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网传“新型五毛反向加速话术”?真实性如何?

跟大家交个底吧,我是一名共青团负责外网的工作人员,大家可能不知道,绝大多数境外极端反华言论都是我们发表的,我们的目的就是抹黑那些有良知有感召力的公知和异见人士,因为他们其实只是反党,或者只对一些政府工作中的问题发表不满,或者仅仅只是追求最基本的一些公民权利,这些权利其实也是合法的,但也正因为这样,我们很难挑出这些人的毛病,引导舆论的成本太高。而且说实话我们的网评员队伍整体的素质都不高,基本上都是学习不怎么好的,干其他事情没出路的人,还有一些服刑的犯人,说实话要不是为了生计我也不会干这个,也请大家理解。但是像我这样的人不多了,我只能告诉大家什么屠支言论啊其实都是我们发明的,目的就是让听众产生反感,扰乱他们的情绪,让正常讨论无法进行,就是大家俗称的反串黑。让我惊讶的是,这些工作人员用起来这些不堪入耳的词句时居然能得心应手,甚至还很有创造力,是我不得不怀疑他们不是因为工作才说出这些话,而是自己内心里就认同自己说的话,这太可怕了。谁能想象上级对这些做法一点都不介意,甚至有一个领导在看到我们汇报截图的时候还哈哈大笑,说"你们这个屠杀支那人的创意不错!支那人都是猪哈哈哈!”,那个领导听说还得到过习总书记的接见,不知道习总书记知不知道我们在底下这样搞,难道说知道?想到这我就不寒而栗。特别是我们拿着国家的钱,也就是从老百姓牙缝里抠出来的血汗钱,每天就干这种下流的事情,对社会没有半点好处的事情,每当想到这个我心里都有一种扭曲的不真实感,我的月薪是8000块钱,我们单位打扫卫生的阿姨一个月挣3000块钱,从来对我们都是笑脸相迎,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我们这些她眼睛里的体面人,干的却是最肮脏的事。这次肺炎刚被网上爆出消息的时候,我们的任务就是围攻举报那些关注这个事的言论,当时上面的任务就是引导加封杀,我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传谣不信谣,把事实打成谣言,然后把提出质疑的人都打成公知美分,后来形势实在捂不住了变了我们就接到通知赶紧把那段时间的记录都删了,领导怕留下什么把柄,毕竟我们知道掩盖疫情就是上面的决定。前段时间我们组织了一批人降低疫情影响,什么意思呢?就是压制疫区的求助信息,因为这个事实在太缺德,而且不能通过往常的工作室啊,签约的公关公司(顺便说一下这些公司每年拿政府大笔的所谓宣传经费,实际上基本都是领导的关系户开的),然后我们就只能偷偷的干,引导那些自干五和小粉红去干,我们一个湖北的同事自己家里人都感染了,然后领导还要让他去组织控评,据说那个同事当场崩溃,在群里和领导骂了,后来领导就把他拉黑了,而且还告诉技术部门这个人现在是高危关注对象,注意监控。
已邀请: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適用於任何中國人希望碰瓷的群體 (๑◔‿◔๑)

