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台灣為了一頓免費餐點而出現改名的人?

新聞:https://www.businessweekly.com.tw/focus/blog/3005876

某壽司店透過這種商業手法
然後造成的現象
之後也有幾家企業跟進(連電信也有

看完這篇新聞,其實個人覺得我們還是無法擺脫本性,唉..
(年輕的也不少改名.....所以沒有年輕人比較好這件事(悲
感覺這裡真的比較少討論台灣隱性問題
(這種感覺也算,雖然不至於危害國家,但是對於名聲還是有所影響,而且更讓人覺得骨子裡的東西是無法去除的
但是以商業手法看,這個挺大膽的
不過還是浪費了不少食物啦 (這點我比較看不下去,還有那種對員工那樣的台灣鯛...
好奇各位大佬如何看待?
howard044 到處看看
台灣人優良傳統阿
貪小便宜

不過感覺這件事湊熱鬧的人應該不少
畢竟如果只是要吃個飯,那改名叫張鮭魚或黃鮭魚之類的也就算了
偏偏一堆人改成一些奇葩的東西
什麼深海鮭魚王不然就鮭魚和牛(下略10字)多到身分證要用手寫那種
然後去吃飯再拍照打卡上傳
搞半天就跟風仔
還看過有開人頭團來賺錢的
最可惡的是只吃鮭魚不吃飯
浪費還當無所謂

雖然壽司郎在這一波收穫不少人氣
我也不認為幾百個吃免錢的就可以讓壽司郎虧到怕
但這種事以後還是少出現比較好...
看了真的豆頁痛

-------------------------
跟大陸人補充一下
在台灣改名很方便
只要去離你最近的戶政事務所,繳交工本費50元(新的身分證用)就可以改
時間快的話不用半小時
然後一個人一輩子可以改三次

就因為這麼方便
這次才有幾百個北七跑去做這種浪費行政資源的事
大勇猴 杜奕謹、田勝傑共林明溱許集。奕謹禁一文勸田云:「奉使君一刪。」田曰:「可吸。」奕謹勃然起,作色曰:「汝故是草屯旭光惡徒耳,何敢譸張!」田徐撫掌而笑曰:「明溱,奕謹殊不肅省,乃侵陵上國耶?」
好玩啊。有人也不差那一點壽司錢,但還是覺得很智障很好玩所以改了。
我個人不太懂連吃個壽司都要提出來批判的人在想什麼:吃壽司的人不缺這點錢,反倒是旁觀的人很缺這一點微不足道乃至當事人自己都不在乎的優越感嗎?

非要說的話,這才是支性的體現,也就是試圖從一切事上找到優越感來抬升自我意識,哪怕這事在旁人眼中根本只是個有趣的行為藝術。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這才叫文明社會啊
我自己的名字,我愛怎麽改就怎麽改。名字本來就是一種「我讓別人稱呼我」的代號而已,只是小baby的時候也需要代號所以父母起最初的名字,但如果長大了當事人想改本來就應該隨便改
至於我爲什麽改、改成什麽東西,那是我的自由,要你説三道四?
我爲了合法吃霸王餐,甘願動手續把駕照護照上的名稱都改了,從此新手續上都要多寫一句「曾用名:XX」,麻煩了點但我願意,誰也不配阻攔我
像日本那種明明當事人為父母亂起奇怪名字感到很困擾的都未必能改名的我都覺得野蠻了(別給我提中國現在還幾乎不能自主改名這件事,中國本來就野蠻,野蠻人野蠻理所應當)
不説要像歐美那麽狠,喝醉酒在酒醒之前就能幫你把名字改完了等你醒了再後悔
至少也得像台灣
我可能一輩子不會用這麽方便的改名系統,但決定他人應該如何稱呼我,這本來就是我作爲一個學會語言、成爲社會一部分的人的權利
巴拉刈 一瓶健康飲料
好久沒上品葱看到這玩意,尼瑪這都能洗?造成別人困擾,已經跟好玩沒關係了,純粹就是支而已,還扯上自由呢,自不自由根本不是重點,你見過有人酸台灣阿成的嗎?這要是發生在支那大陸估計風評會完全相反。。。
商家輕輕鬆鬆打個個超大廣告根本賺到
為吃而改名的,個人行為,也因他們的瘋狂這種宣傳才會嗨
我相信不管到哪一國一定會有這種無腦嗨的衝動者
我看日本新聞留言也是挺歡樂的[這真是一則愉快的新聞][不虧是台灣,連吃的廣告都可以這麼嗨]

