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五毛粉蛆针对某些敏感议题总是分成自相矛盾的两派?

https://www.zhihu.com/pin/1347899763552161792

https://i.imgur.com/qsvru7q.jpg
图上说的是,为“亚美尼亚大屠杀”辩护的土耳其人,有一派说“大屠杀根本就没发生过”,还有一派说“土耳其政府杀得好,就该当即采取措施对付亚美尼亚人”,自己就先打起来了。

五毛粉蛆给六四议题辩护也是这样,分成两派,这两派的意见也会打起来。
一派说“哪有什么六四”,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会放上侯德健的图,要么是拿西班牙摄影队拍摄的广场学生撤退镜头说事,当然这里的本质是偷换概念,拿广场有没有伤亡,甚至是清场行动时广场区域内有没有伤亡,来偷换整场运动有没有伤亡,浑水摸鱼,在哪里伤亡有本质区别么?合着在广场外面的就不算人命是吧。这种说法前几年比较常见,现在不多见。
张工:首先我想向新闻界的同志负责任地说明一个问题,并且也想通过大家使首都人民、全国人民明了,就是6月4日凌晨4时半至5时半,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执行清场任务的过程中,绝对没有打死一个学生和群众,也没有轧死轧伤一个人。
袁木:就是说没有用坦克、军车轧人。
张工:没有轧人,没有轧死轧伤一个人。当前社会上流传着一个说法叫做解放军“血洗了天安门广场”,还有的传说打死了多少多少人,并且在天安门广场焚尸,这纯粹是谣言,根本没有这个事情。我想这是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所制造的,希望大家不要相信这个谣言。现在谣言很多,我进门时就碰到这样一件事情,有人说我们的两个集团军为了“争夺”南苑机场,相互之间发生了激战,从昨晚一直打到现在,并且动用了大炮。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两个集团军根本就不在南苑机场住,没有在那个地方,这种谣言纯粹是蛊惑人心的无稽之谈。

http://www.laoziliao.net/rmrb/1989-06-07-1#831693
问:袁木先生,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现在整个世界都非常想了解天安门事件的真相,请问是邓小平主席下令进军的吗?
答:解放军进驻天安门广场是执行戒严任务,为了维护首都的秩序。在对天安门广场的清理中,没有发生任何的伤亡,没有打死一个人,解放军的军车也没有轧死一个人。现在国外舆论中有所谓血洗天安门,轧死多少多少人这样的说法,这是不正确的。当时占领天安门广场的学生是排着队、打着旗和平撤离的,或者说自动撤离的。
问:我在您所讲的这番话中发现一些令我震惊的东西,这就是,我们几百尺长的胶片,可以表明:工人、学生被枪杀,无辜的旁观者也遭到枪杀,而且不但是来自我们西方国家的记者,还有一些中立国家的观察家,整个世界的人民包括中国人都看到人们站在很近的距离被解放军枪杀了。您怎么能够说,您和中央领导人却不相信有人受伤呢?
答:我没有说在整个镇压反革命暴乱事件中没有发生伤亡。我刚才只是说,解放军在清理天安门广场过程中没有发生打死人的事情。至于在整个镇压反革命暴乱过程中,有一些歹徒被打死,也有一部分看热闹、围观的群众遭到误伤,解放军本身也遭到很大伤亡。关于这个伤亡的情况,我已经在前不久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代表国务院宣布过了。在这个事件中,解放军有5000多人受伤,围观的群众和歹徒受伤的有2000多人。死亡的数字大体上300人,包括解放军,以及歹徒和少数围观的群众。

