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下葱油们,你从哪个事或遭遇,对CCP彻底死心了?〓〓〓

问下葱油们,你从哪个事或遭遇,对CCP彻底死心了?
可以是一件小事,也可以是几件事积压。
港撚 香港人係你老母中國人?
作為一個香港人,我想說,跟各位相反的是,曾經我我身邊的香港人,多數都認為中國人文明質數低,在香港痾屎痾尿,說話大聲,時不時喊打喊殺,死不認錯,所以中國是需要一個強權政府,例如中共來管理。以後中國人的質數越來越高,達到香港人的水準,中共自然會退位。
直到近幾年,我發覺,中國的質數低,完全就是中共造成的,甚至是中共維持統治所需要的。中共如果不落台,中國人的質數會持續這樣跌落去。死心了⋯⋯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小时候因为上小学忘带红领巾不让进校门,被迫花了一块钱在学校门口买了一根。因为少了一块钱,中午买煎饼果子就不能加多加蛋加肠。当时就想着要是没有共产党就好了。
梅贵 祈翠
我对ccp谈不上死心,毕竟我对他本身也没什么好感也没抱有过什么希望。但我对这个国家的国民现在是真的死心了。主要是前阵子打击lgbt公众号之后,我在某海外华人lgbt论坛上看到政治区的华人们犬儒的表现了。

这个论坛服务器在海外(废话,境内分分钟被抓),但是大部分论坛的访问量都是墙内的gay(通过翻墙出来的)。这些人对ccp砸向lgbt的铁拳的表现可以总结如下:
1. 大部分人像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一样,不停给ccp的打压找借口。比如“又没不让你搞gay”,“这是为了社会稳定”,“谁叫gay里有败类”之类的借口。他们的脑回路里已经天然的不敢去加害者身上找原因,而是不断给加害者找借口。哪怕自己在社会里被当作变态,只要能苟活在这个“中国梦”的宏大叙事里,就甘愿成为ccp的狗。
2. 另外一部分人,不愿意也不敢去想这个问题。他们的回答基本是“别讨论这个”,“讨论了又有什么用呢”,“还是顾好自己吧”。这类人是最犬儒的,也是这个国家里大多数人的写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关乎自己了则装作事不关己得过且过。这些人知道ccp的恶行,但仿佛自己不去想就能规避所有的痛苦似的。
3. 最后一部分人是极少数的清醒者。有些人能run了,回论坛劝人run,被骂到删帖。有的人run不了则痛苦度日,不停给自己麻醉。

gay群体和lgbt公众号事件是中国国民面对ccp铁拳的一个典型的案例。你会发现通过多年的洗脑和强权铁腕统治,这个国家的国民真的被ccp洗脑洗得服服帖帖。清醒在这个国家是一种稀有的品质,甚至是一种诅咒。在这个国家保持清醒就意味着痛苦,所以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麻醉自己。

随着移民难度越来越大,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保持清醒。我不管ccp如何,但这个国家的整体国民已经没救了。
看到香港的热血青年为了话语权抗争,内陆是不允许对香港发出不同声音,看到萌芽状态就无底线打压。管控和监控(全方位)的大数据力量。外界和公共空间不可能听到不同声音。不是大多数人大陆人不发声,是发不了声,借助大数据监控,+白色恐怖升级版,还有撕碎民间正义心(乱判见义勇为),制造各种阶级内斗...让屁民内耗。同时又建立起强大的几十万人的五毛队伍,统一步伐方针大外宣。另加网暴不同意见明星,企业家,个人.....

