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廷顿:美国真正的危机 葱友们怎么看?

著名保守主义政治学者亨廷顿说:“不完全的真理,即只有一半符合真实情况的说法,比完全的假话更有误导性。因为它确实有些根据,容易被当成完全的真理。”


当下,对美国危机根源的种种分析正是这句话最生动的注脚,其实,政治学者亨廷顿早在1990年代末,就准确地预言了当下美国的危机,他认为,美国真正的危机是——国家认同的瓦解



▎堡垒从来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随着2020年疫情在美国本土愈演愈烈,以及更早以前在美国社会已经埋下族裔冲突和贫富分化的定时炸弹,让美国人开始意识到“堡垒从来都是从内部攻破的”——这不过是延续了200多年的“美国特性”危机。


何为美国特性?


最常见的说法是,美国用共同把移民而来的各个族裔的人团结到了一起。由此,美国张开双臂拥抱来自全世界各地想要实现“美国梦”的人。


但是,这只是美国特性的部分内容,却被当做全部真理被滥用和曲解。开放地接纳移民逐渐演变为毫无原则的移民政策,自由、平等、包容、多元等现代文明价值为“政治正确”大行其道背书。


结果就是,美国社会秩序严重崩坏。


2020年伴随疫情而来的失控的族裔冲突,以及紧跟其后新一轮大选两党党争暴露的价值观严重撕裂,就是这种崩坏的激烈返照。

要应付这些新的威胁,美国和世界都不得不重新开始思考,到底何为美国?我们应该如何理解一个国家的特性?



 

▎美国人从来都不说自己是美国人

 

过去,美国人谈到祖国时通常是指其祖籍,即自己的祖辈所来自之国。现今美国社会的新形势,使美国人明白了美国就是自己的祖国,保障这一祖国的安全就是政府首要职责之所在。国家易受攻击,使国家特性有了新的重要性。但仅此一点仍不足以结束此前半个世纪以来的趋势和冲突。

 

因此,20世纪后期,大多数美国人认为"美国信念"是国家特性的主要泉源。有两个因素增强了它的重要性。

 

第一,随着种族属性不再重要,盎格鲁—新教文化又受到严重攻击,只有"美国信念”是惟一未受挑战的幸存者。

 

第二,与独立战争时相比,“美国信念”由于从意识形态上使美国在20世纪区别于它的德国、日本和苏联敌人,因而获得了新的意义。

 

正因为如此,许多美国人认为美国可以是多种族的,可以没有任何文化核心,只要有"美国信念”。界定其特性,就可以依然是一个有紧凑聚合力的国家。

 

然而,情况果真如此吗?一个国家仅靠政治上的意识形态就可以立住吗?

 

从几个方面考虑,答案都是否定的。仅靠信念是无法立国的,没有什么国家能仅靠意识形态或一套政治原则立国。

 

比如苏联、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东德等,它们用意识形态把不同文化和不同民族的人联合在一起,或者分隔开来。然而,当它们宣扬的意识形态对人们的吸引力消退,冷战结束使这些国家维系其实体的刺激力亦随之结束时,上述的国家均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按照民族和文化立国的国家。

 

而且,人们要改变自己的政治意识形态并不难。有一些民主自由派人士转变成了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则可能奉行资本主义。可是他们依然是匈牙利人、波兰人或乌克兰人等等,这一点没有变。

 

一个国家若仅靠政治意识形态立国,那会是脆弱的。

“美国信念”的原则——自由,平等,民主,民权,无歧视,法治,是如何组建一个社会的标志。但它们并不能界定这个社会的范围、疆界或成分。

 

有些强调美国靠信念立国的人就说这些政治原则从理论上说适用于任何地方。若果真如此,那就不可能以它们作为基础来区分美国人和别的人。

 

俄国人、华人、印度人和印尼人可以接受信念的原则,而与美国人有共同之处,但他们不会因此而成为美国人。只有当他们移居美国,参加美国社会的生活,学习美国的语言、历史和习俗,吸收美国的盎格鲁—新教文化,主要认同于美国而不再是认同于原籍之国,他们才会成为美国人。

 

