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香港】原创小说《鲜红》,第七、八章。

第1到4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775
第5、6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20
第七章 挣扎

第二天,陈国强便买了7天后直飞M国的机票,并且给韩琳和张欣妍都通了电话,让她们一起离开Z国,避一避风头,大不了过几年再回来。

可是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韩琳的声音虽然还有些微弱和颤抖,但却坚定地说:“我不走。虽然我也知道继续留下来可能会有危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很抗拒逃走这种行为。我想,冯志超大概也有这种心情吧......”

而张欣妍的回答就更简单了:“韩琳姐姐都不走,我也想先留下来看看。”

于是,陈国强放下手机,陷入了沉思......半个小时后,他又再次拿起电话,打开了某款APP,看着自己购买的机票信息,犹豫了片刻,还是按下了“退款”......

与此同时,S市公安局的审讯室内,冯志超正被铐着双手,坐在桌子的一侧。而另一侧坐着的,则是几个月未曾见面的徐望龙。除此之外,单向透视镜的另一边,老杨——也就是那个杨政委,正在默默地观察着这一切。

徐望龙翘着二郎腿,歪着头、目光斜视着冯志超,满不在乎地说:“冯志超,当时你踢我出群的时候,没想到有一天会坐在这里吧?我们的立场彻底调换了,这就是报应。”

冯志超摊开手,说:“行了,别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我是自首进来的,而且是为了见你。否则的话,我昨天下午就跑了,你也没机会在我面前这样嘚瑟。”

徐望龙嗤笑了一声,没有反驳,却也把腿放下来了,端正了坐姿,问:“那就别浪费时间了,直说吧,你为什么非要见我?”

冯志超仔细打量了一下徐望龙,答:“为了搞清楚三件事。现在,第一件事已经明确了。”

“什么第一件事?”

“你还是不是一个正常人。现在我清楚了,你不是。你写的文章害林磊遭受万人唾骂,逼得他跳楼自杀,可是现在看来你没有一丝悔意,反而还很得意洋洋......变态杀人狂也不过如此吧。”

“林磊?”徐望龙挑起一边的眉毛,露出了一个鄙夷的表情,“他自己该死,怨得着我?”

冯志超目光阴沉了下来:“他该不该死,不是你说了算的,应该由法律来裁决。而你,没这个资格。”

徐望龙听罢,仰天长笑:“哈哈哈!笑话!散播分裂国家的言论,人人得而诛之,何须法院判决?”

“如果你真的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看过林磊的聊天记录,你就应该知道,他并没有散播分裂国家的言论。不要为了给自己泄愤,而给别人扣上一顶承受不来的大帽子。”

“嘭!”徐望龙一掌拍到桌子上,怒道:“给N社洗地,还不是分裂国家?”

冯志超依旧很冷静地答:“首先,N社到底有没有分裂我国的意图,这就是个未知数;其次,林磊说的句句在理,何来洗地;最后,就算退一万步说,林磊也就是在为N社洗地,可是这也只不过是合理表达自己的一种政治立场罢了,怎么能因为一句话,就要把人逼到死路呢?”

徐望龙答:“你不知道有句话叫祸从口出吗?”

冯志超针锋相对道:“我只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路人以目而致西周覆灭。”

“言论自由不是好事!”

“宪法第二章第三十五条明文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你要违宪吗?”

“我......”徐望龙一时语塞,便叹了口气,说:“唉!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这就是先人留给我们的教训啊。”

冯志超深吸一口气,缓缓地答:“还有一句话,叫: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如果你都信了,那就是即拥护专制独裁、又不爱国。你仔细想想,这种人是什么?”

“够了!说到底,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言论自由!”徐望龙终于恼羞成怒了。

冯志超冷冷地看着他,反问:“那你认为什么是言论自由?”

“不该说的就不能说!”

“林磊的言论一没有反政府、二没有反人类、三没有散播恐怖主义、四没有造谣抹黑、五没有传播邪教、六没有鼓动集会......你告诉我,什么不该说?”

