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法制程度是否不如明清?

研究了一下明清的案例,感觉中共的法制程度好像不如明清。

比如明朝著名的胡惟庸,蓝玉案。好多人说是冤案,是朱元璋杀功臣。
其实还是有证据的。蓝玉私藏了大量的兵器,还有纵兵毁关,私自贩盐等事实。胡惟庸也有私自接见外国大使的犯罪事实。

但是中共就不一样了。
比如刘少奇,没啥犯罪事实。就是7000人大会逼毛泽东做了个检查,毛泽东一张《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就给搞死了。
比如习仲勋的《刘志丹》案,毛泽东看了个小纸条,说了句“借助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就把仲勋同志关了十几年。
没有任何证据,朱元璋都不会这么搞。

法轮功案,聂树斌案,呼格吉乐图案就不说了。明朝整不出这么荒唐的案子。

再对比清朝。清末著名案件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告御状惊动了慈禧老佛爷,直接下令查办,查处了十几个高官。
这种事在中共朝也是无法想象的。
假如你有了冤情当了访民,跑到北京就被驻京办给你办了,还想告御状?
中共一朝,有告御状告赢的吗?连律师都给你抓了判了,你还讲什么法律?
参考雷洋案,王林清案。
王林清作为一个法官都给你判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酷刑方面,明清有凌迟,腰斩。其中明朝凌迟号称能整3000多刀,但有可能是吹牛。
中共倒是没有凌迟腰斩,但是中共有活摘器官,这是明清所没有的。
另外明清监狱可以自杀,扛不住了可以撞墙或者用衣服上吊,但是中共监狱不行,有人监督。绝食也给你用鼻饲灌进去。

此外中共还有什么电刑,水刑,苏秦背剑,鸭儿浮水,钉床板,通天镣,铁丝锁喉不让说话等等原创刑罚。是明清所没有的。

广泛度方面:
明清两朝的文字狱加起来也就两百多起,涉及人物算上蓝玉,方孝孺,南山集等,加起来也不过十几二十万人。
中共朝的文字狱,单单一个反右,一个文革就过千万了。改开以后平反冤假错案,单是复查就有57万件之多,平反35万件。也就是中共建政30年搞的文字狱超过了明清600年。

当然,83严打,64,法轮功,709大抓捕,新疆维吾尔人等等重大冤家案件还没消息……
如果算下人数,怕是要把明清老百姓给吓死。

而清朝的状师(律师)是很有用的,比如广东一带的宋世杰审死官的故事就广为流传。中共朝你听说过哪个律师有打漂亮官司的案例吗?

从以上比较可以看出,中共的法制状况是不如明清两朝的。程度大概跟太平天国和张献忠差不多。、

葱友们怎么看呢?
山中流云 这里与墙内唯一的区别就是可以反共罢了
虽然本质上说明清与中共都是人治,但明清不止有法制还有礼制,也就是说不止成文法还有习惯法。而且明清的民间共同体(宗族、行业社团帮派、宗教教会之类的)的力量还是不小的,对官吏多少有制约作用,对平民多少有保护作用,就连皇帝王公贵族都会受制于礼法的约束并不如一些文学作品意淫的那般可以为所欲为,有时皇帝还会因为违反礼法(贵族的祖宗家法,本质上是王朝的宪法)而落得被废身死甚至国破家亡的下场,例如周幽王、海昏侯等。统治阶级多少还是受制约的。
而到了共朝,民间共同体(NGO、真工会、教会等)被官方屡屡严打禁止直至消灭(最近的例子有外卖骑手联盟的领头人被捕),民间社会原子化,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达到历史最低水平,民间聚不起团结的有生力量能够自我保护,统治阶级的权力最大化,人治达到了中国从古至今未有之高度,甚至连宪法都形同虚设说改就改,更不用说宪法之下的其他法律了,立法权、执法权和解释权都在统治阶级权贵手里,原子化的人民被动接受沦为鱼肉的份,这才可以说是真正的为所欲为。而且共朝本来就是党比法大现在又是党内定于一尊,可以说是一人凌驾于万法上,明清皇帝最多也就是万人之上,这可比明清皇帝都牛逼得多了。
这则推文也能回答了:https://twitter.com/Jerry00107966/status/1443174409427034114
封建王朝虽然听起来很落后,但和后清比起来有一个巨大优势:执政合法性。封建王朝挑明了就是家天下父传子,只要是正常继承的执政者就没有合法性的问题。我坐皇帝位置是完全合法的,我的权力来自于继承制度,是稳定的,不需要投入资源处理这个问题(篡位的除外,比如朱棣等)。

不像后清,在当代有其他民主政体做比较,继承已经不是一种显性的执政合法性来源了,所以后清就必须要将大量资源投入确立合法性,现在的显性说法是“执政合法性来自于劳动党能让经济发展”,这种合法性来源显然是不稳定的,有巨大的潜在危险。

