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义下应该有最低工资标准么?

共产主义认为,劳动不分贵贱,只是社会分工不同。所以要求不管什么职业,工资应该一样。也就是中共当年实行的大锅饭制度,希望不管做什么工作,大家得到一样的回报。

但是自由主义者认为,按劳分配,多劳多得才是真理。举个例子,我卖了7部iPhone,但是雷军卖了21部iPhone,我觉得雷军工资应该是我的3倍,而不是我和他工资一样。这就是多劳多得!

但是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

制定了最低工资标准,是不是应该等同制定一个最低劳动标准?因为我们追求的是多劳多得。
如果有了最低工资标准,没有最低劳动标准,就和大锅饭一样了啊!大家都不干活,都去拿最低工资标准!
多劳多得,少劳少得,无劳不得。。。


凯恩斯主义认为,可以制定最低工资标准,但是这个是以滥发货币,造成通货膨胀来满足的。比如,现在要求最低工资是2000元,那么就是滥发货币,导致通货膨胀,货币贬值,就可以满足了。而且也符合了多劳多得的规则。

哈耶克注意认为,不可以制定最低工资标准。因为这样要么导致通货膨胀,要么导致低劳动者无法得到就业机会。

所以,你们希望有最低工资标准么?希望通货膨胀么?

------
我是信哈耶克主义的,我们认为应该禁止通货膨胀,禁止最低工资。低劳动者的生存权,应该由纳税人投票来让政府统一处理。

政府不应该替纳税人决定,税金如何救济穷人,而应该由纳税人自己组织听证会,投票决定分多少税金用于救助穷人。同时,决定分配方案,以及救助方案。
哈耶克主义,提倡市场经济,私有制。反对公有制,和计划经济。

类似于无政府主义。不喜欢政府干预市场的行为。也反对凯恩斯的滥发货币理论。
哈耶克主义,提倡了货币发行权的概念。认为政府垄断了货币发行权导致了货币通货膨胀。所以希望市场上可以同时流通N种货币,这样货币互相制约,哪个货币滥发,就会被市场淘汰。导致所有的货币发行单位都不敢滥发货币。
我觉得楼主吧,其实在原文中已经把答案说出来了,一共两句话,第一是设立最低工资,不方便找工作,不利于创造就业岗位,那么就不利于经济中的生产、消费和流通。

第二是如果一定要设立最低工资,你别以“劳工思想”去看待这个最低工资,你求的是一个温和通膨的刺激消费和刺激流通。

我解释一下这两个概念,第一个,很多人觉得“最低工资”的设立与否,标准多高,直接影响的是”劳工”,比如某地设立最低工资4000美元一个月,低于最低标准就处罚。 这个政策直接影响的不是劳工,而是雇主,我一个工作岗位原来我可以对外招聘兼职工,现在你设立这玩意我只能找全职工,然后要多付钱,要交全职工保险,那么我成本上扬怎么办?我宁可压榨一下公司里的员工小A,我再给你1800块钱你多干点,我省了2200。 但是里外里,社会上就失去了一个就业岗位,久而久之,就业岗位越缩越紧,保险覆盖,生产效率,产品革新,消费周转都随着萎缩,由于富人和雇主他有更大的资金,社会资源,岗位,生产的选择权,他面对这种冲击,就有更多的缓冲,甚至转嫁到普通劳工身上。 所以,“最低工资”看似为穷人说话,其实他是伤害穷人最锋利的武器,最低工资发明以来到现在,在全人类全社会范畴内,竟无一例外会对就业总数和产品的生产消费流通产生负面影响。

