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目前共在新疆实施的「结对认亲」政策?


不请自来的客人 中共「结对认亲」入侵维吾尔家庭
联合报 记者梁采蘩╱即时报导 2018年11月30日 09:37

流亡土耳其的维吾尔人阿比利兹(Ablikim Abliz)提供给《美联社》的照片,显示他叔叔一家人与一位不知名的汉人合照。阿比利兹表示,这名汉人男子是中国当局「结对认亲」计画的一员,被派来监视他叔叔一家。美联社

《美联社》报导,据中共官媒指出,截至今年9月底,已有110万名共党干部「寄宿」少数民族的住家,进行所谓的「结对认亲」,即让一名共党干部成为一个维族家庭的「亲戚」,借交流之名行监控之实。

《美联社》指出,事件发生在中国新疆,当地居民多为穆斯林、是讲突厥语的维吾尔人,长期以来都有报导指出,他们在汉族的统治下受到歧视。



《美联社》独家报导,虽然中国当局将「结对认亲」描述成一项情感与文化交流计划,但流亡土耳其的维吾尔人表示,他们的亲人认为,这场运动是对维族仅存的安全之处发动的冷酷入侵。他们认为该计画目的在强迫维吾尔人过着跟汉族一样的生活,进行同化运动。

受访维人伊德瑞斯(Halmurat Idris)表示,他一看到大姊在社群媒体上发布的一张照片,就知道事态严重。照片中,39岁的姊姊与一位伊德瑞斯不认得的年长女性站一起,两人看起来皮笑肉不笑。

伊德瑞斯当下就知道,这位老太太是间谍,中国政府派她来渗透进姊姊的家庭。

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统治下,维吾尔人的家园正受到铺天盖地的监视,无论是街角的武装检查哨,或具备人脸辨识功能的闭路监视器,都在不间断地检查过路人。

现在,维吾尔人表示,他们连在自家都得活在「老大哥」的监视下。英国纽卡斯尔大学(Newcastle University)民族学家芬利(Joanne Smith Finley)将这套系统,与前东德国家安全部(又称史塔西Stasi)的监视计画相提并论。

住在伊斯坦堡的维吾尔人向《美联社》分享,他们的新疆亲戚被迫接待共党干部的遭遇。他们说,挚爱的亲人连在自家中都如坐针毡,生怕任何一点出错都可能导致被关进拘致被关进拘留所或更糟的下场。对伊德瑞斯来说,看到他妹妹与那位老太太,以及她们脸上虚假的微笑,让他感到作恶。

「我想吐」,这位49岁的石油工程师厌恶的摇头。

近年来,穆斯林少数民族和汉人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爆发,引起维吾尔分离主义者的暴力袭击,也导致中共当局广泛定义「极端主义」,展开严厉打击。根据专家与人权团体估计,有1百万穆斯林被置于拘留营。

流亡的维吾尔人表示,他们亲戚被迫接待共党干部进入自家时,心里想的尽是被送入拘留中心的可怕景象;被关进去过的人说,那里是政治再教育营。

23岁来自乌鲁木齐的维人尤努斯(Abduzahir Yunus)就表示,仅是祷告或持有可兰经「就可能祸及全家。」现居伊斯坦堡的尤努斯说,他父亲以前常感叹,一星期要被居民委员会的主管拜访3到4次,对方是个中年汉族男子。

去年12月,新疆当局策划了「结亲周」活动,让逾1百万的党员干部进入少数民族家庭。后来证实,「结亲周」是为了这项家庭寄宿计画所做的暖身。新疆统一战线工作部今年2月表示,政府人员应每两个月住进指派家庭一次,每次寄宿5天。

今年初,维人阿比利兹(Ablikim Abliz)端详了一张他叔叔全家福的照片,里头有一位不知名的汉人抱着孩子坐在一起。他叔叔把照片发布在微信页面上,并注有「汉族兄弟」的标记。

58岁的阿比利兹表示,他留在中国的亲戚全家都被送进拘留营,所以他看到叔叔的照片时,当下反应是松一口气。因为如果当局指派了一位「汉族家人」给叔叔,就代表叔叔已经安全了。

但这种安心是短暂的。阿比利兹一位友人今年夏天本想去探望这位叔叔,但他告诉阿比利兹,叔叔家的前门被封住了,上头还有警方封条。从那时起,阿比利兹再也没有收到任何家人的消息。
已邀请: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至少这110万人未来被砍死我觉得是活该的
LuvDDDD 你走之后,我养的每条狗都像你。
一家一个“朝阳大妈”,稍不留神抓进“再教育营”,想想都觉得恐怖。
土改经验。让在新疆的每个汉人都参与对维吾尔人的镇压,这样每个人都是共犯了。这些汉人为了自保会不得不团结在党的周围。
共匪瘋了。
巴巴罗萨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血海深仇已经铸就了,啥也晚了
pincongboy 程序员 爱好历史和农业
这种政策没用的 只不过是更加制造矛盾 引起民族对立 又没有巨额补贴 又要面临日益加剧的人身安全威胁 只会让新疆的汉族人萌生退到内地的念头并实施 这样从长期看是失败了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三面围城那样 用切实的利益来吸引内地敢于冒险的人过去 比如在新疆试行土地流转新政策 直接从国家那流转个100年土地给私人 并且允许后续自动续期一次 这样才能产生巨大的吸引力 同时要求流转了土地的人需要定期参加民兵训练 定期参加射击练习 
这不是当年传说的十户汉人为一保,蒙古人为保长,享有汉人女子的初夜权的变种嘛?比蒙古人当年还过分的是现在一户维人就有一个汉人保长,维人能忍耐不把新疆汉人杀光,就不算个有生命力的民族。杀汉人的那天可能会成为维吾尔人的传统节日。


