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香港】原创小说《鲜红》,第18、19章,加尾声。(完结啦)

第1到4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775
第5、6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20
第7、8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83
第9、10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999
第11、12、13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9114
第14、15、16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9240
第17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9412

【本来只想写一章就休息的,结果一开始写就收不住了,于是就干脆写完了。下午还有课,我一宿没睡,蛋疼啊......】

第十八章 金蝉脱壳

被徐望龙打倒,陈国强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的更加得意了:“又被我说中了吧?极度的自卑所导致的极度的自尊,一旦辩论处于下风,就会诉诸暴力而放弃理智。”

而徐望龙,也狰狞地笑了:“随便你怎么说吧,接下来才是正戏。我劝你还是老实一点,说实话,供出同伙还有谁,这样还能少受一点皮肉之苦。”

“呵...”陈国强摇了摇头,说:“你应该看看自己现在的表情,再跟我说这种话。”

“我的表情怎么了?”

“没怎么,不过就是一副‘终于可以打到爽’了的样子。”

“......你到底招不招?”

“你到底打不打?”

两人针锋相对,徐望龙仰天长笑:“哈哈哈!好!就喜欢你这么硬气。你要是不这么硬,我还没有理由动手呐!”

话音刚落,徐望龙便抄起身边的椅子,抡圆了直接拍到了陈国强的身上,而且一下重过一下。陈国强任凭他怎么打,就是不吭声,只是用手护住头,默默地忍受着。渐渐地,似乎用椅子砸也不解气了,徐望龙直接解下自己的皮带,开始鞭笞陈国强,其力度之大,一下便足以皮开肉绽......

就这样,徐望龙又抽了十几分钟,直到他自己都打累了,开始气喘吁吁,陈国强早已遍体鳞伤,却依然保持着沉默。

“呼——!”徐望龙缓了口气,问:“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招不招?”

陈国强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伸出左手,然后比了个中指。

“很好。”徐望龙怒极反笑,然后转身离开了审讯室。没过几分钟,他便提着一壶开水回来了。接着,他一脚把陈国强踹到角落里,然后提着水壶就把开水都倒在了陈国强的身上。

“啊——!”撕心裂肺般的剧痛,终于让陈国强喊了出来,然后开始挣扎着想要逃避。然而,徐望龙却顺势骑到了他的身上,一边限制着他的行动,一边继续倒开水......

“哈哈哈!你叫啊!再叫啊!你不是狂吗?不是硬气吗?哈哈哈!”

此刻的徐望龙,满眼只剩下了癫狂。嘴角上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发出了不似人言的狂笑。

身下的陈国强,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最终停止了活动,昏厥了过去。此时的他,后背有三分之一的面积都被烫伤了,胸前也有一大块烫伤,双臂和双手更是惨不忍睹,因为要用来抵挡开水,结果变成了这个样子。

徐望龙见陈国强没有动静了,不禁有些不满,于是把他揪起来,然后一巴掌扇到了他的脸上:“喂!这就不行了?废物啊!给我醒过来!”

陈国强并没有醒过来,也不可能这么简单就醒过来。于是,徐望龙提起水壶,又要开始倒水。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被一脚踹开,陈建军走了进来。

徐望龙看着陈建军,一脸的轻蔑,说:“怎么?因为是自己的亲人,陈局长要包庇罪犯吗?”

陈建军瞥了他一眼,冷笑道:“我是来警告你,别把陈国强整的太惨。毕竟陈国强没有从事恐怖活动,只是组织偷越国境,最多也就判一年而已。我相信在你进这扇门之前,老杨应该警告过你,如果惹怒了我哥哥、也就是陈国强的父亲,我们所有人都没好果子吃。”

徐望龙听罢,心有不甘地“切”了一声,但好在终于恢复理智了,于是板着脸、提着水壶,离开了。而陈建军则立刻拨打了急救电话......

接下来,就完全是按照剧本演了。救护车是提前一天就安排好的,接上陈国强,立刻就送到了预定的XX医院。然后,指定的主治医师迅速接诊,简单检查了一下陈国强,就说患者伤情严重,直接给推进了手术室。

这个过程中,老杨和徐望龙全程都跟在旁边,死死盯着陈国强。直到陈国强被推进了手术室,他们两人还特意去调监控,继续监视手术室里的情况。可是就在他们刚刚打开手术室的监控时,外面突然警铃大作——竟然失火了。而伴随着失火,整个医院里大多数的监控摄像头都被失灵了。

老杨隐约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所以没有轻举妄动,倒是徐望龙急匆匆地跑了出去,大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哪里失火了?赶紧把监控给我修好!”