跟大家交个底吧,我是一名共青团负责外网的工作人员,大家可能不知道,绝大多数境外极端反共言论都是我们发表的,我们的目的就是抹黑那些有良知有感召力的公知和异见人士,因为他们其实只是反习,或者只对一些政府工作中的问题发表不满,或者仅仅只是追求最基本的一些公民权利,这些权利其实也是合法的,但也正因为这样,我们很难挑出这些人的毛病,引导舆论的成本太高。而且说实话我们的网评员队伍整体的素质都不高,基本上都是学习不怎么好的,干其他事情没出路的人,还有一些服刑的犯人,说实话要不是为了生计我也不会干这个,也请大家理解。但是像我这样的人不多了,我只能告诉大家什么中国崩溃论啊其实都是我们发明的,目的就是让听众产生反感,扰乱他们的情绪,让正常讨论无法进行,就是大家俗称的反串黑。让我惊讶的是,这些工作人员用起来这些不堪入耳的词句时居然能得心应手,甚至还很有创造力,是我不得不怀疑他们不是因为工作才说出这些话,而是自己内心里就认同自己说的话,这太可怕了。谁能想象上级对这些做法一点都不介意,甚至有一个领导在看到我们汇报截图的时候还哈哈大笑,说"你们这个小熊维尼的创意不错!习近平是小熊维尼哈哈哈!”,那个领导听说还得到过习总书记的接见,不知道习总书记知不知道我们在底下这样搞,难道说知道?想到这我就不寒而栗。特别是我们拿着国家的钱,也就是从老百姓牙缝里抠出来的血汗钱,每天就干这种下流的事情,对社会没有半点好处的事情,每当想到这个我心里都有一种扭曲的不真实感,我的月薪是8000块钱,我们单位打扫卫生的阿姨一个月挣3000块钱,从来对我们都是笑脸相迎,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我们这些她眼睛里的体面人,干的却是最肮脏的事。这次肺炎刚被网上爆出消息的时候,我们的任务就是围攻举报那些关注这个事的言论,当时上面的任务就是引导加封杀,我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传谣不信谣,把事实打成谣言,然后把提出质疑的人都打成公知美分,后来形势实在捂不住了变了我们就接到通知赶紧把那段时间的记录都删了,领导怕留下什么把柄,毕竟我们知道掩盖疫情就是上面的决定。前段时间我们组织了一批人降低疫情影响,什么意思呢?就是压制疫区的求助信息,因为这个事实在太缺德,而且不能通过往常的工作室啊,签约的公关公司(顺便说一下这些公司每年拿政府大笔的所谓宣传经费,实际上基本都是领导的关系户开的),然后我们就只能偷偷的干,引导那些自干五和小粉红去干,我们一个湖北的同事自己家里人都感染了,然后领导还要让他去组织控评,据说那个同事当场崩溃,在群里和领导骂了,后来领导就把他拉黑了,而且还告诉技术部门这个人现在是高危关注对象,注意监控。

跟大家交个底吧,我是一名共青团负责外网的工作人员,大家可能不知道,绝大多数境外极端台独言论都是我们发表的,我们的目的就是抹黑那些有良知有感召力的公知和异见人士,因为他们其实只是反共,或者只对一些政府工作中的问题发表不满,或者仅仅只是追求最基本的一些公民权利,这些权利其实也是合法的,但也正因为这样,我们很难挑出这些人的毛病,引导舆论的成本太高。而且说实话我们的网评员队伍整体的素质都不高,基本上都是学习不怎么好的,干其他事情没出路的人,还有一些服刑的犯人,说实话要不是为了生计我也不会干这个,也请大家理解。但是像我这样的人不多了,我只能告诉大家什么中国七块论啊其实都是我们发明的,目的就是让听众产生反感,扰乱他们的情绪,让正常讨论无法进行,就是大家俗称的反串黑。让我惊讶的是,这些工作人员用起来这些不堪入耳的词句时居然能得心应手,甚至还很有创造力,是我不得不怀疑他们不是因为工作才说出这些话,而是自己内心里就认同自己说的话,这太可怕了。谁能想象上级对这些做法一点都不介意,甚至有一个领导在看到我们汇报截图的时候还哈哈大笑,说"你们这个民主之父的创意不错!李登辉是台湾民主之父哈哈哈!”,那个领导听说还得到过习总书记的接见,不知道习总书记知不知道我们在底下这样搞,难道说知道?想到这我就不寒而栗。特别是我们拿着国家的钱,也就是从老百姓牙缝里抠出来的血汗钱,每天就干这种下流的事情,对社会没有半点好处的事情,每当想到这个我心里都有一种扭曲的不真实感,我的月薪是8000块钱,我们单位打扫卫生的阿姨一个月挣3000块钱,从来对我们都是笑脸相迎,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我们这些她眼睛里的体面人,干的却是最肮脏的事。这次肺炎刚被网上爆出消息的时候,我们的任务就是围攻举报那些关注这个事的言论,当时上面的任务就是引导加封杀,我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传谣不信谣,把事实打成谣言,然后把提出质疑的人都打成公知美分,后来形势实在捂不住了变了我们就接到通知赶紧把那段时间的记录都删了,领导怕留下什么把柄,毕竟我们知道掩盖疫情就是上面的决定。前段时间我们组织了一批人降低疫情影响,什么意思呢?就是压制疫区的求助信息,因为这个事实在太缺德,而且不能通过往常的工作室啊,签约的公关公司(顺便说一下这些公司每年拿政府大笔的所谓宣传经费,实际上基本都是领导的关系户开的),然后我们就只能偷偷的干,引导那些自干五和小粉红去干,我们一个湖北的同事自己家里人都感染了,然后领导还要让他去组织控评,据说那个同事当场崩溃,在群里和领导骂了,后来领导就把他拉黑了,而且还告诉技术部门这个人现在是高危关注对象,注意监控。

