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DG事件中的造谣爱国行为?

近日墙内广泛传播一篇文章《DG撤回道歉宣布与中国决裂:感谢这些中国人,给了我们继续辱华的勇气》。文章声称DG (Dolce&Gabbana) 在之前的“辱华”事件之后,撤回了Instagram的道歉视频并宣布和中国人决裂。
但有网友在墙外调查发现,DG既没有撤回道歉视频,也没有宣布所谓的决裂。
如何看待这种“造谣式爱国”的行为?
 
雷斯林 | 感谢这些中国人,用造谣把爱国做成了一门大生意
已邀请:
Izuchisu精肾细匿 这盛世,乳你所愿
屑yo
很蟾愧只能一本道
也许这是党国做的测试,看看民众的煽动力和头脑发热度如何,是否容易受这种鸡血战狼类的真假讯息的感染并且不加分析。如果这套方案效果符合预期值,就在这个理论基础上开发更墙、更厉害、更有笑率的讯息。
结果偏偏有人去考据了。

实验结果是,此方法不能达到预期效果,民众中还是有叛逆分子和破坏分子。现在必须停止此类方法的使用,改用B计划了。
但是开发B计划成本又不低,所以还可以这样,:继续变本加厉的给现有韭菜和韭菜后代洗脑洗到没有任何思想后便可以使用原方法了。
义和团滋生的土壤长出什么恶果都不会奇怪的。何况后清新时代。
我还是贴段故事吧。


《谨遵圣谕辟邪全图》,作者周汉(周振汉),字铁真,笔名“周孔徒”,湖南宁乡县人。青壮年时期,曾在新疆湘军中佐刘锦棠帮办营务,后升任陕甘候补台。

光绪十年(1884),周振汉告病假回湘,于光绪十七年(1891)春,刊刻朱墨套印的通俗图画《天猪教》(天主教谐音)。书中将洋人(传教士)写成“羊人”,将“甘心充当内奸”的本国教士写作“猪羊鬼之子孙”。图画上绘有一恶形猪精,又一壮汉手持大刀作屠猪精形状,另一壮汉将《新约》、《旧约》投入火炉中焚烧,观者无不欢欣鼓舞。图画旁有对联云:“什么天主教,妄称天父天兄,伤天理,灭天伦,何时遭天遣天诛,天才有眼;这般地方官,都是地棍地痞,拉地丁,抽地税,他日看地崩地裂,地也无皮。”此后的两三年间,周振汉还陆续刊印了《齐心拚命》、《谨遵圣谕辟邪》、外附全图《鬼教该死》、《棘手文章》、《擎天柱》、《灭鬼歌》、《禀天主邪教》等宣传品,其中仅《鬼教该死》在湖南便印了80万册,利用善堂作为发行机构,遍及全国,产生了巨大影响。

有鉴于此,光绪十七年(1891)九月,美国驻华公使警告廷总理衙门说:“中国朝廷士大夫阶级中的反洋人和反基督教分子,正在系统地煽动仇恨,这些分子的大本营和中心是湖南,但他的宣传品传播到整个帝国之内。”德国驻北京公使曾亲自持周振汉的宣传品要挟总理衙门,要求惩处周振汉。迫于帝国主义列强的威胁,清政府总理衙门一再函电责成湖广总督张之洞处理周振汉并将结果上报。张之洞对参办周振汉有所顾忌,故建议总理衙门将周振汉调赴总理衙门差委,然后仍旧发往新疆军营,这样便“自无教堂可闹”。然而总理衙门不允,张乃派湖北督粮道恽祖翼来湖南提讯周振汉。

次年,恽祖翼到长沙,周振汉早经回避,便将长沙3户替周振汉刊印书册的刻字店永行封禁。其中除一户主因早置身政外,其他2人各杖80枷号3个月。恽随后赴宁乡传来周振汉亲属邻保,出县保结;宁乡知县出具印结,务将周汉“查传到籍管束,不准再来省城”。又飭令长沙府、县派差长途追缴周振汉各种宣传品的版本。陆续缴到各种木刻31面、25块,一并携回汉口,由张之洞委令销毁。