“诡辩!”徐望龙怒吼着,一下子跳了起来,毫不留情地一拳就打在了冯志超的脸上。

冯志超应声倒地,但表情仍然很沉静,只是自顾自地吐出嘴里的淤血,然后又坐回了椅子上。

“我并没有诡辩,只是你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罢了。”

“闭嘴!”徐望龙的额头上青筋暴起,龇着牙,威胁道。

可是冯志超无所谓地笑了笑,继续说:“你虽然生活并不差,而且还是一个公务员,可是长期处在一种癫狂的民族主义情绪中,就把自己也带了进去。而这种民族主义的本质又是很自卑的,所以你也就变得很自卑。极度的自卑,就体现为极端的自尊。整个民族都极端的自卑,所以无论什么阿猫阿狗,随便说点什么,都会被认为是辱华,然后举国上下一起高潮。而对应到你的身上,就是与人辩论之时,一旦处于下风,就会放弃逻辑与理智,直接诉诸暴力来表达情绪。”

“你!”徐望龙气急,刚刚提起拳头,审讯室的门却忽然打开了,随后走进来了四名身材强壮的男子。虽然他们没穿警服,但冯志超知道,他们就是警察。接着,徐望龙便被叫了出去,房间里一时只剩下冯志超和四名壮汉。

徐望龙最终被叫到了单向透视镜后面的房间里,杨政委正在这里等着他。

徐望龙立刻哈起了腰,谄媚地笑了起来:“杨政委,您找我有事?”

杨政委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说:“小徐啊,你太年轻了。要知道,有些人是不值得你去争辩的。就比如这个冯志超,他的立场已经完全站在国家的对立面了,所以他看待任何事物都只会得出他那个立场上的理论,你如何说得过他?”

徐望龙登时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难怪他说的那些话明明感觉漏洞百出,可我却无法反驳。”

杨政委听罢,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然后向着审讯室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喏,看着吧。对付敌人,不要试图和他们讲道理,最有效的手段,是拳头。”

话音刚落,就见一名壮汉突然飞起一脚,直接把冯志超连带着椅子踹到了墙角,发出“嘭”得一声巨响,然后摔倒在地。冯志超的表情立刻就扭曲了起来,巨大的痛楚压迫着他的整个腹腔,几乎让他喘不过气。但是,他连吭一声都没有,就这样默默地忍着。

徐望龙看的心头一跳,小心翼翼地问:“政委,他们就这么打人,监控不会拍下来吗?”

杨政委嗤笑一声,答:“我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监控早就被关掉了。再者说,就算被监控拍下来又怎样?我倒要看看谁敢散播出去。”

接着,那四名壮汉一拥而上,各自奋力地拳打脚踢着,躺在地上的冯志超很快便吐了血,可是殴打并没有停止,反而愈发暴力。四人直打的墙上都沾染了血污,冯志超早已晕厥过去,可是他们仍然没有停手,一直打了二十分钟才过足了瘾。

徐望龙看着这一切,不由得心有余悸。待到四名壮汉离开审讯室,看到地上瘫软如泥、失去知觉的冯志超,不禁又打了个寒战。很快,便有几名医护人员抬着冯志超离开了,然后又进来几个人开始清洗血迹。

忽然,杨政委开口了:“小徐,明天,你继续见他,跟他谈。”

徐望龙一愣:“冯志超?还要谈吗?”

“谈,必须谈。”杨政委的态度很坚决,“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徐望龙见状,也不好拒绝,便只能应下了。

第八章 殉道者

第二天,冯志超身上缠着两三条纱布,被人从牢房里提了出来。

冯志超冷笑一声,问:“怎么,又要打我了吗?”

警察答:“不是,是有人想见你。”

“想见我?不会是徐望龙吧?”