     香港曾经是一颗璀璨的东方明珠,现在已经慢慢变暗,失去光泽。但在怎么暗淡,总有光。指引港人前进。大陆曾经是十几亿,几代人,血汗工厂辛苦加班打造的全球第二强GDP(不允许谈人均),而仅仅是这种短暂的辉煌累积出来的天量财富(被核心几百个家族瓜分),血汗工厂榨干的老一辈在年迈时,被CCP抛弃,职业病慢慢耗死,医院是给领导和他们的裙带去的。

     没有选票的大陆,小圈子权斗,会造成独裁者,总有刁民想害朕的想法,大数据,监控,监视每个国民,每句话,每个动作....民权民生民主是什么,它们不提,驯化是唯一要做的,让屁民跪着讨饭吃,跪久了奴性就培养了,然后在众多跪久了的奴隶里,提拔几个心狠手辣的监工,它们比主子更黑心,更会整人,为了表现给主子看.....彻底的黑化了,一点光都没有。无边的黑暗...无边地狱...十几亿奴隶跪着感恩,被铁拳绑架,不能发声,不能不同意见,鼓掌不努力就要被围殴...
包子修宪吧。
修宪以前虽然早就觉得中国网络封锁不爽了,但还是会回国,最多挂VPN。那时候搞文字狱只搞在墙内微博贴吧上的人,而且一般只是喝茶,你发推特没人管你,装作不知道。
修宪以后到车速度明显加快,文字狱搞到推特上来了,而且文字狱越来越残酷,动不动就刑拘判刑,墙内网站完全不能看。
彻底失望,从此就不回国了。
Kingsaager Communism is a mental illness
可能是郭美美事件,兩次地震募款中送給紅十字會總計超過5000塊的壓歲錢,沒多久炫富女郭美美用自爆的方式提醒中國人紅十字會的真面目,個人第一次認識到“奢侈品”“路易威登”“瑪莎拉蒂”“乾爹”“包養”“藍波基尼”等新詞,沒想到自己的捐款還買不起人家一條皮帶。期間看到牆內喉舌媒體數次“闢謠-反轉”循環,當時身為迫真小學粉紅的我對官方媒體的公信力產生了動搖。算是從小花錢買教訓、以後少受到中共欺騙罷。

直到去年武漢肺炎爆發和今年的河南大水,看樣子紅十字會的表現毫無進步反倒更加貪婪。
可能是贴吧删帖太多把我激怒了吧 十个帖子有一半都给我删掉 剩下四分之一要经历几天的审核才能发出去 剩下四分之一发出去后秋后算账。大多数都和政治无关。从此我把自己的主要诉求定性为言论自由。这是最基本的,哪怕政治改革都可以延后,因为只要有言论自由一切皆有可能。台湾走向民主化也是一样的路子

顺便提一句 想起五年前战狼2的时候 那是我还是个粉红 还没翻出去 就已经对这部电影感到恶心 大家都在夸这个票房奇迹的时候我一直坚持说这是一部史诗级烂片 虽然原因自己也讲不透彻但朦朦胧胧感受到了一些

高中每天晚上放学都和朋友讨论政治 我们都没翻出去 看的都是墙内的资讯和宣传 但当时我就能有批判思维 现在想来还是非常可贵的

我最好的朋友(现在都在985)的父亲也没翻过墙 但2018年修宪时在国内舆论管控那样严厉的情况下他都能意识到事情不对 从此他对习近平很失望 对他儿子也就是我朋友说 习近平要做皇帝。这也是我最近才听我朋友讲的 还是很惊讶的。顺便他爸也算是知识分子 当初高考分数离复旦差了一点滑档到了中等211 实在可惜(以前的高考填志愿几乎就是蒙着眼睛掷飞镖 而且一旦失误就会滑很多)而且居然是64亲历者 也走上街头抗议的
從小開始,家裡人有在文革被迫害致死的,從小我就很反感,長大後越發覺得所有的教育都是垃圾部分理科除外,不過天資聰穎,學垃圾能力過人知道他們想看什麼,所以很快舊肉身翻牆了。但牽掛太多所以現在除了鍵政看戲確實也無能為力🤣
eeexplorer 共同體愛好者
共党罪行可说是罄竹难书,我的底线没有一天没被刷新,已经多到想不起来了。
miule236236 黑名单 台灣人不是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民主與大一統互斥,支那民主的前提是解構中國。
921干擾國際救援、千島湖事件1994千島湖案 台灣舉國震怒 李總統:中共是群土匪(台視新聞)、陳雲林事件記錄片【紅色戒嚴】(公視記錄片)、SARS干擾國際救援,妨礙台灣加入WHO臺灣加入WHO? 中國代表:早就給拒絕了!誰理你們!(台視新聞)
(皆為youtube轉載)

