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不是中國有史以来、三千多年來最「異質」的政權?

中共,是不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异质的政权?
2000年來,唯一敢于公开歌颂暴秦和商鞅的政权。

周人克商,封殷商移民与宋。周因于殷礼,其损益可知也。
秦国虽然处西戎,但也与六国交流几百年。秦统一后,至少表面上还是宣扬孝悌,秦始皇也到处安抚人心。秦始皇的第一个错误是统一了中国,第二个错误是死得太早。
元朝虽然瞧不起中国人,但也不去强迫中国人去中国化。
清朝,金钱鼠尾,入关后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宣講“大义觉迷录”,是中共的导师。但清朝至少尊重孔孟,尊重私有制,不共产共妻,也不敢公开宣扬商鞅。

中共,在满清路线的基础上,又加上了反华,去中国化,共产共妻,宣揚暴秦和商鞅,以馬列為祖宗和歸宿,死了叫做「去見馬克思」。
建黨100年,建國90年,意識形態上也沒有中國化,將來也不大可能中國化。

看看《中国共产党章程》,就知道,中共是外來团伙。當然,會有人說,中共早不是共產黨了。但是既然如此,中共为什么不改名,不改党章呢?
可见,中共的道德和理论基础就是以外来先进思想为根据,来改造中国的落后文化。
中共存在的前提就是崇洋媚外、种族歧视、反华、逆向民族主义。

中国三千年来就是垃圾场。然而,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们共产党人亲自来到垃圾场里拯救中国人。垃圾场不空,绝不交出权力。這麼偉大,不应该被天天歌颂?
這就是毛、共潛意識裡的最深層的心理邏輯。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不是,蝗汉套皮的支那秦政,儒家套皮的支那秦政,满清套皮的支那秦政和你支共产套皮的支那秦政,本质上并无差别。你支仅仅是得益于全球科技爆发显得赛博朋克一点而已。红顶商人最早就是在满清出现的,如果这就能算满清保护私有产权,那么你支也谈不上不保护了。满清以儒家包装统治术,和你支以马克思主义包装统治术,是一脉相承的,儒家自汉代起本就是法家的包皮。有秦才有华,无秦则无华,秦政才是支那中华秩序的核心。你支所谓的反华,纯属去皮不去骨,内核是支到不能再支的。你支毛腊肉信奉谶纬,读支那厚黑帝王书,郭沫若舔狗因为批法家被打倒无不显示出这一点,如今连维尼可不是都迷信风水龙脉么。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殷商觉得自己异质性太大,决定多吃点汁人补补与汁人合二为一,果然到孔子这一代,虽然dna改不了但好歹那时候没有dna测试技术,自己脸上也没有写着祖上吃过几个汁人,给汁人带路带的飞起。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元清时支那虽然是殖民地,但好歹殖民者自己被儒化了。红匪虽然是支人执政,却以马劣思想为祖宗,当然是最异质的政权。
wangbadan 共匪垮台研究
是的。
直接用大纪元的话来回答吧,除中共以外没有一个政权能集“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于一身。
是最异质。 如果不是经历五四运动之后的思想混乱,共的意识形态不可能在中国落地生根。即使如此还是发生很强烈的排异反应。

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思想源头。秦制2000年的中国其实是最切合列宁式政党的集权架构的。人们对权力的顺服深入骨髓。原子化的社会没有宗教势力和地方势力可以反对集权。你看苏东国家,教会,工会在推翻共的作用极大,说明那些社会是有除了共之外的权力核心和自组织模式的,但中国很久以来就是中央权力至上。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https://zhuanlan.zhihu.com/p/35037739
从光明顶到黑木崖的惊人变化



1

明教于明初被禁,若干年后,又以日月教身份复兴。日月教保留了光明左右使头衔,证明与明教前后一脉。

我在前文谈及日月教重建后改造组织管理结构。

但这只是技术层面,与明教相比,日月教最大变化在思想层面。

2

在日月教的思想教育与组织层面,宗教因素完全消失。

宗教与世俗组织的最大区别是:前者信奉不存在的偶像,后者只崇拜现实中的领袖。

历史上有些民间组织借宗教旗号起事,虽非宗教团体,但也抬出一些偶像:白莲教奉弥勒,五斗米教奉张天师,太平天国奉上帝,义和团则不拘男女古今啥都奉。

明教信奉明尊,比上述这些即学即用的组织更虔诚。众人虽奉教主如神明,如韩林儿对张无忌,但这种态度更多是尊敬而非匍匐在地式的崇拜。

日月教虽有宗教狂热,但无宗教因素,将在世教主奉为“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圣教主并不是宗教崇拜。

