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待这封达坂城新建集中营狱警的信?

来源:
https://medium.com/@erkinazat2018/
文章:
https://medium.com/@erkinazat2018/%E6%9D%A5%E8%87%AA%E8%BE%BE%E5%9D%82%E5%9F%8E%E6%96%B0%E5%BB%BA%E9%9B%86%E4%B8%AD%E8%90%A5%E7%8B%B1%E8%AD%A6%E7%9A%84%E4%BF%A1-10ceef14ae95

我叫Berik,我是达坂城新建集中营的狱警,我以前的工作是摄像师,就是拍婚礼的那种,之后2016年开始生意就不如从前了,2017年开始“盛行”当“协警”,我妈也劝我当协警,因为当时宣传时收入还可以,后来当了协警之后后悔了选这一职业,没有节假日工资也被经常扣,有些时候拖延几个月才发,每天24小时处在高度精神紧张状态当中,导致患上了失眠症。
2018年下旬我被派到达坂城新建集中营工作,因为我以前有拍摄经验,把我安排在了摄像头监控室,我负责夜班,说到我们监控室,其实我们背后也有摄像头对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不能离岗、工作期间不能睡觉、不能乱走动”,双眼必须盯着摄像头的状况,如果有什么差错我们被忽略了,那我们也被受到处罚、轻的扣一个月工资,重的就一块儿“学习”。所以我们自己都觉得被关在囚室,而不是监控室。
囚犯们的每天日程是:
05:00 起床、在操场晨跑;
07:00 吃早饭;
08:00~12:00 上汉语教学课、政治课、法律课;
12:00~14:00 午饭、午休;
14:00~18:00 继续上课;
19:00 晚饭;
20:00~22:00 上自习;
23:00 整理宿舍、睡觉。
摄像头并不能全部区域都能照到,还是会有“盲点”,我们给囚犯们说过哪几个点是盲点,他们就在那里偷偷吸烟,烟也是偷偷弄进来的,一旦发现也会被受重罚,刚开始集中营管理有点严格,后来大家也慢慢适应了。
我们有个“夫妻室”,就是囚犯们的爱人们定期可以单独见面“办事儿”,有一次冬天有个囚犯跟他老婆见面之后被关进了禁闭室24小时,也取消了见面机会,原来是从暗藏在夫妻室的摄像头拍到他老婆把穿的两层毛裤,一件脱给她丈夫穿,他穿完以后觉得不会被发现,不料在监控室看的一清二楚,后来我白班同事也因此加了奖金。
达坂城集中营扩建完之后,有一天带来了3000多年轻高中女孩儿,大概18岁左右,当时站在第一排的女孩儿对我悄悄说:“哥,您对于我身体做什么都愿意,只要能把我从这儿救出去就可以”,当时我无法直视她的眼睛,几乎每天都在我耳边回响着她的这番话。
有些时候官长们会进到我们监控室“查看”工作,其实就是在选“女孩儿”,他们会要求我们把摄像头倍数增加靠近她们的脸部,甚至半开玩笑地说让我替他选个漂亮的,我当时委婉拒绝了,然后选好女孩儿之后通知让小弟们过去把该女孩儿带到“办公室”“谈话”,“办公室”其实就是员工厨房,因为那里没有摄像头,而且“谈话”一般在白天,而不是晚上,明白人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他们会放2个桌子,1个桌子放小吃跟酒,另一个桌子就是办事儿的,大多数情况是官长们单独发生关系,有些时候喝酒高兴了可以让手下轮奸其女孩儿。办完事儿之后把女孩儿关回囚室,她不会说什么,但我从摄像头可以看到她眼泪,在里面不能哭、不能表达情绪、不能谈话,因为她情绪无法发泄,所以她当时的心情会无比地糟糕。
我们食堂餐具都是塑料的,防止自残,但有一次有个囚犯情绪激动,把餐具砸碎,用一棱角试图破开自己的肚子没能成功,后来他被送到了精神病院。
有一次两个小伙儿在里面打架,他们知道有盲点,但他们手臂被摄像头捕捉到了,后来他们俩被老虎凳罚坐禁食了48小时,方便也在凳子上面。
他们当中年轻人每个月要打针,而老年人进集中营时只打一次针,说是为了预防感冒。
我们也会被要求背法律、政治,还有定期考核,如果成绩不合格也有危险。
有一次我们家里来了客人,可能我们的声音有点大了,下面的汉族老头邻居叫来了警察,并威胁把我们都送进“学习”,还好我也是“警察”,而且进来的警察也认识我,所以好说歹说我们说服了老人,并给老人签了保证书,如果当时我是普通人的话肯定会进集中营的,就因为“吵闹”。
Erkin Azat
13.05.2019