但是浪費食物是絕對要罵的,不想吃澱粉就不要吃握壽司
大修 聽床師們,今天習下了嗎?
這是多贏

     在沒有糧食危機的情況下   "浪費食物" 去指責不恰當,你可說他們的行為醜陋

     "食材的消耗"=創造了更多 消費與貿易 行為=農民與貿易商的收入

     這些食物原來也不會拿去給窮人,之後會變成餿水餵畜生

     更不要說這本來就是店家的商業手法,以上也只是消耗的成本
 
     看這幾天新聞報導的收益已經遠遠超出這些米的價值了

     店家的宣傳成功了,好小益而不顧臉面的人也願意去當這個宣傳的"小丑",當然是多贏了


    沒有違法的情況下去扯這個只能說是無聊
台灣來的麻雀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噱頭和跟風啦,這大概跟玩抖音、玩meme的等級差不多。

就算論盤子計較讓你吃到飽,這點錢好歹一般上班族是吃得起的。
CarlosGuevara 灰名单 憎恶中共,也不对西方政府抱有任何幻想。出身“中产阶级”,却被现实教训到变成托派……
感覺就是很無聊的行銷行為,當然了,消費者為此改名、浪費既有的改名機會與我無關。另外,只吃上面的生魚片、浪費壽司米實在令我不解——壽司米很難吃嗎?
蝠如東海 有蝠同享 有病你擔
看出生的年次大部分都大學生吧,不是還有個鮭魚之夢改不回來了



身為客家人我寧可把這些時間都省了
圣锹游侠 中共还活着,每个人都有责任
就觉得挺好玩。
我也改下试试,XD
就这还要拿出来批斗一番,是不是有点阴暗了?在这嘲讽的都略显卑鄙啊。
带钢丝的韭菜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如果台湾分店的负责人是日本人,说明日本人还和一百年前一样,是毫无战略眼光的猪队友;
如果台湾分店的负责人不是日本人,这店搞不好已经被渗透了。

此 “渗透” 不是指中共直接派江西、湖南、湖北猴子进来散播瘟疫;中天、TVBS 都是台湾人自己在玩,但它们却替中共说话,这就叫 “被渗透”。

否则,台湾人难道不上网的么?
明明月初的时候,对面的上海才刚刚发生过肯德基被哄抢的事;短短半个月后,有人偏要在台湾本地也以 “免费” 的方式来试探一下人性的底限,这是要闹哪样?

更恶心的是,谁会给自己起 “鲑鱼” 这种名字?
这不是侮辱人么?

如果这事真是有目的、有计划的 “阴谋”。或许,是由于考虑到成年人不好忽悠,所以才选择从小孩身上下手,存心搞个大新闻——
小孩会觉得,反正一辈子可以改三次名字,大不了先把名字改成鲑鱼,吃完之后再把名字改回原来的。而成年人,不见得能轻易干出这样的事。
就像大约 2015 左右爆发著名的 “裸贷” 事件时,那些为了几百、几千快钱,就一边举着自己的身份证,一边既露上面又露下面地拍视频当 “抵押” 的蠢女人,有几个是过了 30 岁的?绝大部分甚至连 25 岁都没有。因为这种年龄段的人,目光往往短浅、头脑往往简单、考虑问题也不够全面,只要能把钱 “借” 到手就行了,又不用真的陪人睡,不过就只是让人看看自己的自慰过程而已嘛。它们就不会考虑一旦把这玩意儿拍成视频、且还举着自己身份证,自己就有可能 “出名”,多的都得亏出去。

