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反思华中师大辅导员性骚扰事件?嫌疑人:【你不想保研吗?】男友:【何必抓着人家不放呢?人都有难处】

我记得在老早以前一篇回答下面,有个墙外网友曾经问我【防保研】是什么意思……喏,实例来了
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在墙国层出不穷,有人也许已经对类似的事情感到麻木,也有人对#MeToo或中国米兔感到不耐烦
但我还是希望能在品葱跳脱泛泛的指责和吃瓜
藉由【鱼浅灰】微博爆料华中师大辅导员性骚扰事件
和大家讨论学习这个事件中一些匪夷所思,让我如鲠在喉的情况

看过微博全文、通讯截图、和潇湘晨报的报道,如果可以假设【鱼浅灰】的爆料属实
这个事件中最让我愤怒的莫过于嫌疑人说【你不想保研吗?】
最让我觉得匪夷所思的莫过于被害人男友说【何必抓着人家不放呢?人都有难处】
而最最让我深感无力的是在被害人与嫌疑人对峙的过程中,嫌疑人对【性骚扰】的高度敏锐,一本正经,字斟句酌
以至于让人对性骚扰这个概念产生疑惑和误解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罗翔教授的长达40分钟的《一席》讲座:
性侵犯罪中的核心问题,是不同意问题,但在我国司法实践中,我们长期以来使用的是‘违背意志’,但‘违背意志’更多带有心理学成分,跟法律谈的规范性是不一样的。

借此机会,我想和葱友们请教讨论三个方面的问题

1,利用权力进行性侵犯或性交易是体制问题还是人性问题?自由民主体制是如何更好地防止此类事情的?如果能有法律案例或参考资料,您可以提供链接我自己去阅读学习,不胜感激

2,此事件中的男友到底是什么心理状态???看【鱼浅灰】的陈述我真的三观尽毁
崩溃o(≧口≦)o

3,我最想知道的,性骚扰的认定究竟应该怎样定义才能最大程度上保护双方的权益?如果您认真看完【鱼浅灰】贴的通讯截图,我想您也会有类似的问题,这个辅导员很聪明很聪明的……

无论您觉得哪个话题值得展开,我都将不胜感激,谢谢!


下面转贴【鱼浅灰】的爆料微博、通讯截图、和相关链接以资讨论

https://i.imgur.com/Kh4nLWp.png

通讯截图1

https://i.imgur.com/OMSnJGH.jpg

通讯截图2

https://i.imgur.com/BQnE7lg.jpg

通讯截图3

https://i.imgur.com/PTZkOnD.jpg

潇湘晨报的报道存档:http://archive.today/LiVKn

【鱼浅灰】爆料微博的存档:http://archive.today/s8tGB

罗翔教授《一席》2020.12.13. 视频:性侵犯罪中的同意问题 https://youtu.be/IZS3PPXi718

——

回到最初的问题

1,自由民主体制是如何更好地防止利用权力进行性侵犯或性交易的?

2,此事件中的男友说【何必抓着人家不放呢?人都有难处】到底是什么心理状态?

3,性骚扰的认定究竟应该怎样定义才能最大程度上保护双方的权益?

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阅读和时间

我期待您的回复 (●'◡'●)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謝邀。《紙牌屋》有一句臺詞,據説引自Oscar Wilde:Everything in the world is about sex—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世間的一切都和性有關,除了性。性關乎的是權力」。

人們聲討性侵的時候常說一句半開玩笑的話——沒收作案工具!我認爲在涉及權力性侵時尤其應該沒收作案工具——只不過這個工具並非性器官,而是權力。

關於性侵的刑法認定標準,樓主鏈接中的羅翔講座已經說得很詳細,很系統。但我認爲這不是本案的關鍵,也不是當下中國法治匱乏的環境中討論此類案件頻發的最佳角度。陷入這樣的討論會本末倒置。

樓主觀察到「这样的事情在墙国层出不穷,有人也许已经对类似的事情感到麻木」。很敏銳!對權力濫用的麻木正是此類案件層出不窮的癥結。人們對常識性的話題往往感到無話可説。但所謂常識既有可能是向善的老生常談,也有可能是對惡的麻木不仁。

在中國有法制無法治的環境中,權力能帶來一切,掌權是爲了獲得一切,這就是病態的「常識」。相反,在法治社會,將權力關進籠子最大程度避免它作惡則早已是老生常談。

回到樓主的問題,如果該輔導員曾自恃權力對爆料人進行了超越師生或同事關係的索求(包括行動或語言;所求包括賄賂、交往、或性交),那麽單憑這一點,無論刑法上的指控是否成立,這個人都不適合繼續擔任該職務(即擁有行使該權力的條件)。這不僅是對弱勢一方的保護,也是對行使該權力的人及支撐該權力的公信力的保護。

樓主問到「自由民主体制是如何更好地防止此类事情的」?這是個很好的思考角度。正如我上面分析的,關鍵不在體制,而在於自由和民主為社會凝練了什麽樣的價值觀共識?

