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其他因素固定的情況下,無神論者的生育率這麼低?

Eric Kaufmann, PhD at Birbeck College, University of London:

I argue that 97%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growth is taking place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where 95% of people are religious.

On the other hand, the secular West and East Asia has very low fertility and a rapidly aging population... In the coming decades, the developed world's demand for workers to pay its pensions and work in its service sector will soar alongside the booming supply of young people in the third world. Ergo, we can expect significant immigration to the secular West which will import religious revival on the back of ethnic change. In addition, those with religious beliefs tend to have higher birth rates than the secular population, with fundamentalists having far larger families. The epicentre of these trends will be in immigration gateway cities like New York (a third white), Amsterdam (half Dutch), Los Angeles (28% white), and London, 45% white British.


anonymousLiu提到過這個問題(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2332)。我查了一下還真是這個情況。全世界無神論者的比例在1970年到達歷史高點,之後一直穩步下降。這可能跟生育率有關。
anonymousLiu 为中国人的自由而奋斗
我就是读了Eric Kaufmann的著作,才放弃无神论的。要解释无神论者生育率低,就从这位教授的作品开始讲起吧。

Eric Kaufmann是一位黄白混血的英国教授,在人口学上可以说是最有影响力的教授了。他有两本书,解释了生育率和宗教的关系。

1."Whither the child",这本书翻译是”孩子到哪里去了?“,调查了低生育率的具体理由。

a)成本

我们都知道,发达国家,东亚国家,都有越来越低的生育率。但媒体上,讨论中,给出的原因非常混乱。比如中国的主流观点,是高房价,生孩子成本太高。

这是真的么?学术观点真的支持”成本导致低生育率“么?

Eric教授通过不同国家之间的对比,否定了这个观点。因为很多政府,都推出过用补贴刺激生育的政策,这些补贴不是中共的那种50元一年的补贴,而是几万几万的补贴,但推出后,生育率和欧洲邻国对比,完全没差别,说明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同时,我们都知道最穷的国家生育率最高,发达国家虽然育儿成本更高,但让孩子吃饱喝足,不存在任何压力。所以成本绝对不是原因。

b)焦虑

经济还是对生育率有影响的。不是有多少钱影响,而是经济的稳定性。人面对经济下滑的危机时,生育率会下跌,经济复苏时,又会重新开始生。基本所有的经济危机都对生育率有着非常负面的影响,2008年金融危机,1990年苏联解体,都对生育率有着很大的冲击。

但是,这只是短期的冲击,几年后就恢复的。发达国家又没有长时间的经济下滑。不可能解释这几十年来的生育率崩溃。

c)女权

女性解放,对生育率的影响,争议开始非常大。一方面,女性参与工作,高等教育,使得生育年龄严重推迟,生育率自然下跌。婚姻法的改变,性解放(避孕药),使得女性可以不结婚又有性生活,同时也导致离婚率开始飙升,自然也会影响生育率。

但是,女权方的观点,认为促进女性工作,会大大降低育儿成本的负担。双职工家庭提高了收入的稳定性,哪怕是社会中下层,多生几个生孩子也能有钱支撑。

目前证据,是认为女性工作对于生育率而言,利大于弊。我们可以看到,女性工作最少的日本韩国,生育率都很低,日本1.4,韩国0.9。而女权最成功的北欧国家,生育率稳定在1.75以上,比别的欧洲国家高。

但是,女性工作,最后导致的差距也很小。女性工作最少的国家(女性失业率20%+),对比女性工作最多的国家(女性失业率5%),生育率也就是1.45 对1.76的差别。0.3个孩子,不足以解释从3,4,跌到1.5的惨况。而且这个衡量方法,还受到经济状况的干扰(女性失业率那么高,男性估计也没工作)。这个理论,也无法解释,女权比较弱的美国,为什么生育率那么高。

d)宗教

最后,影响最大的数据,就只剩下宗教了。

不同宗教信仰,哪怕女权程度一样,收入一样,教育一样,生育率都会有巨大的差别。

比如最保守的信徒,如美国摩门教徒,福音教派,他们的生育率比邻居最少也要高出1,也就是多出整整一个孩子。穆斯林更是恐怖,比邻居要高出一到两倍。相反的,信仰最弱的,也就是世俗派美国人,生育率只有1.66,只比佛教徒和犹太教徒高。信仰越弱生育率越低,这个是所有西方国家的定律。