肯德基那个好歹在当时看来还是长期的吖,而吃鲑鱼却只是一次性的。
我想,一个成熟的人,甚至即便是哄抢肯德基的老头、老太太,不见得愿意把一辈子仅有的三次改名机会浪费掉两次用来吃这么区区一顿霸王餐。
你想:当年玩街机的飞机类游戏(比如《打击者1945》),一个正常的老手玩家,子弹来了往往都是先尝试躲避,而不是直接用炸弹清屏,哪怕躲子弹时出现失误、身上存的炸弹全浪费,也仍然还会这样做;而新手玩家却刚好相反,都是一副 “今朝有酒今朝醉” 的德性,看到子弹来了就直接扔炸弹,一条命自带的两颗炸弹扔完,剩下的就只能听天由命、看脸了。
成熟的人不会 “今朝有酒今朝醉”,因为成年人不想让自己陷入明天没有酒喝的窘境;而小屁孩的脑子里压根就没有 “明天” 的概念,当然就不会去考虑明天。俗话说的 “年少不知精可贵,老来望屄空流泪”,讽刺的就是这个。

所以,肯德基的事与这件事,相隔那么近,看起来真的很像故意策划的。

这就是为什么肯德基被中国猪哄抢,墙内还遮遮掩掩、扭扭捏捏;
而台湾小孩很有秩序地占点小便宜、甚至还工工整整拍下了身份证的照片,墙内居然会大肆渲染,并且这么短的时间内甚至连维基词条都有了(“鲑鱼之乱”)。
steptw 迷路的金屬史萊姆
只能說智障不分國界
自述數自述數自述數自述數自自述數自述
jange567 初来乍到
以前好像也看到过为了免费餐直接在头上纹个身的老美新闻.所以感觉这就是个人猎奇行为.我是不会这样干,但别人愿意改也是他的自由.不会特别看待.
尻尻丸 Winnie Happy Organization
真是一則讓人看了心情都會變好的新聞,要是以後新聞都這麼歡樂就好了
跳蛋君 漏電型跳蛋君
我真的無法為了吃免費的食物  而去改名字  名字對我而言 有重大的意義  是一個人的標記  

但別人改名字去吃免費食物  我也不會罵或取笑他們  而店家也得到了宣傳

各取所需吧
說明政府機關辦事迅速
沒卡著公民的權利在雞雞YY啊
雖然他有善意提醒啦
甚麼時候中國也能很輕鬆地做這種事情
就算是真正過上好日子了吧

貪小便宜是有
更多是好玩吧
我倒覺得年輕人花錢手很鬆
誰會缺這一頓壽司的錢啦...
不然應該是主婦們衝最快吧
Kwantung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因为品葱主要是简中党所以才不太讨论台湾吧。说实话我个人只是希望中国变得更好,至于外国怎么样是外国的事,像这种批斗台湾本岛问题的,对于大陆人而言属于小粉红五毛战狼或者黄智贤那种投共人士的工作,对于台湾人而言属于那些单纯希望台湾变更好的爱台人士。

ps:至于为了一顿寿司改名……你要让我说的话,他也不犯法也没伤害谁,虽然非常掉价跌份、没有自尊心,但总体而言是他们个人的选择,没什么好说的。
ul6ejp3gbp6 路過的大叔
我倒覺得那是他們的自由,法律規定每個人可以改名三次。
那些人願意為了一兩萬元的餐點而改名,也不過是使用法律賦予他們的權力而已。
對於壽司郎來說,也相對花比較少的錢賺到相當大的新聞流量跟廣告,
撇除吃肉不吃飯這種浪費食物的惡劣行為跟改名期間需要一些恥力之外,
個人不認為有什麼好特別砲他們的..
kalinka 舉重若輕
技術上來說是4頓
3/16先去改,可以吃3/17-3/18午晚餐,然後3/19再改回來

CP值算高啦,前後160元手續費再加一點在戶政事務所排隊時間
也不能說不划算

但這中間又涉及了台灣人最喜歡的成本外部化,包括行政資源的浪費(製作新身分證)或是到了壽司店點了東西吃不完,之類的
重點不是吃到幾口壽司,而是用少少的錢就可以動用到社會資源的屁孩心態
對台灣屁孩簡直有無比吸引力

是的,我們最喜歡那種把自己成本外部化的快感惹....
HenkGao 我姓高,叫高老庄
商业和文化上的事情不好评论。但我看到的是台湾政府依法行政,便利行政,充分践行人民法无禁止则可。
以前中国有个案子,一个父亲非要给孩子取个英文字母名。
取名的派出所当然不同意,父亲就一直上告,最后告到公安部,公安部研究说确实法律没说不行。但系统如果要更改就必须投入巨资。
最后的解决方式就很支了,通过施压、威胁让这位父亲放弃这个想法。
改名免费吃鲑鱼 至少还有吃到东西

那为了"改运"这种虚假东西改名的怎么办?

