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反驳这篇文章《论所谓“神本主义”》?

原文:论所谓“神本主义”
原创 李野航 李野航工作室
 

   前一阵子,一位其名字已经成为敏感词、曾声称要“剥余秋雨的皮”基督教传教人(转载者注:王怡)在成都“秋雨之福”教会搞了次演讲,题为“神本主义必将替代人本主义”。我不知道这位哥们儿是否把余秋雨的“皮”给剥了下来,可以肯定的是,他似乎给“秋雨之福”教会贴上了一张余秋雨式的“皮”,这张皮就是所谓“神本主义”。

 

   现在,所谓“神本主义”一词,已然被一些基督徒们弄成了一张特效的狗皮膏药,只要往自己脸上那么一贴,仿佛自己就立即“属灵”了似的。殊不知,他们所说的神本主义,其实恰恰是一种最坏的“人本主义”。

 

   所谓“神本主义”,就表面意思看,仿佛是“以神为本”的意思。但倘若剖析起来,就会发现这种说法的细节中隐藏着“魔鬼”。

 

   让我们先分析一下“神”,这个概念。

 

   在整个基督教的思想体系中,上帝在三个层次上被理解着,即所谓“肯定神学”、“否定神学”和“神秘神学”。通常基督徒所说的“上帝”,其实是在“肯定神学”层面上被理解的“上帝”,这个上帝就是基督教教会信条所定义的“上帝”,祂是“仁慈”的、“公义”的、“三位一体”的、向人类发出“启示”的神。人类因信祂以及祂的”独生子“基督”而“罪得赦免”。一般基督徒所说的神本主义,就是以这个在“肯定神学”的层面上被定义的“神”为“本”。

 

   但,一般基督徒不会走到“否定神学”和“神秘神学”的层面上去理解“神”。因为,在这两个层面上的“神”是他们不能理解的。

 

   在“否定神学”的层面上,教会信条对于“神”的定义是无效的。比如,在这个层面上,不能说“神”是“仁慈”的、“公义”的。只能说“神”并非不是“仁慈”的、“公义”的。“否定神学”的上帝观绝不是在玩文字游戏,它解决了一个对信仰而言极其重要的问题———人对上帝的一切定义与认识不等于上帝本身。不解决这个问题,被言说的上帝无异于偶像;所谓“以神为本”无异于以人对上帝的“说”为本!基督教认为:对于不信上帝的人而言,告诉他们一个“肯定神学”意义上的上帝是很有必要的,这样的上帝就像是一种人格化的法律,它会起到一种引人向善、维系道德的作用。但信仰一旦深入,则需要对上帝的超验性予以强调,否则,信仰就会有滑落到偶像崇拜上去的危险。

 

   不过,一个令人尴尬的悖论却因此浮现了出来———如果上帝不是一个可以被一般人理解的、超验的上帝的话,人又如何能以祂为本呢?就人类意识的本质而言,人能够以之为“本”的东西必须是一个可以被命名、有着其明确的边界的东西,一个不可明确定义的东西是难以“为本”的。

 

   其实,解决这个悖论也不难,就看到底是谁在“以神为本”了。人类的意识是由语言构成的。因此,人类的意识能以之为“本”的只能是语言层面上的东西(包括上帝这个词)。所以,以意识为人之主体的人所能“本”的只能是自身的语言(关于上帝的言说),但人不仅仅作为意识而存在。人还有一个无意识的、超越语言的“绝对主体”躲藏在作为意识的主体的后面,它是更加超越的“我”,它是真正足以去信仰或不信仰上帝的“我”。它才是足以“以神为本”的主体。

 

   当一个人的“绝对主体”作出“以神为本”的抉择的时候,自己是否是基督徒、自己是否是“神本主义”者就已经一点意义也没有了,因为他已然不再受到人类语言的羁绊、不再需要通过人类的某种有形的、被固定于某种言说的方式去信仰了。他的超验性已然在直面上帝的超验性,他的超验性已然直接地被上帝的超验性所给与、所“让在”了。这就是真正的“神本主义”。