信仰导致的生育率差距,随着时间还在逐渐拉大,而不是缩小。

所以,几十年前认为发达社会会彻底世俗化的理论(成为Secularization theory),完全破产了。这么巨大的生育率差距,使得无神论者没有任何人口优势。

美国的犹他省,是摩门教的核心地区,最早就是摩门教徒占领这块地方,后来才加入美国的。但从1920年,到今天,犹他一直接受着大量的非摩门教徒移民,但摩门教徒的比例,却从60%上升到75%,因为摩门教徒有着压倒性的生育率优势,人均生3.3个,比邻居高一倍。

美国和欧洲的生育率差距,也能用宗教信仰来解释。欧洲虽然表面上信教,但民众的虔诚程度极低,不比东亚高多少(丹麦有主教公开说不信上帝)。因为欧洲的教会,都是国家教会,国家垄断的教会,主教都是吃皇粮的,没动力发展信徒,使得宗教势力非常薄弱。而美国以自由竞争立国,教会的组织力,说服力,远高于欧洲,所以信徒维持了美国的生育率优势。

从二战后到今天,生育率大崩溃的主要原因,也是宗教信仰的大幅下滑。如果全西方都是基督徒(不用特别虔诚的那种),那不用移民也能保持人口增加。东亚的低生育率自然也非常容易解释,就是普遍的无宗教。


2.Shall the religious inherit the Earth?翻译:信徒会继承这个世界么?

既然不管是哪个国家,信徒都有生育率优势,那我们自然要问为什么。为什么信徒生的比不信的人多那么多?

Eric教授对于这点,也没给出什么结论。因为这个问题更难回答。但我这里结合我自己的研究和观察,给出两个理由。

a) 社会抚养 vs 个人抚养。

信徒和非信徒相比,社会组织力,互助程度,都要高得多得多。信徒每周都得聚会礼拜,所以对邻居都非常熟悉,同时,所有主流宗教都强烈鼓励信徒互助。所以信徒有条件也有动力互助。

这个互助,使得信徒生孩子,远远比非信徒容易。因为养育孩子的主要成本,就是劳动成本。但能互相帮忙的话,这个成本要低得多。

做个比方,双职工家庭的小孩子,肯定得要送托儿所,而托儿所一是贵,而是效果也不好(研究认为托儿所的效果,要不是中性的,要不是负面的,不可能比父母带更好)。但宗教群体可以很简单地解决这个问题,让别的家庭帮忙带。星期一家庭A,会接过其他四个家庭的孩子,妈妈留在家里带孩子。星期二,家庭B的妈妈请假,接过ACDE的孩子。。。因为宗教群体内部的互信,长期接触,这样做没有什么顾忌,成本非常低,对孩子的影响也很好(有一堆稳定,父母互相认识的玩伴)。所以宗教群体省掉了一个巨大的花销。

这不光是育儿费,还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一名教友丢了工作,别的教友会帮忙找新的。教友生了大病,会有富裕的教友捐款补贴,撑过疾病。

最后的影响,就是教徒的幸福度和安全感都远高于非信徒。教徒不需要像中国人那样,存下几十万,买了房才敢生,因为他们有教徒的互相帮助,条件凑合了就敢生。生活质量也能维持的不错。

