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问品葱的大伙,我这是什么情况?

刚才回忆以前发生的事,我发现了一个我一直没有在意的现象
我不清楚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就是每次情绪激动都会让我无法遏制,不由自主地双手颤抖,然后手脚发凉,呼吸也变得急促(类似于大哭后的抽噎),因此也就没法好好说话,讲几个字就要哽咽,沙哑或者声音发颤。
最近记忆较深的给我造成困扰的几次是跟人聊自己翻墙的经历还有得知的一些真相,问长辈文革时候的事,给那位长辈读一本书中对我有启发的片段的时候。
我几天前自己写了下脑子里想的东西,我想给你们看一下,退学之后待在家里我也不知道未来怎么做,所以寻求点共鸣?或者建议?谢谢

爸爸,他几乎没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没有多少对他的记忆。

回忆一下,我和他最近的几次交流和他对我的说教吧。

那是我第一次为关注社会问题翻墙之后几天,当时看的是六四纪录片,看的时候感觉当时的人们非常急切,就好像立刻就要讨个说法,然后我即时地又想到在这种持续地抗议过程中应该多一些像那个美国人向学生解释法治与民主制度的环节,让更多处于激情中的群体冷静下来,自发组织交流些什么。

妈妈说他曾经就经历过六四,我可以去问他。

出于好奇和想让我和他之间多一些交流,我去问他了,当时他第一句话大概是说你这个年纪不该思考这种问题,什么政府好什么政府坏,你看xx民主是民主了可是经济建设那么烂。

接着我问他对于那些经历悲惨的人怎么看,他说的话我记不太清了,大致意思是这是无可避免的,其他人只要尽力避免不成为牺牲品就好了,我当时很激动,他说完我表示同意就结束了对话,自己一个人呆着去了。

我退学之后,一天他从外面回来,问我你是怎么想的,我表示没什么可说的,说说你的吧,他讲了几个故事。

一个讲的是说他在国外和杀过人的混社会的有交情,但不能跟他一起混黑道因为有家人,(我当时没弄明白什么意思,现在回想大概明白了,其实是说那个混社会的因为杀了人所以可以在当地风生水起了,因为有交情他也可以去捞一笔,但是因为家人就放弃了更好的生活)

然后是体现他在那里很危险的两个故事,一个是做生意被抢劫,一个是在家被抢劫。

我觉得他讲这些故事是为了让我感动,然后继续上学回报他,我没说话,说教结束了。

妈妈,我和她之间的故事主要分为几段。

从小到五年级,五年级到六年级某个假期,假期后到初一,初一到初二,初二到高一,高一到现在,每一段的关系都有或表面或深层的较大变化。

我对她生我之前的故事了解的不多。

我记得小时候夜里,我会叫我姥爷讲以前的故事,有讲到她的故事,一个是她躲去朋友家,最后被抓回来的故事,在姥爷嘴里讲出的大概是一个小孩被惩罚的故事,还有一个姥姥撕她作业本的故事。

我想她小时候有没有也像我一样,受到长辈的批评就想到自己未来一定不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除非她真的不能感受到自己的难过,如果在未来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不会让别人也感受这种难过,我是这么想的。

到了某个角色互换的时候,我一定会想起,除非我并没有意识到我在那个角色中。

据她说她没有谈过恋爱,第一次相亲就认识了爸爸。

**删掉一段

从小到五年级,我就像我所说的那样,对严肃的事情知之甚少,而且相比之下,页游,网游更能吸引我的注意力,因此我也更不会对严肃的事情感兴趣了。

就这样,被麻醉着的我和一个负责我小学课业的她,通过想象就能知道,是绝对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因为都在做着简单的事。

同时,她也是一个和当时的我类似,对社会的看法被麻醉着的人。

我是因为年龄与周围有限而有吸引力的事物,而她是因为服了药,某种谎言、幻想与感情交织的药物。(她受六四学潮之后官方舆论影响很大,有公务员家庭因素在)

