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被毁了,出来这么多年,今天才知道活摘居然是真的

今天看节目,提到活体摘除
居然一搜,黄洁夫真的承认了。。这不是犯反人类罪吗?

我当时正好在忙别的事,也没关注过,这事中共这事都敢承认?疯了啊?再内斗,也不能把这事抖出来巴?习禁平这是当时要直接干死江泽民?

我以前一直以为,有一部分,但是大多数都是轮子那群造假
现在一搜,真的几万例,那这和日本当年731部队有什么区别捏?
而且当时日本好歹还是对外

这共产党军队对内就敢活体摘除?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W_T3zsT9BE&t=26s
2017年11月15日,韓國〝TV朝鮮〞紀錄片《調查報告7》欄目播出了專題《殺了才能活》,揭露中共醫院以外國人為服務對象進行不法移植手術的內幕。〝TV朝鮮〞是韓國最大日報社《朝鮮日報》旗下的電視台。

據該專題片揭露,自2000年以來,約有兩萬名韓國患者去中國大陸接受了器官移植手術,而移植的器官大多數來自從中國的良心犯,特別是法輪功修煉者身上摘取的器官。

片中,《調查報告7》記者採訪了多名移植醫生和曾赴華接受器官移植的當事人,並調查了瀋陽蘇家屯的活摘集中營,以及王立軍等人發明的殺人機器〝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揭露了中共的非人暴行。


建议去看看
死刑犯强制“捐献”器官是真的,这种做法共党官方是承认的,2015才停止(官方表述是虽然不强制但死刑犯仍然可以“自愿”捐献)。
活摘也是真的,捐献者死亡越久器官摘取保存移植的成功率就越低,因此不可能把人送到刑场枪毙完再送到医院取器官。
被活摘的人里面有法轮功学员和政治犯应该也是真的。中共政权每年死刑执行上千例,虽然他们不公布具体名单但是这么多人里面有政治犯或法轮功学员可能性非常大。尤其是政治犯,我觉得不可能没有。
唯一我不相信的就是法轮功宣传的被活摘的大多数是“良心犯和法轮功学员”。这一条非常可疑,几乎等于说中共政权执行死刑是专门针对法轮功信徒的。考虑到当前法轮功在中国大陆传播有限,死刑犯里的法轮功信徒比例不会很高。
Benzene 不可以吃的一个东西
题主作为医学专业人士,完全可以自己从生理学或医学角度来分析两个问题:
一、如果仅以自愿捐献作为唯一来源,按照现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感谢恶俗维基让我知道还有这么个东西)登记在册的人数,假设每年有5k人排队等待捐献,假设配型成功率为0.00001(这个概率似乎已非常高,医学同行们应该有更准确的概率),再假设这些志愿者全部都在六个月内正常死亡,这5k人里面有多少人能在2020年获救?
二、如果这5k患者里面有1%是来自13亿金字塔里面最顶层的家庭,在不考虑移植所产生的经济、法律和道德伦理等一系列问题的前提下,需要多少个志愿者在六个月内正常死亡?

我反正没有仔细计算过。既然官方媒体把贺建奎的研究成果写成新闻发布出来,就已经说明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Kaori666 幸福的人一生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活摘是一定有的。

前阵子在台湾有个展览,展覽主题是人体标本,主办单位接受採訪说,尸体来源是中国提供的死刑犯。

但诡异的是其中有一具尸体是孕妇。

我记得在中国,孕妇是不能执行死刑的,那这个孕妇是怎么来的?细思极恐啊...
白頭翁 小學畢業
香港台灣一堆人跑去中國買器官,而且還是我蠻小的時候就開始的事情。。。。