政治原则不会像亲缘和亲情、血缘和族情、文化和民族属性那样,在人们心中激起那么深厚的感情使人们获得情感满足。但是“美国信念”恐怕不会满足感情上同样的需求。

 



▎信仰,美国国家认同重构的关键

 

美国人怎样界定自己的特性,将决定美国在世界上起什么样的作用,而世界怎样看待这一作用,也会影响到美国的特性。

 

在现今这一新阶段,美国与世界各地保持什么样的关系,这方面可以有三种总的方案:

 

·第一种,世界主义方案,美国向别国人民和文化开放自己的国家,由世界为美国定形;



·第二种,帝国主义方案,美国人可以试图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去改造别国的人民和文化;



·第三种,民族性质方案,美国人可以保持自己社会和文化的特性,使之不同于别国人民的社会和文化。

 

前两种方案,显然都不合适,美国若成为世界就不可能仍然是美国。别国的人若成为美国人就不可能仍然是他们自己。

 

与世界主义方案和帝国方案不同,民族性质方案就是要保持并加强美国自立国以来所独具的素质,根植于“盎格鲁——新教文化”。

这又由两方面组成:

 

其一,历史所锻造的独特习俗和传统。

 

正如托克维尔所说:“正是合众国的这些美利坚人的习俗,使得他们成为美洲惟一的能支持一个民主政体的民族...他们的民主体制是来源于“美国人的实际经历、习惯和见解,总之是他们的习俗”。

 

我们美国人当年必须先有共同的民族和种族属性、文化、语言和宗教信仰,才能制定出美利坚合众国的宪法。

 

其二,美国特性中的宗教组成部分。

 

美国人宗教信仰深,这使得美国不同于大多数其他西方国家。美国人绝大多数信仰基督教,这使得美国人不同于大多数非西方国家的人民。

 

宗教信仰使得美国人比别人在更大得多的程度上从善恶角度看世界。外国领导人往往感到美国人宗教信仰深这一点不但很特别,而且美国人因此而老是用善恶观点考虑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令他们心烦。

 

在西方历史上,宗教与民族主义一向是携手前进的。

 

前者往往界定了后者的内容。在欧洲,基督教深刻影响到民族国家的建立。宗教信仰较深的国家,往往民族主义精神较强。



1983年一项调查发现,在15个国家和地区(大部分为欧洲国家和地区)中,“凡表示不信教者,对自己国家感到自豪的可能性亦愈低”,这二者之间的出入率为11%。大多数欧洲国家的人信教率低,民族自豪心亦低。两方面均高居榜首的国家则是美国和爱尔兰及波兰。

 

美国的国家特性则以基督教的新教为中心。绝大部分美国人既信教又爱国,这二者不可分割。

 

在世界各大洲,宗教都影响到人们的忠心和敌友关系,因此,如果美国人重新回头从宗教发现自己的国家特性和国家的目的,那是不会让人感到惊奇的。 

 

现今美国精英人士中有不少人主张美国成为一个世界主义社会。另有一些精英人士希望美国充当帝国角色。绝大多数美国人则是赞成美国保持和加强自己已有三个半世纪之久的民族和国家特性。

 

美国成为世界吗?或是世界成为美国?还是美国依然保持为美国?要世界主义?或是要帝国?还是要自己民族?

美国人作出的选择将会影响到本国的未来,也会影响到世界的未来。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汤因比在二战前已经指明了:文明杀不死,但文明会自杀。

一句话,没有新教徒,或者新教徒不再主导美国,那么我们记忆中那个美国就消失了。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抱歉,说一些刻薄话。

我一直不认为亨廷顿算学者。我也不明白国内为什么把他捧那么高。他是个有文化的官员,是智库顾问或者策士一类人物。但他的著作学术意味真得很淡。

当然,可能我不熟悉他的领域。他的研究算是政治学-国际关系?