最极端的例子,是以色列的超原教旨犹太人(ultra orthodox,又称haredi),维持着7左右的生育率,也就是每代人口翻3.5倍。他们基本放弃世俗生活,主要靠领福利过日子,生活围绕着家庭,和研究宗教经典读过。他们尽管穷,但并不穷困,因为极高程度的互助,使得他们生活中大部分东西都不用花钱,教育,医疗,养老,等等,都会在社区内部,靠义工解决。所以调查发现他们并不觉得手头拮据,和那些年薪几十万,却还有巨大经济焦虑感的世俗精英形成鲜明对比。

 中国人古代维持的高生育率,也是宗族文化导致的。宗族信仰导致了宗族社会,为个人提供了分摊风险的办法,使得汉族经济效率稳定性大大提高。汉族农民凭借着这个优势,打败了中原的其他一切竞争者,南方的那么多少数民族,都是最后人口上竞争不过汉族,被吞没掉的。

但宗族文化是脆弱的,依赖着农村的土地。当现代经济冲击来临,人们为生计搬迁到人人陌生的都市,宗族系统就彻底崩溃了。东亚人就成了钢铁丛林里的无助个体,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惊人的生育能力。

b)     生存意志。

第二个原因,涉及到“为什么要生孩子”的问题。

人类发展到1950年前,都没有这个问题。生孩子纯粹是出于本能,性给人带来快乐,又没有更好的娱乐,而性的副作用就是孩子。不想生也会生,除非愿意当和尚。

但发达经济体的出现,一使得避孕技术发展,彻底斩断了性和生育的联系。二导致娱乐业的发展,今天人不用性,不用孩子,也能有非常丰富的娱乐生活。

所以,今天生孩子的,都是真心想要孩子的。生多少个孩子,是人主观意愿决定的。

什么决定这个主观意愿呢?那就是信仰。

比如基督徒,为什么生孩子更多?因为基督信仰的核心因素,就是认为人的生命是有正面价值的。上帝以自己为模板,创造的人类。派自己的儿子,为人类而死。这样的人,当然是有价值的。那些收养残障儿童的,95%都是基督徒,原因也是这个,因为不管是怎么样的生命,只要是人,在基督徒眼里都有着无可磨灭的价值。

所以,基督徒愿意生,因为孩子是有价值的,生命是最后能得到救赎的,这就是生存意志,不为外界所影响。

反过来,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无神论者的种种言论。

“地球上人太多了,生孩子给地球增加负担,中国土地也装不下这么多人。”
“现在生活压力那么大,孩子生出来也是受苦受难,当韭菜,不生为好。”
“生孩子生活质量下降巨大,完全没有了自由,丁克族潇洒得很,为什么要生?”
“买不了房子,怎么找到老婆结婚生孩子/男人又穷又搓,不想和他们结婚生孩子。”

这些言论里,其实有一个共同的核心观点。就是否认人的价值。

环境说法,认为环境的价值大于人的价值,所以为了环境宁愿不要人。相反的,基督教义说,人的指责就是作为神的代理人,管理万物。地球就是给人的,所以绝对不会本末倒置,为了环境不生孩子。

压力说法,认为人享受的价值,大于生命本身的价值。如果一个人无法享受生活,就宁愿不么活。相反的,基督教义,认为凡事是次要的,哪怕生命再苦,也会在天堂得到回报。所以没有享受的生活也是有价值的(更别提苦行僧这种典范了)。

自身自由说法,认为父母的快乐,大于潜在子女生命的价值,所以为了自己潇洒,子女还是不要出生为好。相反的,基督徒认为孩子是神的礼物,你敢为自己潇洒,拒绝神的礼物?父母为孩子牺牲,是理所当然,不需要任何回报的。

不愿结婚说法,是物质主义的必然结果。在女性能独立生活的今天,不用结婚也能活,所以无神论者的结婚率自然会崩溃。但基督教义里,家庭是神钦赐的组织,是生活的核心,哪怕经济上没有好处,虔诚的信徒一样会拼命试着结婚。所以贫穷的教徒一样能维持婚姻。