所以后清在法制上也由于这个弱点,需要某种程度上比封建王朝要对民众做出更大的非制度性限制。
连明清这么黑暗的时刻都有人舔,还把这三坨屎比来比去,就说明中国未来多没希望了。依法治国=依照皇帝想法治国,各个“律”跟同期西方相比,都跟草纸一样。现在这个德行,明清加ccp都功不可没。在思想方面,连几千年前的古希腊都不如。

年轻人有空多看看gmat, gre, lsat, mcat阅读理解部分,既能准备肉体翻墙,又能多了解西方logic,明清的那些东西不值得现在浪费太多时间。等翻出来,再回头看会有不一样的想法的。
第一推动力 🤬不友善用户
明清两朝可没有中共那么多的口袋罪。而且明清两朝从来不会像中共一样大规模抓捕律师——你打官司就打官司,抓律师是什么鬼?

总的来说,明清时期的人还是比较信奉四书五经那一套,有一定的底线。中共就是毫无底线道德
pixel 遵循框架討論 回答絕不跑題
如果說的是法制,相信現代中國是比明清要好多了。多的不說,起碼大多數情況下,中國還是有法可依的。執法機關,裁判機關和律師制度也是健全的。

要說大清律例那基本上就真的是個隨意了。

但是法治來說,人治情況是極其嚴重。這個是不是比明清差,我認為也是未必。明清是大小案件全部都可以公開人治,中國起碼不會在一般民事和治安案件上大範圍出現人治的局面。
单谈法制,现代中国的确比明清完善高效很多,毕竟被西方法制冲击了几百年,还是学到了一点点的。但话说回来,当时国家法制效率极为低下,民间自发法制因此而强,或许比现在的高效恶法好。

我推荐阅读《Legal Systems Very Different From Ours - Imperial Chinese Law》,链接在这里:

http://www.daviddfriedman.com/Legal%20Systems/Imperial%20Chinese%20Law.docx

如果不想下载docx,也可以看这里

http://www.daviddfriedman.com/Academic/Course_Pages/legal_systems_very_different_12/Book_Draft/Systems/ChineseLaw.html

摘要:

法典本身与其说是对禁止行为的描述,不如说是试图为每一种可能的犯罪行为规定适当的惩罚。

由于满族征服后法律的变化,对轻竹五十下的判决实际上意味着二十次,对于所有类似形式的法则也是如此。 大多数情况严重但不致命。

地方官的任何超过打竹板子的处罚都必须经过省级批准,任何不依据法规字面的判定,包括类比判定,都需要得到北京的批准。

处理受法律制度控制的人口与该制度所支配的资源之间不成比例的另一种方法是不鼓励诉诸法律。 这样做的一种方法是将私人法律实践实际上定为刑事犯罪; 需要帮助解决法律问题的个人应该从地方法官及其工作人员那里得到帮助。 另一个是让所有相关人员都只能不愉快地参与法律体系。 没有与我们的侵权法相当的受害方可以利用法律体系强制赔偿的侵权法——用我们的话来说,所有的法律都是刑事的,所有的起诉都是公开的。 在从证人那里提取信息的过程中,折磨证人是合法的。 法律程序的参与者必须扮演谦卑的上访者的角色,承认与他们打交道的官员的极度优越地位。

一个世纪前,中国商人成功地维持了一个复杂的合同体系,几乎不使用国家执法。
以前是皇帝 朝臣 人民的三角關係,皇權有時候需要拉攏人民對抗朝臣,現在只有黨和人民,人民自然單方面被操啊
昔日刘郎今又来 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
人类文明史上最黑暗的时期——“文革”就发生在本朝,明清或张献忠这种,洒洒水啦。
满清后期控制范围就很小了 ,基本上属于诸侯的模式, 东南互保,就说明清朝控制不住诸侯了。晚清也在寻求走君主立宪制度,结果碰到中华民族第二大汉奸群体————武昌起义那批人。 一个公司倒闭,原班人马重组公司, 有管理公司能力的,还是原公司的那批管理层,而不是基层被管理的员工。基层员工成为管理层就是灾难。 清朝如果能顺利过度到君主立宪(君主立宪也是当时最主流的,最适合中国的路) ,就不会死那么多人。
封建时代基本讲规矩,中共就不按规矩办事,想干嘛干嘛,比封建时代还人治。

毛泽东搞人治的后果多惨烈大家都知道,邓小平为了反毛,主张搞法治。由于邓小平治国无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又搞严打。严打就是以法治的名义搞迫害,动不动就枪毙。毛泽东号召红卫兵也算是凭本事,邓小平没有那个本事,就拿国家机器迫害,性质很恶劣。

中共整天说明清专制达到顶峰,实际上中共比明清更专制。邓小平可以推翻毛泽东的政策,可以随便更换党主席,这在封建时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真是狗屎跟狗屎比,中國人沒有社會契約論精神的,五千年都喜歡搞法儒互轉,對於統治者就直接壟斷一切大陸真理,要法律屁用?共匪以前,還是靠祠堂鄉紳裁決糾紛,要法院屁用。
Unknownalamo 祖籍香港 有事說事 別裝模作樣
樓主確定現在匪國有法制?

