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姨学理论,假如诸夏复国,内部是可以实现民主呢,还是土豪的家天下?请畅想对自己家乡的期望。

根据姨学理论,假如诸夏复国,内部是可以实现民主呢,还是土豪的家天下?

各地的历史渊源在政体选择在是否能起主导作用?例如,满洲复辟君主立宪?大蜀成立军政府?齐鲁孔儒政教合一?

请畅想对自己家乡的期望。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認為最好模仿以色列。原因首先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再說,東亞窪地的粉紅和反賊間的觀念差異極大,比南北韓、美國兩黨、甚至法國人和土耳其人之間的觀念差異還要大。觀念差異這麼大的粉紅和反賊之間是讎人的關係,不可能在任何制度下和平共處。

模仿以色列的意思就是說,培養民兵武裝、公民戰士,循序漸進地擴建諸夏人定居點,把中國人用邊境牆阻隔在外。

費拉知識分子喜歡宣揚和平的美好。不過,如同奧斯瓦爾德·斯賓格勒所說,在歷史上,祗有很少的民族能夠活過漫長的戰爭,然而沒有民族能夠活過漫長的和平。凡是陷入漫長和平的民族,都像羅馬帝國末期那些又胖又懦弱的享樂主義者一樣,一邊看著鬥獸場的好戲,一邊就從歷史上消失了(其實是被蠻族征服者驅逐出羅馬城以後,在荒郊野嶺,什麼也不會做,什麼信仰也沒有,於是就開始自相殘殺、互相烤人扒)。

相反,以色列這個看似充滿憂患的體制,卻被歷史證明是很有益於社會健康的。主張大愛的費拉會自願地跨過邊境牆,歸化成為巴勒斯坦人。勇武的公民戰士能夠開墾猶太人定居點,此後成為有耕地、有武力、能構建秩序並吸引歐美投資的土司、土豪。這使得「德匹下」的過程在很短的幾年時間完成。有了放在眼前的獎勵,人們對武德、正義、和美式愛國主義的景仰得以伸張。正是這一「生於憂患」的體制,使得以色列從早期錫安主義者那種腐敗、恰爛錢、跪舔布爾什維克的惡習中硬是自我糾正了過來,成為美國自由世界體系的一部分,並且在戰火的洗禮下建成了文明、民主、法治的發達國家。

https://i.imgur.com/ns7yd3g.png

將來的諸夏各國,如果謀求在國內搞「小一統」,試圖討好中國人、營造和平,那麼這樣的不尚武的大多數和尚武的極少數一起生活,將會形成貴族專制。也就是類似於荷屬台灣(Dutch Formosa)或者漢學家時期英屬香港(the Sinologists' Hong Kong)的那種體制。那樣的體制是不穩定的,中國共產黨可以煽動費拉婦幼衝擊政府機關、藍金黃買通警察局長,捲土重來。

相反,如果諸夏各國接受憂患與不和平,像以色列那樣培養公民戰士,用高牆把諸夏人和中國人分隔開來,同時根據每個國家自身自發秩序的產生能力,循序漸進地擴建諸夏人定居點,那麼也能把諸夏人從窪地的殘留惡習中硬是自我糾正過來。主張大愛的費拉會自願地進入中國人保留地,歸化成為中國人。而勇武的公民戰士則可以開墾諸夏人定居點,成為保護諸夏婦幼的土豪。

這樣「生於憂患」的體制,還會有利於篩選外來移民,使得那些勇敢、虔誠、敢於冒險的移民進入。而那些在新聞上看到共匪軍發射幾枚卡桑火箭就會嚇尿的費拉,就可以被他們自己勸退了。
诚实的自由 幸福源于自由,自由来自勇气,勇气基于诚实
你应该仔细阅读刘的言说,按照其设想的立国基石,简而言之,一切权利和资源归原住民(反恐建国老兵).

怎么说呢,俺还没见到或想到比这更好的制度安排.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诸夏就和阿富汗差不多,苏联红军就是大洪水张献忠。
阿富汗分裂成塔利班和北方联盟,这两个相互斗争的小独裁政权,都不可能民主化。

当阿富汗共产党在苏联的帮助下取得政权之后,大量依靠【地位比较低下的塔吉克族、哈扎拉族】,引起从前得势的普什图人不满。
在苏军撤退之后,【普什图人为主的宗教军队塔利班】战胜了其他民族的武装,基本统一了阿富汗,并对其他族群实施宗教、种族迫害。
【塔吉克族、哈扎拉族、乌兹别克族等组成的北方联盟】,在即将彻底失败之时,机缘巧合得到被911袭击的美国的帮助,取得了阿富汗的支配权。