这两个因素,导致信徒有着巨大的生育率优势。而且这也不光是现代才有的,从罗马时期开始,基督徒就比隔壁的多神教生育率,生存率要高得多。

基督徒不会学罗马教的人,认为女性价值低,把女婴扔在门外冻死,所以基督教的育龄女性高于其他教的。基督徒不会把瘟疫病人丢到街上去,自己躲在屋里,而是会冒着生命危险,照顾病人,喂饭喂水,使得基督徒有了高一倍的生存率,也让受帮助的邻居感动到皈依。

这才导致了基督教从50人的小邪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哪怕罗马覆灭了,基督教却长存。哪怕是抄袭基督教的伊斯兰,抄的也是满分作业,所以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

今天基督教面对的挑战,不过是2000年无数挑战的其中一个而已。但多少帝国覆灭了,十字架却越来越多。

结尾:

我是极为认同进化论,物竞天择的人。但我想通了这些道理后,发现原来物竞天择,和信者得永生。两种看似截然相反的理论,居然得到了一模一样的结论,生物学上最成功的,继承这世界的,会是虔诚的教徒。

不想生的人,不愿意继承这世界的人,完全有这个自由,我也尊重他们。但我认为生命有不可磨灭的价值,想让我的后代看到这个世界的宏大,看到震撼人心的发展,感受到人生片刻的幸福,所以,我信基督。
abomination Entropy Fan
这位教授如此重视宗教延续与生育率之间的关系,我认为反而说明了宗教本身最大的意义就是延续。

首先单就生育行为本身并不是单个人类的需求,从最低的生理到最高的自我实现都与生育无关,但生育代价极大,所以生物有着性冲动和爱情的本能来维持生育。宗教教义就扭曲了人类需求,就是文中所谓的“生命价值”,鼓励多生。

从历史上看,宗教对于剥夺异教徒的生命是毫不留情的,进入现代后人权发展,剥夺他人生命或者强迫他人信仰变得不切实际,这才表现出温和化,所以说宗教天生保护生命不太对,倒不如说保护生命的是现代人权。

宗教尊崇“生命价值”不是因为它们对生育有特别的感情或者尊重,而是一种倒转的因果关系,宗教的延续依赖于鼓励多生。支持这一点的论据就是文中“他们基本放弃世俗生活,主要靠领福利过日子,生活围绕着家庭,和研究宗教经典读过”,极端地说宗教可以退化成只剩『鼓励生育+家庭内部必须入教』这两条教义就能发展壮大,教徒肯定是不同意的,这太荒谬了,他们肯定认为宗教对他们的意义不止于此。

我希望拿癌细胞当作一个比方(这里舍去癌症的负面意味,只是拿生成机理作比)。普通细胞分裂过程中发生了诸多突变,其中绝大多数都死了,只有当细胞得到了无限分裂的突变且突破自身免疫机制,这才能疯狂复制。这几千年文化的发展就像是一场大筛选,强调传承的文化更容易延续下去,从这种文化达尔文角度来看,除开延续的剩余部分(有时候文化的精华恰巧在于此)更像是赠品,对于文化的存亡没有帮助。

所以宗教的生育率,提高生育率的相关教条,与宗教本身的价值和意义是无关的,宗教之所以有这一条是因为对延续有帮助。这解释了为什么伊斯兰教与现代世俗如此脱钩的情况下能保持最高速的扩张。那么如果最终伊斯兰教通过生育同化了全球,它该不该说是最优秀的宗教甚至文化?这一点值得思考。
我发觉很多人还是对日本的福利政策有所误解,以为日本是北欧那类型无所不包的高福利国家

日本真正称得上高福利那块只有医疗,几乎全员加入年费1-4万日元(根据收入水平而定)的国民健康保险
在规定范围内,即使是最富有的国民也能报销40%,特殊情况如残疾等是90%报销,低保户不属于国民医保范畴但他们可以凭医疗劵免费看病
现在医保政策整个都是向老人倾斜的,70-74岁报销80%,75岁及以上报销90%
给需要消耗大量医疗资源的老人这么高的福利其实并不合理,所以年轻人怨气很大