可是此时的医院中早已乱成一团,医生、护士们都在匆忙地奔走着,压根就没人理他,只有一脸茫然的患者们比较安静,可是他们也不会电工啊!更何况人家是来看病的,不是来做义务劳动的。

于是,徐望龙直接跑到了手术室区域的大门外,想要闯进去,然而是有门禁的——这是当然的,这片区域有很多手术室,说不定还有好几个病人同时接受手术,怎么可能让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危害所有人呢?结果就是,徐望龙一个人在外面抓耳挠腮,却什么都做不了。

与之相比,老杨那边就沉稳多了,直接问身边的工作人员:“是什么原因导致的监控失灵?”

工作人员答:“应该是相关电路被烧断了,因为起火地点正是配电室。”

“立刻启动备用电路。”

“啊...这个......”

“怎么?”老杨眯起了眼睛,“你别告诉我医院里没有备用的电路。”

工作人员挠了挠头,答:“备用电路倒是有,可是几十年没用过了,也很少有人去管理、保养,想要启动恐怕需要点时间。”

“多久?”

“十分钟左右吧,现在已经有人去做了。”

老杨听罢,沉默不语。十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恐怕有些事情就发生在这十分钟之内......

十分钟之后,电力果然重新开始供应,监控也立刻恢复了工作。然后,老杨就通过监控看到——陈国强躺在手术台上,医生和护士们正在竭尽全力的进行抢救,可是经过五分钟的努力之后,最终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放弃了。

接着,陈国强的尸体被推出了手术区域,徐望龙第一时间冲上去,掀开了白布单子,发现确实是陈国强的脸,顿时就懵了。接着,他又看向身体的部分,发现确实有很多鞭笞的伤口,而原本烫伤的部分被剥去了死皮,看范围也基本吻合。难道......陈国强真的死了?

这当然是假的。尸体是早就准备好的,死因是心肌梗塞,身上的鞭打痕迹是后来加上去的,至于去除死皮,医生们就能做了。反正是一具尸体,不需要考虑维持复杂的生命体征,只管大刀阔斧的剥就好了。

而最关键的是——遗体化妆师。因为死者已经死了有段时间了,所以需要专业的遗体化妆师,提前一天就开始化妆,保证看起来栩栩如生。为了以防万一,就在手术室内,同样有一位遗体化妆师待命,随时准备弥补漏洞。

就在徐望龙惊疑不定的时候,老杨和陈建军也一起赶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陈建军劈头盖脸就开始质问。

主治医师长叹一声,答:“手术正进行到关键时刻,结果突然断电了,所有仪器设备都被关闭......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来弥补,可是足足十分钟的断电,真的是无力回天。”

老杨多疑地问了一句:“只有你们的手术室断电了吗?”

护士答:“还有另外三间手术室也跟着断电了,其中两间还有病人在接受手术。所幸的是,那两个病人做的都是小手术,断电对他们虽然也有影响,但是还能挽回。”

陈建军的脸色顿时阴冷了下来:“老杨,是不是你故意派人放的火?”

老杨蹙起了眉头:“你傻了?陈国强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他老子那边该怎么应付?我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

于是,陈建军转移了目光:“徐望龙,是你吗?”

徐望龙连忙矢口否认:“不是啊!我没有找人害陈国强!杨政委可以为我做证!”

然而,老杨的回答却是模棱两可:“这件事先别管了,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陈建军冷笑一声,说:“怎么办?我的亲侄子就这么死了,你说怎么办?好好保留尸体,等我哥派人来要说法的时候,也好有个交代。相信我,这事没那么容易结束。”

老杨听罢,沉吟半晌,最终决定:“赶紧送到火葬场烧了吧。”

陈建军立刻否决了:“不能烧!就算要烧,也得等经过家属的同意。”

老杨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这事儿我说了算。徐望龙,叫车,拉走烧掉,今天之内必须烧。”

徐望龙有点懵,问道:“杨政委,我们为什么这么急着烧尸体啊?”

“......那好,我不着急,咱不烧了。等到陈国强他爸派人来了以后,看到尸体遍体鳞伤,再问一问是谁打的,你觉得谁是最先倒霉的那个?”