也因此,她在我5年级时在某些文字的催动下了解到了一个资讯,也就是我的童年不会复刻她的童年,那样简单。

知道了我从小学升到初中需要的是参加校选拔考试,而不是某种小学毕业时参加的统一考试时,她选择让我准备参加这种不合理的选拔考试。

于是我在五年级开始学习小学奥数,也是我接下来这段故事激烈的开始。

培训班是全年进行的,也就是开学时上课,放假也上课。

开学时上课是一周一次,相对轻松。

放假时上课是集中在一段时间,因为好安排时间,所以也不顾学生的感受,连上十几天,那是我的情绪第一次崩溃。

当时是上午下午被语文数学课占据,留下中午吃饭,晚上回家写作业的时间,作业是背诵,做奥数题,有一天晚上我觉得好累,就开始大哭,之后的几天也是时常泪水涌上,不会流下来的那种。

在那个时候,我就埋下一种非常强烈的感情,我现在看来,是因为对于老师的服从-作业不能不完成,作业本身的难度-要求过程的奥数题和要求结果的背诵,背诵内容本身主旨对思考的影响以及对她的安慰的回应,叫做我要报答你们,即所谓的好好学习,至少我当时是这样想的。

单这一次感情的爆发绝不是主导我后来行动的原因,在我看来还有此次事件发生之后平时所积累的骄傲与焦虑。

进入初中,也就是初中的班级,一个与先前集体没有任何联系的集体,我不再扮演之前对小学班主任出丑搞笑的角色,这个角色讨到了她(小学班主任)的开心,也让我开心。

因此,我彻底在学校表现出了我当时的复杂而强烈的情绪,起初认为自己所在的集体是实验班,当时我多是把这个当做荣誉,而后荣誉破灭,认为自己所在的是所谓差班,然后要做所谓好学生,又在学校里表现了一番,这次我用力过猛,感觉自己下不来台了,现在反思自己当时真的是一种置身舞台的感觉,就像所有人都在注视我接下来的行为。

我对我自己的角色定位,一个所谓勤学的人,和真实的,能所谓学习只是因为她在旁边看着,而如果贪玩走神就会被提醒、被事不过三、被大声训斥、被威胁恐吓和执行威胁恐吓的人,出入太大了,以至于我在作为所谓好学生时所做的事与真实的我实际做到的差距在不断变大,最终到了我必须再次让自己进入那种强烈的情感中才能缓和这种割裂感的地步。

这种割裂源自我的骄傲,因此也只能用更多的焦虑来填补。

在这种情况下,我知道了高中竞赛,自主招生等等与我的情况十分不符的资讯,也加重了我的焦虑。

最后,初一最后一个假期的作业,我空了非常多,可以说几乎没有做,检查作业之后,我已经彻底的把我请下了舞台,不想再演了,这种本就不该有的骄傲与焦虑也随之消失。

可是所谓学习上的情况并没有好转,我依旧不能完成作业。

也许,多出没做的作业量就是之前周中演戏时咬牙做的作业量。

之后,我刻意的躲避与所谓学习有关的一切焦虑,不再上课时大声叫同学闭嘴、自己一个人独自吃午饭,很快吃完就上楼所谓学习,上科任课的时候都要带点所谓学习的东西,表达对非考试科目的鄙弃。

我恨这些焦虑让无数人行为怪异虚伪,我鄙视这些焦虑,直到现在也是。

大概在初二下学期,我爆发了第一次反抗,其原因是我对这种焦虑的抵触和她与所谓老师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意识到焦虑,在她训斥完后我回骂了她,她开始打我,后来我开始还击,最后我已经无法和她相处。

高一时,经初中英语老师介绍了一位学长,学长告诉我选修课要报公民与社会,在公民与社会课上我认识了*老师,我的启蒙者,709律师的影片打动了我,出于同情与好奇,我想了解更多。

之后的事情就是我假期认识品葱,认识编程随想...