 

   让我们再回头来剖析一下所谓的“人本主义”。

一般基督徒们所猛烈攻击的“人本主义”其实指的是一种以人的肉身性、世俗性需要为“本”的“主义”。无疑以人的肉身性、世俗性需要为“本”的人是抵挡不住肉身性、世俗性那无常的秉性和必然败坏命运的。但这并非欧洲人本主义价值观所憧憬和定义的“人本主义”。后者所谓的“人”指的是大写的“人”、以实现其“类的存在本质”(马克思语)为目标的人,或者用基督教的语言来说,就是“与神同在”的人、作为“堕落前亚当”的那人。


同样,这后一种“人本主义”也存在着到底是谁在“以人为本”的问题。如果从人的肉身性自我出发,是不足以以大写的人为本的。它所能追求的只是人生物性生存的、属世的需要,它并不追求人“与神同在”的需要。所以,后一种“人本主义”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接受为立场的一种“主义”。


那么,问题就搞清楚了。一般基督徒所说的“神本主义”,其实不过是人的自我意识在语言层面上的选择。出发点是自我意识,对象是自我意识选择的一个关于上帝的概念。而这种选择有助于支撑自己的自我意识。因此,这样的“神本主义”恰恰是以人的肉身性需要为本的“人本主义”。


那么,在否定神学层面上被理解的、以人的绝对主体为出发点的“神本主义”和以实现人的“类的存在本质”为目标的、同样以人的绝对主体为出发点的“人本主义”又到底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呢?坦白地说,我看不出来。



据我观察,基督徒们通常从教会生活中寻找到的是一种团体归属感。他们并非真正以上帝为本。举个例子:在基督徒们的圈子里,很忌讳的一件事是有信徒到不同的教会去参加活动。如果他们真的是以基督为教会的元首的话,这样的忌讳是不应该存在的。它存在,就证明基督徒们的真正元首其实只是一种集体归属感。而某些教会领袖们是很乐意去营造这种集体归属感的。毕竟,他们是这种集体归属感以及偶像崇拜的受益者。他们在“剥余秋雨的皮”的时候,可不希望有人来剥蒙在他们自己脸上的那张“神本主义”的皮。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说得那么好听,然而最后一段就是事实上的错误。至少在下去的教会没有这种忌讳,还鼓励教会间的交流,去不同的教会听道。在下年初还在一座城里碰见了两个拿着圣经传教的基督徒,因为那里很蓝,所以我觉得应该跟他们交流下,让他们知道那里也有基督徒。当我问起他们的教会时,他告诉我们他们两个是从很远的另外一个城市来的,为了和一些教友来交流。我们也讨论了人们加入教会的种种动机,大多数人确实是为了加入一个“社群”,获得教会的帮助和便利。但这不是目标,这只是提供给这些来的人接触神的话语的机会,给他们真正的皈依创造契机,当然这个目标能达到的只有所有来到教会“慕道”的很小一部分,但这也足够了。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王怡牧师带领的秋雨教会因坚持独立自主的教会路线,拒不向共匪低头,被共匪迫害,身陷囹圄,教会里一百多名教徒也被共匪抓捕。

有意识的是,共匪给秋雨教会教徒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而不是组织邪教的罪名,很显然这些教徒都是清白的,在组织上和道德上都没有给共匪抓到任何把柄。

共匪给王怡牧师的另外一个罪名是非法经营罪,涉案金额高达支那币5 万元。我们知道,一个教会是靠教徒的奉献才能生存的。共匪没给王怡牧师定贪污罪,说明秋雨教会在财务上也是清白的。

所有对王怡牧师和秋雨教会的攻击,都是共匪的栽赃陷害和名誉抹黑。

这个署名为李野航的,显然是共匪豢养的五毛。

附:王怡牧师讲道:习近平若不悔改必要灭亡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