身為台灣人,我到底是有什麼理由能對中共和中國國民黨等中國政權有任何的好感?
说实话,对我来说,彻底绝望死心就是修宪。修宪前一年十九大封“领袖”的时候基本就绝望了。
压倒骆驼前最后一根稻草应该是习维尼的新闻出现在各个媒体的头版头条。至于之前国企下岗,不声不响放弃外东北领土,洋人的超国民待遇等等只能说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等待黎明 怀念2003至2013
其实就是18年改宪公然开倒车,哈恬不知耻的说是为了武统台湾的时候我就心死了,无限任期不就是倒退到封建王朝如此还要说自己是民主政体谁信啊!你九千万人共产党死有余辜凭什么让剩下的10亿人陪你一起受罪,你们替别人选的凭什么说修宪是大势所驱。
计划生育,学校的老师说是当年的法制还不完善,我只想知道号称五千年的文明人性也没完善吗
我這曾經的香港粉紅,以前很喜歡中國的56個民族共融的概念。但我是在港共硬推普教中時覺醒,在維吾爾勞改營事件+內蒙古被逼愛國教育/漢化教育撤底死心。

小時候我想所有人都變強,但長大後發現有些人是無能到要清洗別人的文化才能感覺自己變強。

這也令我反思社會主義的思路漏洞,開始分清equality和equity的分別。有些極左可以口說社會主義是為了碾平社會的階級,從而達到結果上的平等。
但當極左把 民族/種族/性別 定義為階級,要「碾平社會的階級」的行動就是 消滅「上層階級」的文化。變相就是把別人 種族/文化滅絕的籍口,那時就不是甚麼隨便拋的理論/讚美...是我現在眼前每天要住在的現實。
维尼霸占头条,不阻止“学习强国”app的推广。
总结一句,不要脸。
雷洋案:一个名校高学历+体制内,都能说弄死就弄死,弄死了还要扣个极其侮辱性的罪名,普通屁民还能有什么指望,还不是比蝼蚁更蝼蚁?

红黄蓝案:把幼儿园孩子拿去给匪军充当慰安军妓,我不知到这个狗国到底邪恶到什么程度才能干出这种事,跟本就是刷新了人类文明的下限,日本鬼子都要汗颜

至于18年以后的加速行为就太多了,不胜枚举
中南聯省自治 推翻薩格爾.王.習近平,實現中南聯省自治。
1.網絡言論的管控收緊和因言獲罪,經歷過10多年前網絡言論的開放與自由完全絕對受不了現在這鬼環境。
2.現實在體制内企業因2013薩格爾.王.近平的人上臺擔任新領導嚴格執行貫測薩格爾.王.近平的政策,嚴重排擠做實事卻“不忠誠”也不拍馬屁的人,最終導致“被”辭職。
3.2018年那次全票通過讓我徹底對薩格爾.王.近平絕望。
4.粉紅五毛蛆蟲有目的有組織的誤導全國很大一部分人,動不動就是要打台灣殺香港滅美帝日本。這種反人類的坏行經實在讓我忍無可忍。堅決全面的反制文革2.0絕對不許可那玩意回來。
5.身邊鄰居的被公安系統的官員放高利貸,在還了很多錢的情況下還被把工資封鎖多年,放貸官員被抓獲罪后法院口裏說解禁但目前仍然封鎖工資長達3年之久。通過此事看出匪類完全沒有法治一群匪類。
筱田君 为我们的兄弟Donald J trump 祷告,人非神不完美,臭皮囊也可以维护公义
主要是19年香港的事件,让我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继续装模作样了,在此之前,我内心是被禁锢的反贼但表达的却是粉红,前者在于我当时的身份认同和成长环境,似乎被调教成了反贼,后者出于不敢面对要和14亿中国人作对以及平时工作生活中捞一点可怜的好处。也是19年下定决心辞职准备出国,然后在20年得到了回应,又20年受洗成为刚入门的基督徒。站在现在回首过去,真的觉得很奇妙,短短一年的心里路程让我从假粉红、大中华者变成支黑然后又在继续改变着。(如果只停留在支黑,那么我仍然与支人无异并且按照圣经的教导,俨然没有得救。)