要谈所谓的鼓励生育政策,就必须说一下日本的特殊社会形态
日本从70年代的高速经济增长时期开始,就出现了男人当社畜终身雇用女人在家做全职太太的固定模式
因为这样一来男人就会被养家糊口的压力逼着专心加班,能更好地为企业服(压)务(榨)
女人则一手包揽了所有做家务带孩子的工作,给男人提供作为社畜需要的呵护
这种畸形的环境下无论女人有多高学历最终都会因为结婚生子而不得不辞职回家,因为老公是不可能辞职的一跳槽收入就完了,文化上又没有跟中国一样让老人带孩子的习惯,养孩子的一切负担自然还是落在了女人头上

政策上没有多少育儿补贴可言每个孩子一个月也就那么一万日元,对于只靠男方收入的家庭来说可谓是杯水车薪,现在经济不好许多全职太太还是得出来工作,但因为育儿中断了那么多年的职业生涯又能找什么像样的工作呢,考虑到做家务接孩子放学之类的最终只能做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职或者非正规雇用岗位,低学历的就只能去超市收银了

在这种情况下,托儿所和幼儿园之类的配套服务完全没有跟上,已有的人满为患(大阪规定教室面积人均1.98平方米以上),新的又因为各种原因迟迟建不起来,家长也不傻谁会在这种环境里多生孩子
生育率存在着直接关系的应该是居住面积。无神论文明中大都市密集的高层公寓最容易降低生育率。

1975年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在哥伦比亚波哥大的研究显示,在一个住房紧张的市场中,居住在公寓中的居民的生育率远远低于住在更宽敞的独立房屋的住户。1978年,爱荷华大学在对美国威斯康星州城市居民的研究中得出了更精细的结论:生育率和住宅性质无关,但和房间数有关。房间数越多,生育率越高。

2000年,克莱姆森大学柯蒂斯·西蒙和罗伯特·田村的研究显示,美国各大城市生育率和房租呈负相关。房屋租金高于平均水平一个标准差的城市,如盐湖城、波特兰、休斯敦,比租金高于两个标准差的纽黑文、西雅图、丹佛的生育率低0.03。这背后也说明了居住面积和生育率的相关性。

不少人认为,穆斯林天然会有较高生育率,但阿尔巴尼亚和前南斯拉夫的波黑地区的生育率同样未能避免未富先老,甚至人口减少,尤其是一穆斯林为主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2014 年以 1.28 的生育率位居欧洲倒数第一,全世界倒数第三。
jsglsjh jsglsjh
Correlation does not mean Causation.

宗教信念与教育水平有负相关性,教育水平与收入水平有正相关性(很多统计研究,有兴趣可google)。收入水平主要决定了人生中重大决策的机会成本,所以在这个问题里,简单把宗教和生育率联系在一起没有充分的说服力。

在生育决定方面,最主要就是经济上的问题,机会成本的分析不是看绝对数字而是要看占比的。在现代金融学理念中,human capital往往是一个人最主要的价值,有人提到说有些政府提供几万的补贴,但实际上不要说几万,就算是十几万补贴可能对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来说,都不足以弥补其几十年要花在养育子女身上所要承担的机会成本的零头。如果按美国和西欧生活水平来计算,类似补贴至少要达到百万级才有可能拉平养育子女和自身发展的收益率曲线差距。这一点在金融/经济领域都是有具体量化测算的。大部分国家政府目前是不可能给到这个程度的补贴,目前一些政府补贴实际上测算标准是孩子成长的直接成本,比如医疗食物教育之类,但这与发达国家中产阶级父母所承担的机会成本比,实在不足一提。

