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香港】原创小说《鲜红》,第11、12、13章

第1到4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775

第5、6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20
第7、8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83
第9、10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999
一天深夜,杨政委趁着陈建军下班离开,单独提审了韩琳,就在这间冯志超丧命的房间里,监控和录音都被关掉了。

韩琳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问道:“你就是杨政委?”

老杨坐在椅子上,也同样打量着韩琳,只不过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劲:“没错,我就是你们常说的老杨。”

韩琳微微眯起眼睛,明知故问道:“我们?我还和谁提起过你?”

老杨最终把目光锁定在了韩琳的胸部,笑答:“还能有谁,当然是陈国强了。”

韩琳装作一脸茫然:“陈国强?我没和他提起过你啊。”

老杨不屑地从上衣兜里拿出一个录音器,里面播放的正好是她们当时商谈的内容:“......虽然是徐望龙下的手,但我觉得,他可能是受人指使,也就是那个老杨......”

韩琳叹了口气,答:“这个啊,是我事先安排好的。其实你只要稍微查一下就能知道,陈国强当天根本就没和我见过面。”

“你说的是真的?”老杨戏谑地看着她,似乎胸有成竹。

而韩琳也非常坚定:“当然是真的,你随便去查嘛。”之所以如此坚定,是因为韩琳相信,以陈建军的细腻心思,肯定早就在这一周的时间里把所有对陈国强不利的证据都销毁了。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句——“我们不是傻子”。

老杨死死地盯着韩琳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一丝破绽,比如慌乱、比如紧张。但是韩琳毫不畏惧,同样盯着他,眼神无比坚定,没有任何迟疑与迷茫。

终于,老杨摊开手,说:“好吧。但是,我想知道你这么做的用意。”

韩琳叹了口气,答:“正如你在录音里听到的,我想找陈国强帮忙做偷渡,可是又怕他不同意,甚至妨碍我。所以,我的手里得有他忌惮的东西。”

老杨听罢,忽然来了精神,说:“那正好,我们可以合作。只要你一口咬定是陈国强想要做偷渡,我就可以放了你,甚至为你做偷渡提供帮助。”

韩琳扯了扯嘴角,说:“你指使徐望龙打死了冯志超,我不可能相信你。”

“哦?”老杨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微笑,语气也开始飘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是我指使的?看来是有人泄露了机密啊......”

韩琳的表情立刻就阴沉了下来:“本来只是想诈一诈你,结果......看来是被我猜中了。”

“你!”老杨被如此反将一军,顿时气急败坏了起来,“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应该知道,现在警局里是谁说了算!”

韩琳一脸平静如水,说:“当然知道。现在的社会,政治是第一位的,压过一切。而你这个政委,自然是比局长的派头大。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针对他呢?”

“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臭丫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跟不跟我合作?”

“你害死了冯志超和林磊,我不可能跟你合作。”

“我会弄死你的。”

“死也不会跟你合作。”

“你就这么不怕死?”

“我怕自己变得不像人。”

老杨急的手都在发颤,正在这时,电话响了。于是他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喂!谁啊!”

电话那头正是陈建军:“老杨,你提审韩琳做什么?”

老杨怒道:“你明明抓到了重犯,却不告诉任何人,而是秘密关押。我怀疑你跟这个犯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陈建军“呵”地一声轻笑,答:“咱俩谁也别说谁,我可没说过韩琳是重犯。你故意趁我不在的时候私自提审犯人......怎么?是不是想和犯人串通一气,来搞我啊?”

老杨的表情霎时变得无比阴冷:“很好。姓陈的,这次算你走运,让你躲过一劫。但是韩琳......你也别想保着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另一边,陈建军的脸色也非常难看,咬着牙齿,几乎是磨出来一般的声音,低语道:“我的身边,竟然也出了墙头草......都想利用这股浪潮往上爬,即便是踩着做人的底线、和无辜者的尸骨,也在所不惜吗?很好,你们大可以试一试,在一个人吃人的世界里,自己究竟能活多久......”

