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香港】原创小说《鲜红》,第九、十章

第1到4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775
第5、6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20
第7、8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83
第九章 绝望中的希望


当天深夜,陈国强刚刚洗漱完毕,想要休息,电话却响了起来——是陈建军。于是,陈国强按下了接听键。

“喂,国强?”

“叔,你说吧,我听着呢。”

“唉...”陈建军那边深深地叹了口气,“国强啊,虽然我已经是第三次说了,你可能会觉得烦,但是你要知道,因为你是我的亲侄子,我才这么不厌其烦的告诫你。”

陈国强不禁皱起了眉头,试探道:“是要我远离冯志超他们吗?”

陈建军没有回答,而是淡淡地说道:“冯志超死了。”

陈国强听罢,呼吸一滞,愣在了原地,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

电话那头,陈建军见陈国强没有回答,便自顾自地继续说道:“这个消息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局里打算先火化他的尸体,然后过几天再公布死讯,死因还没想好,但大概率会是意外或自杀。跟你说这些,是为了让你知道——该听话的时候要听话,别因为有我罩着你就往死里作。林磊和冯志超,已经死了两个人了,你也该清醒一点了。”

陈国强听罢,淡淡地问了句:“冯志超到底是怎么死的?”

“被人用钝器击中头部,而且砸了很多下,半边头骨都被砸碎了。”

“谁干的?”

“你觉得呢?”

无言,又是一阵无言......

终于,陈国强咽了咽口水,问:“叔,你在冯志超被害的过程中,有没有做过哪怕一丝一毫的努力,去阻止这一切?”

陈建军无奈地笑了笑,答:“傻侄子,你也应该从冯志超的嘴里知道些端倪了吧?现在的局子里,姓杨的话语权不比我小。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在政府里有人,而上面给我的答复非常简单,只有四个字——明哲保身。”

陈国强不敢置信道:“可你是警察啊!”

“但我也是人啊......”陈建军再次叹了口气,“我也有家人,我也有朋友。我不可能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赌上自己的一切。哪怕我自己可以置生死于度外,但我不得不考虑身边人的安危。这,就是现实。懂了吗,孩子?”

于是,陈国强沉默了。过了许久,才有气无力地问了一句:“叔,凭良心说,你觉得冯志超他......真的错了吗?”

“......也许吧。”陈建军过了几秒,才模棱两可地回答,“言尽于此,世道变了,自己小心吧。”

说罢,陈建军便挂断了电话,而陈国强,却坐在床前,望着窗外的夜空、和那皎洁的明月,久久不曾入眠......

第二天天一亮,陈国强就立刻给韩琳打了个电话,而韩琳那边立刻就接了起来,看来也是没睡好。

“韩琳,冯志超死了。”

“啪嗒”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脆响......

过了一会儿,韩琳才捡起手机,颤抖着声音问:“怎么死的?”

“被钝器连续砸中头部。”

韩琳沉默了片刻,答:“我知道了。”

陈国强叹道:“冯志超死前,我和他见过一面。他告诉我说,如果他死了,就说明徐望龙已经彻底疯了,我们所有人都会有危险,能跑的就赶紧跑吧。”

然而,韩琳却断然拒绝了:“我不走。”

“韩琳,我一宿没睡着,现在很累,没心情也没力气跟你吵。但是请你认清现实,别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

韩琳苦涩地笑了笑:“国强,我现在有一个想法,想跟你见面谈,好吗?”

陈国强顿了顿,思考了片刻,答:“好,还在老地方。”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一个小时后,陈国强、韩琳、还有张欣妍,又来到了这个熟悉的饭店雅间之中。

陈国强顶着黑眼圈,疲惫地问:“怎么把欣妍也叫来了?”

韩琳的面容也很憔悴,显然也没有休息好,答:“因为我接下来要说的事,需要你们的帮忙。”

张欣妍尚且一脸迷茫:“诶?什么事?看你们的脸色都好差,感觉似乎很不妙。”

陈国强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冯志超死了。”

“啊...什么?”