http://www.laoziliao.net/rmrb/1989-06-17-1#832076

侯德健谈“六·四”凌晨广场见闻
撤离过程中无一人被打死也没见坦克压人
新华社北京8月17日电 (记者长征、李志高)反革命暴乱发生后躲进某一个国家驻华机构的作曲家侯德健已于昨日返回他在北京双榆树的寓所。他是6月4日凌晨最后一批撤离天安门广场的人之一。
今天下午,侯德健在家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身穿深灰色的T恤衫,戴黑色丝边眼镜。
记者问:“当时一些海外报纸说你被打伤了,是真的吗?”侯德健说:“我很好,没有受伤。”随后,他向记者谈起了他6月4日撤离广场的经过和他看到的情形。
侯德健说,6月3日那天夜里,广场上情况很混乱,学生们对是否撤离广场意见不一。零时以后,学生们聚集到纪念碑周围。侯德健和另外三名参加“72小时”绝食的人也在内。
侯德健说,当时包括他们几个30多岁的人在内,很多人都不冷静。这时,红十字会的两名医生建议他们去和戒严部队交涉。6月4日凌晨三时许,侯德健和另外一名参加绝食的人在两名红十字会医生的陪同下,搭乘一辆救护车去戒严部队。
侯德健说,他们在天安门广场前的长安街上被戒严部队拦住。戒严部队一位政委前来和他们会面,告诉他们广场的东南角留有让学生撤离的通道。
随后,侯德健返回到纪念碑劝说学生撤离,当时学生们正用喊声的大小来决定撤还是不撤。侯德健说,当时他也听不清楚哪种声音更大,但他管不了那么多,见到学生就拉起他们,劝说他们撤离。这时,已有许多学生开始向广场的东南方向撤离了。
他说,当时学生和部队战士的情绪都很紧张,双方都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有些战士平端着枪,但当侯德健打手势要求他们把枪口朝上时,大部分战士这样做了。
侯德健说,在整个撤离过程中,他没有看到一个学生、市民或解放军战士被打死,也没有见到坦克或装甲车压向人群。他见到有三四辆坦克停在广场外边。他说,他在广场上听到了枪声,并且看到在广场西南角施放了催泪弹。但是他说,枪是朝天开的,有的是朝纪念碑上的喇叭放的。
侯德健说,他是躺在担架上和一些人一起最后撤离广场的。他说:“当时我被蒙在大衣里,听到枪声后很害怕,但医生告诉我不要怕,枪是朝天放的。”
当记者问到当时那几个“学生领袖”的情况时,侯德健说,吾尔开希在广播时说他身体不舒服,可能是因为心脏病发作,大约一两点钟他被广场上的医护人员抬到纪念碑座上,当侯德健和部队交涉后回来就不见吾尔开希了。柴玲等人当时也在广场上,但当侯德健去找柴玲要她一起与戒严部队谈判时,柴玲说:“我是广场总指挥,应留在广场。”后来听说,柴玲随第一批撤离广场的人走了。侯德健说,他不认识王丹,只听说王丹6月3日晚上曾来过绝食棚一次,但他没有见到。
侯德健说,他曾以日记的形式详细记述了那一段时间他的所见所闻,这份材料的原稿现仍留在那家外国驻华机构里,并准备最近在海外发表。同时,他也同意在国内发表。侯德健说:“我的这份材料写出来后,当时很多朋友都很吃惊,说这份材料与他们听到的情况差别很大,但我写的确实是我看到的实际情况。”
侯德健于6月4日躲进某一个国家的驻华机构后,中国外交部曾多次提出交涉,强调指出:外国驻华机构收留中国公民是不合法的,应及早让他出来。
侯德健今天对记者说,他在这期间和有关部门取得了联系,逐渐了解了外界情况,决定离开这家外国驻华机构。昨天下午他返回了自己的寓所。

https://www.laoziliao.net/rmrb/1989-08-17-1#837313
https://i.imgur.com/QTfK50g.jpg

还有一种就是这些年常见的了,喜欢说“杀得好,我嫌杀的还不够多,不杀中国就被颜色革命颠覆了,和乌克兰一个下场”的了,
https://i.imgur.com/nOyyITG.jpg
为“六四枪声”喝彩

    [li]ZLR[/li][li]网友[/li]

2011年6月1日

群魔乱舞,乌烟瘴气,黑云压城城欲摧;枪声阵阵,碧血丹心,擎天一柱挽狂澜。

世间有许多重要的日子、凡重要的日子中共总要大喊大叫;响起“六四枪声”那一天无疑也是个重要日子、然却未见中共有任何动静,如此这般为哪桩?其实,即便中共不讲他人也会讲,他不以这种形式讲也会以那种形式讲、不在这儿讲也会在那儿讲……。既然如此,中共为何把话语权拱手相让予他人!

