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香港】原创小说《鲜红》,第14、15、16章

第1到4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775
第5、6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20
第7、8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83
第9、10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999
第11、12、13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9114

第十四章 不屈

陈建军正在车上,忽然接到了陈国强的电话,于是按下了接听键。

“国强?有什么事吗?”

“韩琳死了。”

“......”陈建军懵了。

“叔,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我感觉...极端的屈辱。我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自己。”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陈建军放下电话,不禁用双手捂住脸,深呼吸了好几次,直到身体开始微微颤抖。

旁边的小王问道:“局长,您没事吧?”

陈建军这才呼出一口气,摆摆手,说:“回家吧。”

小王明显看到他的眼眶有些泛红,便也不好说什么,如此照做了......

每个人,都变得很压抑。这一天过去,谁都没有心思去联系别人。徐望龙一个人泡在酒吧,朦胧地双眼被昏暗的光线蒙蔽,又被五颜六色的彩灯晃醒,耳边的靡靡之音似乎永远不会停歇,整个人都沉沦在半醉半醒之中。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觉得,韩琳还活着。

也就在这个时候,杨政委推门走了进来,然后一眼就看到瘫坐在吧台上的徐望龙,嘴角不禁得意地上扬,然后凑了过去。

“徐望龙,醒醒,你这样子成何体统!”

徐望龙却不管不顾,喃喃道:“死了...死了...韩琳死了......”

老杨嗤笑一声,说:“就为了一个女人?看你这点出息。”

徐望龙挣扎着坐了起来,口齿不清道:“为了女人......又怎么了?韩琳是我...从小...就憧憬着的人!可是......”

“行了吧!韩琳这样的贱货配不上你!”

“不许你说韩琳的坏话!”徐望龙突然暴起,揪住老杨的衣领,暴怒地咆哮了起来。

老杨见状,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那则污蔑韩琳的新闻,并且摆到了徐望龙的面前。徐望龙不明所以,摇摇晃晃地拿起手机,看了起来。

“什么?!”突然,徐望龙清醒了不少,双目圆瞪,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这个新闻......说的是真的?”

老杨整了整衣服,答:“我亲自去证实的,还能有假?”

“不...不...”徐望龙丢下手机,后退了几步,无助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不会的!一定是骗人的!你在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

“认清现实吧!混蛋!”老杨吼了起来,“事实就这样摆在你的眼前,逃避也没有用!要勇敢的直面它,你才能向前走!”

“我...我...”徐望龙一下子被吼懵了。

于是,老杨放缓了语气,循循善诱道:“望龙啊,我是真的很看好你,不希望你就此堕落下去,才跟你说这么多的。韩琳的死,可悲、但不可怜。问题的关键是——你知道她为什么会走上绝路吗?”

“为...为什么?”

“因为,她被外国的信息洗脑了,站在了国家的对立面。一切的一切,都是境外敌对势力的阴谋啊!国家现在正是风雨飘摇,需要我们为之奉献的时候,所以,你一定要坚定自己的信念,做一个崇高的人!”

“崇高的人......”

“没错!崇高的人!跟着我一起为理想奋斗,未来是属于你的。等到迎来曙光的那一天,你就是英雄!到时候,自会有数不清的财富、女人、与权力倒向你。”

听着听着,徐望龙的目光慢慢变得坚定了:“好,杨政委,我听你的!”

于是,杨政委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另一边,陈建军正一个人坐在雅间内——就是上次和陈国强会面的五星级酒店的雅间。不多时,陈国强也推门走了进来。叔侄两人对视一眼,却都没有说话,陈国强就默默地坐到了他的对面。

终于,陈国强率先打破了沉默:“叔,大晚上的,你特意把我叫过来,应该是有什么话要说吧?”

陈建军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国强,那个偷渡计划,你真的要继续做下去吗?”