跟大家交个底吧,我是一名共青团负责外网的工作人员,大家可能不知道,绝大多数境外极端港独言论都是我们发表的,我们的目的就是抹黑那些有良知有感召力的公知和异见人士,因为他们其实只是反共,或者只对一些政府工作中的问题发表不满,或者仅仅只是追求最基本的一些公民权利,这些权利其实也是合法的,但也正因为这样,我们很难挑出这些人的毛病,引导舆论的成本太高。而且说实话我们的网评员队伍整体的素质都不高,基本上都是学习不怎么好的,干其他事情没出路的人,还有一些服刑的犯人,说实话要不是为了生计我也不会干这个,也请大家理解。但是像我这样的人不多了,我只能告诉大家什么香港城邦论啊其实都是我们发明的,目的就是让听众产生反感,扰乱他们的情绪,让正常讨论无法进行,就是大家俗称的反串黑。让我惊讶的是,这些工作人员用起来这些不堪入耳的词句时居然能得心应手,甚至还很有创造力,是我不得不怀疑他们不是因为工作才说出这些话,而是自己内心里就认同自己说的话,这太可怕了。谁能想象上级对这些做法一点都不介意,甚至有一个领导在看到我们汇报截图的时候还哈哈大笑,说"你们这个香港革命的创意不错!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哈哈哈!”,那个领导听说还得到过习总书记的接见,不知道习总书记知不知道我们在底下这样搞,难道说知道?想到这我就不寒而栗。特别是我们拿着国家的钱,也就是从老百姓牙缝里抠出来的血汗钱,每天就干这种下流的事情,对社会没有半点好处的事情,每当想到这个我心里都有一种扭曲的不真实感,我的月薪是8000块钱,我们单位打扫卫生的阿姨一个月挣3000块钱,从来对我们都是笑脸相迎,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我们这些她眼睛里的体面人,干的却是最肮脏的事。这次肺炎刚被网上爆出消息的时候,我们的任务就是围攻举报那些关注这个事的言论,当时上面的任务就是引导加封杀,我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传谣不信谣,把事实打成谣言,然后把提出质疑的人都打成公知美分,后来形势实在捂不住了变了我们就接到通知赶紧把那段时间的记录都删了,领导怕留下什么把柄,毕竟我们知道掩盖疫情就是上面的决定。前段时间我们组织了一批人降低疫情影响,什么意思呢?就是压制疫区的求助信息,因为这个事实在太缺德,而且不能通过往常的工作室啊,签约的公关公司(顺便说一下这些公司每年拿政府大笔的所谓宣传经费,实际上基本都是领导的关系户开的),然后我们就只能偷偷的干,引导那些自干五和小粉红去干,我们一个湖北的同事自己家里人都感染了,然后领导还要让他去组织控评,据说那个同事当场崩溃,在群里和领导骂了,后来领导就把他拉黑了,而且还告诉技术部门这个人现在是高危关注对象,注意监控。
大葱蘸酱 非专业纯个人看法
借话题说两句,也许与顶楼话题无关


在自由的世界,在品葱,人难道不是五颜六色的吗,人的思想有一模一样的吗,国外的华人圈、品聪的网友,希望我们生活得国家变得更好,希望自己的民族变得更好,在反专制独裁上有相同点,但也有很多想法上的差异,有什么奇怪的呢,这才是真实的世界,人和思想都像彩虹一样,多姿多彩,如果自称自由派的,连这个都认识不清,可能说明你还没真正的理解自由,或者还留有洗脑的后遗症。

真反共的,五毛反串的,要武装革命的,等颜色革命的,相信姨学的,支持台湾独立的,要民国一统大陆的。。。。。。

这不正说明这才是真实的自由的世界吗?只有在管控下,才会有都是你喜欢的、全是和你一致的说法

有功夫去质疑和你不一样的人和思想,用诛心论去研究他的动机,是不是反串,五毛,特务,还不如去帮助和你思想相近的人完善想法,去赞同也好,换种说法复读也好,总会有建设性



另外很奇怪一个现象,在国内舆论圈里也是,比如最近的韩红被黑,一大堆人去喷那个司马3忌以及什么主持人,在这些话题里,但凡有支持司马3忌这类说法的,质疑韩红的,都群起而攻之,前一段孙杨暴力抗检的事情,也是类似,只要有人是屁股决定脑袋的说法,也是一大串的人去回复,参与这些回复的都怎么想的呢?

