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没有反贼朋友变成岁静的?

我感觉经过2020我已经快变成岁静了。从道义,哲学上,依然反对专制独裁,崇尚个人自由。但是从生活上,个人利益上,我似乎看不到自由化后对我个人的好处,而且由于疫情的经济压力,我变得越来越利己自私了。我感觉包括我在内的很大一部分人上pincong的都属于体制的既得利益者,我认为现在我哪怕点个外卖,也是在压迫底层的外卖员工,因为这种送一单几块钱必须二十几分钟送到的行业标准只会在现在这种体制下存在,自由化后我点个外卖就和外国一样,配送费几十块起步。还有户籍制度的存在,使我没有直接被小镇做题家们赶出一线城市,还能在自己城市混口饭吃。极权体制最大的风险,是没有纠错机制,但是我好像对共产党多了点“信心”,我觉得继续搞官僚资本主义喂饱赵家人是最符合赵家人利益的,这样下去无非就是中等收入陷阱,国家慢慢衰落而已,除非全面左转或者发动战争,不然不会有大崩溃发生,当然那样的话不知道有没有人能阻止一尊。 之前憧憬的言论自由艺术自由,现在也不是很在乎了,因为习惯了使用墙外网络,已经无所谓墙内怎么样了。我所在的城市硬件上非常发达,我的收入让我从生活上已经能模仿西方的70%,但是没有足够的资本,能移民的国家都达不到我目前的生活水平,(只有马来西亚可能达到,但是马来西亚种族歧视问题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我感觉似乎中国维持现状对我是最好的,有没有葱友点醒我一下,告诉我哪些点我没有考虑到
WKM_SHOKAI 黑名单 一群垃圾,羞与之为伍
虽然知道非常不客观,但是每次看到这样的论述,我都觉得是带着任务来的。

中共各级党政机构都TMD有网军组织,大家都有kpi,到处扩散也是必然的,所以我是觉得不得不料敌从严一点。

槽点太多不细说了,就说一点:楼主你认为大家都是既得利益者,那你怎么解释大家都反你的共呢?

我们都有病吗?

还是你这个以为占了一点小便宜就失去道德感失去判断力失去廉耻心的人有问题?
你现在的小清新只是因为你暂时运气好没有被特色铁锤打到
以前在网上见过一个小粉红,前天还在歌颂祖国
不久后家里被强拆,外婆被铲车铲死,那就无法岁静了
我不是诅咒你家里也遭铁拳。
而是告诉你,在这样一个国家,公权力没有制约。
你拥有的一切都有可能被瞬间摧毁,而你却无处说理。
到时候你就知道,你根本没有维持现状的能力。
jange567 初来乍到
感觉这帖子基本通篇臆想,没什么好反驳的.
我只能说我看着孙大午,任志强,陈秋实,张展,方斌,许志永,端点星还有香港众志的那些小朋友一个个被失踪被判刑.只要我还是个正常人,我岁静不了.只是现在更多的人沉默了,但仇恨并不会消失.
baokemeng 自由进步人士,支持女权,反对任何形式的偏激,当你偏激时你就已经跟你指责的对象没有任何区别了
点了个外卖就让你就觉得压迫别人让你感觉很幸福,你这样的人如果进了中共体制会是什么样子呢?不用猜都知道八成是变本加厉的享受特权带给你的好处了
同意楼主的观点。
我是今年疫情期间才变成反贼的,之前是岁静。反共反了几个月,也渐渐觉得没意思了,反正我的未来肯定是移民,不如现在就踏踏实实努力学习。
其实整天反共也是挺无聊的,品葱的质量也在下降,哎。

不过话说回来,我最近几天感觉活在中国其实挺幸福的,因为中国不像韩国,芬兰一样强制服兵役。
可爱猴猴 “Patriotism is your conviction that this country is superior to all other countries because you were born in it.”
我就不同了,我纯粹就是讨厌中国人,,,

和共不共没有关系,中国人的秉性本身就让人作呕,共产党也是中国人组成的,不是吗?

我们必须改变中国人残留在我们身上的那些不好的秉性,以成为一位真正自尊、自爱、自强,也懂得尊重并爱护他人的世界公民:而实现这个目标的第一部,就是当从坚决的反对不义人们组成的暴政开始。
据我观察有不少,反共变岁静,岁静变粉红。不过你在这里问是问不出来的,就跟在墙外问翻墙软件好不好使一样,变成岁静了还上什么品葱
想一想馬雲這麼富的人都保不了自己的命,你就不會想當歲靜了,不過不鼓勵你沖塔,強烈鼓勵你肉身翻墻,那才是正確的決定~
满州网警巡查执法 我是满洲人,不是东北人,支那东北是河北。
是脑额叶切除手术么?对医学我不太懂,希望你能战胜病魔。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实在无力回天,只好岁静,不是吗?

但只要一息尚存,内心就是看不起习🐷头的,除非对我物理洗脑,否则我反习🐷一亿年也不会动摇!

当然,十多年前我的很多熟人,以前说着期待中华联邦的,现在都成了“我们中国是实在太厉害啦”的喜欢手机支付,被大数据控制,却为禁止高消费等叫好的不要脸的粉红了。

只有我,还在坚持恨中共国。只要我脑子不受损,我就不会停止的,从2岁就讨厌农历,现在也没停下来。
太多了 高中时期和我一起并肩反共的伙伴 教我翻墙的人 最先告诉我89屠杀真相的人 后来入党了 时隔10年 现在连提起香港的事都形同陌路 都不止是变岁静 而变五毛了
有,不过我理由比较奇葩,因为某个明星。十月初入坑以后,只刷Ta的综艺和表演,根本懒得看大选撕逼和漫天飞舞的真假新闻了。
我也有点变岁静了。民主革命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这么简单就能完成的了的,它需要耐心和时机。如果大部分人民不愿意要民主,那我急死也没用,这就如同在民主国家里有一小部分人想要对自己的国家实行专制独裁那样困难,搞不好还会被判刑。但中国民主转型的关键时刻以及当人民不约而同的走向街头向独裁者争取民主时,我必将与阻碍中国民主转型的人斗争到至死方休!

并且现在也没什么大新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29
  • 浏览: 3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