徐望龙顿时醒悟:“杨政委说的有理,我这就叫车......”说着,他就一溜烟走了。

与此同时,老杨也对陈建军威胁道:“还有你,老陈,我警告你别乱说话。如果陈国强这事瞒不过去,我保证不让你好过。”

陈建军冷冷地看着他,没有多言,便转身离开。而实际上,他的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赶紧烧掉吧,再不烧,遗体上化的妆可能就要露馅了。只要这么一烧,那就是毁尸灭迹,再也找不到破绽了。

与此同时,另一间手术室内,真正的陈国强正在接受治疗......

第十九章 末路

假陈国强火化后的第二天,陈国强的父亲便派一名被称作老吴的人,带着整整一队人马,从港市赶来了常山市公安局。在确认了陈国强死亡的事实之后,老吴要求查看尸体,因为随行人员中就有法医。结果被告知尸体已经火化,老吴顿时大发雷霆。

“混账!谁让你们火化尸体的!”

老杨谄媚地笑道:“吴先生您息怒,这确实是我们的处理方式有问题,我有责任,我反省。”

老吴一把推开他:“滚!你反省有个屁用!现在人死了,连尸体都没有!我问你,陈国强临死前,最后和他在一起的人是谁?”

陈建军答:“是徐望龙。”

“徐望龙在哪?给我带过来,我要亲自审问他!”

老杨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我已经打过电话了,他应该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说着,老杨又一把将陈建军拉倒旁边,低声说道:“老陈,你疯了?竟敢供出徐望龙!”

陈建军答:“老杨,都到这一步了,如果不拿出点东西来,对方是无法满意的,只会把事情越闹越大,到时候咱们都不好收场。那个徐望龙,反正也就是一条狗,该杀就杀,没什么可惜的。我建议你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他。”

老杨听罢,转了下眼珠,似乎也有些道理,正好自己最近也在考虑怎么处理他......

不一会儿,徐望龙就风风火火地赶来了,一进警察局就开始殷勤地笑:“杨政委,您找我?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随时待命。”

老杨则冷笑一声,对老吴说:“他就是徐望龙,打死陈国强的人。”

于是,不用等老吴说话,实际上老杨也吩咐了局里的人,只待徐望龙一出现,便立刻拿下。徐望龙就这样,从兴高采烈,霎时间变得一脸迷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几名警员强行按到了地上。

老吴居高临下,像看一只狗一样看着徐望龙,淡淡地问:“就是这个东西?”

老杨陪着笑脸答:“千真万确,我这里还有监控作为证据。”

这个时候,徐望龙就算再傻,也该明白了,于是疯狂地咆哮了起来:“姓杨的!你他妈卖我!我可是一切都按照你的指示做的,打死陈国强,你也逃不了干系!”

老杨戏谑一笑,答:“不错,确实是我让你去审问陈国强的。但是在你进入审讯室之前,我是不是嘱咐过你,让你别太过分,不要打死陈国强?局里有很多人都听到了这句话,可以为我作证。小徐啊,讲话是要凭良心的。”

“我放你娘的狗屁!你还有良心?逼死林磊的文章,就是你让我写的;活活打死冯志超,也是你给我的榔头;韩琳之所以自杀,还不是你对她百般羞辱!现在你跟我讲良心?”

“唉...小徐,你看你喊的这么大声,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有证据吗?”

“我...我...你自己心里清楚!”

于是,老杨无奈地耸耸肩,说:“我可不清楚。我只知道,你现在想要破罐子破摔,知道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了,所以想要多拉几个人下水,来给自己陪葬。请记住,在这种条件下,你说出的一切话语都是非理性的,不具有参考性,纯粹只是泄愤而已。”

老吴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其实他早就看出来怎么回事了,但是正如老杨说的——“你有证据吗?”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自己不可能动老杨,更何况老杨的背后也有主子,搞不好还会扯出条大鱼,所以......至少这个徐望龙,绝对要往死里整。

想到这里,老吴拍了拍手,淡淡道:“还真是让我看了一出好戏啊。那,我就把徐望龙带走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您随意。”

于是,老吴就让人押着徐望龙离开了。但老杨却还不能闲着,而是立刻找人撰写了一篇文章,发给了各大媒体,题目就叫做《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这一次,文章的主角终于轮到了徐望龙。然而,与林磊和韩琳不同的是——前两者的文章几乎全是造谣抹黑,而徐望龙的这片文章,却几乎都是事实:里面详细记述了他是如何编写文章逼死林磊;又在公安局里躲开监控、活活打死冯志超;以至于刚刚发生不久的酷刑折磨陈国强......