“当然。”

“我得提醒你,这个计划风险很大,一旦落到老杨手里,你会死的比谁都惨。”

“死也要做下去。”陈国强的声音很平淡,但毫不迟疑,没有任何犹豫。

“唉......”陈建军叹了口气,“果然是因为韩琳啊。”

陈国强扯了扯嘴角,算是回应:“叔,你觉得,韩琳她......真的错了吗?”

陈建军苦笑着摇了摇头,答:“是我错了。”

“既然如此,那我可就放开手去干了。”说着,陈国强就要起身离开。

“站住!”陈建军叫住了他,“你个臭小子,知道做偷渡这一行的水有多深吗?怎么和蛇头取得联系、如何平衡各方利益、海关那边要怎么过......等等一系列问题,你都一窍不通,就凭着一腔热血,能干成啥?”

“那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所以,我才会把你叫来。”陈建军下定了决心,“我能帮你。”

“什么?”陈国强顿时呆住了,“叔,你可别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

“你知道这里面有多大风险吗?”

“比你清楚。”

“那你为什么还要以身犯险?”

陈建军顿了顿,答:“为了良心。”

“良心......”陈国强有些沉默,“可你是个人啊。”

“但我也是警察啊......”陈建军长叹一声,痛苦地闭上了双眼,“有些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底线。这个时候,我这个警察不站出来,难道要你一个小屁孩孤军奋战吗?”

“呵!”陈国强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不久前,我们好像进行过类似的对话。”

陈建军无所谓地笑了笑,说:“行了,别扯这些没用的。赶紧坐下来,我还在等两个人的电话,这两个人都至关重要。”

“哪两个人?”

话音刚落,一阵老掉牙的诺基亚来电铃声响起,陈建军从兜里掏出一个一看就是临时买的破手机,开始通话。结果,对方的声音经过了处理,听起来是一种挺让人难受的机械音:

“陈局长,搞定了。我和我在J国的朋友们详细说了林磊、冯志超和韩琳姐姐的事,并且把您提供的资料给他们发了过去,他们看完了以后全都被震惊了,纷纷表示会帮我这个忙。估计他们现在已经在发动自己的关系网,开始与相关部门交涉了。”

陈建军答:“嗯,尽力就好。等到第一批人送过去以后,还需要他们多多费心,做一些法律援助。”

“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尽力的!”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张欣妍!”陈国强一下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想不到,她竟然都做到这种地步了。”

紧接着,第二个电话就来了,声音依然经过了处理:

“陈局长,我决定了,我要为你们提供资金和物资方面的援助,海关那边我也有点关系,可以打点一下。预计初期可以拿出七千万美金,后续会视情况继续追加。”

陈建军说:“好,那我把下家的联系方式告诉您,以后运作相关问题您直接与他沟通。”

“好!那我就等您的消息了。”于是,第二个电话也打完了。

陈国强都傻了:“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一出手就是七千万美金!”

陈建军得意地笑了:“七千万很多吗?作为给自己的儿子复仇的代价,只能说一般。”

“他儿子是谁啊?”

“冯志超。”

“冯伯伯?!他们家的公司不是运转困难吗?哪来的这么多钱?”

“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冯君豪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在几年前就开始在海外投资了。”

“......难怪。”陈国强恍然大悟,“那,叔叔你说的下家是谁啊?”

结果,陈建军又拿出一部智能手机,丢给了他:“还能是谁?当然是你了。以后用我给你的手机联系。”

“我?叔,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这不是玩笑。你只要做好自己的老本行,负责弄船,然后运输,就够了。黑帮、蛇头那边你不用操心,我认识很多干这行的,有几个信得过的朋友。”

“不是......这七千万美元,我怎么花啊?”