先不論匪國,香港這以法制維持了一百多年的地方,現在有多少被關在牢裹?關了多久?
十年漂泊 老反贼
现代的东西和二战前比较基本没意义

明清还有字面上的连坐呢 诛几族之类的
ShawnLee 新注册用户 喜欢科技和历史。
是的,中共国在言论自由程度和法制程度两方面都不如满清是肯定的,虽然被称为后清,实际上比起大清差得远。
wbxshuai 边缘性人格障碍患者
中国有法制吗?如果那几张仅针对底层百姓列出来的条例也叫法制。。。
lrjllg 新注册用户 free man
整个中国历史,都没一个好的(对待人民上),希望下个历史进程,能出现对待人的制度出现
已隐藏
封建社会虽然烂,但除了流氓土匪外,聘用读书人当官僚的官府还是讲点底线的,至少表面上儒家传统仁义礼智不能丢,表面上要讲究教化四民,所以就算干坏事也不能明着坏,还得搞点阴谋诡计
楼上一堆长篇大论
就一句话
以前可以拦轿喊冤
现在谁能近身靠前
连特么进京上访都有拦访的
两边各地维稳用大巴车拽着人往上扔
压根也不是法治社会
更不是理性治国
明清前一百年也不至于现在这个操行
樟壽周 ……抉心自食,欲知本味。创痛酷烈,本味何能知?……痛定之后,徐徐食之。然其心已陈旧,本味又何由知?
法制肯定是不如古代的。古代雖然是專制,但也難以比擬中共的專制程度。而且本朝,請允許我這樣說,和封建社會沒有本質的區別,國家主席就相當於皇帝,雖然空有現代文明的外衣,裡面不還是皇權專制思想嗎?而且甚至更甚!在文明國家視為神聖的《憲法》,在中國就變成了皇帝的新裝。《憲法》裡規定規定了公民有出版結社遊行的權利,但這一條從沒被依法履行過。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前進了,但實際上是達不到前朝,即所謂“封建社會”的遵守法律的程度。封建社會都沒有本朝這樣野蠻的大規模的公然踐踏法制!!!
PulicatLago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曾国荃率湘军攻入南京城后的情景:“湘军‘贪掠夺,颇乱伍。中军各勇留营者皆去搜括’,……‘沿街死尸十之九皆老者。其幼孩未满二、三岁者亦被戳以为戏,匍匐道上。妇女四十岁以下者一人俱无(均被虏),老者负伤或十余刀,数十刀,哀号之声达于四方。’凡此均为曾国荃幕友赵烈文目睹所记,总计死者约二、三十万人(死亡人数有争议)。”[
刀斩李王不留情 黑名单 大快人心事,揪出三人帮,政治流氓习匪,狗头军师王,还有泄洪总理,更比易牙开方。铁帚扫而光。搞乱中国者,一枕梦黄粱。野心大,阴谋毒,鬼计狂,真是罪该万死。美国政府正义,政经制裁果断,功绩何辉煌,拥护正义者,推倒匪中央
你这话啥意思,烂比烂是吧?为什么不和西方民主政体比较?而和封建社会比较?
你是不是从内心已经对匪共的落后暴行认可了?
你说明清比匪共好,意思是退回到封建社会还是一种进步了?
潜水品葱一年多,发现很多“烂”比“烂”的帖子。
封建社会要是比现在好,还能被历史淘汰掉吗?
现在再辣鸡,起码老百姓见了官员不用磕头了,不用自称“奴才”“草民”了。肯定是强于封建时代的。

就像很多人说江湖比习强一样,江湖时期对人民的压制依旧愈演愈烈

八十年代末期反贼就看清了匪共不可救药地本质,以武力试图颠覆匪共。
九十年代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反贼退化到了了
“中央是执政党,地方是在野党,商人是自由党,农村是地下党”
这种意图暴力架空中央的事情(虽然被朱扼杀)

到了江湖时代反贼“懒惰”的希望高层“政治体制改革”是全国人民的呼声。
虽然这种改革地要求仅仅是民主社会的初级状态。哪怕是比俄罗斯艰难的民主历程都差劲,

十多面前,政治体制改革是反贼们整体的呼声
过了二十年,
反贼们的思维居然从政治体制改革“进步”到了回到封建社会。
“进步”到了“江朱胡温时期真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开劳斯莱斯 🤬不友善用户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2-09
  • 浏览: 8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