当拿破仑建立法兰西帝国,奴役欧洲许多早已形成的有生命力的民族的时候,法兰西的民族战争便成了帝国主义战争,而这种帝国主义战争反过来引起了反对拿破仑的民族解放战争。
来硬的不行,集中营被国际社会谴责了,邀请别人来参观都不行了,参观完直接还是定性为集中营,中共气急败坏,一边往内地转移,一边释放一些,一边就搞出这种“house arrest”式监控。
其实漏洞很大,这100多万党员干部的确会面临生命危险。
赞同楼上的意见,“强扭的瓜不甜”,应该让新疆、西藏包括香港完全实现自治,这种暴力或软暴力维稳绝对长久不了。
只可惜共产党信奉无神论,认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最终注定是极其悲惨的下场。
Dualeagles academic insight
客观地说,新疆再教育营如果有什么好处,就是让维吾尔人看清楚了所谓的“国际伊斯兰兄弟”的真实面孔,原来伊斯兰世界感谢中共的新疆政策,还希望搞到所谓的“清真器官”,以后维吾尔人心彻底寒了,可能会抛弃伊斯兰该信基督教,毕竟是西方世界在谴责中共。
因为新疆名义上自治实际上完全没有自治权,就凭这一点就是政府彻头彻尾的欺骗。
从历史来说新疆也是被汉族占领的地带,如果从绝对自由主义来说新疆独立或融入阿拉伯世界是理所应当的。
如果还想保有对新疆的控制,那很多洗脑式做法是必然会出现的。因为穆斯林文化的侵占性太强,如果真给新疆人自治权,早晚会独立的。
现在问题就是作为汉人,你们的想法如何?反正我来说新疆独立是不在意的,一片土地的命运取决于生活在上面的人民。只是不知独立后的新疆会知恩图报和中国建立友好关系,还是暗中建立势力,伺机大举对中国西北部地区实施文化入侵?
阿姨太神了,跑路真及时
子宫殖民战争
的确是这样,我姐每个月都要下乡,搞得跟文革一样,我姐又是单亲,家里有老人有小孩也要逼着下乡,因为政治任务你必须舍弃自己家里的老人小孩去下乡跟八竿子打不着的所谓亲戚住一起,大家都敢怒不敢言,苦不堪言
驱蚊花露水 暂时保密
违背常识,不可理喻,丑恶之极!
蛋蛋很疼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荒唐。。。
en010272 美帝大妈
等于每家多养一个太上皇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辛灏年:我是爱中国,你是爱中共
一位自我介绍来自中国大陆的访问学者向辛先生所演讲的事实提出质疑:在孙中山辛亥革命时期她爷爷是乞丐,她父亲没有书读,共产党使他们家有饭吃,有衣服穿,她自己也能作为访问学者来到海外。认为辛先生离开中国没资格在海外评论中国。

辛先生对提问作出了回答:你说有了共产党才有饭吃,才有衣穿,那我就告诉你事实。49年以后农民有土地吗?1950年12月开始土地改革,在短短的的一年土改当中杀了260万地主,把农村中优秀的种田人杀了260万。中国从1952年就开始饿死人,我比你年长很多,我上初中一年级时是14岁,我上小学四年级时是10岁,在这4中我是饿着肚子的,我亲眼看见农村的农民在后面轻轻一推就倒下去永远也不能爬起来。一年当中母亲给了我一张糕点票我刚刚买了二块饼拿在手里,就被一个贫下中农从后面抢去,我只好坐在石阶上哭。

1959年到1962年这3年人为造成4300万人的不正常死亡。安徽700万,山东900万,河南900万,天府之国的四川1000万,这些都是铁的数字。中国自古以来饿死的人都很难达到这个数字。1937年到1945年日本人杀死我们同胞2千万,而1949年到毛泽东的28年间,不算64,也不算对法轮功的镇压,中国共产党至少杀害,逼死处决中国人8千万,你怎么解释?我凭着自己一个中国人对民族国家的基本良心,我要讲一个真实的历史,我要讲给我的同胞听,我要讲给我的朋友听,也要讲给中国共产党听。我才是中国人,因为我承认的是中华的优秀文化,我承认的是中华民国走向共和的艰难历史,我承认的是49年以后人民为了自由所献出的生命和鲜血。

你是一个访问学者,你首先要摆脱掉自己的感情,你要摆脱掉自己的立场,要摆脱掉那种虚无的从爷爷到你感共产党恩的那样一种情绪,就像我要摆脱掉共产党一样,共产党并没有迫害我,我也不是被赶出来的,1985年我看到真正的历史后,我痛心,我为我从小受了一个胜利者的欺骗而感到痛苦,我壮着胆子要写这本历史书,因为我爱我自己的祖国。你是位访问学者,要学会讲真话,如果今天你能讲出成串的事实,证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你们家,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那我就服你的气,如果你讲不出80多年来共产党对民族国家人民所作出的贡献,而我能讲出共产党对民族国家人民所犯下的罪行,那我这个访问学者和你这个访问学者就有一个重大的区别,那就是我是爱中国,你是爱中共。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