第二天陈国强刚刚睡醒,从床上艰难地爬起来,一打开手机,发现有条短信,于是顺手点开。下一刻,他就愣住了,然后在片刻的出神之后,突然疯了一样的跳下床,随便拽过来什么衣服就开始往身上套。落在床上的手机,那条短信的内容只有一句话——韩琳暴露了。

短短5分钟,陈国强便穿好了衣服,然后胡乱洗了把脸,就抓起手机冲出了家门......

不到一个小时,陈国强便去到了一家熟人开的咖啡厅,然后要了一间没人的单间走了进去。不多时,陈建军也来了,然后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进到了陈国强所在的单间。

“叔!”陈国强立刻站起身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建军先是把门关好,确认了一下隔音效果,然后才说道:“小点声,现在情况不妙。尤其是,我的身边也有了姓杨的人。”

陈国强急忙压低了声音:“叔,这到底是为什么啊?杨政委他盯谁不好,怎么就偏偏盯上了韩琳?”

陈建军慢慢坐到了他的身边,答:“是因为你......不,应该说是因为我。韩琳和你有过接触,所以老杨想要拷问韩琳,得到你犯罪的证据,借此来针对我。”

“可是杨政委的权力不是已经比您大了吗?那他为什么还一定要针对你呢?难道你以前得罪过他?”

“要说得罪的话,我们共事了几十年,谁还没吃过对方的哑巴亏啊?可是以我对老杨的了解,他不是那种鼠肚鸡肠的人,反而是那种对大势特别敏感,善于随波逐流、最后踏在浪花之上的人。所以这一次的事,我怀疑他也不是真的想要干掉我,而是想把我哥哥、也就是你父亲给拉下来。”

陈国强听完更疑惑了:“我父亲?他要是想针对父亲,那不是应该冲着我来吗?”

陈建军呵呵一笑,摇了摇头:“你啊,太年轻。老杨不能像对付林磊那样对付你,抓不到你的犯罪证据,就不敢瞎编个理由整你......”

“况且,就算他真的找个理由把你弄到监狱里,可是对于你父亲的影响也微乎其微,顶多就是在舆论媒体上感慨几句‘家教不严’罢了,过不了多久还得把你放出来。但是我不一样,我这个局长当初可是给你父亲的生意开过绿灯的,这件事一旦爆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我父亲都不认识他,他干嘛要找我们麻烦?”

“你可别忘了,你父亲现在的根基在哪——是G市。而G市的抗议活动至今已经几个月了?不但没有停息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让那些领导们头痛不已。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的父亲作为G市数一数二的生意人,恐怕上面想动他的人很多。我说了,老杨是一个对大势非常敏感的人,他就是想借着这股狂热的‘爱国’浪潮,立一大功,好向中央请赏、向上爬。”

陈国强听罢,愣愣地看着眼前已经空掉的咖啡杯,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就因为这个理由?他们真的还是人吗?”

陈建军冷笑了几声:“也许,从来都不是吧。”说着,话锋一转,“对了,你小子最近也给我消停点,别给我找麻烦。要想去探望韩琳的话,最起码一周以后再去。”

说完,陈建军便起身,匆匆离开。而陈国强,则呆愣愣地坐在原位,许久不曾发声......

第十二章 人皮之下

一切如陈建军嘱咐的那样,陈国强在一周以后,便迫不及待地赶去了公安局,想要探望韩琳。可是,当韩琳真的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傻了:

如今的韩琳,整整瘦了一圈,走起路来都需要人扶着,脸色说不出的憔悴。她的双膝关节,也异常地肿胀着,右手的五个手指还缠着纱布......简直比当时的林磊还要凄惨。

“韩...韩琳?”陈国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韩琳听到呼唤,抬起了涣散的双眼,在看到是陈国强后,又勉强着拉动面皮,摆出来一副微笑,轻声说:“国强,是你呀。”

只是一声简单的问候,竟令陈国强的喉咙哽咽了:“你...你怎么...为什么啊?”