个人评价:
从这封信看来,新疆的集中营和纳粹的集中营完全是可以“媲美”了,如果中共没法明确反驳否认这份信的内容,我个人是相信这封来信,虽然我不知道这封信是怎么传出来的
已邀请:
支那五毛网评员 观察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反对猫润灵芝。以支共高层通奸率乃至中下层官员文革诱奸女知青的历往来看,这个可信度非常高!
周永康令计划薄熙来王立军,未倒之前在报刊电视公共媒体上,哪个不是人五人六正人君子一个,倒了之后个个都是“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性关系”。

见网文:
16年:http://news.ifeng.com/a/20160817/49794102_0.shtml
权色交易、钱色交易已成为落马官员中的常见现象。据“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统计,十八大后落马109名省部级官员中,至少有39人涉“权色、钱色交易”或“通奸”。其中,有部分与下属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而且还有女官员“通吃”男下属和男上司的案例。

15年:http://www.bjnews.com.cn/news/2015/10/23/381501.html
20余名省部级及以上官员“与他人通奸”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发现,十八以来,中纪委通报官员问题时,存在“与他人通奸”问题的中管干部不下30名。
  其中,除了国家信访局原副局长许杰、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副总经理戴春宁等少量中管局级官员,省部级及以上官员多达20多名,令计划、周永康、武长顺、斯鑫良、申维辰、阳宝华、沈培平、宋林、赵黎平、栗智、孙鸿志、景春华、杜善学、武长顺、秦玉海、聂春玉、梁滨、孙兆学、陈铁新、谭力、毛小兵、杨刚、冀文林等等,都“与他人通奸”。

文革:http://history.m4.cn/2012-12/1194227.shtml
巴山:被亵渎的青春——女知青惨遭蹂躏录
一九七二年,安徽某县首次由贫下中农推荐上大学,全县数万知青展开大规模竞争,最终有七十余人获得这天大的幸运。在进行上学前体检时,妇科检查的医生惊讶地发现,七名女知青没有一名是处女,而且几乎全都不是陈腐性裂痕。她们都是在招生通知发下以后失去贞操的。
被社会忘却了的故事
一个女知青麻木地推开生产队长家的门,一步一步、沉重万分地走了进去。生产队长的桌上摆着半瓶二锅头和一小盘花生米,还有一张招工表格和生产队革委会的大印。
女知青站住了,双目无神,象一个被送上祭台的羔羊。
生产队长甚至连门都不关,闪闪烁烁的油灯都不吹,就粗鲁地笑着,一把扯开女知青的衣衫,无耻地揉摸那还未完全发育成熟的乳房,然后把她推倒在充满汗味和臊味的木板床上。
女知青没有喊叫,怕人听到,只是心和下体一同疼痛着。
当女知青从床上站起来,滞重地穿着衣服时,生产队长将血红的大印盖在了招工表上。和那大印一样鲜红的还有床单上几块处女的血痕。
一九七二年,安徽某县首次由贫下中农推荐上大学,全县数万知青展开大规模竞争,最终有七十余人获得这天大的幸运。在进行上学前体检时,妇科检查的医生惊讶地发现,七名女知青没有一名是处女,而且几乎全都不是陈腐性裂痕。她们都是在招生通知发下以后失去贞操的。
女知青们是以肉体为代价换得一张离开农村的通行证的。
从一九六四年到一九八零年,全国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包括所谓回乡知青)达数千万之众,其中有一半是女知青。在这上千万女知青中,遭受色狼奸污的其实无法统计。大部份被侮辱过的女知青都不愿暴露真实情况,因为中国的伦理道德将使失去贞操的年轻女性受到巨大的心理和社会压力。
另有一些被奸污后而上大学、入党、提干的女知青更不会将内情暴露。如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某团助理保卫干事,被一名当权者奸污后送到四川去上大学,后来此当权者又奸污其他女知青被揭发出来,坦白罪行时交代出与她有过关系。当外调人员到四川找到她询问情况时,她却矢口否认。外调人员失望而归,那当权者因此而被少判一年徒刑。
按当时的说法,这些色狼统统被称为破坏上山下乡份子。
这些色狼罪有应得,遗憾的是大部份奸污过女知青的人并没有被揭露,他们到死都会为自己的艳福而洋洋得意。
最终倒霉的还是那些弱者,他们心灵的创伤不但终生难忘,就是在现实生活中也屡屡因直接碰撞而再次流血。
上海一个普通女工,在新婚之夜被丈夫毒打,以至赶出家门,因为她不是处女,她的处女贞操在插队时被公社党委书记给破坏了,她的丈夫并不因她当时若反抗就会被打成反革命纵火犯而原谅她。当时她看麦场,无意中烧了一百多斤麦子。
更有甚者,一些在插队时入了党的回城女知青几乎百分之百地被怀疑是被大队党书记奸污后而发给党票的,因而,这些人连找对象都成了问题。
可确实有这样的现象,手里握有党票、团票,招工、调动、提干权,以及病退、困退权的色狼们,以这些特权为诱饵,奸污了不少女知青。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一个上海女知青,长得丰满诱人,她拒绝了连长的调戏,便被发配到二十里外的水渠口去开关闸门,每天在四十度的酷暑中来回一次,半个月后她屈服了,给了连长一个暗示。连长陪她看了一天水闸,第二天她就被调回连队驻地的食堂工作。而那最后一天,她少女的贞操与流水一同东去了。
本文没有使用强奸一词,一九七四年打击这些色狼时也没有使用强奸一词,因为绝大部份女知青被侮辱时,侮辱者确实没有使用暴力,他们使用的只是权力,人民给他们的权力。
悲剧在于人民的女儿正在被这些掌权者奸污!