“你到了就知道。”

带着疑惑,冯志超最终被领进了一间四面铁壁的密室之中,而在房间中央,陈国强就站在那里。

“陈国强?怎么是你?”冯志超惊讶道。

陈国强说:“我拜托我叔叔帮忙开的后门,长话短说,我只有三分钟的时间,监控也都关掉了,没有人监听。”

而冯志超立刻就明白了他的用意,直截了当地答:“我不走,对话结束。”

陈国强那麻木的脸上明显又多了一些阴云:“别死犟了,冯志超。我叔叔给我看你在医院的照片了,被打的不轻吧?只要你态度软一点,我叔叔就能找借口放了你,我也在外面安排好了,只要你一出警察局,立刻就有人接你出国。”

冯志超摇了摇头,答:“我有三件事要确认。第一件事:徐望龙到底如何看待林磊的死,我已经确认了。第二件事:如今的公安局到底是谁的权力更大,在我挨完打后也知道了。只剩下第三件事:徐望龙到底,还有没有救。”

“这三件事有那么重要吗!”陈国强怒了。

冯志超无奈地笑了笑:“非常重要。国强,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没上过大学,没什么文化,不懂的那许多弯弯绕,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所以,我一定要确认一些事情,算是以此来给你们提个醒吧。”

陈国强听罢,顿了顿:“你可想清楚了。”

“我想清楚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你该走了吧?记得两件事:第一,千万要小心杨政委,他的话语权可能已经超过了你叔叔;第二,如果我真的......真的死了,你们就赶紧走吧,徐望龙已经没救了,大家都很危险。”

说完,冯志超便主动转身,离开了房间。陈国强动了动嘴唇,似是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当天下午,陈国强叫来了韩琳和张欣妍,三人在一间咖啡馆的隔间里相聚。

张欣妍一见面,便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冯志超还好吗?”

陈国强丢出了自己的手机,上面的照片正是冯志超接受治疗时的照片,看起来惨不忍睹。

“天呐......”张欣妍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嘴。韩琳在一旁看着,也蹙起了眉头。

“事情就是这么回事。”陈国强淡淡地说,“我还是那句话,赶紧走吧,离开这里,这是为你们好。”

张欣妍沉默了片刻,犹豫着摇了摇头:“我...还不想放弃,最后一丝希望。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离开。”

陈国强问:“冯志超疯了,你也疯了吗?”

这时,韩琳忽然开口了:“不,我昨天想了一夜,似乎能够理解冯志超了。记得鲁迅先生曾说过:愿中国的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份光,就如萤火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中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待炬火。冯志超他就是在燃起炬火,燃起属于他自己的炬火。”

“可是这份炬火毫无意义!”

“也许吧。他个人的炬火太过渺茫,终于也无法照亮整片夜空。但是,他并不是疯了,我们就算不能支持他,但至少......请不要去诋毁他。”

陈国强听罢,深吸一口气,缓缓问道:“这么说,你们是都不肯走了?”

两个女孩子坚定地点了点头。

“该死...”陈国强骂了一声,“那我也留下来,看看风头吧。你们两个女娃都有这种勇气,我一个大男人没有理由夹着尾巴逃走。”

与此同时,公安局里。徐望龙和冯志超又坐在了审讯室里。

冯志超笑了笑,说:“我以为你不会再见我了,昨天叫来四个人给我往死里打......老杨现在就在那块玻璃后面看着吧?”说着,他就向着单向透视镜努了努嘴。

徐望龙长呼一口气,说:“行了,冯志超,别扯那些没用的。我今天来见你,是想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承认自己的错误。”

“承认错误?什么错误?”

“装什么傻!当然是你昨天讲出的那些不当言论!”

“不当言论?你是这么定义的吗?”

徐望龙得意地双手抱胸,答:“当然。我们国家现在正在高速发展,而外部环境又极其恶劣,所以容不下任何胆敢动摇军心的人。看看现在的舆论风向吧,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像你这样的人已经越来越多的闭嘴了,他们都知道自己理亏,无法说服我们。”

冯志超嗤笑一声,说:“越来越多的明白人闭嘴,不是因为他们理亏,而是因为你们的背后有个大靠山。双方从一开始就不是在平等的对话,讨论又有什么价值?”

徐望龙不屑道:“笑话!我们又没有让他们闭嘴。就如同你我之间一样,你不一样在大放厥词吗?”

“那么,你觉得我们现在是在平等地对话吗?”

徐望龙一时没有回答,冯志超也没有追问,而是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终于,徐望龙主动避开了视线。

“你又来了。”徐望龙叹了口气,“杨政委说的没错,你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所以看待任何事物,都只会得出与我们为敌的结论。”

“错了。”冯志超的语气很平淡,却无比坚定:“我的敌人并不是你,而你的敌人也不应该是我,如果连这个问题都搞不清楚,那么一切都无从谈起。”

徐望龙不禁皱起了眉头,厉声质问:“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

还未说完,审讯室的门便再次打开,又是四名壮汉走了进来。

冯志超哀叹道:“又要打吗?”