一、“六四枪声”使中国避免了一次折腾。众所周知,俄罗斯本无民主传统,它是在彼得大帝的铁血政策下走向世界。它是在斯大林的高度集权下成为超级大国。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新思维”使俄罗斯一落千丈沦为二流国家,是“新沙皇”普京使俄罗斯重温强国梦。显然,俄罗斯在前进道路上经历了一次折腾、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中国亦无民主传统,中国在“九五至尊,乾坤独断”的时代曾辉煌于世,中国在“绝对权威,一元化领导”之下站了起来并屹立于世界东方,中国在前进道路上也曾出现过一股民主化(自由化)思潮,庆幸的是中国出了个邓小平,他旗帜鲜明地宣布“稳定压倒一切”、态度坚决地收拾“自由化思潮”、直至不惜对其诉诸铁腕手段,正是“六四枪声”使得中国避免了一次折腾。

二、“六四枪声”向世人宣告:中国是个负责任的国家。放任自由化的结果必是一个“乱”字,中国一旦乱起来,那将不仅是中国且也是世界的灾难,即邓小平所言:“如果乱到党不起作用了,国家权力不起作用了,这一派抓一部分军队,那一派抓一部分军队,就是个内战局面。一打内战就是血流成河,各霸一方,生产衰落,交通中断,难民不是百万、千万而是成亿地往外跑,首先受影响的是现在世界上最有希望的亚太地区。这就会是世界性的灾难。所以中国不能乱,这当然是对中国负责任,同时也是对世界负责任”(见《邓小平文选》第三卷360-361页)。今天,中国抗击金融海啸的能力无人匹敌、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对世界的贡献举世公认,美国财长盖特纳曾在北大演讲时承认“中国经济的稳定快速发展给美国和世界其他经济体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从这个意义上说,二十多年来全世界都受益于“六四枪声”。

三、“六四枪声”向世人证明:世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上天虽然创造出了丰富多彩的物种但却没有创造出能适应任何环境的物种。咖啡只能生长在南美而不能生长在北欧;企鹅只能生活于南极而无法生活于赤道;“羽绒服”虽然好但赤道地区的非洲人并不需要它;“比基尼”固然靓但北极地区的阿拉斯加人绝不会穿它;毛泽东邓小平无法在西方大显身手定国安邦,华盛顿邱吉尔亦不能在东方一展才华治理天下;“牛排面包”是西方餐桌上的主食,中国只能靠“芝麻烧饼”过日子;“爹打儿子”在西方人看来是侵犯人权、在中国人看来则是爱之深切;民主的种子只能在西方土壤上开花结果,中国的黄土地必须靠权威之犁来耕耘――西方国家若是响起“六四枪声”政府肯定会倒台、社会肯定会乱套、发展肯定会停滞;中国响起“六四枪声”则令党的执政地位更稳固、社会更安定、发展更加快。

四、“六四枪声”系无产阶级专政开新篇。“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见《毛泽东选集》1-4卷合订本3页)。昨天“三座大山”是人民公敌,今天妨碍稳定者是人民公敌。因为今天集中精力搞建设乃人民的根本利益之所在,那么无论他是谁,也无论他喊出什么口号,只要他妨碍稳定,那么他在客观上就是妨碍了“集中精力搞建设”、也就是违背了人民的根本利益、他就是人民公敌;凡妨碍稳定的就要对付,不能让步,不能迁就。如何对付?专政,“对于敌对阶级,它是压迫的工具,它是暴力,并不是什么“仁慈”的东西”(见《毛泽东选集》1-4卷合订本1365页),枪声就是专政的最高形式。“六四枪声”放出了一个信号,“今后如有需要,动乱因素一出现,我们就采取严厉手段尽快加以消除”(同上书349页)。子弹不是吃素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枪声对于妨碍稳定者来说就是要命的阎王,对“枪下鬼”不存在平反的问题、更无翻案之可能。