我在想香港事件后,白俄罗斯、缅甸、匈牙利、古巴的游行,无不与香港有间接的关系,香港人的抗争感动到许多人。所以现在在推特上无论什么宗,路德宗、加尔文宗、天主教、福音派,只要绕行香港事件的,一定认为他们是假基督徒,说谎者。
自从了解了上访村的故事后,哎,他们活得太惨了……………………
吃奶的大葱头 品葱把路走窄了
ollapse"> 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统治者,被统治者。
这个社会的矛盾归于一种:被统治者想上去,统治者不想下去。

如果你是统治者,你的目标应当是:如何让被统治者维护自己,然后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再打打其他统治者的主意,让他们手下的被统治者听你的话。
如果你是被统治者,你的目标应当是:如何利用统治者提供的环境,保护好自己,然后让自己有机会跻身被统治者,甚至取代他们。

道德,法律,政治,国家,民族,北约,东盟,全球共同富裕体。不过是意识形态的延伸,是统治和统战的工具。

所以,如果你是被统治者,你不该对任何统治者抱有幻想。如果你是统治者,来品葱挖人不是好办法,这里人少。
呼吸机 想打胡锡进 结果手滑了
从维尼上台搞什么七不讲之后吧
身边的人越来越让人恶心
一天天胡混一句话也不想讲
这种混账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親自下令 趙學博士
胡錦濤時代也有什麼宣傳標語,只是人家的標語就是單純口嗨,大家都懂什麼一回事。因此那時候的很多“反賊”還不是真反賊,政府也知道什麼一回事就是用來應付上面順便騙經費的東西。
然而這個包子各種標語是明擺着想植入大家的腦袋。這讓我覺得中共沒救了。
不過第一個事件得說跨省追捕
武漢肺炎吧。反送中事件我其實也還可以,因為從來就沒有相信過所謂同胞的鬼話,何況白手套就要有白手套的自知之明,很多香港人不拿自己當外人,我可是一直很有二等公民的自覺。至於他蠢得要自絕後路我更是喜聞樂見。可是武漢一事讓我看清了,這政權不光對外人狠(which is很多帝國霸權都會做的事情),對自己人更狠,就是那個50年代、8964一直走過來的政權,從來都沒變過,也就可以算死心了吧,雖然這種死心似乎不是正常意義的死心XD
以前是三年大饥荒,饿死5000万人。

