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自詡是人民授權的合法政府,那當授權者的百姓為何沒有「監督政府」的觀念?

碰過太多五毛或粉紅了,個個都把自己當皇民、把政府當朝廷,我說中國政府不是你授權執政的嗎?你當然可以過問他的施政好壞。

尼瑪倒變成我碰瓷他「謀逆篡位」,還罵我扣他們帽子,怎麼回事,說他們給習近平授權也錯了嗎?
简要回答一下吧。
按照中国的高中《思想政治》教材(第二册,政治生活),对政府的监督基本上就分这么几种:
1.上级政府的监督
2.党组织的监督(纪委)
3.同级人大的监督
4.同级政协的监督
5.政府内监察机关的监督
6.司法机关的监督(法院+检察院)
7.公民与社会的监督

可以发现基本上就属于“自我监督”了,特么都是你自己人,官官相护,人大、政协、司法机关都是党领导的机构,党组织和政府又是一套班子,纪委和监察机关也是一套班子,说是有7种办法监督,其实有多少是重叠的?🤣还有都靠自己人的“自觉性”,请问监督的积极性在哪?
自己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没有什么真正的矛盾谁会去揭发么?“友党”更加靠不住,没有执政经验(也不许你们有执政经验啊),他们监督你也没办法让自己上位啊,能干到最大的官就是副市长中的一个,你还指望谁监督市长?


社会和公民的监督,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政府信息公开的程度,如果你连相关信息都没有获取的渠道,你都不知道他们做的究竟好不好,又去哪里谈什么监督呢?
所以最积极的还是真正利益受直接损害的那批人,这批人必然是获悉有关信息的。那这批人是否具有真正“监督”的能力呢?
小粉红肯定要说了,哦你去检举、投诉啊,写信或者网上发邮件都是可以的,上访也是可以的。
我可真他妈是笑死你爹我了。我从贴吧时代比较台湾和中国大陆监督权强弱的帖子里面就整天看到这些傻逼帖子。他妈你投诉检举这他妈哪个国家哪个地区哪个时代的人做不到?古代还有去县衙门击鼓鸣冤和拦皇上轿子的冤民呢,根本上就是“大人啊!我冤枉啊!求你为我做主啊!”这一套,多卑微可笑!当然听不听的进去,这就得看人家心情了。
你能做到的台湾人哪个做不到,人家还比你堂堂正正的多。人家直接找反对党议员(不管何级别)在议会质询相关官员的时候,你就干瞪眼去吧。🤣
对了,说能上访的小粉红不是智障就是不食人间烟火、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白痴,不信自己去试一下,连著名的自干五郑国成都知道要抓访民的。
尽管中国政治教科书里面、中国法律规定了信访制度是公民基本权利,但是说归说做归做,也就在这种国家才有“截访”,抓访民说访民是犯了“寻衅滋事”罪的“刁民”这种怪事出现🤣。所以说,只要我们解决了提出问题的人,就没有问题了。🤣
https://news.sina. cn/sa/2009-12-11/detail-ikftssap3235888.d.html?from=wap
https://news.sina. cn/sa/2009-12-18/detail-ikftpnny4226987.d.html?from=wap
首先,中国大陆的政府是共产党把控的,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而共产党内部则有纪律检查委员会,俗称纪委来对党的干部进行检查
由于纪委只管中共党员,于是中共又出台了监察委,所有吃大锅饭的公务员,无论是民主党派还是无党籍都被管着,而监察委与纪委可以说是合署办公的典型,一般的市,省纪委书记都兼任市,省监察委主任,当然也有些是纪委副书记兼任监察委主任的。

然后就是中共的检察院,基本上就是给纪委善后的,就是说纪委把问题抓出来了,检察院就把手续什么的办齐办好,然后转交给中共法院进行审判走过场。

而中国人的逻辑有趣之处就在于他们在没有听到政府丑闻的时候就觉得政府是个好政府,听到了问题以后也只会大赞纪委的效率,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上新闻的那些贪官,都有着几十年的贪污历史了,为什么现在才爆发出来?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任何犧牲基本自由以換取短暫安全的人,最後既得不到安全也得不到自由。