五、“我们独裁。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见《毛泽东选集》1―4卷合订本1364页)、“不要怕外国人议论,管他们说什么,无非是骂我们不开明。多少年来,我们挨骂挨得多了,骂倒了吗”(见《邓小平文选》第三卷286页)。两位先师真具蔑视世俗、无所畏惧、独步古今、非比寻常的大家风范,后辈须追随效法之、理直气壮地为“六四枪声”喝彩!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omments_on_china/2011/06/110601_coc_cheers_64



简直就是在抹黑解放军戒严部队,要是人家看见了指定给你俩大耳瓜子,人家说的明明是“绝不伤害老百姓,受到一般威胁时最多对空放枪,除非是生命威胁才开枪反击暴徒”,你这妥妥是抹黑人家啊。
(注:既然你提到了老毛,那我也引用一段老毛的话反驳你:)

现在再搞大民主,我也赞成。你们怕群众上街,我不怕,来他几十万也不怕。“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是古人有言,其人叫王熙凤,又名凤姐儿,就是她说的。无产阶级发动的大民主是对付阶级敌人的。民族敌人(无非是帝国主义,外国垄断资产阶级)也是阶级敌人。大民主也可以用来对付官僚主义者。我刚才讲,一万年以后还有革命,那时搞大民主还是可能的。有些人如果活得不耐烦了,搞官僚主义,见了群众一句好话没有,就是骂人,群众有问题不去解决,那就一定要被打倒。现在,这个危险是存在的。如果脱离群众,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农民就要打扁担,工人就要上街示威,学生就要闹事。凡是出了这类事,第一要说是好事,我就是这样看的。

  早几年,在河南省一个地方要修飞机场,事先不给农民安排好,没有说清道理,就强迫人家搬家。那个庄的农民说,你拿根长棍子去拨树上雀儿的巢,把它搞下来,雀儿也要叫几声。邓小平你也有一个巢,我把你的巢搞烂了,你要不要叫几声?于是乎那个地方的群众布置了三道防线:第一道是小孩子,第二道是妇女,第三道是男的青壮年。到那里去测量的人都被赶走了,结果农民还是胜利了。后来,向农民好好说清楚,给他们作了安排,他们的家还是搬了,飞机场还是修了。这样的事情不少。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象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了。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当,我最欢迎。而且有些时候,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共产党是要得到教训的。学生上街,工人上街,凡是有那样的事情,同志们要看作好事。成都有一百多学生要到北京请愿,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在四川省广元车站就被阻止了,另外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到了洛阳,没有能到北京来。我的意见,周总理的意见,是应当放到北京来,到有关部门去拜访。要允许工人罢工,允许群众示威。游行示威在宪法上是有根据的。以后修改宪法,我主张加一个罢工自由,要允许工人罢工。这样,有利于解决国家、厂长同群众的矛盾。无非是矛盾。世界充满着矛盾。民主革命解决了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一套矛盾。现在,在所有制方面同民族资本主义和小生产的矛盾也基本上解决了,别的方面的矛盾又突出出来了,新的矛盾又发生了。县委以上的干部有几十万,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手里。如果不搞好,脱离群众,不是艰苦奋斗,那末,工人、农民、学生就有理由不赞成他们。我们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谁犯了官僚主义,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总是不改,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说革掉很好,应当革掉。

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maozedong/marxist.org-chinese-mao-19561115.htm
https://i.imgur.com/tQlhMwf.png
https://i.imgur.com/krzHf0J.png
https://i.imgur.com/midRorS.png
共和国卫士之歌——首都戒严部队英模事迹报告文学集

https://i.imgur.com/KBigeCO.png

打个比方,拜登认为一直说自己没恋童癖,这说明拜登认为恋童癖是错的,一个“民主党支持者”偏偏要拍马屁,说拜登就是恋童了,还恋童有理,说这是人家个人自由你管的着么?