韩琳依旧维持着笑容,安慰道:“国强,不要难过,我真的还好。”

“好个屁啊!!!”陈国强终于忍不住,咆哮了起来,“你都变成什么样子了!韩琳,听我的,你干脆......”

“不要说了!!!”韩琳突然爆发出了比陈国强还要大的声音,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而陈国强,也立刻冷静了下来——这里到处是摄像头和录音机,如果自己真的说出“干脆把我供出去吧”这句话,那么非但救不了韩琳,自己也会身陷囹圄。若是这样的话,韩琳就白白付出这么多代价了。

可是...可是...话虽如此,却莫名的屈辱。自己究竟堕落到了何种境地,竟还没有一个女孩坚强、有勇气、敢担当!屈辱...莫大的屈辱!

韩琳看到陈国强的手在颤抖,于是坚定的说:“我不会放弃的。”

说完,她便被两名警察带回去了。而陈国强,自然明白她说的是什么。只是这一次,陈国强真的想去做了,从未如此认真的坚定一个信念,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

当天晚上,陈国强便约了自己的叔叔陈建军一起吃饭,两人见面的地点是一家五星级酒店——陈建军亲自定的。

这一次,陈国强特意拎着两大包名贵烟酒,走进了雅间,此时,陈建军早已等候多时了。

“国强啊国强,我都说了,最近消停点,你怎么就是不听呢?”陈建军坐在主座上,叹道。

陈国强缓缓的放下烟酒,然后走向次座:“怎么?我跟自己的叔叔关系好,就想多聚聚、多聊聊,谁能说什么?”

“那你拎着这两大包东西干什么?”

“年货。”

“净扯淡。”

陈国强无谓地耸耸肩,坐了下来,然后开了一瓶酒,给自己和陈建军的酒杯满上。

陈建军说:“今天这顿饭就算我请你的,钱已经付过了,菜一会儿就上来。咱们长话短说,开门见山。”

陈国强点点头,然后一把端起酒杯,干了下去,说道:“叔,那我就直说了。韩琳的事,我真的求您放她一马,她还是个学生,不懂得那么多规矩,也不应该落得这个下场啊。”

陈建军叹了口气:“果然是为了这事吗......现在不是我要不要放她一马的了,而是老杨像疯狗一样死死咬住了她,我也没办法啊。”

“怎么会呢?就算现在老杨的权势比您大,但您至少也是一名局长啊!只要您稍微运作一下,应该是没问题的。”

“呵......”陈建军无奈地笑了笑,“国强啊,时代变了。如果是以前,你这么说我还无法反驳,可是从一周前,我这个一把手就只是个空壳子了。还记得前些日子Z市的事吗?Z市的公安局局长,下令开枪驱散冲击公安局的群众,结果那个公安局长被撤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现在人在京城却杳无音讯,搞不好甚至已经人间蒸发了。从那以后,整个社会都掀起了一股浪潮,你懂吗?在这样的环境下,政治是高于一切的,而代表了政治风向的政委,他说的话就是圣旨。”

陈国强听罢,沉默了片刻,然后又从怀里掏出一张储蓄卡,递了过去,说:“这张卡里有五百万,密码您知道,是我的生日。我真的求您了,能不能想想办法?”

陈建军摇了摇头,将储蓄卡推了回去,说:“真的很抱歉,这件事我真的帮不了你,我现在连自保都已经很吃力了。你要是信叔叔我,就听我一句劝,远离是非吧,别再尝试了。”

说罢,陈建军便起身离开了饭桌,陈国强带来的酒也一瓶都没拿。而陈国强则呆呆地坐在原位,脸上依旧没有表情,看不出悲喜,但却久久没有动作......突然!他顺手抄起旁边的酒瓶,奋力掷了出去!

“啪嚓!”一声脆响,瓶子四分五裂,酒浆也飞溅地半个雅间都是。陈国强默默地用双手扶住额头,浑身都在哆嗦......