但很可惜他做的一切放不进任何的国际法或政治学理论体系中。

每个学科都有他的基本概念和术语体系。你的理论大致上要从几个概念出发。就像生物学会从细胞的定义开始,数学从集合的定义开始。像政治学,柏拉图谱系的理想主义政治学会从德性开始(柏拉图政治学可以看作他的伦理学的一部分)而亚里士多德霍布斯谱系的现实主义政治学从“自然状态“定义权力开始。

但亨廷顿的理论的基本概念是什么呢?文明冲突?这更像是一个对地球各政治利益共同体的背景介绍。

而他在没有理论化的同时又太喜欢做预言,做判断。缺少起码的对自己所使用的概念的定义。也因此,他没办法对自己所下判断进行论证。这是让我没法好好对待他的主要原因。同样的问题他的学生福山更严重。他们抱着做全球史观的野心来做研究。可惜无论整体还是细节,都比不上上一个世代的理性主义决定论者的水平。福山甚至抛出历史终结这种怪论,让中共都嗤笑他。


他们的作品更多的有政治宣传意味,像是情报部门的战略简报,而不像是理论著作。其实亨廷顿在美国也有个公案,就是乱用数学,被数学家Serge Lang公开批评,以致于两次没评上院士。总体来说,个人不欣赏亨廷顿的学风。抱歉歪楼...
习大伟人 上联:看今朝鲜有对手 下联:挑战中共创辉煌
亨老爷子苦口婆心,在美国始终被当成极右翼看,饱受政治正确和文化多元主义者批评。
但是,另一方面,贵国自王沪宁秉政以来一直全盘挪用亨廷顿的理论包装中共的意识形态(从三个代表到习近平思想),吸收大中国主义作为共产党的新面具,以国家稳定为理由拒绝民主,但吸收无产阶级资本家和知识分子入党,壮大共产党基本盘。并且吸收亨廷顿理论为显学,培养反西方反自由民主的民族主义知识分子圈(马戎之类)
亨老人家要是知道他有这么多东方粉丝,且大规模投入使用他的理论来反对他的祖国,不知道是否五味杂陈。
最后的吐火罗人 油和酒不可糟蹋。
美国知识分子被自己的自由民主人权那些漂亮口号迷惑了。

他们不了解是社会是如何变化的。
Cfx159802 我是特朗普,我为自己带盐
我在川普上任之前不知道原来美国信仰基督教的人原来那么多,直到2020大选之后才知道原来有信仰的人越来越少,更多的人则是伪信仰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美国很早就认识到这个问题。 美国(和之前的很多世界强国一样), 只有自己可以击败自己。所以需要外部的敌人, 中国和俄罗斯很好的起到了这个作用(虽然不一定够格)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所以让美国再次变白,白人至上是很重要的,也是最快捷找到认同的方式,拿政治正确包装出来的和谐包容多元终究只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但前提是你得把黑黄绿都赶出美国,丢进太平洋,而这点左是肯定不同意的,四年任期也完不成,必须通过无限连任才能慢慢来实现。

不过川普虽然倒台,但窗户纸已经捅破了,清洗少数族裔是早晚的事,应该不会超过2050年。到时候不用共和党,民主党就会主动右转。
Heracles 共匪必亡,自由永生
是不是来自亨廷顿的最后一本著作《Who Are We?: The Challenges to America's National Identity》,谁有这本书的电子版来分享一下。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美国人从来都不说自己是美国人

不是的,那是你在美国国内,问,比如白人,你是哪里的,按照环境,有人是回答自己的州,有人是回答祖先所在的欧洲国家等等。

黄人就别说了,除非三代、四代不懂中文的,否则华裔美国人自己是美国人还叫中国为“国内”。

在美国之外当然都说自己是美国人。
中国人喜欢亨廷顿是因为他的理论暗合共产党对世界的理解。

如果说世界的主流矛盾是文明之间的冲突,那么共产党统领13亿中国人代表中华文明对抗西方文明岂不是顺理成章?中国人为了保卫中华文明也得支持共产党政府啊,你反对政府不就是给敌人递刀子?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看到你拿苏联举例子说苏联是用意识形态立国的那段我有点绷不住了,后面就不看了。
苏联并不是靠意识形态立国的,是靠赤裸裸的暴力,苏联人是屈从于暴力而加入苏联的,并非意识形态的吸引,和美国有巨大差异。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13
  • 浏览: 4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