“你没有听错,冯志超死了,被钝器多次重击头部,活活打死的。”

“这...到底是谁干的?”

“你觉得呢?”

“啪!”张欣妍一掌拍到桌子上,怒吼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啊!徐望龙他...他...真的变成怪物了吗!”

陈国强抬起手,示意她冷静下来,有气无力地说:“虽然是徐望龙下的手,但我觉得,他可能是受人指使,也就是那个老杨。冯志超死前对我说过,现在的警局里,杨政委的话语权已经和我的叔叔旗鼓相当了,而徐望龙,正是听命于他......也许改变徐望龙的,也是他。”

张欣妍恨恨道:“这帮畜生,我跟他们没完!”

“算了吧,你一个丫头片子,在国内又无权无势,能做什么?”

这时,韩琳开口了:“欣妍,你在J国认不认识一些跟移民局打过交道的朋友?”

张欣妍听得一愣:“啊?移民局?我才刚拿到绿卡没两年啊,怎么可能认识......不过,倒是有几个学法律的朋友,似乎和一些政府机关打过交道,你要是想移民的话应该可以试一试。”

然而,韩琳却摇了摇头,说:“不是我要移民,而是我的一些同学,最近因为分享了一些外网视频,也被警察叫去谈话了,还有一个被拘留了两天,出来的时候身上多了几处淤青。他们都想出国。”

“想出就出呗,干嘛还要找移民局?”

“别忘了冯志超的例子,当时如果不是有陈国强的叔叔来报信,他很可能就会在登上飞机离开之前,被警察控制住、并且扭送回来......”

陈国强说:“我必须要说,冯志超这样的例子很少,不是谁都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韩琳微微一笑,答:“也许吧。但是,我的同学们已经受过一次警告了,如果再被第二次抓住把柄,恐怕就不会善了了,所以他们赌不起。更何况,这只是一个开头,如果成功了,我还有一个更疯狂的想法。”

陈国强立刻就猜到了端倪,急忙打断了她的话:“等一下,你不会是想做偷渡吧?这里面的水深得很,除非你脑袋抽筋了,否则不会想加入的。”

韩琳再次摇了摇头,说:“与其说是偷渡,不如说是留一扇窗。我想做的,是为那些受到政治迫害、想要跑却跑不掉的人,打开一条通路。而一般人,不归我们管。”

陈国强听罢,痛苦地扶住了额头:“唉,脑袋开始疼了。你是要做一个专门为政治难民开放的偷渡窗口?你有渠道吗?就算欣妍那里可以找朋友帮忙做政治庇护,但是运输方面谁来做?”

结果刚说完,他就愣住了:“等...等一下......难道说?”

韩琳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没错,这就是我为什么把你也叫出来的原因。我记得,你当时让冯志超出国的时候就说过:你有船,只要隐蔽一点,想想办法,应该可以带人出国。”

“我的天呐!”陈国强的表情少有的发生了变化,“姑奶奶,我当时只是一时气急才这么说的!更何况,带一两个人走也就算了,要让我进行大规模的偷渡活动,我哪有这个本事!”

韩琳也不由得低下了头,沉声道:“我知道,这很困难。实际上,我也只是有了这么一个想法,具体如何实施,我也毫无头绪。甚至于,万一失败了、我们的事情暴露了,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这些我都一无所知......”

说到这里,韩琳话锋一转,坚定地抬起了头:“但是!因为林磊和冯志超,我终于知道了!知道这个社会正在滑向深渊,知道我们其实只是在黑暗中习以为常,知道导致这一切的正是我们的沉默!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拼一次!哪怕、哪怕只有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弃!”

这一刻,陈国强和张欣妍,看着韩琳,呆住了。他们仿佛看到了,韩琳的瞳孔中,正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一束名为“希望”的光芒......