第二个最低工资也不是一无是处,如果你的最低工资总额,刚好能够处于一个区间,这个区间内,由最低工资带来的,就业、生产消费流通的负面因素,刚好低于这些热钱在社会上造成的投资、消费、流通的总额,并且非常稳定的每年都辅助你的cpi增幅,比GDP增幅高那么一点点,那么就说明最低工资有利于凯恩斯主义发展所需的温和通膨。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并非每个国家和每个经济型都玩得转。 比如中国,你还有很多行业处于劳动密集型生产,富士康我再给小A1800,他也干不出两个人的活。  再比如还是中国,你的cpi增幅远远大于gdp增幅,你的M2已经是M1增量的一倍。那么就不适用于上述的框架。

所以回到楼主的题目,“自由主义”是否应该有最低工资,我个人觉得和是不是“自由主义”关系不大,因为最低工资这四个字不是大家理解的那样,具有“人文” “温度” “情怀”在里面, 他没有的,他就是冰冷冷的一个宏观经济学概念,是就业,生产,消费,流通,通膨的一个阀门。 是否要设立最低工资,也不是看当地劳工苦不苦,累不累,有木有好生活,仅仅是“放水驱动” 还是“就业驱动”的差别,仅此而已。
NZRdlClr5 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討厭的東西是李氏遺傳學
不應該,因爲不爽你可以不要做
但是應該盡量減少或阻止別人(老闆、主管、家人……)以任何方式干擾某人對工作的選擇(辭職、跳槽……)

現實中有的黑心企業會威脅員工不讓他辭職,如「我們能讓你在同行哪裏都做不下去」「老闆我認識黑道,你敢辭職信不信小弟找到你家」……而且通常黑心企業還會同時打擊人的精神,長期處於過勞或噪音的騷擾下會讓人失去正常判斷能力。本來可能可以提告或者只要辭職就好了的事,當事人可能因爲衰弱就是想不到。很多過勞死或壓力太大導致的自殺都是這麽來的
一邊打擊人的精神,一邊恐嚇對方「你沒我不行」,有時候還可能加上「公司就是大家庭」的糖和鞭子組合,這是邪教都認證過的洗腦一條龍

經濟學可能會以爲每個人都是機器人,不會受到疲勞和壓力影響,但現實中卻不是這樣
在每個人都完全聽命于自己的自由意志的前提下,再低的工資只要我樂意做你們都沒權利嘴我什麽,再高的工資只要我不樂意做也沒人有權利嘴我什麽。每個人就都能在行情和自己的需求裏找到一個平衡點,就天下太平了
也就是說,任何干擾人自己的自由意志的,包括黑心企業的威脅或家人的面子,都是讓天下離太平更遠一步
有這個時間,不去管管黑心企業的威脅,不去强化對過勞者和受霸凌者的心理幫助,而是去管那些基於自由意志達成了低工資契約的勞資關係,就叫胡搞瞎搞
話説電腦模擬機器人社會,沒有通貨膨脹和疲勞影響判斷,是可以達成平衡點的。不論是價格還是錢包都能實現一條漂亮的弧綫。那爲什麽人類的現實卻是那麽苦難?
不就是「人類判斷會被影響」和「通貨膨脹」的錯嘛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不應該,因為最低工資違反經濟學原理。它使本國最缺乏專長、收入最低的窮人失業並且還難以找到工作。

符合經濟學原理的做法是由國會確定一個時薪補助線,然後時薪低於這個線的本國僱員收到一定比例的差額補助。比如說,補助線是30美元/小時,補助比例是75%,那麼一個時薪10美元的本國僱員將收到(30-10)×0.75=15美元/小時的補助。他的稅前時薪等於是提高到了25美元。

首先,這樣的時薪補助線幫助了本國最缺乏專長、收入最低的窮人找到工作、並且獲得還不錯的時薪。

同時,因為富人的錢大部分用於投資和儲蓄、窮人的錢大部分用於開支,所以窮人收到補助以後會把貨幣花在必需品上的比例很大。這就意味著補助的貨幣流通速率非常高。流通速率高的貨幣不用擔心國民與央行貨幣政策相反的行為造成惡性通貨膨脹一類問題。因此,這一補助的來源甚至不需要依靠稅收。央行可以憑空印錢來支付這筆補助。