这就是为什么发达地区生育率会不断下降,大部分增长人口都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的主要原因。这其实也可能侧面促进整体人类社会的财富转移,并不是什么坏事。
明泽保身 暮霭晨晨楚天阔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因为生育率而放弃无神论,有点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意思了,虽然上面这句话的作者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者
刘胡兰 “但是”后面,才是你真正想说的话。
真是的,基督徒最爱在那里攻击无神论者。。。说这个说那个。。。

那好啊,大家都信神啊,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宗教是伊斯兰教。。。

人家可是结婚率又高,离婚率又低,生育率又高。。。

反同性恋,反堕胎,比你们做的好多了。。。

照着某些极端基督徒的想法,伊斯兰教徒才是他们的道德标杆。。。

政教分离,有大批无宗教附属的社会,才是真正能保证宗教自由的社会。。。

天天在那里破坏世俗社会宗教的限制,最后被其他宗教压迫,被伤害的第一批人就是你们自己。
无神论者首先是勇敢的人,所以不需要用养儿防老这种借口说服自己要孩子。无神论者也是有一定理性思维的人,会考虑自己的情况是否适合生育,更何况无神论者对世界的未来总体是悲观的
被注册新用户 窩永遠喜歡橘希实香,請不要忘記俺。
我更相信因爲這是全球化帶來的快節奏生活以及經濟不富裕導致的生育率低下。
要想重振生育,而且要快,或許只能讓政府推動政府改革,讓「人類嬰兒生產廠」批量生產孤兒,並且要慢慢解決一系列所帶來的改變根本社會面貌的問題。
例如生母生父的法律條文,生來不存在父母或以及不存在生父,是否區別於舊世代孩子和出廠孩子的學院,出廠孩子人權以及財產。剩下的還沒想到。

生產方式可以是僱用女工進入,受孕生產。直到有着足夠的智慧去發展人工子宮來讓人工子宮生產嬰兒。

科技從來都不是科技,魔法也不是魔法。都是智慧結晶本身。
葛亦民 紫薇圣人
神经十66、神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未来共产社会每人有正常婚姻儿女,其外婚外情不受道德禁止,未来共产社会,任何成年男女,双方自愿,即可共赴巫山,这种行为,没有道德禁止,人类完全幸福和谐。
我们要建造厕所一样多的性交所,任何成年男女,只要需要,即可进入,遇上异性,双方自愿,即可行周公之礼,每个人的性满足象上厕所一样方便,既然上厕所不存在道德问题,上性交所也不存在道德问题,没有受害者的行为都是道德的,太监还要宫女的,人的本性,为什么不给满足?可解决好多罪案,好多心底无奈痛苦。
性是神对人类和动物的赐福,因之才能繁衍,每个人的性彻底解放和自由,人类性进入自由王国。性自由不一定导致滥性,比如,飞鸟是性自由,但没有滥性,动物实质都是性自由,因为没有道德律制约,没有专政机器惩罚,没有家庭,但并没因之滥性,因之得可怕的病。
性自由只是尊重人权,正因偷偷摸摸,人们才好奇犯罪,一旦自由了,就那么回事,人们反而能正确对待,不会滥性,比如动物。人类进化的目标在于完成人性,只有当个人得到绝对自由时人性才能获得最完满的实现。
nonsugar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对贱蛆说的了,除了去死这两个字
共产主义出生率最高了呢亲,你不如回到上世纪中国人口爆炸的时期啊?那可能是你最理想的制度
Piano 带主义的都是烂狗屎
他说的没错,就算一个种群再强大,科技再高,可他们无法繁衍,那这个种群迟早会被历史抹去。
食屑海豹 他们给海豹只喂面包屑
耶和华又不是送子观音,如果纯粹想靠数字赢过佛教和本土宗教的话还不如把野生动物发展成信徒了。如果信徒管生不管养的话,他要那么多人肉什么用也没有
无神论者生育率低,那中国14亿人是从哪里来的?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小共同体会有很多鼓励生育的因素,比如要求你传教,传宗接代,传播文化。在这种情况下,不生育显然不符合共同体的价值观。无神论往往是打散的个体,怀疑主义让人在价值判断的问题上相互怀疑,无法进一步形成共同体,理性经济的考虑也让很多人质疑生育的好处。
劳伦斯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anonymousLiu 的答案说的很全面了,我没来的及查资料,说一些我能反应出来的其他因素

