波斯语称为کتب اربعه)中,我们可以确定,真诚的穆斯林很容易成为好穆斯林。

在这一生中,我们受到来自真主的考验,并根据在这个世界上表现出的道德和信念,真主决定了我们现实生活的居住地,死后是前往火狱或天堂。要通过主的窄门很容易,真主只希望我们过上为这个世界带来幸福与和平的生活,要适度地生活,劝人干善,禁人干歹。

现在不少穆斯林对伊斯兰的保守性不满意,确实有必要澄清这种误解,并鼓励和提醒穆斯林他们的信仰起源于何处的问题。是来自《古兰经》和《圣训》,还是他们一直沿用却不知道其起源的传统?

在现实中,真主创造了我们,而真主又知道了什么对我们最有利,而那些不了解这些真主降示的真理的人则感到,如果摆脱了限制,我们穆斯林可能过着更幸福,更舒适的生活。古兰经中说:“阿丹的子孙啊!每逢礼拜,你们必须穿着服饰。你们应当吃,应当喝,但不要过份,真主确是不喜欢过份者的。你说:“真主为他的臣民而创造的服饰和佳美的食物,谁能禁止他们去享受呢?”你说:“那些物品为信道者在今世所共有,在复活日所独享的。”我为有知识的民众这样解释一切迹象。”(古兰经7:31-32)

关于伊斯兰的实践问题,我们这一支穆斯林认为,要区分贝都因、黎凡特、柏柏尔传统和真正真主的降示,因此我们,有必要时可以吃猪肉,女性不需要戴盖头,女性可以主动离婚,规则是我们应尽可能遵循真主派遣先知们的训示,真主已许诺我们期望得救的愿望很简单。但是,为了跟随先知们的脚步,我们需要更了解伊斯兰;而另一方面,确保事情保持简单,不会被教条主义束缚。

真主已经在人类易于遵循的行为上、道德上和精神上虔诚的人所需要的最低要求之间建立了自然的平衡。比方说,当我们提高某种商品的价格或减轻商品的分量时,就可以证明这一点,我们会发现想要购买该商品的人减少了。在伊玛尼(诚信信仰)中也是,当教条愈多愈严苛,信的人只会更少。

这位伊玛目的观点可能比我们走得更远,他已经接近基督教或巴哈伊,就算以中国最世俗的什叶派系观点,他也算不得穆斯林
这位在伊斯兰教绝对是异类,而且他的受众绝大部分是西方人。也就是说,他对穆斯林群体没有任何影响力。我以前听到他说圣训不应当被穆斯林当作行为准则,一度误认为他是个行为艺术家,伊斯兰世界不可能承认他是伊玛目。脱离了圣训,伊斯兰教跟巴哈伊也就没有多大区别了。

这就好像一个白皮肤的屌丝老外,整天用中文到处叫嚷:“我爱台湾!我要让西方都认识台湾!“而被台湾观众当成精神领袖,而实际上他除了自己的经济状况,什么也改变不了,因为捧他的听众全部是说中文的人,西方社会又没人鸟他。二者都是口头功夫,专说给爱听的人听的。
y伊斯兰国家已经造不成威胁了,让他的理念去散播到伊斯兰国家,反倒可能会给共产党入侵制造机会,不过伊斯兰移民会造成威胁,西方各国应该在各国内部推广他的理念,改变各国的伊斯兰移民,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就是这种「温和派穆斯林」,导致了「文明的冲突」总是被掩盖。其实际效果,远超过白左们的「顾左右而言他」套路。

