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维尼和老干部群体闹翻的现状?

蛤蟆朱镕基等等一大群老干部,
甚至以前最支持维尼的宋平将缺席七一庆典。
在维尼嫡系,湖北山西之类的地区,大幅度降低老干部待遇,
山西省把以前住市中心独栋别墅的省级老干部赶到郊区居住,把老干部活动中心之类专职伺候老干部的单位也撤销了。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这点我站包子,老干部一个比一个该死,要在老干部和包子之间选我宁可选包子。好歹油门踩的死。
扬库萨尔 灰名单 世界最小民族萨鲁娃克族开族始祖及唯一成员 Salwak chikien mokajee YANGUSAR 逆民反向小粉红,坚决反对国族捆绑,支持少数民族反攻汉地,让汉族去主体化直至彻底消失。
宋平那个老王八还没死?我还以为他跟乔石、万里一样都翘辫子了呢。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不论是习不让老干部们出马还是老干部们不愿意站台,都只说明中共内部狗咬狗日趋白热化。这是极权的通病,无解的。
权力金字塔上的镰刀们,无一例外,都是为了分到更多的蛋糕,新贵世勋的冲突是必然的,抢食而已,对,鬣狗抢食。不是把蛋糕做大就好了吗?是的,只不过,极权社会缺乏做大蛋糕的能力,为了统治的稳固,金字塔上层无法无限提高自己对下层的控制力,所以只好削弱下层的认知能力,恰如强国2000年所做的——疲民弱民。疲民弱民的结果是弱化了自己国家做大蛋糕的能力。
放在现代社会,如果一个国家的人丧失了认知能力,在国际分工中就只能从事产业链下游的生产。而如果主流国家的人们都在向前发展,那么这个国家可以选择的工作就越来越少,对外部的购买能力将越来越低,而既然丧失了认知能力,也无法创造美好的事物,比如强国就缺乏优秀文化作品。以上种种,都只说明一件事,蛋糕不是越来越大,反而可能越来越小。
而权力不断更替,鬣狗越来越多,所以,狗咬狗是必然的,围观就好,说不定还挺欢乐。
不论是习包子故意冷落他们,还是元老集体躺平拒绝参加,都可以看出幕后狗咬狗非常激烈,连表面的和谐局面都懒得维持,快到彻底撕破脸皮的地步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说实话,官逼民反,很难,只有帝逼臣反,才比较有效,陈升吴广这种是罕见的。只有中共的官员、老干部反了才能灭习贼。
宋平活化石都多大了,可别折腾他了,如果死在见维尼的道路上,太尴尬了。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不是江朱宋等老干部缺席参加71匪庆,而是一尊不让它们参加71匪庆
政治老人除了李鹏这种,基本上都是自己奋斗出来的,就算是坏人,也不蠢啊。只要不蠢,谁会支持习近平呢?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吐故納新 毛澤東

https://zh.m.wikipedia.org/wiki/洪安通

1967年11月5日,毛澤東在談話中說到「要吸收新血液,要吐故納新」。此後又多次提及。1968年10月《紅旗》第四期社論引毛澤東進一步闡發的話:「一個人有動脈、靜脈,通過心臟進行血液循環,還要通過肺部進行呼吸,呼出二氧化碳,吸進新鮮氧氣,這就是吐故納新。一個無產階級政黨也要吐故納新,才能朝氣蓬勃。不清除廢料,不吸收新鮮血液,黨就沒有朝氣。」10月16日,《人民日報》轉載此文。隨後,全國開始了以「吐故納新」為方針的整黨運動。(《毛澤東大辭典》第1233、844、1238頁,廣西人民出版社、漓江出版社1992年版)小說與大陸時局竟又驚人地同步起來,同時大陸局變也給金庸的創作提供了靈感,1969年10月23日開始寫起的《鹿鼎記》中,神龍教教徒為糊弄教主而偽造的天書中就有一句「吐故納新」。接下來的場面就更具歷史內涵了:教主在夫人的操縱下大力發展少年教眾,迫害黑龍使等老一輩教眾。「黑龍使歎了口氣,顫巍巍的站起身來,說道:『吐故納新,我們老人,原該死了。』」(第729、744頁)這句話,正是那時期在中共內部權鬥時,敗下陣來後一個個又被宰掉的中共黨徒們的心聲。[1]
HatredKiller 观察 肉身脱脂,UCHI在读,但父母是纯支那人,
撕破脸那天支那也得中东化天天人弹天天恐袭爆炸吧
他在集中资源 他是真的要去搞民族复兴 而首先要做就是把资源榨出来
老干部已经老了,活不了多久了,急什么急。饭要一口一口吃,没上学的农村老太太都懂。看来还是贫下中农再教育,没落实,有人漏网了。
闹不闹翻没有影响,天无二日,万寿无疆害怕永远健康?不服直接送去梁家河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