1birth control
天主教徒反对堕胎,这也就是为什么天主教的信奉者比新教徒生育率高

2教育
宗教人口的教育水平相对较低(无贬义,统计数据使然),而教育水平越高的女性越不愿意生孩子(为了职业发展,女权等因素)

3家庭价值
一般宗教会更重视家庭价值,宗教信徒也相对更重视成家生子。
水浅茶清 从品葱到新品葱
知识结构越高,信仰无神论可能性越大。同时收入越高,生育率越低。

社会越发展和进步,竞争越激烈,资源越紧张,生物体会选择优生策略。反之会选择多生策略迅速占领空白资源。
举例,一个发达国家商业区的中产家庭。孩子期望目标是商业白领,在激烈的求学竞争中必然要采用优生策略。
再如一个黑人区的贫困家庭。孩子期望目标是不要夭折把其抚养成人当个厨子,选择多生策略显然更为理性。
相关不等于因果
两者都是现代化(教育水平、女性地位、消费主义etc)的结果,互相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中共已把奴隶们的未来透支,孩子却又是不得不面对的未来,就这么简单…
这就像[智慧设计论]一样,是披着“科学”外衣的传教理论,根本经不起推敲。
宗教因素哪怕在统计结果中有相关性,也是受教育水平在起作用
小粉红都是我孙子 品蔥的妖魔鬼怪可真是越來越多,支持代孕的賤人說自己支持女權,披著反共和基督皮的畜生開口就是惡毒的咒。可別你爹的碰瓷了!給姥子爬!
以前问过一个巴基斯坦的妇女,她家生了10个。就问她为什么那么穷还生这么多,负担不重吗?你看隔壁才生3个,负担轻多了。
她回答说,生3个安拉会给3个人的粮食,生十个安拉会给10个人的粮食。
无神论会这么想吗?
自由公民 死了骨灰都不要飘到东亚大陆洼地,telegram/ziyougongmin
在中国早死的比晚死的幸福?生小孩做什么?生出来当韭菜吗?
聊起生孩子的問題,我一直有一個疑問,就拿日本來說吧,為何日本政府拿錢出來,大力提倡多生,但是生育率就是上不去?
  
    在天朝人看來,幾乎是國家幫你養孩子,卻還是不生,真想不通。
  
          想請教大家,謝謝!
白頭翁 小學畢業
教授好帥哦,好吧這麼嚴肅的討論不應該發出這種聲音
mtw1994ja 五毛亂華
我的想法是,

想生嗎?
想不想照顧孩子嗎?
有沒有能力照顧孩子?

想了想這3個問題就能勸退一大票人了。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和無神論者無關但是和經濟有關
而且無神論的新增加人數和生育率無關,無神論是一種後天進行的選擇,雖然多少受到原生家庭影響,但是完全可能出現教徒家裏有了一個無神論小孩,或者反過來的可能性。影響後天信仰選擇的可能性包括交友和教育等各種各樣,就連選課是選成理工科還是選藝術都可能有影響
嵩等你到年底 吃支肉,喝支血,人人争做张献忠
无神论者毫无疑问是悲观而清醒的。生育对于幸福者是生命的延续,对于不幸者则是痛苦的再生产,一场世代相传的庞氏骗局。
在A发生的同时观察到了B发生,可以作出的结论至少有3种:
1 A导致了B发生
2 B导致了A发生
3 C导致了AB同时发生

观察到了有神论者生育率高,可能出现的情况:
1 因为信教,所以多生
2 因为爱小孩,爱新生命,导致了他们信教
3 因为贫穷,所以多生,因为贫穷,所以信教
这里我不禁想到了第1种情况可能是”因为信教,所以贫穷,因为贫穷,所以多生“