“别的不说,起码先多买几条船吧?别用你或你父亲的名义买,否则一旦露馅被查出来,就要一锅端了。”

陈国强一拍脑门儿:“对对对,你一说我才想起来了,明天我就去筹备。”

陈建军点点头,说:“记得小心点,你和张欣妍现在可都是敏感人物,尤其是徐望龙,他不可能放过你们。”

“我懂,放心吧。”

“那就先这样,赶紧回家吧,也挺晚的了。早点休息,从明天开始,‘战斗’就要打响了。”

第十五章 暗斗

第二天所有人都开始按部就班的行动了起来。陈国强开始联系一些船厂,冯志超的父亲也把钱以各种方式汇到了,张欣妍继续给自己在J国的朋友们补充相关事件的细节,并约好下个月带着资料回J国,出席听证会,陈建军则给几个蛇头朋友们发了邮件,相约见面。

上午十点,陈建军正坐在办公室里,刚发出一条邮件,便有人敲门了。

“进来吧。”

门被打开,一名警员走了进来,正是昨天侵犯韩琳的三人之一:小张。

陈建军面不改色,继续搓着手机,问:“小张啊,有事吗?”

小张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正在犹豫。

“没事的话就走吧,别耽误工作。”

“那个...”小张终于开口了,但是声音很虚,似乎做了什么亏心事,“局长,我听说韩琳自杀了......”

陈建军的动作一滞,然后放下了手机:“不用听说,就是自杀了。你说这个干什么?”

“我想辞职。”

“理由呢?”

小张不由得低下了头,沉重地说:“我感觉,我不配再穿这身制服了,会给它抹黑的。”

陈建军听罢,直视着他的双眼,淡淡道:“怎么?做了亏心事,就想逃吗?”

“不是逃,我只是想赎罪。”

“想赎罪的话,就留下来,保护更多的人。”

“我要怎么做?”

陈建军躺靠在了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意味深长地说:“这取决于你自己......”

另一边,徐望龙和老杨来到了一家私人会所。平时为了掩人耳目,这家私人会所表面上粉饰的是农家乐,装修也土里土气的——木制的门、茅草搭的门檐、甚至门外都没有柏油路,而全是土路。可是一进到里面,那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了:典雅的壁画、奢华的吊灯、连地面都隐隐散发着光辉。

然后,老杨和徐望龙在侍者的引领下走进了一个单独的包间,徐望龙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感觉什么都好贵的样子,而且特别留意了一下沙发,欧式、真皮的,但也分辨不出是什么皮,他是真没见过这些东西。

老杨看到他有些拘谨的样子,不禁好笑道:“行了,坐下来吧,没啥好惊讶的。这破沙发,也就六位数而已。”

“六...六位数....”徐望龙更紧张了,“我还是...站着吧。”

老杨也没有为难他,便由他去了。不一会儿,房间门被推开,一名穿戴奢华、气质高贵的中年女人领着七八个女孩走了进来。这些女孩随便挑出一个来,都算得上是姿容秀丽、婀娜多姿,说是倾国倾城或许有些夸张,但是“回眸一笑百媚生”是肯定没问题的。

还有就是,这些女孩们的穿着都很性感,而且什么风格的都有,制服、护士装、学生装......应有尽有。

老杨问道:“贾姨,这就是你们这最好的姑娘们了?”

中年女人答:“这就是我能挑出来的、最好的姑娘们了。”

老杨点了点头,他知道这里头的规矩,有些女孩不是他这个级别的人可以挑的。于是,他示意了一下这个贾姨:“这个小伙子叫徐望龙,我很看好的一个年轻人,今天带他来见见世面。你们今天一天什么都不用管,只管伺候好他就行了。”

徐望龙连忙摆手,说:“杨政委,我还是算了吧!这个......怎么说呢......而且人也太多了......”

老杨一拍脑袋,说:“对,我都忘了,你还是个雏儿。那你随便挑两个人吧,今天你也没别的事,就让这些姑娘们好好陪陪你。”

“这不是人数的问题啊!”

“行了,别这么露怯,像个男人好吗?这还只是开胃菜,就当给我个面子了。”

徐望龙一时无言,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如果再矫情那就是不给老杨面子了,而如果不给老杨面子,那下场......

