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街头上的那些乞丐,一般会是怎样的归宿?

这两年好像不太能看到了,但是仍然还是会有街头行乞的流浪汉,残疾流浪汉,甚至偶尔在地铁里还能见到乞讨的人,

今年中国正式宣告全面脱贫后,街上的流浪汉会是怎样的结局?政府城管们会怎么对待他们?
中国对于乞丐采用的是全国统一管理制度。

上个世纪80年代初,由于经济政策过山车,朝令夕改,联产承包,打八大王,拟立物权法,价格闯关...一波波政策浮动,造成很多人在这种社会联动中失去原有的职业和财富沦为流浪乞丐。

这些流浪乞丐和现今的大有不同,他们其中一部分是敢于第一时间下海经商或者私营小生意的企业主,原本也都是单位职工,或者开明农户,这些人头脑里有些东西,敢闯敢拼,有一定组织能力,沦为流浪乞丐后他在城市流浪者之中鼓动、宣讲一些自己的想法,有的还去政府闹事。 更厉害的干脆拉帮结派,勒索敲诈。 那时候乡县一级行政单位被闹的最凶,很多农民他承包私营后,走出农村,他见过世面,不愿意再回到土地上,但是由于政策原因搞到他生意失败,他回乡就是闹事,搞“拉齐”。什么是拉齐呢?就是我因为政策损失多少,你乡县必须给我补上,要不然我就在整个乡里,选最富的人家防火,我把他“经济水平,通过放火,拉到齐平的水准” 你明天不管我再去第二家放火。 邓小平那时候打“八大王”螺丝大王,电灯大王,合同大王最后都当过盲流。 黄河以北的水泥大王,旧货大王都流浪乞讨过。

面对这种情况,1982年5月12,国务院就下发了一个文件,叫《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

这里面规定收容站的职责不是帮助这些乞丐,而是收集材料,统一管理,户籍分区,然后通过派出所等执法机构,把这个人哪来的送回哪去,别在城市里流窜,容易造成不稳定因素。

这样一来就很差劲了,收容所里虐待,敲诈,体罚甚至强奸的屡见不鲜。 最后就是搞经营化,把这些乞丐集中起来让他们缝制商品,或者手工糊纸壳卖钱,当免费劳动力。

2001年到2002年全国各地收容站达到最疯狂的顶峰,开始出现抓正常人进去,然后通过殴打,奴役,洗脑等方式,再把他当作劳动力卖给矿场,海捕。

2002年5月和2002年7月,山东和河南相继爆发两次群众事件,起因都是自己家有傻子,乡道上玩被救助站抓走卖壮丁了,引起群众不满,持械包围收容站。

那时候中国政府基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乐不得街上跟北朝鲜一样光鲜,哪怕是假的。 那个年代的流浪乞丐和弱智残疾,你要是呆在城市里,那还好,算你家山有福了,派出所和收容站在城市里毕竟不敢太过分,你要是走到高速公路上,十有八九一周之内就收容发配了,最后被迫害,强迫工作,死在哪里都不知道。

2003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开始下决定整顿收容站,因为这东西已经开始激民愤了。 8月,发布《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 先是换个好听的名字,然后明令严格禁止虐待,殴打,勒索,强奸,贩卖流浪乞讨人员。 并且这次整顿力度比较大,相关的劳动场所只要是发现和救助站勾结贩卖劳动力的,一律入刑,算是把这股风刹住了。 

紧接着2004年,中国开展“三项教育” 主要面对群体就是执法机关,为啥这么搞? 那个年代年纪小的葱友应该不了解,那时候执法人员就是臭流氓,警察队伍里基本全是小时候学习不好,大专都够呛,出来穿上皮就欺负老百姓的,最要命的是乞丐流浪汉没有榨取金钱的点,就更惨的沦为了执法人员茶余饭后的娱乐品。

救助站标准程序收到一个乞讨人员后,最主要的工作第一是确认身份和原户籍,第二是检查是否带有传染疾病和对他人和社会造成危害的精神类疾病,第三就是检查工作就业记录。

没有一项是管你吃喝,管你情绪,管你冷暖的,中国的地方政府根本不在乎你死活,饿不饿。他在乎的就是你哪的?以前干啥的?有没有危险。

一旦确认后基本就是派出所出个面包车拉回原籍,比较远的就是往火车上一扔,让乘警帮着看着,到原籍派出所或者社区来领,这么一个程序下来就算一个“案子” 然后各单位就可以根据这个案子去申请报销费用了。 