因为这些都是事实,所以相关证据一抓一大把,看起来无比真实,却唯独一点——刻意把老杨的存在抹去了。于是,这一切就变成了“徐望龙是一个心理阴暗的疯子”,没有任何人指点,自己就做出了这些事。

毫无疑问,徐望龙也彻底身败名裂了。老杨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防止老吴带走徐望龙之后再偷偷把他放走,然后怂恿他去曝光大量黑幕。只要自己能率先一步,搞臭徐望龙,那么日后无论他再说什么,都不会有人信了,自己也就安全了。不得不说,老杨这个人,真的是很可怕。

当然了,其实就算老杨不这么多此一举,老吴也不可能放过徐望龙。事实上,从那一天起,徐望龙就足足失踪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他被关在哪里、遭遇了什么事、见过什么人,没有人知道。大家只知道,徐望龙在一个月后,被丢在了郊外的河边、奄奄一息,身上多处骨折,遍体淤青,还有一些深度烫伤。甚至于,在被人发现的时候,他还在往外吐着血。

后来,他虽然经过抢救,捡回了一条命,但整个人却傻了,不记得任何事,甚至丧失了一切逻辑思考能力。换句话说——还不如死了痛快。

就在徐望龙被丢到河边的前一天,在一栋废弃建筑的二楼大厅里,徐望龙就在这里被折磨了整整一个月。此时的他,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达到了一个临界点。身上新伤加旧伤,甚至有的伤口处都长了蛆。

这样的徐望龙,意识早已不清醒了,驱使他活下去的动力,只是一股执念——当时韩琳自杀后,杨政委对他说的“国家正需要你的奉献,你要做一个崇高的人......他们都是被国外敌对势力洗了脑的”。所以,在弥留之中,徐望龙的口中反反复复念叨着的,也就是这样一句话:“你们都是敌人,我要努力,做一个崇高的人......”

说起来何其讽刺。

这一天,老吴照例带着打手来“关照”徐望龙了,只不过这一次,他还额外带来了一个穿着兜帽衫、戴着口罩和墨镜的青年。

这名青年在看到徐望龙之后,许久不曾言语,但终究还是叹了口气。

老吴对这名青年说:“徐望龙怕是已经到极限了,你觉得咱们是干脆弄死他,还是给他留一口气?”

青年淡淡地说:“留一口气吧,就这么死掉,也未免太便宜他了。”

“好,那我就不动他了,今晚就把他丢出去。至于能不能活命,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青年听罢,点了点头,然后缓缓走到了徐望龙的面前,俯下身子,仔细端详着他的脸。此刻的徐望龙,眼神涣散,嘴里仍然在重复着“做一个崇高的人...崇高的人......”

青年拍了拍徐望龙的脸颊:“喂,醒醒,你还有罪没赎完呢。”

听到“赎罪”两个字,徐望龙总算是有了点反应,努力凝聚起精神,口齿不清地辩驳道:“我没罪,我这么做都是为了祖国好,我爱国,我很爱国......”

青年冷笑一声,然后褪去帽衫、摘下口罩和墨镜——赫然就是陈国强!

“陈...陈国强!!!”徐望龙瞬间就清醒了不少,“你没死!!!”

陈国强答:“我现在的名字叫李文涛,别喊错了。”

“你...你们...这都是你们策划好的!是你们要害死我!”

“别喊的这么委屈,你不是还没死嘛。可是林磊、冯志超、和韩琳,他们都死了。与之相比,你现在还能喘气,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徐望龙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无力地从椅子上摔倒在地,面目狰狞地吼道:“我要杀了你!陈国强!你不得好死!我不会放过你的!”

陈国强耸耸肩,说:“我无所谓,就算不得好死,你也看不到了。但是,我有必要,为林磊、冯志超、和韩琳,讨一个公道。徐望龙,你记着,法律收不了你,还有天收你,如果连天都不收你,就由我来收你。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你也不例外。”

说完这句话,陈国强再次带上口罩和墨镜,转身离开。临走前,还关照了老吴一句:“不能就这样把他放走,最好能补几下,给他的大脑造成一些损伤。”

老吴犹豫道:“可是......如果打死了呢?”

“死了?”陈国强顿了顿,然后叹了口气,“那就死了吧......”

一边说着,陈国强就走下了二楼,来到一楼大厅,顺手点了根烟。楼上,也非常合时宜的响起了徐望龙的惨叫声:“你们都该死!敌对势力都该死!中国万岁!中国万岁——!!!”