在發達國家,必需品多是進口的。因此這筆憑空印出來的錢流入了議價能力低的第三世界外向型經濟體,等於是「空手套白狼」、從第三世界抓來了一批必需品來補助本國的窮人。而外向型經濟體的國際貿易市場參與者又需要在國際貨幣市場上出售發達進口國的貨幣、買入出口國貨幣。這就給出口國貨幣造成了升值壓力。因此,出口國的央行必須通過印錢、儲備發達進口國貨幣來維持匯率,保持出口。

歸根結蒂,依據補助線對本國僱員給予差額補助的財政政策,實際上是巧妙運用了發達進口國在國際貿易市場上的議價優勢,強迫第三世界外向型經濟體用它們國的財富來補助發達進口國的窮人。無本萬利,這是妙得不能再妙的財政政策。這就是搞公共政策的人必須學好經濟學的一個活生生的例子。https://i.imgur.com/XG0epSf.gif
江苏理科第一名 我就是做题家
目前,丹麦没有出台关于最低工资标准的法律法规,因为这违背丹麦劳务自由的原则。通常情况下,行业工会或对该行业的最低工资有指导建议,但不存在国家性质的硬性法律规定。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如果經濟是發展中,要商家多分享點經濟成果,這也屬於新自由主義提倡的二次分配,是可一定程度減低收入差距,和保障最低收入的弱勢社群。

但要是經濟收縮,那只會令失業的人更難找到工作。
LBJLBJ 维尼写史 维尼禁止
我支持最低工资,但不支持过高的最低工资,也就是最低工资的线必须符合当前的经济形势。

没有最低工资的话,因为资方和劳方权力上天然的不平等,劳方拿到的一定是自己能拿到的最低的工资,从而加剧贫富两极分化。因为民主国家的劳方拥有政治权利,于是可以制定出最低工资这样的政策,使自己获得更多议价权,并且反向筛选出能承受最低工资的更加优秀的雇主。


如果我们划的最低工资线过高,那肯定大量企业破产,失业率大增。但划定一个比较合理的最低工资线,就一定会增加失业率吗?

很遗憾,哈耶克没有证明没有最低工资,会比有一个在合理范围内的最低工资更能提高就业率。

极端点说,假如现在定美国的最低工资为1美元一小时,那这种最低工资会对经济状况带来负面影响吗?所以,关键问题不在于要不要最低工资,而是找到一个合理的最低工资标准,既不损害经济,又能最好地提高劳工福利。
Joshua 自由之地即祖国
诸葛亮大破藤甲兵的时候说过,利于水者必不利于火,制定最低工资标准显然更多是为劳动者着想,对用工单位,主要是那些中小企业和小商业主就不那么友好了,而它们却为社会提供了最多的就业岗位。

拜登政府在疫情期间提高最低工资的做法无异于加速这些用工单位的死亡,所以我对拜登政府的执政能力是非常怀疑的。恶果如此显而易见的政策也能出台,只能解释为民主党为了能多拉选票而不择手段了,但为了笼络人心争取选民而慷他人之慨的做法非蠢即坏。
ZetaFC 在下自由意志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点踩传送: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804
最低工资是不能为零的,应该是负无穷。这才是唯一符合自由主义精神的做法。
另外:  Milton Friedman - No Possible Employer - YouTube
J_Edgar We must stop communism in that land, or freedom will start slipping through our hands.
可以沒有,但是前提是要有工會,勞權要夠高

不過題主你的問題本身就是bias的,在自由主義下,當然不應該有。就像你問,在穆斯林國家應該給婦女平等權力嗎。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现实问题是,并非所有人都是经济理性人。