另一边,公安局外,徐望龙也拎着两大包东西,等候着杨政委——为了韩琳的事。

没错,事情过去了一周多,就算徐望龙再迟钝,也该收到消息了。实际上,他也曾去公安局探望过韩琳,只是韩琳拒绝见他......

不一会,一名胖乎乎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正是杨政委。于是徐望龙一路小跑着凑了过去。

“杨政委!杨政委!是我呀!”

杨政委寻声看去,不禁疑惑道:“徐望龙?你这是要干嘛?”

徐望龙谄媚地笑着,答:“嗨!我还能干嘛?不就是来探望一下您嘛。”

杨政委看了看他拎着的两个包,立刻就明白了,于是满意地说:“哦!好说好说,走走走,咱们先上车。”

说着,他便带路走到了一辆奔驰的前面,立刻便有司机从驾驶位上下来,主动过来开门,送他坐上车后座。徐望龙见状,也自己开门,坐到了前座上。

关上车门,杨政委这才放下心来:“行了,有什么事就说吧,看你拎着这些东西也不容易......”

徐望龙立刻心领神会,将这两包名烟名酒送了过去,继续谄媚地笑着,说:“哪里哪里,杨政委您才是最辛苦的,整日为了国计民生操劳奔波,我这不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才给您送点心意,希望您保重自己的身体嘛!”

杨政委听着这些马屁,不禁露出了受用的样子,勾着嘴角,点了点头说:“小伙子会说话,是个人才。行了,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直说吧。能帮的我一定尽力帮。”

徐望龙哂笑着挠挠头,小心翼翼地问:“杨政委,您知道那个......韩琳吗?”

“韩琳?”杨政委一愣,“当然知道!这丫头可不是一般的倔啊,死不认错。”

“那个,我想请您网开一面,对她手下留点情,不知是否麻烦?”

“嗯...这个事啊......”杨政委沉吟了片刻,随后答:“我不敢保证一定能成,但是可以试一试。毕竟你也知道,危害公共安全、散播反政府言论,这个罪过可不小,我也不能为了一个丫头,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不是?”

徐望龙连忙点头哈腰道:“没关系没关系,您尽力就好,这些东西您收好,还有这张五十万元的支票您也收着,我知道您整日公务缠身很辛苦,这些都是我的一点心意。”

杨政委的脸上都笑出花儿了,一边接过这些“心意”,一边客套道:“好说好说,有你这样善良正直的人民,我的辛劳才有价值呀!好了,接下来我还有些事,就不送了。”

徐望龙听罢,再三说着感谢的话,慢慢退出了车子,然后转身离开。

这时,司机问道:“政委,接下来您有什么安排?”

杨政委冷笑一声,说:“安排?没什么安排,先回家,其他的明天再说,反正韩琳这丫头估计也吐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了。唉!我这个人啊,就是太好了,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要做到。不过......这么极品的妞儿,可不能就这样白白的放掉......”

第十三章 绝境

第二天,有一篇文章一大早就发表在了各大平台上,题目是《潜伏多年的女间谍终于暴露》。毫无疑问,里面的女主角就是韩琳。文章中,通过大量捏造的事实,列举出了韩琳过往的种种罪状——利用裙带关系,游走于多名官员之间。说的是有鼻子有眼,甚至还有几张换脸P过的图当做证据,乍一看还真像那么回事,不是熟人的话根本看不出来真假。

很显然,这篇文章又是热点,立刻霸占了各大媒体平台的头条,其火爆程度甚至胜过当初的林磊事件。而这个时候,徐望龙和陈国强则因为半宿失眠,还在昏睡。

公安局里,杨政委也将韩琳提了出来,不过这一次并没有进审讯室,而是来到了那个秘密的房间——冯志超与陈国强待过的地方。

韩琳无精打采、沉默不语,只是乖乖地站在那里,似乎对外界的一切刺激都没有了反应。

而老杨则吩咐其他人都出去等候,然后才说道:“韩琳,有个好消息,你可以出去了。徐望龙为了保你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你要感恩啊。”

韩琳木然地点了点头,问:“然后呢?如果只是这一件事,没必要特意把我带到这里来说吧?”