这种白癡比第一种更多...而且是老人

从实体利益来看第二种更蠢

不过往大了说 除非是

生下来就家财万贯 永远不用工作的豪阶级

否則其他人都"一定有一个价码"

自以为有节操只是价码高点的 嘲笑别人价码低

如果改个名就可以有两栋房子甚至豪宅呢?

对豪阶级而言 房子是天赋人权 本来就有一堆

甚至对这阶级而言

少少的月薪就可以让大部分人忍气吞声卖命

就为了买他自身生来就有的房子

在他眼里看来 这些要饭的

跟改名吃鲑鱼的有什么不一样吗 都是低端阿
Joshua 自由之地即祖国
如果永久免费,改改无妨,但这就有个悖论,吃白食的多了店肯定经营不下去,也就没办法享受这个通过改名获得的福利了。

显然店家只是制造一个宣传的噱头,让人一直白吃白喝这种事是白日做梦,就为了这么一顿白食费劲巴拉地去改名,付出的成本和获得的收益完全不成正比啊。

很好奇这店开在大陆会怎么样,大爷大妈虽然贪便宜,但要他们抛弃陪伴了自己一辈子由父母长辈取的名字,这得下多大的决心,还得接受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年轻人中应该有特立独行的,但要改名好像很难给出足够充分的理由,相信派出所的警察会用关爱智障的眼神打量着你哦。
政策有這樣的空間

業者有它的行銷方式

個人有他改名的自由 


這三個看來沒問題的事加起來

如果只有一兩個就笑一笑
人一多就丟臉了
这要是在大陆,要能吃到一顿免费鲑鱼寿司,你让那些小粉红改姓鲑他也愿意。
天下為公 遲來的公義就是不公義. 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
這新聞我第一次聽到時,以為是假的惡搞的,因為怎會有人叫鮭魚。。。

太無聊太歡樂了吧
mortal 有時候看著對岸很奇怪,民主意味著人民比政府和黨重要,為甚麼中國人民要把自己的位子擺的如此卑微...
這就台灣自古以來的傳統教育阿 省省省 (但每個人症狀不同 這部分人特別嚴重)

時間成本?過去長輩只會說 你的時間值幾毛錢?這種氛圍下教育出來的孩子可能在乎時間?

戶政機關人員忙到翻掉?Who cares?這可以省下一餐的費用呢!
一定有人會忘了一輩子只能改3次名字,然後最後這輩子名字只能叫陳鮭魚大王🤪
--------
然後全台一堆稻田缺水休耕,還浪費食物,丟臉丟到cnn......有點想移民了
有種看到陸客大媽吃自助餐的感覺....
Otaku 新注册用户 極度痛恨赤匪,五毛粉紅不配在我下面留言
奇怪我當時看到這新聞覺得還蠻有趣的,結果評論基本上一邊倒???你本來就有三次改名機會而且過程不複雜。能吃到飽賺回來有錯?壽司本來就不便宜能免費很棒啊!到底大家在氣什麼?浪費米?那應該讓消費者決定要不要米飯,只做鮭魚生魚片就好,別加米飯了。
赛博理想国 黑名单 致力于A Declaration of the Independence of Cyberspace的实现
我怎么觉得很多人都没有幽默感?这样也批判支的话我是不是可以说这次事件中感觉不到幽默的人有点支呢?还是生活压力太大了?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跟風而已好玩,這些改名的年輕人一個比一個光鮮亮麗,紅光滿面,如果給他們跟小粉紅這樣日夜996,估計就沒錢沒閒參加這種活動了。
我的每一個姓名,都是我自己取的

偶然看到這篇文章,因為這個娛樂新聞現象能引起人對姓名的思考,我覺得還蠻有意思的。
qingcheng 海外党上班族
没什么看待,一般人只会觉得哦,好无聊哦,商家宣传噱头。如果学狗叫会免费吃相信全都是汪汪声音。唯一意外这里连这个都有人想洗白的,角度还颇为惊奇,本来也不黑啊,人性罢了,只是无聊。

