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被政治污染的环境下如何区分真假的感性理性?

如题。中国人很奇怪,一直说要理性讨论,又说要热爱中国。
从小就被教育一件事,所谓的正义都是战无不胜的。(中国1-10巴西,中国进球了,所以是胜利)
而且总是用动画片之类的来写,比如小时候看过一个动画片,忘了是蓝猫还是喜羊羊。居然会吹说中国很牛逼,有事情,警察3分钟就到。(后来发现所有能用的东西,到了我跟别人发生矛盾,我东西丢了,就从来没有用到这些工具。然后啥都没有,还被威胁:工具在我们这里,不要管他们有没有乱来,你只要不发表谣言之类的话就好,他们发表针对你的我们管不了)
很奇怪的,在中国,很多人都在说什么,跟他们息息相关。所以感性爱国。事实上,这些难道不是实力局限?你只能在汉东京州,你当然会觉得京州有个台风你都会忧虑……如果你可以随时随地从汉东省到西部,那你就不怕台风了……
身上没钱,所以每次都只能精打细算挑便宜的买的吝啬人,结果被说是理性消费……
还有很多,走不出城市的被说是热爱祖国,穷人被说理性消费,这奇葩想法是怎么来的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先邏輯再常理, 就是先問自己理性, 后問自己感性, 也就是人性

邏輯和理性, 邏輯就自己去學, 要訓練一下, 最好養成習慣順帶還能防騙子
理性可以拿現成的工科思考綫路略微改造下就能用, 强烈建議學一項"硬"工科技能並磨練到超群水準
適合擅長文科或藝術之人的方法我還沒找到, 請他(她)們現身説法

不光自己的人性, 也要模擬曾長期相處過的人, 就是瞭解其本性的人會怎麽看, 因此瞭解的人多多益善

在寬鬆環境下, 感性優先也沒問題, 就是不用分是非或對錯不存在, 例如和朋友們一起的私人空間等
在大陸建議邏輯優先, 除非生活相對閉塞如小城鎮等, 新鮮的環境和人優先邏輯吧
如果有對錯, 那麽邏輯定會返回答案, 否則不合格重練, 不分對錯場景感性會挑出一個較好的

寫的比較亂, 從思維的流水裏撈起來就寫了, 不確定彼此偏差多大對適用否

愛國或者説愛國主義, 有人説是”一堆可燃垃圾", 我說假大空, 愛自己社群或身邊的人具體的多
若你是公民, 別讓政府搞"宣傳", 尤其是愛國, 到底這國家是多缺愛才要哭著喊著讓人來愛呢
奴隸的話沒得選, 那也要像藍博那樣説: "我只期望國家像我愛它那樣愛我”

我的人性表示愛是相互的, 斷無單向之理, 單向那不成單相思啦, 我不想淪爲大舔狗, 我人性還沒那麽賤
要抽時機理性分析, 身處的群體是不是值得貢獻和維護
更喜歡合作獲取更多利益的"海豚群“, 不想摻和餓狼群

活在當下作爲一個人, 祖先們和自己歷經各種考驗, 贏到現在都是冠軍
有失敗也許是一時一世逆風, 并不會覺得有啥根本性的劣等, 多充實自己無論是精神、頭腦還是身體
都有助於擺脫不利局面

如有謬誤請指正, 謝謝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首先,費拉是沒有條件去區分真假的。費拉甚至沒有條件去充分地思考。產生過多自己的看法,對於費拉來說,不過是把自己的性命至於更加危險的境地。費拉若產生自己的看法,輕則喝茶坐監,重則性命不保。對於費拉來說,最安全、最理性的想法就是在政治見解上與自己的征服者保持一致。

因此,一個費拉若是想思考、甚至區分真假,第一步是要尋找一個能夠幫助自己不再做費拉的小共同體。比如說法輪功、基督教、伊斯蘭教(、還有將來的諸夏軍閥、盟軍抗爭力量等)都是能夠為費拉提供相當的社會保護,並且允許費拉漸漸發展出自身的武德、積累私家的財富,甚至教給費拉信譽和律法的重要性的。

費拉有了這種保護、不再是征服者鐵靴下任人踐踏、任人宰割的蟲蟻之後,才有可能進行獨立的思考、區分真假、發展出自己的政治見解。

============分隔線============

當然,有人會說,費拉也可以選擇反共,將來加入諸夏軍閥、盟軍的抗爭力量等;就算沒有封建武士的經驗、武藝、和體能,至少小命有一條,大不了拿把槍上前線跟共軍拼了。這種做法嘛,其實嚴格來講,不能算是追求獨立思考、尋求區分真假等。諸夏盟軍之所以表現出亞伯拉罕價值觀的特點,是因為他們有西方海洋體系的支援和秩序輸入。我們祗不過是生活在一個相對幸運的時代,一個費拉若能決心反共、投奔盟軍,就能蹭到西方輸入的秩序,在大哥、前輩的引領下,由於歸依了其價值觀的判斷,而從中得到了獨立思考和真假之辯。這大概就算是反共有厚賞、投共有顯戮的必然結果吧。
欢迎使用地域歧视法,据我与那种自高奋勇跳出来嘴贱的地域嗨战斗多年的经历,发现些非常有意思的经验。
你国的特殊历史导致不存在一个面面俱到的媒体,绝大部分媒体还没轮媒理性客观有深度有广度,于是以传播力为单位天然的划分出了各种不同的省级特色同温层,而其政治诉求又与城市历史有关,就比如死命吹捧江如何开明如何开放的改开哔们,面对墙也是江建的,为了改开牺牲了别人,没事换腰子等等敏感话题多半会假装没看见,并跑到一边继续吹捧江开明开放,其行为逻辑与拜神无异,非常好辨认。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TheJamesD 灰名单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1-15
  • 浏览: 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