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奇,如果将来中国真的有一天走西方民主道路了,那如何避免变成今天的俄罗斯模式呢?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说自己民主转型了。

可多年过去,貌似越来越往回走了。

普京的选举明显作弊,但貌似全国没几个人在乎。

我前段时间去南方玩,碰到几个俄罗斯模特。

和她们简单的交谈,她们对普京这种表面民主,事实上就是变相的一人执政没什么反感。

相反,很多人对将来没有普京之后的俄罗斯表示担忧,甚至觉得俄罗斯将来如果没有普京,很可能会引发大的灾难。

那么问题就来了。

如果西方民主这么好,俄罗斯为啥会出来一个普京呢?

普京做的对吗?他和梅德维基夫玩二人传。

再有,打个比方,将来真的中国也有类似的机会,你们觉得中国会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还有,如果西方民主真的那么好,为什么俄罗斯人会如此希望普京一直做下去,甚至对其选举作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我希望出个大佬来给我解释解释,谢谢。
坚决打击似是而非的五毛外宣钓鱼贴。

明鏡訪談劉仲敬(20170605):顛覆大一統中國史觀

歷來中國近代史,我們都學過,在各種社會環境裏面也都瞭解到的,中國近代史是一個充滿怨憤的體系。無論你是支持這一派還是那一派,但都是充滿怨憤。為什麼日本能,我們中國不能?因為我們做錯了這個,我們做錯了那個,或者是帝國主義的錯,或者是蘇聯的錯,反正基本情緒就是一個失敗者的情緒,為什麼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反反復複地相互責備。有些概念本身也是有道理的,例如中國實現不了民主是因為沒有明治維新,或者是因為沒有韓國那種基督教會的作用,諸如此類的,局部地講,這些概念提出的答案也是正確的,但是不能解釋全局。

其實我們如果把這個概念推回到它的原點,去談論為什麼說中國不能實現民主憲政,民主憲政是什麼東西?民主憲政在其起源點是什麼樣的?在英國和歐洲是什麼樣的?回頭對照一下,你就會發現一個根本性的不同。這就是史華慈在寫梁啟超的時候提到的這一點,梁啟超把中國跟英國和法國比,本身就是一個錯誤,中國的分量跟整個基督教歐洲是相等的,要比的話也只能跟整個歐洲比,沒有辦法跟英國和法國這樣的地方性國家比。你如果要說英國和法國是怎樣實現民主的,韓國和日本是怎樣實現民主的,那麼跟它相對的問題就不是中國怎樣實現民主憲政,而是台灣怎樣實現民主憲政,上海怎樣實現民主憲政,或者廣東怎樣實現民主憲政。那麼廣東既然是中國的一部分,它怎麼能夠實現民主憲政呢?這個答案就相當於是,英國既然是羅馬帝國的一部分,它怎樣實現民主憲政呢?答案是,它先脫離了羅馬,再實現民主憲政。別的小國呢,則是脫離了神聖羅馬帝國以後才實現民主憲政的。

這個基本盤其實是非常簡單,只要稍微瞭解一下歐洲和東方歷史的基本脈絡以後就可以看清楚,只是大家沒有用哥倫布打破雞蛋的那個勇氣去打破這個框架,倒退一步,看看你自己提出的問題是不是本身就有問題。如果問題得不到答案,那可能不是因為你的材料不夠多,而是因為你提問題的方式首先就不對。如果你是理科生的話,用理科生習慣的推論方法,這個推論其實是會展開得很迅速的。如果某一個問題始終得不出答案,那你要倒退回去,換一下提出問題的方法,然後答案就會出來了,如果沒有正面的答案,就會有反面的答案。你用這種方法去推論,那麼答案是很清楚的,缺的只是材料。其實正經文科生原先有的材料比我多,我是業餘的,是後來漸漸發現這些材料的,首先是發現歐洲的材料,然後再發現中東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東歐俄羅斯帝國的類似材料。