第十章 转折

三人商讨的结果,韩琳并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但是,陈国强和张欣妍都给出了“我试试看吧”这样的答复。尽管韩琳知道,他们两人的心里其实也没底,并没有足够的动力来陪自己疯狂一把。但是,已经足够了。

于是,韩琳挂着满意的笑容,回到了自己那一室一厅的单身公寓里。然而一开门,却发现有一名中年大叔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旁边还有一名看起来非常精干的青年,两人都穿着很休闲,但却给人一种很有威严的气势。

中年男人向自己对面的座位抬了抬下巴:“你就是韩琳啊,坐吧,我有话要跟你谈谈。”

韩琳没有行动,而是警戒着问道:“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

中年男人若无其事地点燃了一根烟,淡淡道:“如果你是个聪明人,就应该知道自己跑不掉。我能随意进到你的家里,自然也能掌握你每时每刻的行踪。所以,听话,坐吧,让我们好好谈谈。”

“你是老杨的人?”韩琳试探了一句。

“我是陈建军,也就是陈国强的叔叔。”

“陈局长?!”韩琳一下子慌了,“你...你是来抓我的?”

陈建军不耐烦地敲了敲面前的茶几,皱着眉头说:“我要是想抓你,就不会亲自来见你了。所以,别让我说第四遍,给我到对面坐好。”

韩琳这才唯唯诺诺地移动步伐,慢慢坐了过去。

陈建军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大量烟雾,一脸晦气道:“你们这帮毛孩子就是烦人,死活不听劝。国家现在维稳经费都超过了军费开支,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群傻子,知道吗!”

韩琳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战战兢兢地问:“那...伯伯您想跟我谈什么呀?”

“放弃你的偷渡计划吧。”

陈建军的开门见山,却令韩琳如坠冰窖:“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当我们警察是傻子吗?你们这几个家伙每次聚会都在同一个地方,真以为我们不会监听?”陈建军有些愤怒地拍起了桌子,“拜托动动你们可怜的小脑瓜!林磊和冯志超都已经上了我们的黑名单,你们还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你们这不叫天真,而是真傻啊!”

韩琳一时间没了言语。

陈建军看着她保持沉默,便叹了口气,说:“话已经说明白了,你要死自己死,别把我家国强带沟里。你们的对话都已经被录音、保存起来了,之所以还没有抓你们,一方面是因为想等你们真的开始做事了,有实际物证再动手;另一方面...也是主要原因——这事暂时由我压下来了,还没有闹大。明白了没?”

韩琳顿了顿,问:“这些话,您为什么不和国强说呢?”

“和他说有用吗?我从一开始就告诉他,要远离林磊、远离冯志超,他听过吗?我反正是拿他没辙了,所以我只能从你们入手。”陈建军脸色慢慢阴沉了下去,“这是请求,也是警告,如果你一意孤行,那我只能在你把国强牵扯进来之前,先把你抓起来了。你应该知道冯志超是怎么死的了吧?”

韩琳一时沉默了。

“行了,话说的够清楚了。”陈建军说着,便起身准备离开了,“丫头,今天这些话,希望你能听进心里。”

这时,韩琳忽然开口了:“伯伯,您觉得,林磊和冯志超,他们错了吗?”

陈建军的身形顿时一滞,叹道:“你怎么问的问题跟国强一模一样......”

而韩琳并未停止,继续说:“还有,请伯伯告诉我,您觉得现在这个世道,它正常吗?”

陈建军回过神来,看着她,答:“正不正常,有什么关系?至少大多数人能吃饱饭,生活也算有保障。”

“猪圈里的猪也能吃饱饭,奴隶们大多也不会饿死!我希望听到的不是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而是来自您内心深处的声音——这个世道,它真的、真的,正常吗!”

陈建军顿了顿,说:“我有权保持沉默。”

于是,韩琳笑了:“我本来也是无法理解冯志超的,但是他有一句话,深深地刻进了我的灵魂,那就是——事关我们每一个人的利益,如果连我们自己都不去争取,那还能指望谁替我们说话?所以我明白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要去争取。整个社会的变化,其实就是我们每一个人意志的体现。因而,有些注定要付出的代价,如果你们不愿意承担,那就只能由我们来承担。”

陈建军淡淡地说:“你承担不了的,别太自恋了。”

韩琳毫不气馁,微笑着答:“我知道,我一个人承担不了,但总要有人站出来,试一试。万一成功了,由大家一起来承担,这个世界就会发生改变。”

“那如果失败了呢?”