现在是中国在疫情期间,封锁各地小区居然又饿死了一批人,让我真实的知道了当年那5000万人是怎么饿死的。
sunrise_zc miaomiaomiao
高考毕业之后翻墙就看到反贼视频,当时觉得打开了新世界,而且当时当融入新环境,各方面都不适应,处在失落状态,于是把全部原因归咎到政府的无能。后来我家人了解到我的情况,开始威胁我不要乱管闲事好好读书,我无奈就是答应。
    后来又过了几年,到大城市打拼,看到老板对城市人更为照顾,而且城市人确实思维和见识比我高得多。我日思夜想为什么我会比不上别人,为什么我会受到城市人的歧视。为什么他们那么残忍无情,利益熏心。
    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政府的不作为我觉得和我无关,反正司空见惯了。但是当生活的苦降临到我自己身上时,除了责备自己无能,还有更为重要的原因是我的家庭教育和早年的学校教育就把我培养成了一个书呆子。
    家庭教育存在的重大缺陷是父母为了让孩子好好读书,什么都不管,不懂得教我怎么做人,怎么做事,怎么快乐。而父母怎么会这样呢?让自己的后代受教育没有任何错误,听父母讲过他们小时候多么穷苦,多少村里人因为生病没有好的医疗条件而草草死去。而着根本原因不就是文革吗?虽然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学校教育的重大缺陷是教育的不公。我虽然在市完成了高中教育,但是和一二线大城市相比,还是无法达到城市学生的高度,无论在硬实力和软实力方面。
    有些城里人是粉红,因为他们从小就受到城市各方面的福利,看不到很多农村和县城的人多么无奈地苟且生活。或许只有他们看到不公平的现象才能醒悟吧,虽然不太可能。
Asilan 我揮一揮衣袖,只願多帶走幾條習狗
从未死心啊,指复仇之心,颠覆之心,刺杀维尼之心
刁哀帝 红朝衰亡,自哀帝始。
先是贪腐,后来是强拆血债。

记得很清楚,上大学的时候就跟室友争论,那时候我还只是跟随舆论说体制不行(对,那时候网上是可以批评体制的,公知风头正盛,网友都在批判体制),室友说上面还是好的,下面人太多不好管……

后来强拆的社会事件越来越多,越来越血腥,我意识到,根源在匪党。畜生不如的共产党还“代表中国最先进的发展方向”???啊呸

----------------------------------------------

《南京浦口疑暴力强拆 村民被打吃水井被堵》

人民网南京4月3日电 (王继亮、韩振)南京市浦口区江浦街道八里村11户村民反映,在chaiqian补偿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被人为断了水和电,3月12日是他们被断水的第13天。当天,朱庆海、林家秀夫妇、朱庆虎等多名村民被10多名身份不明的年轻人殴打。记者从江浦街道获悉,浦口警方已于当日介入调查此案,之后促成被打村民获赔1万元,并与相关部门协调尽快恢复村民正常生活。但截至4月3号,江浦街道承诺的恢复村民正常用水并未落实。

《四川西昌一村民遭推土机碾死》

【四川村民遭铁矿推土机碾死 官方称系意外】西昌村民3日上午被推土机碾压致死,家属9小时后得到死讯时尸体已被解剖,被政府人员告知“死于意外”,现场多处摄像头“早损坏”。据介绍,死者村庄与肇事铁矿曾因搬迁补偿发生数次摩擦。死者当日受委派与该矿协商矿渣堵塞水源之事。

《河南拆迁人员扒掉女孩上衣和裤子》

羊城晚报:【河南拆迁人员扒掉女孩上衣和裤子】有网友称,河南许昌市东城区“恒达·名门尚居”强拆现场,拆迁人员扒掉戚小芳(22岁)的上衣,揉搓上身。老百姓质问:你们不怕报应?拆迁者:拆迁和计生工作从来不违法!

《河南中牟农民被开发商碾死》

据《新闻晚报》报道 近日,在河南省中牟县姚家镇西春岗村,农民宋合义或许致死都没有想到,他竟会在自己的责任田里被开发商的铲车给活活碾死。事发的这十亩土地原本是宋合义等三人承包,用来种植林木的。但河南省弘亿国际农业科技公司一直想以每亩800元的价格占用这块地,由于双方因为补偿款一直没谈拢,因此协议也就一直没有签。直到3月27日,弘亿公司将铲车直接开到了地里,就在宋合义上前阻拦时,悲剧发生了。

《湖北碾死村民疑犯:老总曾说"你给我碾,碾了不要紧" 》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3月30号上午10点左右,在湖北省巴东县沿渡河镇西边埫村宜巴高速公路29标段建设工地,当地村民因水毁财产补偿诉求与29标段项目部发生纠纷,在交涉过程中,一位村民被水泥罐车碾轧致死。目前,肇事者已被当地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被刑拘。但案件发生是否有人指使仍存争议。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