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历史系教授高华的一些遣词造语和言语表达?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作者高华,真的算反共学者吗?最近听了他在南京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讲的一些课程,发现他的遣词造句有多处都是在帮中共说话,美化中共。

比如说,他称呼毛泽东为“老人家”、“伟大领袖”,称呼斯大林为“伟大的斯大林”,他用了一些表达,比如“使台湾获得了喘息的机会”、“毛主席因势利导”、“毛主席运筹帷幄”,他把中共不顾老百姓死活送粮食给第三世界称为“毛有着世界革命的眼界“,他还批判“如果毛岸英没有因为吃蛋炒饭被炸死,现在就会世袭”这个言论,说对毛岸英不公平。把毛的整人说成是“党对你的考验,有些文人太脆弱,禁不起,就自杀了”

就算是因为场合关系,怕祸从口出,他也起码可以避免用以上这些表达的。是不是那一辈的学者文人都这样,哪怕是被打成右派的、著名的异见人士,在表达上也是这样。这是为什么呢?相对来说,沈志华美化中共的表达就少很多,虽然还是有一些。

虽然高华用“伟大领袖”这样的表达称呼,但是中共照样整他没话说,调动受阻、葬礼受限。还不如一开始就弃用这些表达,虽然不一定要直接像陈破空那样开骂,但是采用中性叙述的语言,还是可以的吧。比如称呼毛泽东,就叫毛泽东,就好了。

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是历史学家高华关于中共延安整风运动的历史著作。2000年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此后重印数十次。《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禁书。2020年2月14日,该书获美国列文森奖2020年度特别荣誉奖。
高华教授是在大陆公开讲课,难道你们还要求他张口一个邪教、闭口一个腊肉?呵呵…发这贴的如果不是心怀叵测就是智商有问题
舋贳 墙内写作者,笔名高簧。推特@writerGaoHuang。品葱备用号:高簧GaoHuang
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策略。高华先生在香港演讲时还在国内担任教职,为了能发声不得不做一些语言上的妥协。我们都知道国内的很多名嘴,如袁腾飞、梁宏达等都对中共看得透彻,但在做节目时很多事情也不得不故意语焉不详、甚至小骂大帮忙——毕竟肉身在中国,不能拿鸡蛋往石头上撞。
在台灣這個問題上高華的確是統派沒錯,很多地方都能看出這點,至於問他是不是反共學者,我覺得他與其說是反共,不如說是想講一點實話。他對共產黨可能還是有一點幻想的。儘管如此,我覺得他還是算不上挺共的學者,乃至於是什麼共產黨的喉舌。
我們客觀一點來看,你提到他稱呼毛澤東是“偉大領袖”,這種表述其實多見於他在南大的那門選修課上,類似的還有什麼“毛主席是高瞻遠矚的偉大革命戰略家”等等,另一個他稱呼毛澤東為“老人家”,這則多見於他在香港的演講,可以看到他在大陸和香港運用的詞彙還是有所不同的。
另一點我覺得還是應該注意到,儘管他在南大那門選修課多是在共產黨革命史觀的框架下為學生講課,但超脫其中的部分未嘗不是沒有,比如在他用共產黨的語言講完了中共土改之後,他也不忘跟學生講,近年來的研究對中國土地問題的傳統觀點,乃至於階級鬥爭理論都提出了嚴峻的挑戰,比如中國歷史上的農民戰爭往往是地主帶領農民造朝廷的反,地主也沒有像共產黨說得那樣佔有那麼多土地等等,向學生暗示馬克思主義階級史觀未必是真理,啟發學生思考,可畢竟他在大陸,話不能說得太明白。
至於什麼“久經考驗”,“喪失社會同情”這些話,可以理解它們會招致你的反感,但其實這種話多見於中共的資料檔案,像是上級對下級的評價,下級向上級的報告之類,至少就我的了解,“喪失社會同情”就是毛澤東的話,並非高華自己的語言,他只是直接引用。不止高華,自由派學者在國內講些什麼,有時也會用到,我覺得這除了人在大陸實屬無奈的原因外,更多的是一種調侃吧。
除此之外,評價高華的言論還必須考慮到,他去世是在2011年,那個時候對中共抱有幻想的人的確還是很多,像秦暉那樣真正預見到未來只會更糟的,至少在我的記憶中,即便是在自由派中間也很少的。
以上為個人愚見,希望能給你提供一些參考。
人家在墙内大学教书的,能怎么办,总不能人人都是袁腾飞吧,而且他需要一点点感化他的学生,如果语言太激进,他的学生也不会认同他
孙金香 90后电影
做为支那人,“党国中华”四个同心圆总是有可能陷到里面去的。高华本质是个爱党的人,尽管党可能很恨他。再比如周孝正,跑路到美国了应该算铁杆反贼了吧?你看他的采访里还对周恩来多有褒扬呢。
已有答案已经说的很充分了,我再补充下新视角吧。
其实对于中共这个概念,不同的人的理解很可能是不同的,尽管中共作为一个政党是一个客观的存在,但人们对它的看法是很难摆脱对其某个侧面的偏重的。
对于年轻的反对者而言,中共往往就是一个掌握国家机器和暴力的纯粹压迫者,是个无所不在的庞大罪恶组织。但对很多生活在体制内的人而言,即使认识到中共的某些问题,他们也很难这么简单地看待中共。
中共是一个从上到下层层展开的巨大政党。对于体制外的人而言,各级党委和中共中央一样都是视线之外的存在,中共的影响和意志更多是反映在中共政策的具体执行者和受益者身上。但对于一些能够接触到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党组织的知识分子而言,他们身边的党支部、党委也会直接构成他们对中共印象的来源。而他们和这些机构的关系又是具体地在他们与党组织干部的来往中实现的。所以他们对中共的印象,或多或少要受他们接触的党组织干部影响。
此外,对于这些学者而言,他们本身就是体制的一部分,依靠体制分配的社会资源生活、工作,同时体制内还总是有些他们的同情者,在这种抽象的利害关系和具体的党内人际关系下,他们对中共的看法必然是很复杂的,很难表现为绝对的排斥和反对。
反賊的進化

初級:狗日的毛澤東、狗娘養的習近平

中級:the 毛、the 習

高級:毛主席、習大大

最上級:偉大的領袖、習核心、人民英雄

先用讚美讓粉雜無法挑剔,再用智商夾帶私貨

你罵我就是不尊重領導,嘴我私貨
我就倒打你別有用心,意圖不軌

哈哈
神都不爱的男子 有道之邦以例不以智,亡國之民師智不師古。
高华和沈志华地位是大不相同的,高就是普普通通的体制内学者,沈是有特殊任务的舆论界匪谍,从他自称经商赚钱买苏联档案就知道了。
高华究竟是个人还是个群体?总看到有人提这个词。
这个要分情况看的,结合他讲述的历史事实他所使用的名词看起来就是赤裸裸的反讽,十分滑稽,节目效果拉满。
就算开口闭口邪教组织和腊肉 也只能证明自己是个喷子。活着有什么价值?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中国的历史老师都这样把 葛剑雄也经常海洋文明海洋文明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