最後我終於得出結論說是,從我所瞭解的世界史的整個發展脈絡來看,無論是歐洲本部,還是東歐,還是中東,還是東亞,基本脈絡都是一致的:所謂民主憲政這個東西,是民族國家在產生過程中形成的一種統治模式,它對於民族國家以前的多民族、多文化的大帝國是不適用的,不僅對中國 — — 中國現在是繼承了大清帝國的版圖,不僅對於大清帝國這樣的國家不適用,對於中東的奧斯曼帝國也不適用,對於歐洲的神聖羅馬帝國也不適用。歐洲民主的成功也是在神聖羅馬帝國解體以後的事情,中東呢,則是在凱末爾解散了奧斯曼帝國以後的事情。日本為什麼能行?答案是,因為日本是亞洲的英格蘭,它退出了帝國體系。韓國為什麼能行?韓國本來也是在明清的帝國體系裏,它的成功也是在退出帝國體系以後。

在法律上講屬於中華民國版圖的台灣和在法律上講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版圖的香港,人民由消極的過程轉入積極參與的過程,公民社會在形成的過程中走向民主,立刻就產生了分離主義的副產品。有很多人會是痛心疾首,但是你轉過來看歐洲的歷史,也是這樣的。人民要麼是消極的,像中世紀以前那樣不參加政治;參加政治,那就是走向民主,走向民主的過程,也就同時伴隨著民族形成的過程,民主和民族是同步形成的,直接導致了原先的跨民族、跨文化的大帝國解體,解體以後,才會有民族民主國家的產生。民族和民主這兩件事情是同一個過程的兩個側面,是彼此之間不能分割開的。你問中國為什麼不能實現民主憲政,等於是問為什麼你不能首先支持希特勒統一了歐洲,然後支持納粹黨的黨內健康力量給猶太人平反,然後指望在納粹黨黨內健康力量的領導之下實現全歐洲的自由民主,這是不可能的。你首先要打敗希特勒,使歐洲各民族建立了自己的獨立國家,然後這些獨立國家實現了民主,然後各民主國家再團結起來建立一個歐盟。基本的歷史邏輯就是這樣。


中國的情況就很像是俄羅斯和奧斯曼帝國。俄羅斯和奧斯曼帝國是半歐洲半亞洲的,屬於歐洲的那一半如果脫離了這個帝國的話,很容易就加入歐洲,但是亞洲落後的那一半就不行。中國就是,諸夏和諸亞各占一半,東亞占一半,內亞占一半,這兩部分之間要統一起來就非常不容易。沿海的部分,像香港這樣脫離了中國的地方,很容易加入發達國家之列,但是河南這樣的內地就很難,至於內亞的話,蒙古、穆斯林、西藏,那就更難了,等於是三個人的步調不一樣。那麼合理的做法,你就不應該讓他們上同一個班,就應該有人上快班,有人上慢班。優等生十六歲就考上大學,二十五歲的時候就當了博士;劣等生實在是考不上,你一定要他留在同一個班裏面,對雙方都是一種干擾,你還不如讓他上慢班,他實在是考不上大學,你就讓他上中專上技校也就得了,然後各人走各人的路去。這種做法很不美好,很不博愛,思想高尚的人看了以後覺得很不公平,憑什麼你就應該當博士,別人連大學都上不了;但是實際上,在現實社會中間真正能夠行得通的就是這種辦法,就是要有人能夠一路上到博士,有些人連大學都考不上。最後勝出的方式,就是這種不高尚、不美好的方式。
Winniemperor As the nickname
個人以爲,俄羅斯現在是處在威權時代,還在民主化的過程中,所以拿出來對比沒什麽意義。
你不能因爲看到一個人治療過程中很痛苦就說還是別治了,直接停止治療
hkgusa 小熊維尼
你不如先想中國怎樣走西方道路吧
中國人那德行連伊拉克之路也走不了
HFirework 人人无辜,或者无人无辜
走不了,中国不配得到这么好的下场。

