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隐藏

井底之蛙 爱国是热爱同胞和这片土地,而不是一味的纵容统治者
要当也是当杨佳, 当张献忠的怕不是脑子有问题!
theflash 已于2019年逃离臭zhina
共产党如今所灌输的一切,就是仇恨的延续,当你认为杀人能解决问题时,那么,你就是已经继承了共产党的衣钵,如果你杀的人足够多,并且割据一方,那么你就是下一个毛泽东。
这些激情犯罪到处砍人的人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姨学定义的献忠了。但是说实话这些人破坏力并不大,对于中共的统治不会有太大影响,就如楼上所说,可怕的是有组织的。
每年走投无路的人太多了,尤其是扶贫款停发之后肯定会多出来一大堆失去生活来源而且真正贫困又没有良好技能的人,在经济不发达地区这是相当普遍的事情。但不是所有人都会出来上街砍人,这些人都去哪里了呢?
当然是被你看不见的底层组织消化了,地方政府组织的黑产、各种形式的地下教会、同病相怜的人抱团取暖、投奔某个有势力的亲戚或老同事或宗族,相比之下变黑社会是最入门级的了。这些组织永远不会出现在新闻里,你永远不会听到他们的声音,但是他们存在而且数目庞大,很多真正的底层有着这些组织的保护。
中共的维稳系统没有那么强,尤其是经济不发达的地方,不可能真的管到这么细碎的一群人,而且很多这种组织本身就和地方政府勾结极深,甚至可以说就是地方政府得以控制地方的一部分,中央根本不可能做到真正地整肃他们,但是这些人对于中央却是实实在在的威胁。他们的教育水平让他们不会被任何一种理念洗脑,而且很多人本身就是因中央的各种铁拳致贫,更对中央有着刻骨的仇恨。
阿姨认为中国人都是费拉,那是他没有看到这群人的组织性有多么强大。组织是人的一种本能,毕竟没有人能不靠别人的帮助而在这个世界上活下来,人们总是会寻找和他人连接的办法。这些人就像是白莲教和捻子哥老会,正史上对他们的形式没有太多记载,但是他们真实存在而且对历史影响深远。而且他们的形成完全是自然而然的、自发的,没有任何人能够真正控制。
真正原子化失去自组织能力的是城市人。或者说这些城市小市民的组织能力是被异化了。这些人天真地认为只要好好考试、只要认真准备简历、只要合理配置自己的资产、只要按照理性的指导好好工作而不是天天和人打交道,那么他们就会被社会组织青睐。在承平日久的时候确实如此,但是当社会矛盾不断激化的时候,社会组织和秩序已经不能再像过去一样维持相对的公平和分配,这些人是最容易失去一切的。
WKM_SHOKAI 黑名单 一群垃圾,羞与之为伍
现在被定义为献忠的,几乎都是愤而杀人的。

我没有看到什么有计划有组织的行动。

通过这些是不可能打倒中共的。

我们需要组织,需要谋划,需要团结,需要外援。

我们不会是“张献忠”。

网军朋友请放心,我们会尽量让所有反贼朋友走到一起对抗你们主子,而不是无脑地一个一个前去送死。
做楊佳比較好,專殺支共走狗,殺人個陣,唔死其他人,此為獻忠之上品
带钢丝的韭菜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无论中共对我逼到什么程度,我也不会启动张献忠模式——我压根没这内置程序。
既然都谈到古人了,还是自己亲自去了解几个古人比较好,而不是从刘仲敬那里了解二手的。否则,你的历史认知里可能只有一个 “张献忠”。

你可以开启伍子胥模式——带着敌国的军队,来踏平所谓的 “祖国” 不是很好么?
冤有头债有主,干嘛要滥杀无辜?

伍子胥什么历史地位?
张献忠又他妈什么狗娘养的历史地位?

讲个寓言,希望能对题主有所鼓励——
三个建筑工人在工地干活,有人问他们在干嘛。
甲说:在干苦力。
乙说:在挣工资。
丙说:在盖教堂。
别信什么 “好高骛远”。人生,本来就应该把自己的理想定得崇高些,别被那些小爬虫遮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张献忠,不值得。
一定範圍內餓死人﹗
像是一個大城市,甚至一個省。
有飯吃就歲月靜好,這是支人特性。
像通化的人一沒有飯吃就湧到網上叫了。
審查封號上門喝茶突然全部都不怕。

支那奴隸和共匪奴隸主的關係就這樣。
唯有真正的餓死人,那才真正張獻忠化。

因為被迫到絕境的永遠是個別少數。
個別張獻忠始終鬧也鬧不起鬧大事。
即使鬧起來也不會超過武漢陽羅和廣東荿名。
只有真正餓死人才會真正鬧大。
也不能大事化小。
姜方法 一般人
当献忠也要当杨佳这样的献忠,专门盯着党卫军和警犬,特别是那种有编制的
zhengyi 🤬不友善用户 反共并不能带来优越感和智商提升
我觉得现在乱用词汇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姨学之所以有张献忠一说,是因为他认为中共类似明朝后期 张献忠出现是一种地方割据势力,而糜烂到底的中央军队和张献忠明显达成了某种共识。

不是说底层民捅死了底层p民。那怎么能叫张献忠模式呢?那叫怂b模式。属于p民模式的激烈版本。但终究还是p民。类似的情况属于p民杀入幼儿园。

p民模式的极端版本就是杨佳。但杨佳大侠之所为乃是p民们不敢想的。

至于献忠 拉起一支队伍和中央军博弈,顺便灭掉某地大部分的活人,所谓的献忠模式,乃是现在网络上的反贼们连做梦都不可能梦见的内容。

题主不要乱用词。
只要周边有一个国家愿意接收朝廷要犯,我就敢
親自下令 趙學博士
不想做隨機張獻忠
要做專門搞仇人

字數補丁字數補丁
中华合众国 大一统就是皇帝登基的便车
不赞成杀那些无辜的人,哪怕有错,但罪不至死。
如果是沾满鲜血的支共刽子手,那我双手赞成。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