圣教主对教众的重要性超过教众本人的父母、家人、朋友和亲属。

童百熊孙子才十岁,十条“圣教主宝训”背得滚瓜烂熟。更可怕的是,杨莲亭跟他说:“你爷爷不读教主宝训,不听教主的话,反而背叛教主,你说怎么样?”

那男孩道:“爷爷不对。每个人都应该读教主宝训,听教主的活。”

爷爷在圣教主面前与路人没有区别。这在明教时不能想象。

汉娜·阿伦特在《极权主义的起源》中写道:同其他一切政党和运动相比,极权主义运动最显著的外部特征是个体成员必须完全地、无限制地、无条件地、一如既往地忠诚。。。他们没有其他的社会联系,例如家庭、朋友、同志,或者只是熟人。

但圣教主跌下神坛后,却还不如路人。东方不败刚倒台,教众便七嘴八舌告发他生前“劣迹”,连一顿饭吃几头牛几口猪几只羊都编出来。

这不是宗教、不是信仰,而是投机、是利益。

3

明教教众有信仰支撑,在六大派攻上光明顶时,个个要以身殉教,宁死不降。殷天正明明破教而走,也率天鹰教回光明顶护教。

到日月教时,教主要靠三尸脑神丹控制教众,靠装神弄鬼吓唬教众。

教众根据不知道理想信念为何物。

没有了宗教信仰,日月教在教众选择上就不择优劣,全以扩大实力为宗旨,广收各类江湖人物。(此点可参见江湖散人篇)

4

没有宗教因素后,奋斗目标自然发生转变,从解救世人悲苦、挑战朝廷黑暗统治,变为赤裸裸争夺权力的斗争。

明教能统率天下群雄反元,除张无忌因素外,一个潜在原因就是其长期以来为民发声、反抗暴政。如书中特别提到“方腊方教主”起事的事迹。

而日月教则毫无这方面追求。

是否有政治追求,对大型门派很重要。如我在“剑桥简明丐帮衰落史”说的,丐帮经历了支持政府到反政府的过程。明教则从有政治追求,到没有政治追求。

5

明教是波斯总坛的分部,紫衫龙王黛绮丝是总坛圣女,小昭也回总坛做圣女,六支圣火令是波斯总坛传来的。

故在明教年代,尽管其很长时间独立运作,但仍是波斯分坛,明教领导层对此并不否认。

到了日月教时期,为消除宗教因素影响,日月教与外部势力彻底脱钩,与总坛再无关系,否则不会提出“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这样的口号,视总坛于无物。

圣火令变成了黑木令,组织总部从西域昆仑山光明顶搬到河北平定州不远的黑木崖。

这一向东数千里的搬迁,不但拉远了与波斯总坛的地理距离,也彻底割断了与总坛的心理联系,最终目的是摆脱“明教国际”对日月教在中土发展的干扰。

6

日月教抛弃了“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的宗教性口号,抛弃了火焰这样的宗教符号,也没有了光明顶的不熄圣火。一切与宗教有关的因素都去掉。

从这点看,朱元璋当年禁绝明教,除了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外,防范明教以宗教力量鼓动造反也是重要原因。

而朱禁明教与明教(日月教)抛弃宗教因素又互为因果。

在反元斗争中,朱元璋篡夺了革 命果实,又反过来取缔做出突出贡献的明教。这令明教广大教众产生被欺骗、被利用的感觉,进而彻底抛弃宗教因素。

所有革 命,都会经历类似过程。

革命初期,乌托邦式的理想带给广大参与者无限激情,支撑着革命完成。革命成功后,激情消退,更重要的是,革命并未消灭不平等,现实与理想的反差带来幻灭感。即使物质繁荣与富足也不足以消除这种幻灭感。

