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上海市?上海人的政治观点怎么样?

大家怎么看待上海?
我认识的人最红的是上海人,最不红的也是上海人。
在你们的印象上海人红吗?
上海未来可期吗?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上海有句話說「上海人不存在」樓主大概沒聽過?
因爲上海原住民不叫上海人,叫本地人
外地人稱之爲上海人的,其實是長三角一帶的早期移民。這群人被問起「你哪裏人」的時候傾向於回答自己長三角一帶的家鄉,例如「我紹興人」其實這輩子沒去過紹興,只是祖先來自紹興而已
被問到問題會回答「上海人」的,都是急著想要當上海人的「新上海人」,從長三角之外更遠的地方來的(安徽都算遠的了)新一代移民,俗稱外地人……
當然,有的年輕人明明是江浙移民的後裔,卻爲了方便辨識、身份認同、表明「我居住在上海」等原因而自稱上海人的。也有的還沒被上海人排外過的新移民神經大條回答自己原籍哪裏人的
薛定諤的上海人
上海人與否,這身份連自我申告都不可信,要判斷一個人是上海人還不是,比判斷一個網友是男是女還要難
既然你根本無從判斷一個人是不是上海人,那這個調查從一開始就是不可行的
再説,上海本來就是中國的移民城市,你平日上海街頭抓個人問,他其實大概率是春節要回老家的,因爲你真留在上海過春節了就會發現整個城市幾乎沒人了。你問人「你哪裏人」、看他車牌號,都不準,看他過年是不是要春運才最準。春運回老家的那些,肯定全是外地人,可能有少數外地人留在上海過吧,但就算這樣,整個城市的人也比平時少了一大半,你看平時擁堵的道路或塞滿人的地鐵就知道
所以我説,你平時在上海街頭隨便抓個人問對A的看法,你問到的也大概率是一個外地人的看法。哪怕你事先詢問「你是上海人嗎?」,對方的回答也是沒有多少參考價值的。如果樓主不是上海人,幾乎無法判斷對方是不是上海人,也幾乎無法問到上海人的看法。如果樓主自己就是上海人,天生就會對這個問題有成見和有色眼鏡,不管是粉色眼鏡還是黑色眼鏡
上海太狭隘,应该聚焦的是长三角的精英,因为上海的特殊地位完全靠长三角优秀人才和资金作为后盾的。上海人或者说长三角人因为自古是江南耕地,人口众多,注重教育,其实思想上是偏开放的。党内改革派陈云(青浦),胡锦涛(江苏),李克强(安徽),汪洋(安徽),异见分子,蔡霞(常州),许章润(安徽),等等等等不一而立,肯定比延安粪坑红色根据地庆丰包子铺出来的人要思想自由。

但是,思想自由不代表不爱支,比如说钱家作为无锡大姓,协助共党研制核武器,事实上给中共续了命。比如说江朱/胡温时代事实上推进了改革开放,却大建防火墙/网络安全,给更深层次的反动(开倒车)铺垫了基础。江南才子多,家国情怀重,却事实上给支续命,助纣为虐。

最能代表江南人的我认为是金庸,早年时期他义无反顾想要做外交官,想要在中共内某个一官半职,可谁想毛腊肉发动文革,自己老爹被批斗惨死,在香港的他彻夜痛哭却也无能于是。有家国情怀的人才能写出射雕英雄传还有陈家洛这样的人物,但是晚年的金庸在香港终于明白民族主义/家国情怀就是一坨屎,只是统治者的糖衣炮弹罢了。最后写下了一个韦小宝这样至死都不知道自己爹是谁的‘杂种’,他才是金庸角色里最自由,最快乐的人。
我就是上海人,说说我的看法。
小时候的上海还是上海人自己管理, 我曾今在上海一家国企工作, 那时候,我们的副总裁都说过,如果把上海交给日本管理20年,那绝对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早前周立波也说过,上海产生的经济,赚到的钱,是要交给国家的, 这也导致上海之后的发展一塌糊涂。