事实是,有的人就是不会去劳动,或者没有正常劳动的能力,比如特别暴躁之类。如果生活没有救济保障,这种人百分之百就变成暴力罪犯。

也有人虽然有劳动能力,但是能力特别低下,以致于如果按市场规则,这种人也会陷入生活危机。有最低工资会降低这种人的犯罪率。

最低工资也好,龙虾券也好,说白了就是中产花钱保平安。毕竟刀枪无眼,你就是三百码百发百中的神射手,也不见得在街头能活过五场枪战。这已经不是纯经济问题了。
共和国警卫员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最低工资规定,对一些企业来说,就跟没有一样。
高端人才,用最低工资是请不到的。
低端人力,资方会更乐于去找不受规定限制的外劳或黑工,或干脆把人力密集的产业移到工资更低的国外。

所以,最低工资规定,必须要跟一些其他的措施一起配合;例如但不限于——也适用于外劳、或强制本地劳工雇用比例等。才会有用。

同样,很多的政策或主张,单独使用也会是漏洞百出,毫无效果,甚至有害。唯有和其他的政策或主张进行配合取舍,才会有效果。
我认为应该有最低工资标准,这不仅能打击某些企业用低人力成本打击竞争对手,更可以用来保护底层人民,保障底层人民不至于被资本家剥削的太狠,保障底层人民的基本生活开支不成问题。
其实,说到底,最低工资标准可以保护大多数人的权益,因为你不知道哪一天你会成为最底层的人,那时候如果没有最低工资标准,你会很仇恨这个社会。
你们是不是活得太轻松了想回去参加天朝内卷了,反正一个月2000也能在北上广深活得下去就是呗。人是end不是mean啊,在想什么呢?
socks 黑名单
那最低工资设一块还是百块突突突突突了老婆是空膜
我觉得不应该有,有最低工资的后果就是低技能的人和新人很难找到工作;我觉得政府应该做的是缩短工时和严查加班。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最低工資有利於政府稅收


🤧👀🤧👀🤧👀🤧👀🤧👀🤧👀🤧👀🤧👀🤧👀🤧👀🤧👀🤧👀🤧👀🤧👀🤧👀
兔兔兔 我爱德国,我爱自民党,我爱拜仁慕尼黑
当然该有,你想想一个人如果被逼到绝路会做什么?如果是一批人呢?给他们一条活路也是给其他人一个缓冲和保护。自由主义从不反对最低工资和社会福利,而是一个程度,过犹不及。像我们德国自民党的口号,小政府,够用就好,自由主义不是无政府主义
君子以不强自息 观察 女反贼,美分,琼独分子,民主社会主义者,坚定有神论者,女权运动者,反女拳运动者,环保绿色政治运动者,家庭教会成员
过犹不及,任何事情都不能过度。共产党大锅饭制度过度平均,严重挫伤农民生产积极性(引自中共历史课本)。如果没有最低工资标准,势必会导致低价恶性竞争,最后的事实最低工资无限趋近于零,而且会有996甚至997制度。而且,工人们到时候拼的就不是本事,而是低价,最后会导致经济大幅度降低。最好就是适度,也就是根据国情,政府强制设定最低工资,并且普通人,实习生和残障人士三重标准
wget 程序员, 反右反极左
是否设立最低工资应该和人力成本高低挂钩, 低人力成本地区设立最低工资个人认为是有必要的
今天支爆没 猪到时候就要出栏!无关是否有思想
说个笑话
最低工资标准不是由穷人们去定的


我眼中的自由主义是人类消亡,AI统治的世界,才会存在
该不该有还是看上层人士心情就对了
確實不應該,因為都有組織工會自由跟罷工自由了,還要小恩小惠的最低工資是毛毛雨了
张天妇罗 👴就是境外势力,cia快打钱给👴
你是说古典自由主义,社会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新古典自由主义还是?
自由主义的极端就是丛林主义,我个人其实比较推崇丛林主义,像马云李嘉诚那种矮丑劣等基因,就应该被消灭被淘汰 。有没有人分析一下马云那种瘦猴为什么反而成了食物链的最顶端?这太不自由主义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