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警,五毛,是不是一种最卑贱的职业? (监狱劳改犯除外)

墙内好多人认为性工作者是一种卑贱的职业,但我觉得性工作者只是把身体当作一种生产资料的劳动者,并不算卑贱。许多国家的性工作者也都是合法的。而且好多性工作者都是迫于生计,不得已而为之。
哪怕是古代的太监,有好多也都是迫于生计才去从事这项工作的。
但是网警,五毛就不同了。劳改犯是被逼的,还情有可原。但自干五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比如江宁婆婆这样的网警,以及墙内孤烟暮蝉,胡锡进,李毅,司马南,孔庆东,上帝之鹰,乌和麒麟,周小平,花千芳一类的五毛却不同:
这些人不当网警五毛也可以生存得下去,却为了几个钱出卖良知,为共产党,习近平涂脂抹粉,除了人格的卑贱实在没有什么别的原因。

世界上还有比网警,五毛更卑贱的职业吗?
他们自己以及他们的家人子女,难道不会觉得羞耻吗?
人家体制内舔共的人,说到底吃的就是赵家的饭,舔一舔就算了,还有监狱内的劳改犯五毛,那是纯粹为了减刑保命的。

最下贱的是一边常驻欧美日,享受西方福利,一边舔共党当五毛的,明明自己已经移民西方,却大肆舔中共,你生活中遇到不公而抨击移民国政府是没有问题的,但一边千里之外舔着共党又不愿意回去报效祖国就有点臭不要脸了。
维尼爱喝歪嘴茅台 没有政治权利的中产阶级就是肉猪,我太喜欢这句话了!
我以前认识很多五毛,有体制内的也有体制外的,而且很多体制内的五毛喜欢摄影,脖子上永远都挂着一台日产的相机。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昧着良心吃这碗饭的,你说他们能不能看到社会的不公或者人间疾苦,当然是能看到的,但是他们内心深处究竟是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我从没有跟他们聊过因为我也知道说来说去都鸡同鸭讲,最后讲不出什么结果的。但我永远相信一点历史上所有的舔狗洗地的都是没有好下场的,做人一定要积阴德,我相信这个宇宙中是有阿卡西记录的,每个人的一言一行都是被记录在案的迟早都有一报!
大陸人經過歷次運動的洗腦,道德底線行為模式已經較正常人類相距甚遠。中共執政70年一直奉行告密文化,這些人的內心早已極度扭曲。所謂爹親娘親不如黨親,以後他們的子女對他們進行舉報劃清界線也是理所當然的。
韭菜梗 曾经躺平加拿大,现已入关美利坚
我猜,一个月薪3000还要996的网管,发现自己可以时时删帖封群百万大V们,是不是会有阿Q“我手执钢鞭将你打!”的快感?
OldUther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墙内只崇拜一种东西:强权。

网警对于大部分网民来说就是光明执政官的存在,对于屁民们来说肯定一点都不卑贱。

但是他们肯定是真的坏。
中南聯省自治 推翻薩格爾.王.習近平,實現中南聯省自治。
我相反,认为自干五可以洗脑洗回来,毕竟只是蠢而已。就像农村里的人在农村随地吐痰,那是因为那儿本来就不发达水泥路都没有都是土灰路。而进了城读了书受了教育的很大一部分不会在做随地吐痰这事了。相反还有一部分人即使受了教育也还会行随地吐痰这样的是那就是坏了,就像是拿工资的5毛。他们晓得是恶,且行了恶。以后肯定会受到上帝的公正审判。为什么文革会卷土重来,还不是没有对那些做了坏事的坏分子进行处罚。
fel6111 蒙古国海军参谋
拿工资的好点,自干五是最可恨的。
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最无知的职业,
如此无知以至于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也干什么都无所谓都听共产党的话就完了。
親自下令 趙學博士
牆內眼中的卑賤職業:
外賣,流水線普工,銷售,清潔工,餐廳服務員

而題主說的五毛,網警在牆內人眼中絕對是高尚職業。
不是粉红并非反贼 境外无脑反贼和国内自信粉红都是一个尿性。
有一说一编制内的网络警察,和受雇于政府搞舆情的人,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公务员,江浙沪地区一年差不多20多万,社会福利待遇好,多数人挤破头进不去,这类人还得到社会人的崇拜,认为他们是官。
私营的就是水军公司,受雇于政府大量控制舆论,可以带动风评,人家也是机器刷言论,几分钟内可以刷出几万条。
其实我认为这类人都不可悲,他们只是做生意的人罢了,他们也要吃饭啊,我拿你的钱给你办事儿,就像我们点外卖别人跑腿,也许跑腿的人也不愿意伺候你。真正恶毒的是需求方,没有需求就没有供给,什么时候需求方允许言论自由了,这类职业自然也就消失了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不會,阿Q在自詡趙家人,學人指點江山的時候,何曾覺得羞恥,甚至與有榮焉。
每次看到胡錫進放炮,我在想哪天會不會他先被自己人幹掉?
那你得看你说的这个网警他的警号是数字还是F或者X开头。

众所周知,在中国,“编制”两个字决定了身份。

有编制,就算扫大街的清洁工也是人们趋之若鹜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8-25
  • 浏览: 3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