你觉得拜登还不被这人恶心死?这货是川普派来的卧底成心抹黑吧?XD


上面那个知乎原帖子也是,给新疆辩护的也分成了“根本没有集中营”和“就设集中营了,统统关起来”两派;
https://i.imgur.com/iDFhdDN.jpg

包括香港的事情,“香港警察执法公平克制冷静”以及“我就滥用武力了,有错?为了迅速止暴制乱最好多开枪多打死些暴徒”又是两派;
发言人指出,作为干预香港事务的“惯犯”,“人权观察”在2019年香港修例风波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它无视事实、目无法治,将极端分子令人发指的暴力行径美化为“和平理性的抗争”,却将香港警察面对暴力隐忍克制的执法诋毁为“过度使用武力”。

http://m.xinhuanet.com/2020-03/28/c_1125782289.htm


右边那派到底是支持政府还是反串黑?怎么老是和政府唱反调?XDXDXD

你们这样的激进分子很有可能是这个下场XDXDXD:
https://pbs.twimg.com/media/EuWB_9qVkAMktph?format=jpg&name=4096x4096
https://pbs.twimg.com/media/EuWCBFVU4AQW59C?format=jpg&name=4096x4096
勿忘南京大屠杀。
不敢记得文革。

双重思想。中国人都有。不至五毛。
支那阿,永远有喜欢吃屎的傻逼和喜欢喝尿的傻逼,两边都自以为是正统,所以互掐不断。
你看哪怕是当年红卫兵,不都是互相武斗的吗?
mikalin 总是感到莫名的愤怒
数据和历史永远是掌权者说了算,但在谎言被戳穿或面对确凿的证据时的反应就是这种搪塞。

这种双标也是用来让支持者在有限的框架中挑选最适合他们个人价值观的解释方式。
相声得有人捧。变戏法得请个托儿。我匪精细化洗脑不自个儿弄个[美分]啥的还有看头吗?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又不是同一個人在説話,連雙標都稱不上啊
如果是同一個粉紅在説話,那叫雙標、雙重思考
但一群人裏有不同的説法很正常啊
正如各路宗教都有派系不同,粉紅信仰的也有派系不同
不然品蔥也有一派支持分裂,一派支持聯邦,一小撮支持統一的。有一派支持核平支那,還有一派支持殖民地三百年的。這算雙標嗎?
因爲説話的是不同人所以不算啊
因為中共同時做兩種自相矛盾的事
首先遮掩自己做過的壞事
包括刪帖   處罰散播的人
所以有些很天真的年輕人一開始是不知道
知道了也無法接受 所以不相信

另外中共又為了政權穩定不垮
推廣刺激義和團式法西斯民族主義
灌輸中國被欺負論
還到處說中國已經很強了
所以很多人的想法就是要暴力解決問題
用強權碾壓反對者

所以兩種人都是中共亂搞搞出來的
@NZRdlClr5 
从根本上说,这两批粉红五毛包括上面给亚美尼亚大屠杀辩护的土耳其人,属于“政府支持者”;

但是政府反对者就不一样了,反对有很多种方式,你说的品葱内人有不同政见,支持联邦或者统一,但是拥护政府的一项具体决策的也能拥护出多种方式来?同一件事情上面,舔还能有根本相反的两种舔法?

特别是我在帖子里面讽刺的激进派,把外界质疑中国政府且中国政府否认的事情全都揽到中国政府头上并认为这些事情做得对,和反串黑有根本区别么?

我再举个例子,一个女生,爱瘦,她有两个追求者,都知道她爱瘦这一点,一日她分别问这俩人:我是不是胖了?
A男:没有没有,你一直很苗条的!
B男:胖了,但是我就是喜欢你胖呀,杨贵妃不就是胖美女么?

B男身为该女追求者,却公然违反该女原则来”赞美“她,还不把该女生气死。XD
这些五毛多是读书少缺乏逻辑思维的文盲。有些还是JY里的劳G范,所以可以理解
因为如果证明一个假的结论,推导的过程往往会漏洞百出,甚至前后矛盾。

所以才会出现粉红们在同一个新闻底下出现截然相反的论据这种奇葩现象
塞先生和德先生 台独没资格挥舞青天白日满地红
双标之多,可以看看知乎上无脑粉蛆如何黑蒋总统

918事变:蒋介石无能,反动,卖国,不抵抗,把东北送给日本人,胆小如鼠,被日本人吓的屁滚尿流。

淞沪抗战:蒋介石无能,淞沪不易守,在日本舰炮的射程内,让国军将士们送死,应该把上海让给日本人,利用有利地形组织防御。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2-27
  • 浏览: 3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