“失败了,也无非就是保持现状而已。我们就回到了之前的那个问题——猪也能吃饱饭,那么,你是选择做一只幸福的猪,还是做一个痛苦的人?”

陈建军听罢,深深地叹了口气:“唉——!我知道国强这小子为什么会着你的道儿了......不过,我不一样。所以,请你跟我到警局走一趟吧。”

韩琳被带到了警察局。可是这个消息,并没有被声张出去,对局里宣称只是带回了一个混混儿,要关几天;对外也只是单独通知了陈国强一个人而已。陈建军的意图很简单,就是控制住韩琳,别让她继续在外面瞎说就好了。如此一来,陈国强和张欣妍慢慢的也会冷静下来吧?希望......是这样吧。

与此同时,Z市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却扭转了整个社会风向的事。

这一天,Z市发生了一起群众聚众游行的事件。本来一开始只是单纯的游行,抗议N社和M国,抵制M国产品,这种活动从一开始就有了,很正常。可是不知怎么的,这群人突然就开始疯狂了,开始到处乱打乱砸,凡是见到和M国有关系的东西,统统砸烂,甚至有一家M国的银行也遭到了洗劫。

而Z市的公安干警也迅速出动,压制了暴乱,并且逮捕了十名带头闹事的人。按理说,事情就应该这样平息下去了。

可是事态却再一次激化了——当天下午,便有上千名参与游行的群众重新组织起来,堵在公安局门口,高呼“爱国无罪”等口号,要求放人。公安局当然不可能放人,结果,这上千人就想要冲击公安局。眼见事态就要失控,Z市公安局局长亲自下令,允许开枪,驱散群众。于是,在一连串的鸣响示警声中,这群人终于作鸟兽散......

到了这一步,所有人都觉得,应该结束了。然而,事实再一次发生戏剧性的翻转——这件事,不知怎的,被捅到了中央。而中央也火速下发了批文:Z市公安局局长撤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且被带回京城等待进一步的审判。

这件事怎么看怎么诡异,感觉都不像是现实世界里应该发生的,可它就是这么发生了。于是,从这一天起,有了Z市作为先例,全国范围内很快便掀起了一股“爱国”浪潮。政治正确,俨然被推到了顶点,压过了一切。

而当这一切发生之后,距离韩琳被捕,也才仅仅过去了一周而已。

至于韩琳这件事,纸当然终究还是包不住火的,尤其是一股黑暗之火——杨政委。不知是谁走漏的风声,韩琳的真正身份、以及她和陈国强、张欣妍密探的录音,都被他知道了。

于是,一切都变了......
14
分享 2019-11-20

12 个评论

顶一下,不要沉......
卡一個,大大你沉了🤣
创作支持
卡一個,大大你沉了🤣

是啊,我怀疑是我发表的时间不太对,早上六点出头,可能大多数人还没醒,或者醒了也在洗漱、吃早饭。然后过一两个小时,就沉了,别人再回过头来看,也找不到了......
支持,写的很好,希望搬运给墙内不会翻墙的朋友看,应该可以吧?
支持,写的很好,希望搬运给墙内不会翻墙的朋友看,应该可以吧?

可以搬运,我写这个小说的目的也是为了更多的让墙内人看到。
可以搬运,我写这个小说的目的也是为了更多的让墙内人看到。

好哟,我会尽量搬运的
好哟,我会尽量搬运的

记得注意安全
我也在写小说,我那个浏览了一千多次了也没人回。不过没关系,应该是最近大家关心的着重点在香港上面,当然我也承认自己的风格不是很受大众喜欢。
顶了再看,支持继续连载下去
请问Z市是在说哪里?
请问Z市是在说哪里?

剧情需要,虚构的。现在并不存在,如果一定要找原型的话,倒是也有,不过在文革时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大陆专科生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22
  • 浏览: 2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