2003年-2014年,这些年虽然流浪乞丐一样没温暖,没人权,但是说实话,至少比以前强,03年的国务院改革给救助站一个正规名号,一个正规编制,一个“获得额外资金”的窗口,一个法律意义上的不许施暴的框架。

但是这仅有的十几年“流浪乞丐”温暖期,随着习近平政府执政,一去不复返了。

习近平这人有点像明朝末代皇帝崇祯,他对组织架构权限相对虚化的单位没有容忍性,他不喜欢社会职能部门,在他心里中国只需要权力部门和直属部门,如果不是人口太多,街道办事处都可以不要。

他一上台就把中央团委书记一脚踹到底,妇联,工商联,关工委一律滚鸡巴蛋。 救助站这种单位社会性特别重,而且还是一直隶属国务院,还有半执法权,太他妈讨厌。

而且习近平不太喜欢街上出现流浪人员,他为人非常迷信,特别相信圣天子在位那一套祥瑞,觉得水灾,难民,乞丐这些东西都不是好兆头。 所谓上有好则下有效。目前救助站基本上又回到2003年之前的老路子,抓人,抓住就打,打到签字保证再也不出原籍了然后遣返,遣返了也没额外报销费用了,那只能勒索,敲诈家属,那些来源不明没有家属的就比较惨了,基本上就是长时间不让睡觉,用绳子把胳膊手肘反吊在天花板过夜,强光照射,软的皮管子抽打胸前和两肋,甚至有关在笼子里用电棍点击生殖器的。

著名的“湖南省长沙市民政局救助站”就在2013-2014春节期间,捆绑殴打流浪乞丐,在医院行凶捆绑固定老人长达两小时,并且省里拨款的800万人民币救助基金“不翼而飞”。 长沙市记者戴鹏假装流浪人员,卧底救助站采风,结果被捆绑殴打多达2个小时,最后无奈实在承受不住殴打了,亮出身份说自己是记者,被搜出记者录音笔以后继续殴打,之后和记者单位及父亲联系到并确认身份后再次长时间殴打。

在后续的长沙民政局座谈会上,局长说没有对记者捆绑,而是“临时性约束措施确保其安全和健康” ,没有殴打,而是在发现其裤兜里的录音笔,怀疑是管制刀具或者其他违禁品,在搜索膨胀的裤兜时双方产生肢体接触”


这种事在北上广深也没少发生,现在的救助站和流浪乞丐是一种啥关系呢!基本上等同于流浪狗和城管大队的关系,抓到就是半死。

所以现在一般的流浪者宁可自己回原籍,或者打个零工,也不愿山街乞讨去了,那些没有工作能力的,领取不低保的黑户,基本上都选个3-5年的罪自己主动进去了,而这其中最稳妥的就是盗窃,或者蓄意破坏财产罪,比如砸车窗。 砸好了就几百几千甚至几万,砸不好也刚好判个2年,进去吃两年饭,也比救助站强。
jiyo2022 反支文化 反支
死了呗 

城管   民政局  什么的到处拉着往外属地扔
大勇猴 杜奕謹、田勝傑共林明溱許集。奕謹禁一文勸田云:「奉使君一刪。」田曰:「可吸。」奕謹勃然起,作色曰:「汝故是草屯旭光惡徒耳,何敢譸張!」田徐撫掌而笑曰:「明溱,奕謹殊不肅省,乃侵陵上國耶?」
搞不好還去廣東當山大王砍殺人家寵物了呢。
某些人不還說不給砍殺寵物,這些人就要失業了嗎?那小乞丐自然就是投奔廣東歡快爆殺他人財產了。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你是説哪種乞丐?真的走投無路的還是職業騙子?
要知道有的殘疾是裝的
有的帶小孩的乞丐,小孩是買來的。你問什麽歸宿,你是問那個買賣人口的大人,還是那個被買賣的小孩呢?
白頭翁 小學畢業
好殘忍的問題哦。。。。。

希望他們不要這麼早死,只能這麼想??
你晚上去大的有過道的地鐵站看看就知道,或者公園裡也有不少,貧窮和在街頭病死是不可能杜絕的,說中國脫貧的人應該像隋煬帝一樣被砍頭才對得起歷史。
socks 黑名单
要不到钱的话 就只有病死饿死的归宿要不到钱的话 就只有病死饿死的归宿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好像進收容所了

我家族中有成員有精神病,好像江門有免費(或許要收費?)的精神病收容所,當然,和露宿者收容所不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追求平等,博爱,客观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3-13
  • 浏览: 5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