陈良宇主政时期,上海发展飞速, 物价也控制的很好, 随之陈良宇被抓, 俞正声上台之后,物价飞涨,上海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政绩了, 虹桥机场2号航站楼项目,俞正声据说贪了超过30亿。

所以我也就离开上海, 定居加拿大, 对上海的发展很失望,而且未来也不看好, 毕竟在国内这种制度下,上海是不会有发展的, 除非上海可以独立出去。
最后的吐火罗人 油和酒不可糟蹋。
上海人比河南人山东人还支,信不?
如果只考虑山东河南的收入较高的、类似上海人的人群,上海人是很粉红的。
negation 一切思想和行为的变革都要从激进的语言开始。
岁静派总部,和08年之前的香港差不多。上海人内心里知道自己能有好日过和共产党没关系,但他们不敢去反抗共产党。不过香港人有英治记忆,是能直接对比出来自己最好的日子是被英国人统治的日子,上海人没有这种记忆。
最爱林昭 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奴才建造
我发现品葱提起上海就是共产党怎么祸害了上海,49年之前的上海如何开放、繁荣,如何国际化;历史可以去评判,但不要忘了,今天上海人总体上仍是这个体制的受益者。

户口带来的住房、教育、就业、医疗优势让上海人优越感满满,上海的建设、发展离不开外来工,但他们却不真正属于这个城市,上海人却可以轻易享受到他们提供的廉价可靠的服务;即使是改开之前,上海恐怕是仅次于北京的优先保障城市,起码不会饿死人,而农民确有饿死的风险。

49年之前的上海人有什么特点?我不知道,即使那时他们有什么优秀特质,也是由于当时上海的特殊情况所保障(开放、租界、通商等等),而现在的上海人,又继承了多少呢;日本50年统治就可以改变台湾人,今天的上海,是共产党统治最为着墨的地方之一,经过70年,从国民性来看,恐怕和中国大多数地方并无明显区别。

很多年前,上海东方卫视就有一个专门的娱乐频道(不是放综艺节目之类),全天一本正经的播报各路明星的花边新闻,却不会拍什么节目来关注农民工的生活,整天对比香港,然而香港有RTHK,节目经常关注普通大众、底层的真实生活;最近这几年,张维为的“这就是中国”,为什么上海台就有这么一个节目呢,当然你也可以说这和普通上海人没关系,是党的宣传。

如果非要说现在的上海人有什么特点,恐怕还是赚钱要紧,他们知道共产党是怎么回事,离日韩近、出国多,知道一个更好的社会应该是什么样,但该拍马屁拍,该送礼送,毕竟大家都在内卷;上海普通人之间交往、上海人和外地人交往很市侩,这我恐怕还是同意的;有一些人会和体制保持距离,比如反右、文革受害者,能走的恐怕都走了。

其实可以去观察,上海公园里唱红歌的有多少,这个我不知道。
上海人

上海在1949年以后就被土匪流氓玩残了。当年远东第一大都市,现在只能跟着搞内循环,这地位和发展前景真的不行。

册那而且我们吴地方言都要没人会讲了。

上海人心里是羡慕过去香港那种自治和国际化的地位的。上海发展快的那些年也就是傻逼中央放手的那些年。

上海历来欢迎江浙的兄弟朋友,毕竟大家同根同源,把长三角一起搞好,这和无限吸血的北京完全相反。但是我们真的反感那些不讲吴语,不肯学吴语,还要说我们江浙沪排外的人,册那,伺候不起。

而且上海人的普遍意识是,不说上海话的戆卵是没有资格在上海做官的。

很多其他的江南城市也差不多有这个意识。
hurtinAB Alberta Oil Nation's Asian Cowboy
支持江浙沪独立, 恢复吴语文化圈繁荣. 中共摧毁了我们的文化, 语言和宗教... 从我在家人那听说到, 长三角本来在大陆算是liberal的地方今天越来越红了
親自下令 趙學博士
上海本地人,就是起碼會說上海話的是極度討厭外地人的