革命队伍、特别是广大中下层教众难免产生失望、冷漠、甚至犬儒主义等不良情绪。

英国哲学家约翰.密尔说:在被统治者方面,当他们一旦意识到,自己在冠冕堂皇的旗帜下实际上处于被愚弄被压迫的境地,很容易转而对一切美好的价值失去信心,尤其是在试图反抗又遭到严重的挫折之后。

从明教到日月教就是这样。

解决这一现象的最有效、最便捷办法,对上层而言是重建领袖的世俗权威,对下层而言是确立世俗的奋斗目标,如追逐金钱、地位、权力等。

7

在这背景下,重建明教必然充满着世俗化与利益化。

所以,日月教将对明尊的信仰改为对教主个人 崇 拜,将解救世人的崇高理想变为追求一统江湖的目标,更不再联系波斯总坛,致力于建立一个有中土特色的世俗组织。

这个组织以宗教为外衣,行事却与江湖门派并无二致,在重建过程中改进组织机构建设,将权力集中于总部手中,将分支机构牢牢建在省级层面及以下,形成一种退可争霸江湖、进则觊觎江山的格局。

8

在“笑傲江湖年代新考”中,我将笑傲故事发生推定为1592年,那时日月教复建最长已有150余年。

在这一百多年中,日月教走过了一条不寻常的道路,由弱到强,由被朝廷打压到能与少林和武当争雄,最终其实力可与所有正教门派抗衡。

若非任我行暴毙,在五岳剑派基本覆亡的情况下,以少林、武当为首的正教诸派根本挡不住日月教一击!

方正与冲虚上恒山定下埋炸药之计,但这只是战术层面。从战略上讲,任我行不会上恒山,他是这么算计的:

不攻恒山,却出其不意的突袭武当,再在少室山与武当山之间设下三道厉害的埋伏。

武当山与少林寺相距不过数百里,武当有事,自然就近通知少林。这时少林寺的高手一大半已去了恒山,余下的定然倾巢而出,前赴武当相援。

那时日月神教一举挑了少林派的根本重地,先将少林寺烧了,然后埋伏尽起,前后夹击,将赴武当应援的少林僧众歼灭,再重重围困武当山,却不即进攻。

等到恒山上的少林、武当两派好手得知讯息,千里奔命,赶来武当,日月神教以逸待劳,半路伏击,定可得手。

此后攻武当、灭恒山,已是易如反掌了。

日月教有这个实力。

9

此前,日月教已凌驾地方官府。

捉拿童百熊时,四匹马从长街上奔驰而过,马上乘者大声传令:“教主有令:风雷堂长老童百熊勾结敌人,谋叛本教,立即擒拿归坛,如有违抗,格杀勿论”

只听得马蹄声渐远,号令一路传了下去。瞧这声势,日月教在这一带嚣张得很,简直没把地方官放在眼里。

这个地方是河北,在京城附近。日月教都能这么嚣张。

待日月教扫平正教诸派后,下一个目标顺理成章地应该是“千秋万载,一统江山”!

如果列位认为太扯,请参见日月教在《鹿鼎记》中的影子--神龙教。

神龙教实力不及日月教,只据守一岛,但争天下的野心毋庸置疑。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那个鸟位,似乎并不那么遥远。

10

光明者,奋斗理想之目标也;黑木者,现实权力之缩影也。

从光明顶到黑木崖,不是简单的地点变换,更是一个组织从神圣到世俗的转变。

理想与神圣,终究不是世俗与功利的对手。

对圣火的尊崇,终究要变为对圣教主的崇拜。

张无忌这样的人物,在明教时期尚可勉强当教主(其实也很勉强,否则不会被朱元璋所篡),在日月教时代根本没有机会。(赵敏和任盈盈还行。)

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还有江山!

(喜欢请关注公众号“江湖种树书”)
编辑于 2018-05-04
中共青瓜供应商 自由必起,暴政必亡
异质这个词语,我不是很理解。
中共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为专制最为残暴最没有人性最为独裁最为邪恶的政权。
古代封建帝王专制,不会控制人的思想到这种程度。没有搞文革。
封建帝王,没有反人类。可是中共是反人类的。
共产党是人类20世纪和21世纪的灾难。邪恶又强大。
目前他们还认为他们还可能与民主世界一战,“解放全人类”。
上帝,但愿他终究还是站在民主一边。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