当然,这是真正生命力的体现。作为一个观众,我绝对赞赏。
朝歌夜弦 灰名单 验证码真难
改不了的,他付诸行动被荣誉击杀的概率太大了
仿照“白左”,是不是可以称之为“绿左”?
================================================================================================================================
温存 破坏欲就是创造欲。
把他换成一个普通白人就和普遍意义上的白左没有任何区别,但荒谬之处就在于他和白左的矛盾,这证明了多元化是比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更排外的思想,主张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人能够接受信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一切族裔,而多元化的主体却只有进步的白人和作为白人补充的反动的其他族裔。
多元化的矛盾会日渐增加,同时也意味着全球化逐步走向末路,但愿在多元化破产之后伊斯兰世界不再把基于人性的善看成白人的美德,并用他战胜伊斯兰世界中的恶。
我记得这位好像在怼一个小粉绿(aka伊斯兰世界里教法知识半桶水,被极端思想收编的家伙)的时候透露过自己的身份--他祖上可以追溯到跟随先知的人中间,而且为了传教失去了双眼。可见他本人来自传统和组织力量极为雄厚的传统穆斯林社区。
他作为什叶派教法学家,分析问题的能力很强,这一点显示出他作为教法学家的基本素养是到位的。但是我不知道他的造法能力和他经营本地社区的能力如何。还有就是他虽然为维吾尔人发声,似乎并没有指出伊斯兰恐怖组织和苏联/中国集团的直接关系。这一点说明他的生态位依然是比较偏向旧时代保守穆斯林社区的。然后他的某些思想明显比较西化,所以类比下来他比较接近于19世纪的启蒙穆斯林教法学家。
最后的吐火罗人 油和酒不可糟蹋。
很文明。但是,按照阿姨的理论,这算不算主动费拉化?太温和了,不利于建立坚硬的硬核共同体。
“在推特上称一位侏儒症is成员上天堂只能得到36个处女”

梗圖製造者,另類網紅
霍皮奥伦 西南边陲一少民
与最近归真的阿里·蒋敬思想相近,我是支持绿教变得更加世俗,能与现代社会共融。。。现在中国绿教太魔幻了。。。
卢ke 中国是谁的中国都可以,唯独不能是中国人的中国
这难道就是那位隐遁的马赫迪再世?

不过建第三圣殿这事,现在也没多少犹太人会同意啊。
扬库萨尔 灰名单 世界最小民族萨鲁娃克族开族始祖及唯一成员 Salwak chikien mokajee YANGUSAR 逆民反向小粉红,坚决反对国族捆绑,支持少数民族反攻汉地,让汉族去主体化直至彻底消失。
最近有报道称沙特某律师公开否认耶路撒冷为伊斯兰圣地,原文如下:

https://www.moroccoworldnews.com/2020/11/326128/saudi-lawyer-claims-al-aqsa-mosque-is-in-saudi-arabia-not-jerusalem/

https://mp.weixin.qq.com/s/tF7CrR5FSpQUepfgpjK6Cw

这个发现估计在座的很多穆斯林葱油难以接受,而且这个人关于耶路撒冷的观点跟这位伊玛目几乎一模一样。。
平淡如水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支持,但是這條路不易行,就如你所說:伊斯兰组织将他列作威胁杀害的目标。
筱田君 为我们的兄弟Donald J trump 祷告,人非神不完美,臭皮囊也可以维护公义
到末后,我还要使被掳的以拦人归回。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和华必被埃及人所认识.在那日埃及人必认识耶和华、也要献祭物和供物敬拜他、并向耶和华许愿还愿。耶和华必击打埃及、又击打、又医治、埃及人就归向耶和华.他必应允他们的祷告、医治他们。当那日必有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当那日、以色列必与埃及、亚述三国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为万军之耶和华赐福给他们、说、埃及我的百姓、亚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产业、都有福了。”(以赛亚书19:21-25)
dogg0五入拖拉曼 柯南的头真大
这是什么奇行种,宗教观点极左,又反白左
想要爱与和平民主自由一统天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扬库萨尔 灰名单

世界最小民族萨鲁娃克族开族始祖及唯一成员 Salwak chikien mokajee YANGUSAR 逆民反向小粉红,坚决反对国族捆绑,支持少数民族反攻汉地,让汉族去主体化直至彻底消失。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30
  • 浏览: 4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