抖音上有類似視頻

政治立場的話就別指望里
方芳 我也有一辆车震完不想扔的车。
上海只要不独立,或者不被作为租界,就只可能一直烂下去。
粉红还是占多数,像我这样的本地反共者还是属于稀有的,不过周围个别反共的也都是上海本地人,外地的目前身边没有。本地60+以上中老年人正好遇上了匪的养老政策福利,加上匪的信息渠道封锁,所以对匪认知局限是不可避免的
qq123654 国与国之间是力量的竞争,而不是口水
中国这几百年没救,品聪老是讨论这些东西干嘛呢?越来越无聊了,政治没啥好说的
首先,上海市的常驻人口有将近2500万,这么多人很难说有什么区别于其他群体的共性,他们之间的平均差距和中国人之间差不多。所以用地域来判断人的性格是不现实的。
其次,上海人这个形象所代表的一个特殊阶级的心态到是可以讲一下,那就是在中共现行的体制下处于较高地位的一个群体,这个群体和地域无关,只和社会地位有关。
这个群体的心态是矛盾的。一方面,这个群体绝不相信什么共产主义,这种厌恶既有他们自己的经验,也有中共故意的宣传,另一方面,这个群体又在现在的体制下赚到了钱、获得了成功,确实地拥有较高的地位,他们会认为自己代表了先进的思想或者说生产力。
于是,这群人也就一定会厌恶中共这种无论如何也会带有共产主义色彩的政府。
于是,对付他们的办法就是,与其让他们自由批评,不如先设好几个靶子让他们打,刻意引导他们的言论。
比如说,引导人们仇视共产主义,让人们觉得一切的恶都是共产主义的问题,而事实上中共就根本没在搞共产主义,于是再怎么批评共产主义也不会真的伤到中共。
再比如说,引导舆论亲美抗俄。经济就是靠家住美国主持的秩序才发展起来的,而俄国则是确实惹不得的主,明面上不敢对俄国做什么,私下里煽动舆论喷一喷还是可以的。
再再比如说,搞地域矛盾,用地域来区分人,就比如这个问题问的,但是这个如果我展开说感觉会被喷,所以算了。
网易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上面的例子都是我在网易上找的。虽然有人说网易是中共故意开的口子,但是我觉得这种口子根本不可能开,因为一旦真的开了就无法控制它的发展。网易只是在用一种反向的思维洗脑而已。
其实任何时候,只要出现了一边倒的言论就该警惕起来,一种群体性的言论很可能只是这个群体被洗脑了,而未必是真理。
最红的是上海人,最不红的也是上海人。这种在支国到处都是啊?楼主眼里上海人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指路?二十年前,上海人给外地人指路是一门好生意,收费的,而且不低。
如果你不给钱,路上就这么客气的问问的话,得到一个白眼算好的了,故意给你指一条错路就有你受的。
扛麦无男儿 大熊维尼
09年在国内时去过一次桑海,路边跟一大叔问路,大叔很热情的比划着指路,我心想上海人很友好嘛哪有歧视外地人。这些一线城市都算是既得利益者,享受着大城市的特权要是没有被铁拳的经历话基本都是不反共的,当然反共的也是有的,Leonard不就是上海人。
大多数岁静,你说的最红不多见。

共产党什么嘴脸上海人一早就看到了,公私合营就算没自己的份但看得到周围人什么下场,当时内地有什么私?有人说内地有斗地主,那上海奉贤,嘉定,南汇没有地?没有地主?
人種高貴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我喜爱的上海,是在文革期间,还有情侣在外滩约会,转头对着红卫兵呵斥“关侬啥事体”的上海。
我对现在的上海无感,只是支国的一部分。我所思念的美食早就不见了,老建筑也差不多全部拆毁了,最重要的,是那种上海人“关侬啥事体”的精气神,也很少看到了。
处在风口浪尖的上海,现在舆论管控不要太紧,最搞笑的是朋友圈大喊“上海加油”的都是外地朋友,上海人大多数一声不吭,也许上海还是有那么一点魅力的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3-29
  • 浏览: 9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