老杨不禁咧起了嘴,猥琐地笑了:“聪明。你也知道我对你的执念有多深,不可能这么简单的放你出去,我得收点利息。”

“利息?是什么?”

刚说完,老杨竟一下子扑了上去,伸手就把韩琳的上衣扯出了一大道口子。韩琳终于明白他要干什么了,原本灰暗的眼眸立刻变得惊恐了起来......明明无论遭受何等酷刑,都不曾畏惧的她,怕了。

“你放开我!”韩琳拼了命的挣扎。可是,她已经太虚弱了,更何况杨政委又很胖,所以根本无法挣脱。

老杨一边撕扯着韩琳的衣服,一边淫笑了起来:“老子折磨了你一个星期都没有收获,临走了,说什么也得榨干你身上最后的油水!”

“我一旦出去就会找媒体曝光你的!”

“曝光我?”老杨突然愣住了,随即仰天长笑了起来,“哈哈哈!你竟然要曝光我?傻子,你知道逼死林磊的那篇文章为什么能一直霸占头条吗?知道冯志超的死为什么那些媒体连个屁都不敢放吗?因为它们都姓党!它们里面也有政委啊!哈哈哈!你尽管去曝光,随便你找哪家媒体,我倒要看看谁敢管!”

说话间,韩琳的上衣已经几乎变成了碎布条。情急之下,韩琳猛地提起膝盖,直接撞到了杨政委的胯下。

“啊——!”杨政委惨叫一声,捂着裆部匆忙退开,脸都憋成了猪肝色。

韩琳则怕的浑身颤抖,连忙缩进角落,紧紧抱着自己。

“臭婊子!”老杨怒骂了起来,然后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口,打开门,吼道:“小张、小李、小楚,给我进来!”

很快,三名普通警员便走了进来:“政委,您找我们......您这是怎么了?”

老杨一把将门摔上,说:“你们三个,给我上了这娘们儿!”

“啊?”三名警员都懵了,一时间呆在了原地,“政委,我们是警察啊!”

“他妈的警察不是人啊?”老杨的表情逐渐变得阴冷,眯起的眼睛充斥着杀气,“你们都是和我关系最好的人,你们了解我,我也了解你们。包括,你们的家庭状况......”

三名警员各自后退一步,神情或多或少都有些恐惧。

接着,老杨忽然一变脸,满面春风地笑了起来:“你们不用这么害怕!我知道你们家里都是什么状况,以后跟着我好好混,不会亏待你们的,谁让你们是我最好的兄弟呢!不过话说回来,没有一起犯过事儿的人,算什么兄弟?你们说是不是?”

三名警员没有说话,而是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犹豫。

于是,老杨的脸色又沉了下来,声音也变得冰冷:“我问你们呢,是不是?”

眼见杨政委真的要怒了,小张干脆一咬牙,率先站了出来,就开始脱衣服。

“你们瞧瞧,小张这才叫兄弟呐!你们呢?”

另外两名警员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了悲哀,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哀叹一声,开始脱衣服。

密室的隔音效果很好,但仍然有隐隐约约的“救命啊”这样的呼救声传出,可是很快的,呼救声便停止了......

三十分钟后,陈建军准时来上班了。一进门,便看到一位高高瘦瘦、颇为俊朗的警员正在给制服旁的枪套里装枪。

陈建军打了个招呼:“哟!小王,这么早。出任务?”

小王腼腆地一笑,答:“陈局长呀!我正要去执勤呢。最近世道不太平啊。”

陈建军点了点头,随后问了一句:“行,祝你一路顺风......对了,韩琳还好吧?”

“韩琳?”小王思索了一下,“韩琳被杨政委单独带走了。”

陈建军的眉头一皱,意识到了什么:“带去哪了?”

“上次您带冯志超去的地方。”

“坏了!”陈建军一拍大腿,“他们去了多久?”

“呃...半个小时了。出什么事了吗?”