徐望龙反而松了一口气,想要起身离开:“那我就先走了。”

然而这一次,一名壮汉却按住了徐望龙,冷声道:“给我老老实实坐在这,好好看着。”

“啊?”徐望龙顿时有些懵。还没搞明白什么状况,却见这四名壮汉又像昨天那样,开始疯狂殴打冯志超。

“嘭嘭”的闷响不绝于耳,拳拳到肉,地上很快就变得血肉模糊。徐望龙几乎零距离地看着这一切,看着冯志超被打的不成人形,顿时怕的浑身发抖。

而单向透视镜的后面,杨政委对身边的一名警员示意道:“让那四个人先别打了,给徐望龙一个榔头,他应该明白什么意思。”

那名警员多嘴问了一句:“如果徐望龙不明白呢?”

杨政委透过镜子看着审讯室里的场景,眼神无比冰冷,淡淡道:“不明白?不明白的话......他就没有价值了。”

警员立刻懂了他的意思,于是转身离开......

不多时,警员便拿着一柄榔头走进了审讯室:“够了,先别打了!”

四名壮汉闻声逐渐停了手,而此时的冯志超倒在血泊之中,意识已处于消散的边缘。

这时,警员走到徐望龙的面前,然后将榔头递了过去,低声嘱咐道:“你明白什么意思的。”

徐望龙刚刚处于恐惧之中,还没有走出来,却听得这一声嘱咐,便立刻打了个哆嗦,几乎条件反射般的拿过了榔头。其余人见状,也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于是各自退开一些距离,静静地看着。

徐望龙握着榔头的手已被汗水浸湿,每向前挪动一步,都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踯躅再三。真的要这样做吗?真的要这样做吗?徐望龙不住地问着,不是问自己,也不是问别人,只是不这样问的话,似乎身体就无法移动。

他就这样,一步,一步地,缓缓走到了冯志超的面前。冯志超看着徐望龙,看到了他的腿在颤抖、手在颤抖、就连身体都在颤抖,那圆瞪的双眼中充斥着恐惧。于是,冯志超露出了微笑。

“徐望龙...清醒过来吧,你还有救......”

“我...我...”徐望龙犹豫着、颤抖着,目光开始游离,内心渴望着逃避。

这时,那名警员走上前,拍了一下徐望龙的肩膀,低声说:“看来,你已经没用了。”

“啊——!!!”徐望龙终于崩溃了,他奋力抡起手中的榔头,向着冯志超的额头砸了下去。这一瞬间,冯志超闭上双眼,发出了一声叹息......
18
分享 2019-11-20

19 个评论

沙發,資瓷
好得很,资瓷!
这文章墙内肯定发不出去,可以的话请发到墙外各大平台,
莫名的悲哀
或许又是一本堪比1984的书籍
不错,不错。
我可以两方面都试一试
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清醒的人却无法出声,这就是共匪统治下的悲哀…
投书海外反共媒体所设出版机构如何?如明镜出版社,黄花岗杂志社等等。
海外中文出版社我几乎都不知道,怎么投稿呀?
一般这些出版社网页上均有邮箱联系方式,也可以和负责人辛灏年、何频先生在推特上私信联系。联系时要注意个人安全。
好的,我会去看一看的。谢谢你
越来越精彩了,作者加油!不要急于赶进度,,,
千万注意安全,别的不多说。愿山河重光日你我能「煲底除面罩相见」!
嗯,目前还有一些存稿,所以能每天两章,等存稿更新完,就慢下来了
我的实际写作速度是每天两千字不到......
原创创作资瓷!
谢谢支持
兄弟,为啥的所有评论都是“已删除”啊......
投书海外反共媒体所设出版机构如何?如明镜出版社,黄花岗杂志社等等。

請教有什麼反共出版機構?他們的書在哪裡能買到?
李克用 新注册用户
支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大陆专科生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03
  • 浏览: 2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