于是,徐望龙小心翼翼地说:“行,杨政委,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这下,老杨终于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才对嘛!你在这里慢慢玩,有什么需求跟贾姨说,我就先回局里了。”

说着,便跟贾姨打了个招呼,然后离开了。

再次回到车上,老杨示意司机:“回局里。”然后意味深长地拿出手机,笑了,“徐望龙,你会成为一条最好的狗。”

接着,他打通了小张的电话:“喂?小张?”

“杨政委,您有什么吩咐?”

“我要交给你个案子,资料我一会发给你,给我盯紧陈国强和张欣妍。凡是查到一切关于偷渡的东西,都交给我。”

“好的,我这就去办。”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老杨是笑的一脸春风得意,而小张这里却是愁眉紧锁:“如何保护更多的人,取决于我自己吗?试一试吧......”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转眼间,时间过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徐望龙彻底变了,尝到了权力带来的甜头后,他立刻变成了老杨身边一条无比忠诚的走狗,老杨让他咬谁,他就咬谁,要他往东,他绝不往西。而同样的,陈国强这边的偷渡计划也终于完成了,正准备运送第一批“难民”。这一批共十人,名单由陈建军提供,他们全都是因言获罪、或者因为各种敏感问题而被管控、限制出境的人。

这一天,陈国强和张欣妍久违的见了一次面,两人在星巴克找了个角落,各自要了杯卡布奇诺。

张欣妍一边品着咖啡,一边淡淡地说:“好久不见了呢,国强。”

陈国强答:“自从韩琳死了以后,这确实是第一次......你那边准备好了吗?”

张欣妍点了点头:“三天后的飞机,回J国,出席听证会。”

“还回来吗?”

“当然。毕竟你还在这里,林磊、冯志超、和韩琳姐姐也在这里......”

陈国强沉默了,提起咖啡,狠狠喝了一大口。

“对了,国强,你那边没问题吗?”

陈国强答:“没问题。陆路运输我全权负责,船运方面有唐子来管,他是我手下最有能力的人,可以放心。”

“是嘛,那就好......”张欣妍缓缓低下了头,“呐,国强,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现在,世界主流国家几乎都与Z国交恶,而很多海外民运人士,也在借此机会,向国际力量求援,希望它们可以干涉Z国内政,从而让我们国内不得不走向自由、民主与法制。”

陈国强轻呵一声,答:“不可能的。国内现在是铁了心要一意孤行,大不了就重新闭关锁国,要想靠国际力量改变现状,除非发生战争。可是以Z国这样大的体量,一旦开战,很可能就是世界大战,甚至不排除核战争的可能......这条路太险了,没有人会如此疯狂。”

张欣妍落寞地笑了,轻轻地、仿佛怕碰碎什么似的,缓缓说道:“我知道...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忽然觉得好可悲......我们中华民族究竟堕落到了何等地步,以至于自己的合法权力竟要求助外人来实现。”

说到这里,陈国强的情绪也低落了下来:“没办法,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自由、民主与法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现在这个饭碗能不能保住。《商君书》里的驭民五术:愚民、弱民、疲民、辱民、贫民,经过了两千余年的推行,早已将中华民族那高傲的脊梁打断。就算少有一两位不屈者,也会被果断杀之。我们,早就没有身为公民的尊严了。”

“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呢......”

“现在考虑这些毫无意义,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那些还没有屈服的人送到安全的地方,这样将来人数越来越多,总有一天会形成足够的力量,来改变这一切。我相信,以中华民族那无限的潜力,一定会逐渐引领世界的——只要有了合适的土壤。”

张欣妍点点头:“这也是韩琳姐姐期望的吧,我们可不能让她失望呢。”

陈国强摸了摸她的头,麻木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温暖的笑容:“未来,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呢,三天后,别误了飞机。”

第十六章 远走

之后的两天里,所有人都蛰伏了起来。因为一切准备工作都就绪了,所以再也没有什么冒险的必要,只待事情自然发展便可。然而变故,也就发生在这时......