只是,如果一模一样的事,是发生在中国,那评论会精彩和热门得多得多,好期待。
zhengyi 反共并不能带来优越感和智商提升
中共习近平看到这消息可高兴坏了。原来就是免费餐点的事情…
讲好听点:客家人勤俭持家的美德
不好听点: 支性不改,为占一点小便宜可以牺牲尊严,跟对岸同文同种的一个德性
lijenhsin 台灣來的/自由主義者
主要問題是台灣改名太容易,已經有人討論應該設立門檻了。
改名不用錢可以改三次,可能半小時就完成,所以才會有這樣的風波
内容太多没仔细看,不太清楚这个改名是改啥名,如果就是改个网名也没啥大不了的
如果是要改类似身份证上的名字,我觉得也没啥,毕竟卖肾买爱疯的都有。
不伤害别人就行
提尔皮茨 我也没有什么水平,来这里主要是墙里真的什么都发不出来了
转移视线的快餐新闻,话说这种吊问题和所谓的社会热点支乎上一天生产的数量可以填满114514个化粪池,,,
一開始我還以為是中國的新聞呢 
結果看一下 台灣....恩恩
看到这个新闻我最诧异的是台湾这个民主国家居然还有身份证,以及改名次数还是有限的。
挺有趣的啊,全世界都在烦恼肺炎,台湾最大的新闻居然是吃鲑鱼。感觉最有梗的是那位"黄金帕马森起司焗烤鲑鱼",希望他一辈子都别改掉这名字XDDD

说实话这种人哪的国家都有,以前美国也有一堆人为了吃免费披萨去刺青,除了那几个浪费食物的,他们改名也没碍到别人,还行吧。



鮭魚之亂始祖!達美樂掀「刺青狂潮」…免費吃100年披薩 網全瘋了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210319/1941960.htm
昏默 很廢的學院派 · 御宅族 · 中間偏左 · 中國政治宣傳 · 你蔥就是左翼失語啦淦
是說浪費食物不好沒錯啦......但是鮭魚免費吃到飽,聽起來覺得很讚誒

雖然這樣說有點那什麼,但是要是我是台灣人搞不好我也會去改...就是改名機會3次其實也不多,可能還是得留下來
vhlc722 新注册用户
很大原因是因為改名的行政程序不難,而且可以改三次,有不少人吃完飯後又跑去改回來了,但是不可否認的就是貪小便宜的毛病。
shinichi freedom
一生能合法自由改3次名,已经很不错了,也许大家是想测试一下这个管不管用呢
overthehorizon 黑名单 天佑林登万
这事问题有两点:
1)凭啥只让改三次名
2)人家爱改啥改啥,除非人家品性和行为确实影响到别人造成别人损失了,否则有什么资格说人家人穷智短/贪图便宜

还是支性太重,拿显微镜看人,有点毛病就想踩人家,啥鸡毛蒜皮小事都想无端联想充分放大编造污蔑。
很正常啊。反而能看出台湾可以自由改名,幸福。我在中国改名,根本不允许,呵呵。而且他这个改名,一个可以带好几个人去吃,就算只允许吃一次,带来的经济效益也是上千人民币。在中国一个鸡蛋大家都去排队,何况一两千人民币?只不过中国不能随便改名,所以没有商家做这种活动。
南區戰忽局 戰忽局偽台灣省分局官方主帳
我是說
如果,假如

慶豐包子舖推出促銷活動,名字裡有”加速””維尼”同音,長的像習近平直接就是或叫”習近平“的
慶豐包子跟梁家河的大糞免費吃到爽

會有人改嗎(才怪
brfee Freedom Number 1
支!

为了贪图小便宜去把自己的名字都改掉。我不得不骂这个是支性的体现。

在品葱,我们应该以身为能够脱离传统教育,脱离中国文化束缚而感到自豪。任何体现民族劣根性的行径都必须被指出来批评,没有什么可以狡辩的空间的。

如果你不希望自己的子女也因为想吃免费的午餐而把自己的名字给改掉,好好批评这是支性的体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