光绪二十三年(1897)底,周振汉从宁乡窜到长沙,又刊印大量揭贴、歌谣,劝人速将“耶稣妖巢”(指教堂)焚烧。次年初,英国领事就此照会湘抚陈宝箴,要求“刻即赶紧将造贴之人周汉拿押究办,免生意外之虞”。陈宝箴命宁乡知县将周振汉查传来省,当宁乡知县朱国华等到达他家中时,他从揭贴堆中选取教纸对朱说:“此皆我自撰自刻,不累他人。”周振汉被拘离宁乡后,宁乡县试生罢考,要求朱国华上书巡抚立即开释周汉。

周振汉在长沙候审时,将陈设器物打毁一空,又将候审委员扭住关闭一室,不许外出,以示反抗。面对各方舆论声援,陈宝箴深感不易应付。适值张之洞来电,陈顺势请求将周汉移往湖北处理,张不答应,陈再度以湖南民情激昂,不便处理为由,把包袱推给张之洞。张急复电表示:“若周振汉解鄂,断无人敢审”,“务望速在湘省了之”。陈宝箴势成骑虎,只得借张之洞之词,以“疯癫成性,煽惑人心”为由,将周汉发给司狱加以监禁。

周振汉在狱中书有供词3件,自狱中寄出,群氓即为刊印。题名“天柱地维”,注明系“湖南七十六厅、州、县绅士庶民公刊”。

周汉入狱两年后,义和团之乱爆发。翰林科道左绍佐等在北京议将他释放,称他为湖南"义师",但未被采纳。光绪三十四年,湖南巡抚岑春蓂允将周汉释放,他拒不出狱。宣统二年(1910)重病狱中,为亲属强行接回家中,不久病死。

如今风水轮流转了,新时代的周振汉,只会多,不会少。
13亿人,不出几个傻逼,真以为活在天堂?
周小平 过气网红
突发奇想:既然能把爱国做成一门生意,那能否把辱华也做成一门生意呢?
一只鹿兒 鹿ㄦ| https://medium.com/@onedeeroneroad
有的时候,不得不赞叹我们特朗普大总统的远见。那就是「假新闻」的议题,确实值得所有人的关注

尤其是网路窜起的新兴媒体,他们没有传统传媒的包袱。因此更能够肆无忌惮地,为了达成业绩的唯一需求,那就是冲高阅读量,以编制与裁减各式的虚假讯息

当然,羊毛永远出在羊身上。愿意去选择这些阅听产品的人,本身就对于严肃来源不甚在意。就像他们也不会特地翻牆,去找找D&G的IG跟推特,到底有没有撤下道歉声明一样。网路时代只是加速了这个流程,让人们更容易去取得这些谣言与煽动性言论

追根究柢,仍然是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没有被满足,同样的事件会一再发生。个人认为西方世界的「小清新」们,很快就会认知到此次事件的本质,与民主国家所盛行,重视弱势族群社会运动的不同之处。因为中国是一个前所未有,在政治与经济上强的可怕,却又缺乏文化影响力的神奇国度

D&G事件完整的个人意见: Dolce & Gabbana广告影片「辱华」了吗?
https://medium.com/%E4%B8%80%E5%8F%AA%E9%B9%BF%E3%84%A6/dolce-gabbana%E5%BB%A3%E5%91%8A%E5%BD%B1%E7%89%87-%E8%BE%B1%E8%8F%AF-%E4%BA%86%E5%97%8E-83d92ac1645f
所以说道什么歉嘛,道了歉战狼们也只会得寸进尺,最后还是骗不到中国人的钱。不如学学菲律宾人,祭出维尼熊乳包,来场真正的乳滑,分分钟全网删帖噤声。真是费拉不堪。
 
https://twitter.com/Matattron/status/1065933690092498944  (原帖,措辞比较激烈)
我死了 社民主义者/中间偏左/理性反姨/民国宪法派/事实胜于雄辩
“爱国主义是流氓的庇护所”不是白说的。气急败坏的走狗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说个谎又算什么呢?
viewer 重建共和的時代
共匪召集了一幫義和權匪,總得找點事做做,不然閒得無事散伙了咋辦。
以共匪網絡監控的力度,這樣的謠言可以廣泛流傳,背後黑手與共匪機密相關。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8-12-12
  • 浏览: 4437
  • 关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