可是陈建军没有回答他,而是立刻赶去了那间密室。小王一脸迷茫,但是看到陈建军这么着急,他也意识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于是急忙跟了过去。

“啪!”陈建军一脚踹开了密室的门,然而,已经太晚了。眼前的景象让他这个几十年的老警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韩琳赤身裸体、毫无生气地瘫在地上,面无表情,眼神中早已失去了一切色彩。而她的旁边,小张和小楚也赤身裸体地站着,小李原本正在她的身上耸动,结果看到陈建军闯了进来,顿时停止了动作,然后也默默地起身、站到了旁边。

到底发生了什么早已一目了然,令陈建军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的是——他们都是警察啊!警察!是警察!!!能做得出这种事吗?不要说陈建军,就连跟着赶来的小王,看到这一幕都傻了眼。

老杨对于陈建军的到来视若无睹,淡淡地说:“这就完了?那下一个,小楚上,你上完了就该我了。”

“都给我滚。”陈建军的声音很平淡,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爆发的前兆。

三名警员听到命令,顿时如蒙大赦,开始纷纷穿衣服。却在这时,老杨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许走,给我继续。”

三名警员一下子愣住了。

下一刻,陈建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从身边小王的制服上拔出枪,然后解开保险、子弹上膛,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接着,“嘭!”地一声枪响,房间里的灯被打碎了......

“别让我说第二次。”陈建军目光阴鸷,气息冰冷,仿佛一尊煞神。

于是,三名警员不再犹豫,立刻穿好衣服,逃也似的离开了,而老杨......他其实也被这一枪给吓到了,他没有想到陈建军竟然真的敢开枪,而且就在自己的面前。只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惊讶,而是默默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表示。

陈建军缓缓地把枪口指向了老杨,冷冷道:“还有你,给我滚。”

老杨瞥了他一眼,说:“我不信你敢开枪。”

“别忘了,我和你这种凭关系进来的人不一样。”陈建军死死地盯着他,“我曾经也是一名刑警,而且在一线拼过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给你三秒钟,不滚,我就打死你。”

老杨听得眉头一蹙,然后发出一声嗤笑,便转身离开。

接着,陈建军吩咐道:“小王,给我找些衣服来。”一边说着,他便脱下了自己的外衣,轻轻盖在了韩琳的身体上,顺便试探了一下鼻息,确定了韩琳还活着......

又过了一个小时,陈建军已经带着韩琳赶到了最近的医院,医生们正在给韩琳做身体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损伤。与此同时,他打通了陈国强的电话。

陈国强刚睡下还不足四个小时,突然就被这通电话叫醒,脑袋是又晕又痛,挣扎着爬起来,按下接听键:“喂?叔......”

“韩琳出狱了。”

“什么?”陈国强一下精神了过来,“太好了!她在哪,我要去见她!”

“先别高兴的太早。”陈建军的声音很沉重,“她虽然活着出来了,但是跟一个木偶没什么区别。都怪我不好,我去的太晚了,那个姓杨的,他竟然......竟然让三个手下,轮流侵犯了韩琳......”

陈国强的呼吸顿时一滞......

“叔,韩琳在哪,我要见她。”再说出这句话时,陈国强的语气已经没有开心与喜悦了。

“在XXX医院,正在做身体检查,你来吧。”

放下电话,陈国强二话不说,立刻穿好衣服,飞奔出了家门。

刚打完电话,小王便急忙赶来了:“陈局长!不好了!”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您看这个!”说着,小王便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陈建军带着疑惑,接过手机一看——地球时报登载:《潜伏多年的女间谍终于暴露》。

“王八蛋!”陈建军罕见的破口大骂,然后立刻起身离开。

小王急忙跟了上去:“局长,您去哪啊?”

“还他妈能去哪?找人给我封了这篇混账新闻!”

小王苦笑一声,也跟着离开了医院......

另一边,徐望龙也接到了老杨的电话:“喂?杨政委?”

“事我办成了,韩琳已经出狱了。”

“太好了!”徐望龙不禁从床上跳了起来,“真的太感谢您了!改日一定登门拜访再表谢意!韩琳现在哪?我想见见她。”

“被陈局长带去XXX医院了,正在做身体检查。”

“好!我这就去!”