我認爲,個人自由塑造了人對性行爲的權利認識。無論是對夫妻還是戀人,乃至對性工作者,都不可在對方不同意的情況下試圖强迫對方進行。另一方面,民主平權則塑造了人對權力的警惕和對掌權者的合理輕視。注意,合理輕視的對象不是權力,而是掌權者。

大學女生應該具有的態度是「能推薦保研了不起呀?想以此換我上床?這可是要讓你永遠失去提保研這個權力的」。而假設事件中的女生原本居心不良試圖勾引勒索,那掌握常識的輔導員當初要是明白「無論她是否自願,和她上床是要丟工作的,會失去教師權力的」,就應該會在第一時間拒絕。這種對權力的默認態度就是平等的民主社會通過人對權力的欲望而實現的限制,由此形成了有效保護雙方的共識。

如果有興趣進一步瞭解,我推薦這篇論文:Buchhandler-Raphael, Michal. "Sexual Abuse of Power." U. Fla. JL & Pub. Pol'y 21 (2010): 77.
https://lawtest1.wlu.edu/faculty/facultydocuments/buchhandler/Sexual%20Abuses%20of%20Power.pdf

這不僅是一篇論文,也是目前美國一些高校要求TA和教員必讀的資料。這個話題深刻影響了很多美國高校約定俗成的行爲規範。

如果想入門關於權力性侵的司法實踐,下面這間律所對權力性侵的介紹我覺得寫得不錯,裏面還有幾個代表性案例鏈接,不妨參考:

One person, in a position of authority or dominance relative to another person, exerts their authority over the other person through sexual conduct.

Perpetrators quite often are people in positions of authority, such as:
    Doctors
    Police officers
    Teachers
    Priests
    A workplace superior
    Coaches

https://www.greatmiattorneys.com/personal-injury/understanding-sexual-assault

以上這些希望對這個話題討論有幫助。
Pullthetrigger 愚蠢是原罪
谢桃子邀请。



[left]1,自由民主体制是如何更好地防止利用权力进行性侵犯或性交易的?

自由民主体制里,依旧是通过教育、唤醒意识与更严格的处罚来防止此类事件的发生。以我所生活过的两个民主国家来说,“反性骚扰”教育真的已经是“从娃娃抓起”,在小学一年级就已经在普及这种意识,包括男孩在内都要很清楚地认识到“当被其他人不当触摸特定部位或诱导xx时,要及时逃脱和及时对外讲述”,这个“其他人”包含除自己意外的任何人,甚至是父母和亲戚。在学校,严禁师生恋,这一规则既为了减少未成年人遭受性侵,也出于担忧性交易造成的“不公正教育”。在职场,很多大公司会有专人处理“Ethics and Compliance(道德规范投诉)”,部门基本都是清一色女性,接到投诉会约谈巡视,一旦被找上被确认,基本职场生涯就凶多吉少了。[/left]
[left]举个身边的例子:10年前我工作的公司其中的一个部门经理是个中老年老色批,因为挤兑部门里的一个新人,新人拿着他在watsapp群里发的两条荤笑话直接电邮给了公司高层,震动很大,高层来了俩找老色批谈了半小时就让老色批滚蛋了,从事发到处理结束全程就4天。本来再过3年老色批就准备退休,退休的package都内定了50万刀左右,结果被炒鱿鱼只拿到四万,对于一个在公司工作了30年的老员工,这个数和打发叫花子没分别。[/left]
[left]这事在公司其他人眼里却有不同的看法,居然大多数人认为新人是“小题大做”“下手太狠”,可见以白人占多数的公司,普通人在对待性骚扰一事上,也并非是那么较真和理性,更多的还是习惯性的包容,之后男性职员开始产生一些“不安全感”,经常担心“矫枉过正”的铁拳会捶到自己。不过不管怎么说,职场因“性骚扰”而引发的处罚依旧是小概率事件,但处罚一旦来了可就是没商量。[/left]
[left]
2,此事件中的男友说【何必抓着人家不放呢?人都有难处】到底是什么心理状态?[/left]
[left]男友的心理我很难理解,正常男性此时的态度应该是比女友更加愤怒,脾气大的估计连女友都要扇几巴掌,但无论如何不该是替嫌疑人说情,如果是熟人应更气吧?个人猜测是有cuckold的情结,不然实在想不出其它原因。[/left]
[left]
3,性骚扰的认定究竟应该怎样定义才能最大程度上保护双方的权益?[/left]
[left]我认为在“定义”上很难做出保护双方的权益,只有通过更加广泛和深入地普及这个概念才能够让双方得到保护,谁了解得越多越充分,就对自己越有利,当双方都知道边界在哪,一切就简单多了。其实即使在“性骚扰”这一概念比较早出现的西方民主国家,也还是很多的人只知其名,不知其意,每天都在不自知地进行着“性骚扰”或者是打着“擦边球”。[/left]
[left]回到题中的案件,假设一切经过都为真实,我在支持被害人发声的同时,也惊讶于嫌疑人的理直气壮和熟练的诡辩,相对于那些不明白性骚扰是犯罪的倒霉蛋儿来说,这个辅导员就真的是知法犯法了,而且看样子还是个老手。对#METOO运动的关注不应该只是停留在表面,不要只关注瓜的部分和个案的量刑,更需要关注的是案件数量并传播去那些不被留意的角落。[/left]
JackBauer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很典型的quid pro quo案例,受伤害的女性需要证据——录音、录像、心理医生的证明,或是同事、男友、丈夫的证词。在大陆,很难伸张正义,但在正常的法治国家,有一万种方法让施暴者吃不了兜着走,近的有韦恩斯坦一案,如果嫌不够可以随便谷歌一下,比如这个:
https://www.qhrc.qld.gov.au/resources/case-studies/sexual-harassment-case-studies (各种性骚扰案例研究)