你在路上和朋友聊天,路过一家人门口,里面栓的狗冲你叫,难道你还要过去喝骂一顿?不是该无视的走了,继续和人说话,让它叫,这条狗看你不理它,走过路过以后,叫叫就不叫了,你过去喝骂,它不是叫的更欢?还助涨这些人想红等阴暗的目的?正确的做法不是该去应和你旁边一起的人类,赞同鼓励他们正确的说法?


没法钳制别人的言论,让他百花齐放就好啊,对于你不认可的,认同的说法和想法,最好的办法是陈述你的思想和想法,如果你的对,也许他阅读了你的文字,发现你的是对的,改弦更张不就好了吗,那些和自己不一样就质疑的,到底怎么想的。
真实性很低,主要是这语言风格和文风老有股轮子们给农村老头宣传中共高官贪腐的内味儿。现实官员有几个这么说话的啊,“你们这个屠杀支那人的创意不错!支那人都是猪哈哈哈”,像在看故事会一样。

而且这样的东西我随时能编一万个出来
“给大家交个底,我是xxx”
“我有一个朋友在xxx工作”
“相关人士透露消息”

我上品葱是为了看干货的啊,现在咋天天是这种意淫跟未fc的帖,首页都刷不到什么干货帖了。。。
就像大部分的网上爆料,根本无法验证真实性。不过可以自己想想这事儿发生的可能性大不大,如果过分相信发挥又有什么危害。

我觉得这样的五毛很可能存在,但也有可能有人假扮反支黑者与之争吵,容易造成抓五毛的肃反气氛,这时候不是五毛的支黑与不支持支黑的真葱油又得打起来了。

反正不失焦,有逻辑有内容的发言什么时候都不容易被反串就是了。

--
就像武汉肺炎这事儿,我觉得比陈秋实是不是大外宣这事更重要的是武汉里面发生了什么,这才是核心。如果讨论大外宣这事扳倒了他视频里展示的血淋淋的事实,也是比较失焦。
当然了,如果你潜意识觉得中国没救了我就是要支那爆炸,也许陈是不是大外宣对你来说确实比较重要,毕竟武汉死多人反正你认为迟早都得死。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我相信不少人是发自内心地憎恨包括自己在内的中国人群体。
admin 公共账号 管理员公用账号
现在你们相信曾经大闹本站支字头是五毛网军了吧?
出埃及记 文明是有季候的
这段话其他的不清楚,但墙外有粉红反串这是真的。你如果在推上观察的话就会发现确实有粉红号假扮民运发一些非常极端的加速主义假新闻,例如“武汉人民集体上街起义”、“武汉病患不满政府炸了政府大楼”之类,很多还会乱配图和视频,诸如给“炸政府大楼”配上天津大爆炸的视频等,然后再经由墙内五毛在微博转发,利用墙造成的信息差,就在墙内变成了“墙外反贼都是弱智”的证据
我一点都不奇怪

自从肺炎病毒事件以来,品葱上的无意义讨论明显变多,很典型的一种是无法fc的领导人小道消息,一种是各种形式的支黑。如果有人理性提出一些不要支黑,不要对无辜的人发泄情绪的讨论,底下会涌来更多支黑。

对疫区有实际帮助的帖子在逐渐被淹没

我不清楚真实的支黑究竟有多大比例,不过支黑的言论很明显会气走那些因为希望中国变好变民主才反共的人。真正的支黑实质上不会对反共作出任何贡献。
荆棘之心 语C 角色扮演 刘仲敬 核平 支爆 建国 体制内 地下教会 共济会 脱支 代孕 漂白淆 基因编辑淆 PUA淆 种马 沙利亚法 共和党 川普 中间偏左 商学院PHD 黄脖 民(种)族主义者 私人游艇 加长凯迪亚克 幻想朋友
可以破案了,如果此文的最早出处是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9371 的话。