所以说,首先,诸夏就是一些个小独裁国家,而且并不和睦,彼此之间还经常发生冲突;
其次,诸夏是大洪水之后的遗留物,大洪水是诸夏的必要条件,没有大洪水就不会产生诸夏。
一枪一个小朋友 财富是自由的泡沫,自由是勇气的泡沫,勇气是信仰的泡沫
东亚人的本质是黄皮肤的非洲人,你认为诸夏能自由民主发达国家,你看看利比里亚巴布亚新几内亚萨尔瓦多秘鲁玻利维亚的国家就明白结果了。诸夏的目的不是自由民主,而是不让这些矬人聚成一起害人,是把大红龙拆成小红龙朝鲜变成可控制状态。
姨切皆有可能,能削弱掉中国的实力,不让他挑战国际秩序,管他诸夏特别是内陆诸国是啥制度
说一些丧气话吧。

中共统治的这片区域,对于西方世界(欧美、日本、处于制造业上游的国家)唯一的吸引力就在于大量的人口,以及建立在大量人口和普通话之上的统一市场(也就是统一的度量衡、统一的语言)。这片土地的自然资源相对其人口来说可以说是极为困乏,而且距离文明中心很远,无论是陆路还是海路沟通都不是很方便,至于科技和创造力比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就差得更多了,只能算中下水准。如果不是大量的人口的话,对于这片土地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置之不理,就像是航海大发现之前,或者是现在的黑非洲一样,让中国人关起门来用西方的先进武器自相残杀,毕竟他们做什么都是不会影响到其他的世界的。

基于这个理论,一个中国的统治者想要获得西方的支持,就必须维持庞大的人口和统一的市场。换句话说,西方世界是支持中国的大一统的,因为只有大一统才能最充分地利用中国的人口资源,给西方人带来利益。而且他们甚至希望这个大一统的中国的政府是有污点的、是不尊重人权的,因为不尊重人权不仅可以最大程度地压榨人口资源、做一些西方世界不想以自己的名义做的脏事,还可以给西方世界把柄、让这个政府不至于反噬。

而诸夏中的任何一个国家显然都无法满足西方的这种对于人口和庞大市场的需求,因此也就不太可能获得西方的支持。更不要说现在中国境内的全部地区生育率都是一路下降,在失去了人口这个唯一的筹码之后,西方对于诸夏之中任何一国的支持都失去了意义。而没有西方的支持,中国人也就只能自相残杀了。

而且很多葱友热衷于讨论诸夏,但是却没有认真反思过大一统。要知道大一统才是中国的现实,是中国现在的真实形态,而且这种形态是经过上千年的博弈才形成的,其中需要解构的东西太多,而单纯地幻想诸夏是无法完成这些解构的工作的。比如说,首先需要确定的问题就是,大一统到底指的是什么?新疆和西藏算不算大一统范围内的一员?满洲和内蒙呢?云贵川这些西南地区呢?还有汉地十八省内部需不需要再细分呢?大一统到底是指中共的统治区域,还是清朝的统治区域,还是秦汉或者是北/南宋的统治区域呢?对于每一个不同的地理范围,都需要不同的理论来进行解构。因为当年把这些地区纳入统治范围的时候,统治者都会丰富大一统这个概念的内涵,让这个概念适用于更广泛的区域,而且核心也更牢靠。
要看诸夏这个状态持续多久了,如果能持续100年以上,某些诸夏小国是有可能实现民主的。但是20--50年内不行。因为刚刚分裂面临其他国家的挑战,必然是强人政权。每个能成立的小国都由强势军阀独裁统治,然后依靠各种条约达到稳定的局面,这才有机会发展民主。
当然,诸夏各国如果是以租界的名义由各国管控,形式会好得多。比如英国管理西藏广东,法国管理云贵,德国管理山东,日本管理东北,美国再管理一块。不过各国现在基本懒得管,所以诸夏应该是中国自己的本土军阀大乱战,在这样的情况下俄罗斯必然会插一脚,因此诸夏小国是很难民主的。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西北诸夏伊斯兰化,西南诸夏缅甸化,东北诸夏俄罗斯化。因此你可以说在诸夏理论中的“晋兰尼亚”是不可能成立的,因为晋兰尼亚会被西边的东突厥斯坦吞并伊斯兰化。而土伯特西藏应该可以独立。本来东突厥斯他,图波特也不属于诸夏范围。
至于满洲国,俄罗斯是不会允许独立的,必然会侵占东北,因此,满洲国也无法独立。
可能算下来诸夏也就刘仲敬本人成立的巴蜀利亚可以独立吧,但是按照刘仲敬马基雅维利的风格,巴蜀利亚的民主之路将注定是一条曲折之路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都有可能, 單純的從概率和結構上來看, 分布系統比較容易改進優化和容錯性強

所以還是分裂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