福柯曾提出“权力无处不在”,他说对了一半,因为权力只是渗入所有机构之中(power infuses everything),但并不代表权力主宰了100%的人类生活。学校中有教师对学生的掌控,公司中有上级对下级的命令,体育俱乐部中有教练对球员的主宰,这是任何高效的人类组织自然进化出来的等级制度(hierarchy)。然而这种等级制度并不意味着破坏了民主,因为学校的至高原则是教育学生成为公民,公司的终极目标是盈利,体育俱乐部的设立初衷是漂亮地赢得比赛,民主真正捍卫的是这些东西。

在你的案例中,男上司破坏了和女员工之间的和睦关系,间接影响到了团队的效率,使公司的整体盈利能力降低,还让公司的公众形象遭到破坏,受害者其实已经不止是那名女员工啦。

至于你案例中的那个怂货男友,我对他无话可说。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謝邀

1,自由民主体制是如何更好地防止利用权力进行性侵犯或性交易的?

首先,這不歸自由民主管,這是個法律問題。性侵是犯罪,有沒有涉及性侵是法律問題,和民主什麽的沒有直接關係
當然,你可以主張「在自由民主的環境裏,受害者可以通過民主手段如推動反性侵法來避免未來的性侵」,但實際上要推動立法之類的,關係到法律的大動作,通常還是需要法學專門人,不會全靠門外漢的民主
2,此事件中的男友说【何必抓着人家不放呢?人都有难处】到底是什么心理状态?

翻譯一下,就是「不要抓著我不放,我也有難處」
如果這位Po主説的内容一切屬實,那就是這位男友不想認真回應。他既不想支持或安慰Po主「你很可憐,他很可惡」,也不想或不敢正面嗆Po主「啊不還是你脚開開、穿太少?」
「人人都有難處」是句廢話,除了智力障礙到無法認知自己有難處的人,無一例外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有點難處,就連秦始皇還苦惱自己怎麽不能長生不老呢
所以說這句話,字面意思看是沒錯的
但聯係場景,就是文不對題、答非所問
因爲就算性侵犯有難處好了,這也不是他性侵受害者給受害者造成困擾的理由。他的難處可能是工資太少,這和性侵一點關係也沒有。他的難處也可能是性癖上就喜歡性侵,這有關係,但他就不能找一個和他興趣相投、喜歡被性侵的人嗎?
答非所問地回答貌似沒錯的廢話,説明此人要麽根本沒在專心聼内容、只是敷衍了事,要麽就是在避免「犯錯」。如果表態,可能站邊站錯了會很麻煩,就避免表態,少説少錯
選擇安慰別人的人,就算沒有從心底裏想要去安慰,也至少花了點心思「他一定是希望被安慰」。選擇嗆穿太少的人,至少也是把整個故事聼進去了,還總結了自己的感想。説這種廢話的人,你根本不知道他有沒有把話聼進去,就算有,也可能太無感根本沒有產生任何感想
3,性骚扰的认定究竟应该怎样定义才能最大程度上保护双方的权益?