放下电话,徐望龙也急忙收拾整齐,飞奔出了家门。

十几分钟后,陈国强赶到了医院门口,不约而同的,徐望龙也同时赶到了。两人见面,陈国强眼神冰冷地瞥了他一眼,而徐望龙则以冷笑回应。两人就这样,保持着微妙的距离,一起走进了医院。

刚进门,陈国强的电话忽然又响了,他急忙接起一看,竟然是韩琳的!

“喂?韩琳?你还好吗?”

电话那头的韩琳,语气非常平淡,平淡得毛骨悚然:“我很好,医生检查完了,将我安排进了一间病房......”

“好,是哪间病房?我已经进医院了,马上就来看你。”

“你不要来了,我有些话想说。”

陈国强顿时停下了脚步:“什...什么话?”徐望龙见他停下来了,而且通话的正是韩琳,于是也停下了脚步,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韩琳淡淡的说:“还记得林磊说的话吗?这个世界,比地狱还要令人生厌。”

陈国强顿时全身汗毛倒竖,慌张地说:“你要干什么?韩琳,你冷静一点!”

“我不想干什么,只是,彻底理解林磊那句话的含义了而已。”

陈国强急了,冲着徐望龙吼道:“你他妈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去问问韩琳在哪间病房!”

徐望龙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妙,于是急忙跑去了医院前台。

韩琳依旧在平静地说着:“......我以为,我很坚强,为了一个坚定的信念,无论遭受何等苦难,我都会挺下去,直到出现黎明的曙光......”忽然,她哽咽起来了,“...可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国强,我真的...真的累了啊......”

“韩琳,你听我说,这个世界还有希望,还有我、还有欣妍,大家都在关心着你啊!千万不要选择最傻的做法!”陈国强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国强,我已经看不到前方了,什么都看不到了啊。”

“不!你还年轻!一个年轻的女孩,未来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在等着你!”

“女孩?不,你错了。我已经......是女人了啊。”

陈国强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国强,你看过鲜红色吗?就是鲜血刚刚飞溅出来的那种颜色、林磊死时的颜色。你觉得,那是什么?”

陈国强艰难地咽了咽口水,颤抖着答:“是...是生命......”

“你又错了呢。”韩琳忽然轻轻笑了起来,“那鲜红,是罪恶啊。国强,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不!我不会答应的!你要自己去做!一定要亲自去做!”

可是,韩琳却置若罔闻,自顾自地说着:“......因为,我打从心底,想要诅咒这片土地,诅咒这片土地上的人,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们。这样的我,已经不能再继续走下去了。”

“韩琳——!”陈国强放声嘶吼了起来。

“...我诅咒...一切......”

说完这句话,韩琳便挂断了电话,与此同时,徐望龙也赶回来了:“问到了!4楼12号病房!”

可是下一刻,医院门外便忽然传来“嘭”的一声闷响,紧接着,就是大片惊恐的尖叫声,人们惊慌地四散奔逃。完了...一切都完了......

陈国强呆呆地站在原地,手机从手中不自觉地滑落、摔到地上,发出“啪嗒”一声脆响,无比清晰,那是心碎的声音。

徐望龙不明所以,赶忙跑出大门,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结果看到倒在血泊中的韩琳时,他整个人都傻了,无力地瘫坐到了地上。

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13
分享 2019-11-23

12 个评论

补完标题了...不影响观看了。我目前就写到16章,明天再更三章,就没有存稿了,以后的更新可就慢下来了......
大大辛苦啦😄
大大辛苦啦😄

不辛苦,一方面是为了信念,另一方面也是我确实喜欢写小说,有个文学梦
支持,帮你顶
支持,帮你顶

谢谢支持
好看,顶
好看,顶

谢谢☺️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不错,这就是我想表达的
好虐啊……唯一的安慰可能是陳建軍心裡面還是有一點點僅存的正義的。
第11章標題沒了。更新請通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