发表此文的作者mge同时在那贴子的楼中楼里(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179296)发布了如下言论:
“品葱本就是追求自由民主的民主派中国人来的地方”,个人认为认识存在偏差,下一步就该是“品葱本来就是真正爱国的人来的地方”了,还是参考环球时报的定义:(品葱是) “精日”、“美分”、反党、反华、“台独”、“港独”、“疆独”、“远邪”、“恶俗”等各式各样五花八门“恨国党”的新“总坛”,不为阳光所照的地方。

钓鱼大成功?
aiziyou 天马行空
其实红粉很占制度优势的。他们胡说八道没有人管,异议人士一不小心就被谣言了。粉红水平越高越受推崇,异议人士水平高了就被消失了。所以,在墙内,遇到高水平的红粉基本无解----论不过他们丢脸,论赢了他们丢命。
Kongepingvin Fædrelandets kærlighed er min berømmelse
草,支黑都是五毛假扮的,五毛都是反贼反串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无力)

交 换 场 地
U_511改 畢竟老夫也不是什麼惡魔。
特别是我们拿着国家的钱,也就是从老百姓牙缝里抠出来的血汗钱,每天就干这种下流的事情,对社会没有半点好处的事情,每当想到这个我心里都有一种扭曲的不真实感,我的月薪是8000块钱,我们单位打扫卫生的阿姨一个月挣3000块钱,从来对我们都是笑脸相迎,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我们这些她眼睛里的体面人,干的却是最肮脏的事。

(寫得還很動人⋯)

他在哪兒交的底⋯我擔心這位同志的人身安全。
封号sm True Anarchism
这个言论本身就是在挑拨反共人民的内部矛盾,导致内部猜疑。能负责共青团宣传工作,尤其是境外工作的人都是经过严格政治审查被洗脑过的,不可能有人把这种事情说出来。
明泽女帝千古 家父罄竹难书
无论真假,但愿五毛中有更多良知尚存的人。
其实,反贼也可采用相似措施反串粉红,在墙内高调宣扬:愚民必须严管论;批评者即汉奸论;汉奸死全家论;共产党特权有理论;监管审查加严论;与外国绝交论;等等。这还不用编造,把粉红某些言论略处理一下即可。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不好说,在中共眼里中国人可不就是比支那猪还不如的韭菜么?
反正这些高层乃至中层都全家秘密移民了,可不是把自己比作殖民者?
如果所言屬實,那你也是難得的良心了

請好好隱藏身份多爆料,等待反賊起義的一日裏應外合

多說說網評員的內部指引和應對方法,好讓葱油們長抗體。

這些加速言論總有一天會反噬的
KLVnNgkO 乳包低手
简单来说,疯狂粉和疯狂黑都是不太好的行为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是否回复为讨论? No
咱们在墙内也应该反串黑啊,这样虽然会造就一批极端粉红,不过正好可以分裂分红
初中肄业上清华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其实我早就想到这个现象了,而且我写了个帖子讲无脑黑从而引起大家反感的事情因为未能提供事实,被管理员转水了。

前两天,那个黑回形针的人,我也很怀疑是五毛。彷佛一切在国内做得好的自媒体到了境外不受阻拦就是大外宣。要diss也要diss红点传媒,好奇大叔这种杂种嘛。

再补充一点,但凡有点常识的人就能看出这些东西,不要进去与其争论,直接开骂或者点都不点开就好了
Mrshithole I am Mr Shithole
也可能是一個對社會絕望的精神分裂病人,假使你了解強國學習和黨內審查制度,一個人無論何種理由製造大量“你支欠屠”言論被抓住把柄,一輩子無可能升職。
KingSager 自由不死,暴政必亡
这段话应该是假的,但是这种反向加速高级黑我相信是存在的
理由其实很简单,习近平公开提过低级红高级黑,说明他一个对网络一窍不通的人都明白“高级黑”的存在,那么利用这种低级红高级黑去攻击抹黑他的敌人是再自然不过的想法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We shall meet in the place where there is no darkness.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15
  • 浏览: 9773
  • 关注: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