如果你觉得俄罗斯路走错了,那不妨跟着伟大领袖硬拗下去。如果你觉得x国能xxx,所以中国也能xxx,那我就无话可说。
俄罗斯是当代的魏玛共和国,一个实行民主共和制,但其治下的人们却不相信民主共和制的国家
普京这种政治强人在世的时候尚且可以压住各方势力,装点门面
但政治强人的下一代,还是政治强人吗?
如果压不住的话,那情况就很类似纳粹上台前各种极端思想群魔乱舞的德国了。纳粹、共产党、右翼社民和君主主义者等等势力相互争斗,就是没有真正笃信自由民主的。
普京模式也总比现在支共国强多了好不好,普京至少不搞太low逼的个人崇拜,不封网,不充公私产,不大撒币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防止汽车开错路的办法不能指望驾驶员永远正确, 而是乘客有更换驾驶员的权利。制度的力量就在于此。当然限制乘客人数, 多几辆车(诸夏之类)也是分散风险的必要之举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还有,如果西方民主真的那么好,为什么俄罗斯人会如此希望普京一直做下去,甚至对其选举作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有反對黨啊,被下毒的那位不就是
有反對黨,還勢力大到俄羅斯不得不下毒把他做了,説明俄羅斯并沒有「如此希望」,説明俄羅斯反賊至少不比中國反賊少
所以你這個「俄羅斯人都喜歡普京」的前提就不對了
俄罗斯有过西式民主吗?如果有的话也在93年叶利钦炮打议会时终结了吧。说实话毛子都玩嘛呢,真还不如当年北洋政府民主呗
g感觉你在国内跟人谈民主,谈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好像别人都觉得你不聪明,很幼稚。 所以我都不谈了,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
全民持枪是必要条件,国家越大越民众就越是需要抢,这一条如果做不到其他一切都免谈
满州网警巡查执法 我是满洲人,不是东北人,支那东北是河北。
还好吧,威权主义下,民众也不被需要参与更多的政治生活。人会活得相对轻松一些吧,肯定是比苏联和中共这种极权主义,凡事都要和政治挂钩这种情况强多了。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中国如果能变成俄罗斯这样已经是最好结果了,目前的情况是国内的媒体舆论观念市场已彻底沦为特权利益集团的工具,任何一家新生公司只要往大了做都得像拼多多一样必须不断面临特权利益集团打压和勒索
鉴于共匪国人还大一统深入人心。
我觉得最实际办法是组建以前那样的地方武装团自卫队。

多利用几年地方治理。摸索出经验教训出来了。

基本可以摆脱俄国那种统一威权。

说不定还能把多数地方分裂自建国家。实现本站很多人愿望。
五毛,正因为俄罗斯没走西方民主道路才出了普京
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波兰、罗马尼亚等国有普京吗?
外籍模特年纪又轻工作又辛苦,没什么时间思考政治吧?俄罗斯次次选举都有大批人上街和被逮捕的。
之前也和楼主一样想法,但是现在看到今年的美国大选,发现他们的民主也是伪民主。可能我们需要新的思想和思路了
生如夏華 灰名单 军政相关,有军队内情想打听可以聊,不一定能打听到。曾伟在澳洲公司的秘书叫伯尼,在悉尼上班
好奇楼主以及楼上回答的多大程度上了解俄罗斯民生和俄罗斯政治,了解多少所谓普京独裁或者西方民主。
以及,最最重要的,不讨论这个问题其他的都免谈的:会多少俄语。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8.民主之后如何处理巨额国有资产?

苏联解体时,政府把国有资产平均分给人民,每人获得价值一万卢布的证劵,并允许买卖和转让。
普通民众没有意识到这张证劵的价值,很多人把它贱卖后消费掉,从而导致恶性通货膨胀。

很多商界人士借机大肆低价收购这种证劵,然后完成对某一行业控股,通过这种手段迅速致富,
典型如别列佐夫斯基基金、切尔诺梅尔金基金等。

梅德韦杰夫能够获得总统职位,来源于普京助选和一些政治、经济寡头推举;
普京能够获得总统职位,来源于叶利钦指定。
这种依靠少数人、少数利益集团就能决定政客命运的制度,造就了俄罗斯的寡头政治。

中国不能再走这条路,可以参考美国阿拉斯加州的做法。
1968年阿拉斯加州发现了石油资源,议会设立资源权益基金,建立了经营石油的企业。
企业的收入给阿拉斯加州居民发放分红,每人每年都会收到1000多美元的社会分红。

中国可结合苏联和阿拉斯加州的做法:
把几十万亿的国有资产平均分给人民,每人可获得近十万元的国有资产证劵,不可买卖或转让。
成立由全国人大下属和监督下的“国有资产委员会”,对国有企业、国家控股资产、国家外汇储备进行统一管理。
然后对其利润进行分红,每人每年可分到几千元的国有资产红利。
这样以来,人民能够直接享受经济发展的成果,并有热情监督国有资产,防止被人鲸吞;
还能拉动内需,并能提高低收入者的生活水平。

来源【http://blog.bnn.co/hero/201105/xuesong198/1_1.shtml】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90后编剧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0-09
  • 浏览: 4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