可是她还是那个她,和五年级读到那篇小升初真相文字的她并无二致。她不理解我的观点,更讨厌我所做出的决定毁了她的安排。

我退学了,我挣脱了他们对我影响最深的束缚,这让我的生活方式彻底改变,也摆脱了缠绕在我生命中的焦虑。(然而并没有,不然我也不会把自己瞎写的发到网上)

最后我当时写了几段话,我后来改了几次,说是我自己的想法,但其实并不坚定。第一句话我是比较坚定的。第三句话我其实并不知道我为什么应该学习,也许只是不想变得太蠢。
第二句话我只觉得这种为了考试,几个老头老太太每年拍脑袋想出来的谜语费尽心思的做法非常诡异,把人变得像条宠物狗。

什么是学习,获得资讯,提高理解力。学习没有别的目的,学习的本身就是为了学习。

什么是所谓学习,为了某几场考试而做的类似学习的事情,我受不了。

我应该学习,但是那种所谓学习就好像一种交易,夺走我的灵魂。
Mandoza1336 一個便當不夠,可以吃兩個啊。
人激動的時候總是會有一些反應,比如面紅耳赤啊,血壓升高什麼的。
如果你覺得人很很不舒服的話還是要去醫院檢查一下,畢竟我們是網友,不是醫生。
洪景天 再绝望我也不会去自杀
我情绪紧张,还有感觉到冷的时候的时候牙齿会颤抖
這有點難說。

我以『情緒激動』、『手腳冰冷』這兩個關鍵詞作搜尋,第一個跳出來的是這個。
HEHO──手腳冰冷就是血液循環差?小心也可能是「雷諾氏症」在搞鬼
https://heho.com.tw/archives/146478

老實說,也不見得真的是這個疾病。
如果真的為此感到困擾的話,還是去醫院做檢查會比較好。
pedestrian We the people
跟我大学学院书记讲党课时候的反应一样,心跳加速,浑身发抖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我小时候也是这样,特别容易紧张,特别是有人威胁我的时候。后来主动找人打架几次就变好了。

建议咨询心理医生。
JackBauer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19世纪美国女诗人Emily Dickinson写过一首诗,里面有句话:

The Truth must dazzle gradually. Or every man be blind.
真理须渐耀眼,否则众皆失明

楼主可能一下子接触了超出承受能力的真相,有这种反应是正常的。通常深呼吸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thewayback 我是大陸人。
我媽情緒激動時也會手抖,其他症狀不知道有沒有,我是聽我爸說的,我未親眼見過,不過我媽身體一直都不錯,可能這就是人情緒激動時的一種反應吧,不過你不放心還是去問問醫生好了。而我激動時就有與你一樣的哽咽,發顫,無法好好說話。
黑星上校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你这个属于心肺方面的问题,个人觉得你这个问题偏向心脏方面的疾病隐患的可能性略大。所以要注意控制自身情绪,也要注意血压的升高。祝你安康健康。
Acca0429 看他們失控其實很爽🤣。/又賺一大筆
焦慮症也有可能

有的時候會影響身體的湊足湊在湊在湊在湊在湊在
我以前有个室友有“愤怒”问题。平时人很好很厚道,但有时候会控制不住愤怒
具体来说会有暴力倾向,有时会产生幻觉。
不过他人能分得清楚。而且怎么说呢,很有自控力?控制不住时就“逼迫”自己去砸东西发泄……


他自己不是特别想看心理医生,但后来有一次邻居叫来了警察
后来是通过心理咨询解决的。


以上可能有一些危言耸听。但一般人都不会有这些问题,可能你只容易激动而已hhh
如果自己觉得很严重的话,可以去心里咨询看看
向我们这样随机网友一般都只是外行人而已  @_@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应该是心理问题,不算严重,自己能意识到,你还是比较怕查水表的。

还是咨询心理专业的网站、医生吧。
跟我過去有點像,不過比我嚴重
可以嘗試做運動,做一些自重訓練
有很多研究報告指出運動可以緩解情緒的平衡
我感覺到有變好,當然最好的解決方法是遠離那些環境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