https://cul.qq.com/a/20130812/015704.htm

被亵渎的青春:文革某连长强奸四名女知青
本文节选自《被亵渎的青春——女知青惨遭蹂躏录》
在任何一张中国地图上,都可以找到河口县城,它和越南的老街市仅一河相隔,中间由一座铁桥接连。
一九七四年的某一天,驻地在河口县城的云南建设兵团第十六团进入了空前的戒备状态。在方圆十九里地内的所有交通路口都安设了路障,有手持上了刺刀的步枪的民兵和端着冲锋枪的解放军战士站岗。
一大早,数千建设兵团战士便在一种紧张气氛中集合起来,从各个连队出发,通过一个个哨卡,穿越密密麻麻的夹道持枪者,来到一个山坡下。这个山坡平时并没有什么特殊,上面同样是一层层梯田,梯田上长着稀疏的实生橡胶树,山顶处有一块保护原生林,有着竹丛和荒草。
但现在他们回过头去,看到十几挺轻机枪和两挺重机枪的枪口以俯视状态对准山坡下。这些戒备都只是为了能够安全地召开一个公审大会。
河口的知青们刚成为兵团战士就参加过一个公审大会,审判大瑶山上一个六十多岁的瑶族老头自封皇帝,结果是连他带十几个大臣一同枪毙!
在一条三面环山的口袋形山谷里,十几个犯人站成一排,哆哆嗦嗦。另有十几名持枪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排成一排,平举自动步枪,在一声命令中,扣动扳机。大约每人都放空了枪中的子弹后,战士们跑步离开刑场,两个提手枪的公安人员走过去,对着未死的犯人补枪。

这次不同,被审判对象不同。
随着一声汽车喇叭,唯一被允许开进公审大会会场的汽车出现在公路上。汽车停下来,在一排枪口中,车蓬窗被打开了,十几名现役军人被押上会场。
被审判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干部!在解放军威信和地位处于巅峰的年代中,在说解放军一句坏话就被扣上“毁我长城”的岁月里!
山脚下已经搭好了一个简易的主席台,几个云南省军区的领导和军事法庭的负责人脸色铁青地坐在上面。
十几个将被审判者站在台上,低垂着头。
在一种沉闷,肃穆的气氛中,主席台上一个领导拍案而起,大声宣布。
武装战士们冲上去,愤怒地撕下了十几个被审判者头上的帽徽、脖子上的领章。
XXX,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第十八团副参谋长……利用职权奸污女知青八人……
XXX,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第十六团保卫科长……利用职权奸污女知青六人……
XXX,……连长,奸污女知青……
XXX,……政治指导员,奸污女知青……
还有一名现役军人连长,不但奸污四名上海女知青,还与一条小母牛有过性行为,被上山打猎的老头发现揭露出来,在罪名中冠以糟蹋母牲畜。在场者无不哗然。
十八团的副参谋长被判十六年徒刑,他将在军人劳改场中渡过他的残年。
十六团的保卫科长被判六年徒刑,他的母亲是云南省的一个地委党书记,没法给他一丝的袒护。又可怜他年轻的妻子和幼女将为他承担一生的耻辱。
而在审判会场上的上千名女知青中那些遭受奸污和凌辱的人看着这种场面会产生什么想法呢?
在这次大规模审判之前,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六团的两位团级军官被枪毙了。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的一个独立营长和一个连长被枪毙了。
而后,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以及陕西省、山西省、安徽省等有大量插队知识青年的地方都举行了大规模宣判会,对奸污上山下乡女知青的罪犯进行了严惩。
哈哈哈哈果然有人跑出来洗地说是假的,鸡蛋里挑骨头谁不会,预设立场强行说是假的,不知道是谁非蠢即坏