理論上,一個法律問題應該要有清晰的定義,要判定有罪一定要有可靠的證據
比方説一樣是弄死人了,過失致死和故意謀殺就完全是兩回事,儘管區別可能只有是「有意」還是「無意」
性騷擾的定義本身就不夠清晰。有的人覺得被帥哥强吻是一種浪漫,而油膩大叔多看一眼都是性騷擾。有的人覺得「你不是男人嗎,怎麽這麽軟弱」「女人就是應該做家務」這類言論都是性騷擾,因爲是以性別爲依據而且造成不適
但會不會造成人的不適是因人而異的,也很難舉證。這是性騷擾這個罪名從存在當初就存在的問題,因爲性騷擾和調情之間的區別只有「有沒有不適」而已
本來按照法律上的一貫做法,誰提出就應該誰舉證、證據不足就應該無罪推定。但性騷擾這罪名本來就很難舉證,可能只有提告方的一句「我不喜歡」而已
這句「不喜歡」甚至可以是隨便説的,我可以之前花言巧語口頭約炮,事情結束以後一翻臉,「我說過不要」
本來誰提出應該誰舉證,提出自己説過不要的人應該舉證自己的確表示過拒絕,比方説找證人、錄音、事先立下「不會有性接觸合約」之類。但用常識想,真正的性騷性侵都不會有這類證據的
於是性騷性侵就成爲了現代法律中少見的可以幾乎不用證據就能隨你告的「仙人跳小幫手」型罪名
甚至當你要求舉證,所謂的被害人就哭哭啼啼,説你沒血沒淚、你二度傷害。新聞上有過被警察詢問當時情況就哭「我都不想回想,警察還逼我回想,這是二度傷害」的,還有過被建議「可以打專綫」就哭「只是建議我打專綫,太無情」的
歷史上甚至有過因爲小女生的謊言,就把無辜的爸判重罪監禁數年的,因爲沒有人敢質疑未成年女孩舉報生父性侵自己會是撒謊,但後來證明的確是
本來法律應該是「寧可放過一千,不可錯抓一個」但到了性侵就反過來。因爲那些哭哭啼啼、無理取鬧、不知是真是假的所謂「受害人」,甚至讓真正的受害人的證詞都顯得不那麽可信了
拿這個案例來説,只有原po主的一面之詞,打字而已誰不會?甚至我都可以用他的用戶名和密碼代他扮演受害人,只看兩張截圖誰知道啊。就算確有其事好了,就算輔導員確實爬他床上了好了。我怎麽知道不是你邀請他爬上來的?就算你邀請他爬上來,只要他沒留你邀請的錄音,你一樣可以說是他偷偷爬上來的啊。時間還拖了這麽久,哪怕你們當初談好一炮一百塊,時隔3年你再去敲詐他我還要一千塊,他不給你就説他性侵,這也完全有可能啊。反觀對方,要是被敲詐就要留下敲詐時的聊天記錄或錄音,因爲欺詐勒索是正經法律罪名,是誰提出誰舉證的,不是口説無憑也能成的。只有性侵性騷是口説無憑也ok的,合意性行爲或許需要事先請律師見證、立個合意合同才好
當然,不排除原po説的全是真事的可能性,但其他可能性這麽多,我隨手就能寫出這麽多種版本,你叫人怎麽相信?如果凶殺案尸體的第一發現人在發現尸體以後3小時才報案,也會被警察懷疑是不是花了一些時間在銷毀證據上呢。性騷擾拖了3年才說,還不允許任何懷疑
我之前説過性侵犯是法律問題嗎?現狀的確是,但這裏我要加上一句:這本來是最不適合法律處理的問題,只是剛好人類社會沒有別的方法可以處理這問題才丟給法律而已。法律本來只適合處理一些能夠明確定義並證明的問題,這種定義都模糊的罪名本來就不適合法律。但人類真的沒有別的更好的方法了,而且這問題又不得不處理
言歸正傳,回到樓主的問題。既然現狀沒有比法律更好的解決方式了,那就只能用法律。我認爲應該讓法律做法律擅長做的事,也就是要證據、要懷疑,處理性侵就應該像處理謀殺一樣的去處理。證據都必須是充分的、可信的、現狀看來造假可能性極低的、沒有矛盾的,才能定罪。有關人士可以保持沉默,但會有人提問,也就是説他們還是要忍受回想的過程
但這只是我認爲,女權們一定會駡我說這樣會縱容太多性侵犯,但牠們一定不會罵過失殺人罪容忍很多殺人犯僞裝成過失
Konnichiwa こんにちは
微博截图里说
有趣的是,我当时的男友与全先行相识