陈国强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烟雾,淡淡地说:“中国当然会万岁。只是,与你无关......”

尾声

一周后,陈国强以李文涛的身份出境,飞到了加国,去找张欣妍。两人在机场一碰面,仿佛经历了生离死别一般,各自的眼眶都有些湿润。

张欣妍默默地走上前去,然后轻轻抱住了他,问:“这次出来,还回去吗?”

陈国强也轻轻抱住了她,答:“不回去了。徐望龙差点被打死,如今变成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

张欣妍蹭了蹭自己的眼泪,说:“傻瓜,比起徐望龙,我更害怕的是你遇到什么危险。”

陈国强嘿嘿一笑,答:“我这不是平安出来了嘛。话说回来,李文涛可是一个假身份,我不想用这个名字,还是自己的本名比较好。但是如此一来,我的出入境记录可就有问题了,换言之,我现在的身份是黑户、难民。”

“没关系,我带你去移民局办难民手续。”

“那可真是太好了。”陈国强长舒一口气,“中午有空吗?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你是要和我约会吗?”

“如果我说是呢?”

张欣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牵起了他的手:“那我就果断接受了呗!”

于是,陈国强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顶:“不许反悔啊。”

“反悔是小狗!”张欣妍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脸颊绯红,面若桃花......

【全书共5.5万字,远远超出我最开始计划的4万字。所以后面的剧情我都写的很赶,望大家见谅。】
27
分享 2019-11-26

25 个评论

完结撒花!
完结撒花!

谢谢支持。可怜的我小睡了几个小时,挣扎着爬起来准备去上课......
接下来就是我的奋斗了,将会是一条漫长的路,已发了一个文章介绍了一些计划
接下来就是我的奋斗了,将会是一条漫长的路,已发了一个文章介绍了一些计划

是的,我看到了,还点了个赞。
期待你的发展。
我也发了小说,希望捧场
我也发了小说,希望捧场

好,我下课了去看看
向品葱反共文学的第一炮致敬
就是没法打赏,要不我早就打赏你了
完结撒花!请问以后还会写吗?
完结撒花!请问以后还会写吗?

以后还会写其他小说,但是就不会这么明显的反共了,而是要更商业化一些的东西。毕竟我也想赚钱呀.....
从第一章一直追到完结,感觉楼主写得很用心,情节生动,但也令人心碎。
有些地方能看出来有一些文学渲染,但是,艺术高于生活,也源于生活。
期待楼主继续带来更优质的作品!
向品葱反共文学的第一炮致敬就是没法打赏,要不我早就打赏你了

没事的,我从一开始写这篇小说,就没指望靠这个挣钱。
从第一章一直追到完结,感觉楼主写得很用心,情节生动,但也令人心碎。有些地方能看出来有一些文学渲染,但...

谢谢您这么捧我,但是这么明显的反共作品,短时间内是不会写了,抱歉啊
看起来不是真实的故事往往都是真实存在过。可是,有谁知道那些死掉的人生前都遭到什么样的虐待…
看起来不是真实的故事往往都是真实存在过。可是,有谁知道那些死掉的人生前都遭到什么样的虐待…

是啊。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可是现实,却往往更加阴暗
完結撒花~樓主應該是本站最勤奮的一個XD
完結撒花~樓主應該是本站最勤奮的一個XD

哈哈,我是属于那种有灵感了就很勤奋,没灵感了两个月都不动一个字的类型。
謝謝您的分享!先馬克起來慢慢看~
唯一遗憾的是老杨这个狗东西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实在是让人心有不甘。
唯一遗憾的是老杨这个狗东西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实在是让人心有不甘。

这样才比较现实嘛,而且这部小说的定调本来就是偏阴暗的,现在这个结局已经很欢脱了(发给我的朋友们看,有人说结局太完美了,像爽文......)
完结撒花!话说楼主是有志于网文吗,感觉绝对有前途啊!

网文要求每天更新最少6000字,才可能出头。我平均每天2000字都不到,还经常断更,永无出头之日的......
看完之后没有很爽,只是心脏那里隐隐绞痛,似乎有什么异物在那里似的。无力,窒息,绝望,我的脑海中没有词语能形容我现在的感受。


这是我的人生,我必让它圆满。
这是我的土地,我必让她自由。
终于完成,恭喜楼主,没有交代老杨也算留下个伏笔,都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很多时候只不过是人们的一厢情愿,尤其在一个没有法制的地方。
能写完不太监就是成功。
加油。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