这一天深夜,小张在公安局执勤,陈建军因为一些原因,也留了下来。

明天下午两点,张欣妍就要坐飞机去J国了,而第一批政治难民也即将踏上偷渡的漫漫长路。想到这里,陈建军略微露出了轻松的表情,目前看来一切都很顺利。不由得,他起身离开办公室,想要去沏一杯咖啡提神。

结果推开门,却发现小张正抱着一叠文件,在大厅里从左走到右,又从右走到左,一直低着头,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小张。”陈建军轻声呼唤道,“你在干嘛呢?”

小张登时一个激灵,赶忙放下手中的文件,哂笑了起来:“局...局长......您叫我?”

陈建军瞥了一眼他手中的文件,问:“你在犹豫要不要把那些文件交给我,对吗?”

小张尴尬的笑了两声,没有回答,手却动了动,抬起又放下,仿佛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于是,陈建军走了过去,伸出手说:“别纠结了,给我吧。”

小张终于长叹一口气,将文件递给了他。

陈建军翻看了几页,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是有关陈国强等人偷渡计划的资料,已经调查的非常详细了,如果这份文件被老杨看到,陈国强、张欣妍、冯君豪、唐子等人一个也跑不了。

小张看到他脸色不悦,于是小心试探道:“局长,这个案子是杨政委指名要我盯紧调查的,所以才......”

陈建军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来到碎纸机旁,二话不说就开始把文件往里面塞。

“诶!局长!”小张顿时慌了,“这样做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

“偷渡是违法的,打击违法犯罪正是我们警察的责任呀!”

“算了吧。”陈建军冷笑一声,答,“你我心知肚明,他们为什么要做偷渡。要说打击违法犯罪,你第一个要抓的就是老杨。所以你才会犹豫要不要把文件给我,而不是直接交给他。”

小张一时间低下了头,轻声问道:“可是...局长,我们这样做,真的对吗?”

陈建军淡淡地答:“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你只是听从命令的棋子而已,做出这一切的是我,只要记住这一点就可以了。”

“局长......”小张的眼眶不禁有些湿润了。他知道,陈建军说出这句话,就是想把一切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而不想害了他。

这时,碎纸机也粉碎了大多数的文件,只有一小部分被陈建军单独抽了出来,又交还给小张:“这些是张欣妍的资料,你拿去交差吧。毕竟查了一个月,如果毫无收获也说不过去。但是记得一点——要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张欣妍,除了她,不要提起任何其他人。”

“请局长放心!”小张接过文件,信誓旦旦地说着,随后便转身离开。

而陈建军,也重新回到了办公室,给陈国强打了个电话。

“喂?叔,怎么了?”

“张欣妍暴露了,很快就会让老杨知道。飞机不要坐了,想个其他方法送她离开。”

陈国强听罢,顿了顿,随即斩钉截铁地答:“好!我这就安排。”

“呼——!”挂断电话,陈建军长舒一口气,祈祷一切顺利......

第二天,陈国强提前四个小时便来到了国际机场,等着张欣妍,因为现在很危险,任何一次通话都有可能被追踪、被窃听,都要临走了,有什么话还是见面说比较保险。

过了一个小时,陈国强便等来了张欣妍,远远地就看到她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带着墨镜,风尘仆仆地往大门走。于是陈国强也快步走出,挡在了她的面前。

“国强?”张欣妍看到他,不禁有些疑惑,“你来送我啦?”

但是陈国强没有回答,转而从休闲西装的内兜里掏出一张信封,递给了张欣妍,淡淡道:“拿着这封信,去南城郊外的垃圾处理厂,那里有人带你去G市。然后会有人接应你上一艘运输船,前往J国。以后就别再回来了。”

张欣妍顿时懵了:“等等,为什么要让我坐车去G市呀?我都买了去J国的飞机票,准备出关了。”

陈国强答:“海关那边有警察等着你。”

张欣妍先是无比震惊地睁大了双眼:“怎么会偏偏在这种时候......”但紧接着,她又明白了什么,神色落寞了下来,喃喃道:“又是......那个老杨吗?”

陈国强没有回答,转而说道:“没时间伤感了,快点拿着信走。还有,把你的身份证给我。”

“你要我的身份证干什么呀?”