出自,本傑明·富蘭克
说简单点,就是一大堆谎言编织成网,迷惑了太多人的双眼,让他们觉得这些谎言很有道理,反倒失去了问一个最简单问题的的能力。

中共目前定的规律,掺杂了党天下、西方舶来的词汇,已经建立了一个看起来很牢固的体系,其实漏洞百出,但信息量加大,会使人对信息真假分辨的能力降低,不再是“雪是黑的”这么简单的谎言。
你也要看看中国人民能不能理解这个授权的概念。
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的法理存在是非常独特的,它有一个按照现代国家组织架构建立的政府机构,宣称自己得到大多数中国人的授权。
而中国人对此的理解是共产党“受命于天”,所以政治局常委是皇帝和首相,其它官员是皇帝的大臣。但是皇帝又要经常换一换,还不是血亲继承。怎么办呢?既然中国人都是忠君爱国的大孝子,为了解决这个认知,那么党自然而然就得是皇帝了。
这个在民主国家,人民爱国爱民选制度和自己的生活方式。实际上是同一种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组织方式。但制度的不同,导致了另一方的表现形态更高级。
所以你能看到中国人在辩论的时候自相矛盾的情况。他所谓爱国的时候,实际在爱皇帝,但他如果承认自己在爱皇帝,那么就算他是个官员,他的地位依然比民主国家的公民低一等级。
很简单,公民有自己身体和财富的处置权,臣民没有。
在一个有皇帝的社会里,每一个等级的提升,都意味着对自己安全的保障的提升,意味着他可以通过处置他人的身体和财富,来保护自己的身体和财富。
下降等级是非常危险而且令人反感的。这意味着被人处置,被人牺牲。
于是他就希望通过贬低其它国家的人来给自己赋予更高地位。包括对本国人的歧视也一样。他需要确实的把一个人踩在脚下,才能确定自己拥有自己的主权。
天下观出现在皇权世界里,也就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事情。既然所有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等级和秩序,那么以皇帝为核心的边疆越广,他就越安全。
因为这个社会的安全感来自于一个人能将多少人确实的踩在脚下,而不是“自由”“人权”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边疆越广,意味着比他更贱的贱民越多。只要他能处置一定数量的人,他就能初步自保。
现实主义者在这个社会里,自然而然的得出了西式民主无用论。自由人权虚伪论。是合情合理的。
你好,马列政党都是公然声称本国大多数人没觉悟,需要党的先锋队领导,而先锋队不接受换届,也不接受资本主义式的独立司法监督,因为党比国民和司法都高明
一品货 一品货
没有,有也只是自我监督,老子查儿子,相当于没有。
exthree 新注册用户
党政不分,指责政府就是反党国外势力。老实说,中国多数领导的位置换条猫都不影响,甚至更好。猫又不会买官卖官,贪污腐败
你也别高看我们中的大部分,你要是在大陆,你会常听到,老百姓说:国家要怎么怎么样,其实他们的意思是中央政府想要做什么,可见在我们这,大部分人是分不清国家和政府的,你就更别奢谈什么监督政府这样的想法了。
tevez TheBeast
你相信“为人民服务”吗?各地省市政府大楼前都有这句话,然后边上有黑皮站岗,你看见人民可以随意进出吗?
敏昂莱大将 缅甸国家领导委员会主席,国防军总司令
申纪兰:“我是人民代表,我是来代表人民的,不是来和人民沟通的。”
有这个观念的都被灭声了,剩下的要么自我审查要么被洗脑到说“他国大概想不到有一个国家像你国这样没有可以骂的地方”,既然没有可骂的,自然不需要监督
baozi3344 肉身翻墙的韭菜
你在中国提出中国问题 已经违法了你知道吗 哈哈哈哈~~~~~tmd伤心
监督政府都还在其次,关键是你连不授权的自由都没有,这就戳穿了授权的假象,也就是说授权并不存在。既然没有授权一说,监督就无从谈起了。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观察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有中紀委




🤧👀🤧👀🤧👀🤧👀🤧👀🤧👀🤧👀🤧👀🤧👀🤧👀🤧👀🤧👀🤧👀🤧👀🤧👀🤧👀🤧👀🤧
miule236236 黑名单 台灣人不是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民主與大一統互斥,支那民主的前提是解構中國。
因為中國人不願意為自己的國家負責,當然不會監督政府了。
以監督的形式參加了政治,怎麼能撇掉這政府做的事情?

所謂不適合民主就這麼一回事。
他們很享受「被支配者(不自由)的特權」。
如果还有希望 有粉蛆头撞铁拳的新闻请务必给我看看
觉得该监督政府的人要么被请喝茶了要么看见别人被请喝茶所以怕了,怕也是人之常情,像之前肖战那事,现在上网搜,铺天盖地都是觉得墙好肖战粉坏的,但是在刚出事的当时确实有人认为墙烂,然后被封口了
医生自己举报自己受贿都不行,还指望举报别人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5-27
  • 浏览: 5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