现在明白想要弄清楚现实里的因果关系和相关关系是有多复杂了么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生育率高与一个社会的高度“内卷化”(involution)相关。历史上中华帝国统治下的人口生育率都高的出奇,中华帝国历史上的8次大规模自我毁灭导致的人口灭绝都是内卷化的恶果。包括皇汉恨之入骨的所谓“同治回乱”,其本质依然是人多地少,穆斯林高生育率导致资源极度紧张被迫消灭人口。杜赞奇对江南地区农业的研究也验证了此点。
统计学家只懂得相关性(relevance),无法研究因果逻辑,实际情况就是许多宗教团体有很强的“内卷性”倾向,不断通过洗脑控制等一系列手段强化认同,排除异己,打压批判性思维,以维持团体的存续。然而由于其内卷性特征,会变得越来越原教旨,也难以容忍其他教派的存在,通过不断生育获得的边际收益越来越小,只能依赖无神论人群的创造力、批判性思维才能维系而不至于彻底内卷化。
内卷化的宗教团体只有两条路:一是组织成员不断叛逃,内卷化失败;而是继续内卷化,最终导致马尔萨斯困境。
GregVincent 答案心內自尋
我們說無神論者的生育率是低,但這是和有信者相比,有信者的生育率是正常基準嗎?
各種宗教基本都提倡傳統的家庭模式,也就是包括了生育的那種。換句話說,宗教既然是一種模因,那麼促進生育也是必然的。
無神論者沒有了宗教信仰這個動力來推進生育,認可了丁克的理念,這種內驅力也必然會使其生育慾望減低。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小孩子被强迫信啊,中国人无耻的逼小孩去寺庙,烧香拜佛。
西方人逼小孩洗礼,婴儿自己没有意识下就强迫了。
伊斯兰的更不用说了。
这些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没看到, 无神论主要人口就只有支那鞑子, 而支那鞑子那时候起就渐渐对汉族进行计划生育种族屠杀了,  人口都杀光了自然没啥增长了.

汉人只能生一个, 鞑子可以生好几个, 好大的同胞阿, 鞑子中国快点亡 , 鞑子共匪屠杀了十亿汉人, 数量上看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汉奸.

共匪建国以来, 汉族人口增加了远不足两倍, 而维吾尔族人口增加了四倍, 好笑么, 宏观人口统计数据很好笑是吧.
Eumenes 建立民主自由的中华联邦!
有神论者比猪的生育率怎么低这么多呢?为什么呢?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是否回复为讨论?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anonymousLiu 看的这都是什么著作啊?这位教授的调查也太牵强了………………

至少从中国的情况来看,养孩子成本高和对教育重视、教育成本高,是中国人不爱生孩子的最重要的理由。


他的文章中说的东西拿到中国甚至在全世界来说也站不住脚。

用几万补贴也无法提高生育率来解释养育成本不是影响生育率的原因?这教授是文科毕业吗?这个推论根本没有逻辑啊,正常的逻辑难道不是推导出来几万补贴还远远不够吗??

焦虑那一部分,谁说短期影响啊?高房价在教育成本高企、就业竞争激烈,这明明是在持续影响中国生育率的因素好吗?从哪看出是短期影响?


最后,越穷越生不是最简单的道理吗?而除了中国,最穷的地方,非洲、印度、往往都是信徒占绝大多数不也是人所周知的现实吗?这不就能解释为什么信教和生育率之间的关系了吗?
两者之间不是因果关系,真正的因是贫穷。贫穷导致了高生育率和高信教率,这就像那个著名的统计学故事:尿片和啤酒销量曲线一致,最后调研的结果是因为出来买尿片的爸爸会顺便买两瓶啤酒。如果吧尿片和啤酒拿来做因果逻辑的分析,那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