“托关系,多买几张不同时间的飞机票。老杨很狡猾,他在这次航班堵不到你,肯定会怀疑你是否选择了其他方式逃离,而S市属于内陆,要想跑,除了飞机就是火车和汽车。他不会去查火车,因为火车一旦上车,中途是不能停下的,而火车票也需要实名购买,很容易就能查到你的动向,你是跑不掉的。所以他只会去查汽车,这样的话,你就很难跑了。”

张欣妍听罢,终于不再言语,默默地收下了信封,并交出了自己的身份证。

陈国强也没多看,收起身份证,便转身欲走:“行了,赶紧离开吧,记得以后不要再回来了。”

忽然,张欣妍快步上前拉住了他的手。陈国强也有些诧异,回看了过去。

“国强,我走了以后,你怎么办呀?你也一起走吧。”

陈国强摇了摇头,答:“我还不能走,我要求一个结果。”

“什么结果?”

“徐望龙的最终下场,我要亲眼看到。”

“可是,你今天帮我逃走了,很快就会露馅吧?到时候你会很危险的!”

陈国强勾起嘴角,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道:“放心吧,我有分寸,死不了。”

张欣妍犹豫了片刻,终于喏喏道:“你一定要保重自己,千万别出事啊。”

“行啦,傻丫头,赶紧走吧,时间不等人。”

于是,张欣妍不再废话,果断的转身离开了机场。一边走,眼角一边流下了伤心的泪水。陈国强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国不弃民,民何忍离国啊......”
14
分享 2019-11-24

21 个评论


谢谢,恭喜你拿到沙发了((*^▽^*))
咔咔咔咔咔咔,期待大大的作品🥰
咔咔咔咔咔咔,期待大大的作品🥰

嘿嘿,可惜存稿发完了,以后更新就慢了......
最后一段人名写错了吧
最后一段人名写错了吧

啊?哪里错了?
徐望龙勾起嘴角,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道:“放心吧,我有分寸,死不了。”这是陈国强说的吧
徐望龙勾起嘴角,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道:“放心吧,我有分寸,死不了。”这是陈国强说的吧

我晕!确实写错了......我这就改
今次澳洲中共间谍反水,似乎可以为阁下的创作提供些素材呢。
今次澳洲中共间谍反水,似乎可以为阁下的创作提供些素材呢。

这本小说快写完了(全书预计5万字左右),恐怕没有篇幅可以插入了......
这本小说快写完了(全书预计5万字左右),恐怕没有篇幅可以插入了......

那就放续集吧XD
那就放续集吧XD

哈哈哈,那大家可有的等了
一口气从第一章看到这里,期待大大的雄文
一口气从第一章看到这里,期待大大的雄文

我要感动哭了!我会加油的
为啥我觉得楼主可能是起点作家。 (⊙o⊙)
为啥我觉得楼主可能是起点作家。 (⊙o⊙)

我确实在17K发表过几个作品,绝大多数都太监了,只完成了一本,但恕我不能告知书名,会暴露我的身份
为阁下点赞,为正义点赞,为人世间的良心点赞!
很喜歡樓主的劇情,不過這個最好還是當一個初稿,因為實在有點網文,描述、細節處理不到位。建議形成自己的文風,還有把Z市,M國之類的換成中文的虛擬地名,或者直接用現有地名也可以(畢竟這是法外之地可以加大力度)。
楼主写得真心不错,文字流畅,读起来很舒服,剧情也很吸引人,看完第一章就会忍不住看下去。加油!
很喜歡樓主的劇情,不過這個最好還是當一個初稿,因為實在有點網文,描述、細節處理不到位。建議形成自己的...

你说的有道理,我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毕竟是第一次写这种题材的小说(嘿嘿)
楼主写得真心不错,文字流畅,读起来很舒服,剧情也很吸引人,看完第一章就会忍不住看下去。加油!

嗯,谢谢支持。下一次更新预计在明天,看看能不能更两章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大陆专科生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24
  • 浏览: 1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