。。。联想最近某明星改嫁事件,我看弄不好是这个男友想“保研”。

讲真格的,彭帅爆料都不了了之,何况这位无名的微博女孩?制度和人性不是二选一的关系,但墙国的制度鼓励人性的恶。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冇尸骸。在体制外做好事是有大风险的,但手里有点权力就胡作非为的风险却小得多。何况骗炮这种事有权没权的人都会意淫,相比其它的权力任性倒显得“正常”。这可能就是人们对这种事显得麻木的原因吧。。。还是那句话,想有追求有理想有尊严,快肉翻。
体制问题还是人性问题。。我觉得两者肯定都有,只要是两个在权力两端的人发生关系,其中的利益输送很难用体制堵牢,只能依靠双方的自律,所以我记得西方社会很多地方都是禁止搞师生恋的,当然本例中当事人是辅导员,也算是钟国特色。。在操作中,上位者肯定要负更大的责任
性侵犯另说,问题是性侵犯很可能演变成性交易。。
不过中国大部分高校,只要当事人发生事故或者绯闻,就一定会保研。

这个辅导员说的很对,“难道你不想保研吗”。女生接受了强奸,它可以保研。他不接受,保研的决定就掌握在辅导员手上。

所以,他只能选择被强奸。这就是中国。这就是中国的高校。这就是中国高校的辅导员。
October 😈ψ
这个问题挺没劲的确实看得太多听得太多....乍一看楼主的问题我还以为是恶搞问题, 问骗炮不成功该如何反思~ 其实这事很简单, 这个SB辅导员搞错了作案对象,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人家大学没毕业就留学不是很贵的合作项目, 就是很体面的交换生, 这种人是这种二五眼的辅导员能搞的么, 要是搞个农村助学金的女大学生估计早上手了--估计他没少弄, 这次想上个凳次结果窟叉了
麦克 恶臭了你的支
日本的NTR本剧情的题材居然都是取自中国的现实啊
确实是没什么好讨论的(感到麻木)
这种男友,也尽快抛弃,救不回来,还不如小粉红男友

前几天看新片感想,metoo就是最好解决方案就是给开放决斗阿,现实中的你们都太怂了,墙内无论男女都缺勇气【血性】

The Last Duel (2021)
justiceclub 新注册用户
这种人才不当校长太可惜了,建议裆国大力提拔
踢爆假反贼 🤬不友善用户
问题是他凭什么可以有恃无恐。就我的猜测,这个人有恃无恐的真实原因可能是他认为就算他被办了,最后这个学校也会拿受害者开刀。因为很多学校会认为,自己名声受损,是受害者带来的,而不是施害者带来的。所以说,如果学校最终对受害者开刀,嫌她麻烦,那么正常的情况是该学校信誉扫地,基本上就开不下去了,但在中国,这件事未必会发生。所以,关注后续,才能制止类似事件发生,如果学校对受害者施压,就要把学校喷死,让它无法经营。
這個案例我記得看到過,女的是個女誣被同學扒皮了
亡共进行时 来生不再为墙国人。
1,人性问题,日本也有类似的事件,日本女记者伊藤诗织被安倍的好朋友性侵,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C%8A%E8%97%A4%E8%AF%97%E7%BB%87

2,鸵鸟心态,墙国男人普遍害怕对自己名声,前途有影响,害怕别人嘲笑自己的女朋友被强奸过,害怕被报复等等,反正让他帮自己的女朋友几乎是不可能的。

3,性侵本来套路就多,关注这些没什么用,如果你有钱有精力聘请律师打官司就行,当然在墙国是很难的,有很多现实困难。


言外,你们女人完全杜绝男人的性侵是不可能的,实话说我也性侵过女人,只是不会玩套路喝酒下药,没这么明目张胆的爬别人床,我一般是先测试对方愿不愿意,不愿意就中断后续赔付点礼物之类就不再联系,没公布过隐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 (李子柒) - 1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3-06
  • 浏览: 9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