还保护自己?展示自己?人家冒着生命风险的爆料,就因为你不相信世界上还有勇敢的人,就是假的是吧?既然如此,现实不是只会比这篇文章写的还残酷千百倍,比这更黑暗的还被捂着没人敢爆出来?

真相只会比这篇文章写的更坏,都现在了还不相信现实,等着新疆模式被推广到全国吧
没看出什么漏洞来
有点吓人,不过感觉也不像编的。另外听说维族并没有汉人这么强的贞操观念,不知是真是假。
维族并没有汉人这么强的贞操观念?去翻翻古兰经吧!

请看古兰经中女性之地位

更好笑的是,这些条文基本原封不动照搬圣经。。。。。
猫润灵芝 观察 90后编剧
假的,编的很假。

我做过媒体,也做过树洞型的公众号。

这东西假的离谱。

首先,一个揭秘性如此高的文章,一上来绝对不会介绍自己的名字。

从编纂者看来,介绍自己的名字能增加真实性,增加整个文字的真诚度。

可是,请记住,凡是这种揭露事实真相的东西,暴露自己名字要么是暴露完全,身份证号,身份都写上,这样能说明自己能对自己所写的东西负责。

要么就全都不写。

在国内的所有匿名爆料平台,没人会介绍自己。

因为想要揭露黑暗的欲望会压倒想要展示自己的欲望。

这文章的问题来了,其一,这文章的名字是个笔名,这人开了YouTube,在多个媒体上有多个身份,一会说是哈萨克族人,一会说是警察,开玩笑。

其二,请你记住,凡是在开篇之前大量介绍自己情况的匿名文章,均有大量不实性。

因为作者企图通过虚构人物背景来左右读者情绪。

其次,一个真正在那样的一个机构工作的人,想要爆料,他会不会把自己的工种写的如此详细。

我的妈,他最起码把自己生平,还有目前的工作近况都写出来了。

一个曾经是协警,目前在监控室工作的人能有几个?

倘若真的要查,是不是分分钟就能查出来?

这世界上有这么傻的人吗?

除了你们?

第三,谁跟你说的维族人不看重贞洁?

就算不看重贞洁,她看中不看重自己被强奸?

在目前这个环境下,人人自危,真的会有大量的领导干部去选18岁的姑娘?

还谈话,一个桌子放酒菜,一个桌子办事。

你看见了?

你在桌子底下是吧?

司马迁被宫才写出史记,你自宫写出来的只能称之为无脑黄色地摊读物。

我们试想一下,职业教育中心里限制交流吗?

限制不了吧。

一个女孩子,被强奸了,还是被他们最看不起的汉人强奸了,她如果将此事在人群之中慢慢散播出去。

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嘛?

是的,会小范围动乱。

坦率讲,那帮维族人,相当有血性。

如果此事真的发生,在维族人数远远高于汉族人的情况下,即便汉人警方有枪,一个由阻止,有图谋的动乱行动也不可避免。

管理者会犯这个错误?

在今天的那个在世界范围内都极其敏感的新疆,会有中共的官员如此不顾及前程,就因为管不好自己的裤腰带?

还要监控者帮忙筛选?

呵呵。

这个编纂者,不仅坏,而且傻。
FreedomAsia 趁着还能翻。。。
古拉格日常而已。古拉格群岛里多的是此类描写,本来当官的就相当于奴隶主,囚犯相当于奴隶,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强奸那一段和小黄文一样,真是现实比小说魔幻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electron8964 非管理员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5-17
  • 浏览: 2431
  • 关注: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