這個你用繁體字打比如大陸換肝費用這種台灣人還有心得文,我一直覺得中國人不相信也是蠻神奇,當然我也清楚大家媒體環境完全不一樣。  

我覺得中國是一個很糟糕的國家,但是你的國家並不定義你自己這個人
最恐怖的難道不是,菜民都覺得,用死囚器官是合理合法的事情嗎?
居然还相信731?这也是以前被tg灌的屎,顺便一起吐了吧
grantyang IT男,生于北京,痛恨共匪
中国共产党的这土匪流氓团伙什么坏事恶行干不出?杀人能杀几千万摘取些活性器官在这群混蛋眼里是小意思
淺茉 粉紅五毛戰螂都給我去死吧
正常外國器官配對要等兩年
中國配對時間不到兩周,你說呢?
那數量之大,扣掉死刑犯,能不對活人動手嗎?
这不废话吗。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器官移植第一牛逼。ccp的底线你永远想不到。主要是法轮功在国内已经被彻底污名化了。搞的人都不信了。
如火如荼 抱歉,要离开了。
新疆、青海的机场有人体器官专用通道。
除夕夜除恶习 反共是良知 中立是帮凶
 中共的邪恶远超你想像,可参见郭文贵爆料,中共高层双修,玩幼女,监狱里五棒齐发等等,比恐怖组织还厉害。
國華 蔥友大家好,我來自台灣是一個法輪功學員,煉功約二十年了。網路流傳了許多法輪功的負面信息,有些是中共特務或五毛的惡意毀謗,有些是對法輪功的一知半解或誤解造成的,這也是我來品聰的原因,希望在這個理性交流的平台說明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曾经遇到一位大陆来台旅游的医院行政人员,我和他说大陆医院非法活摘器官的事情,他不太相信。我分析了大陆有许多大医院都有器官移植广告,如果没有器官怎么会做广告呢?他想了一下,认同了我的观点。
feefee 諸夏獨立是偉大的民族解放運動
只能说之前的洗脑太彻底了
从经济上这么讲,把犯人就这么杀了烧了,似乎浪费了器官。
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着的。但我看了聂树斌这类案件后,才知道破案升职这种激励措施,可以扭曲公检法,随便抓个人屈打成招判死刑。聂树斌被匆匆死刑,据说就是因为等器官的领导等不及了。
中国很大的问题是没有独立司法,全都听党走。
如果法律明确禁止活摘,权贵阶层做事还会顾忌一点。
如果有法律作挡箭牌,那他们就更肆无忌惮。
中国会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方, 政府利用大数据,匹配器官类型。 然后给你一条龙服务,栽赃抓捕判刑活摘。
有空了解下981工程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東亞大陸人就好比是牲口,共匪需要的時候可以活摘他們的器官,東亞大陸人被活摘器官就好比是在屠宰場的豬被活摘器官,東亞大陸人沒有完整的人權。
中国实行的器官移植,数量比公开的来源多的多,没办法解释来源,不过我不相信是活摘,应该是想法子让人“意外”死亡后才摘的。每年中国失踪那么多人,恐怕相当一部分就成了祭品,不单单只是犯人,普通人也一样。
TG污蔑别人的必然是自己最擅长做的,不然编不好--731的所有档案在美国公开,完全没有问题。TG之所以能够编造731的各种所谓罪行,不就是因为他们自己做过么。师哲回忆录里面清楚地记载着康生将所谓的反革命以治病的名义送到医院活体解剖的事情。
dogg0五入拖拉曼 youtube搜索ios结果有原神,业配啊
日军纳粹打别人,中共打自己人,对外大忽悠
中国根本没有司法公正,中共党领导公检法联合办案,领导需要或者认为器官移植有利可图,直接轻罪重判给你捏造一个罪名判死。
为什么喀什这种超级小机场会有器官绿色通道,这不是很明显吗
阿拉伯富商到中國換器官
居然可以指定: 男性 伊斯蘭教 或 不吃豬肉 的器官
而且2個禮拜辦好

你覺得有沒有活摘? 
喝過茶的人 五毛和管理員都是一樣的,聽到不喜歡聼的言論就貼標簽,所以説乃們什麽時候能真正做到誓死捍衛別人説話的權利,什麽時候乃們的狼奶才算吐乾净,呵呵
首先那個不叫活摘,槍決之後馬上摘取器官,實際上是死亡狀態,第二這個方法不是從輪子教衆開始的,早就有的,第三摘取器官不僅限於摘取輪子眾的,第四强制摘取死刑犯器官和輪子是不是邪教是兩個問題,第五摘取器官的數量來看,或者説輪子教衆死刑數量來看,輪子眾的占比都是極小的,第六關於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宣傳上輪子教的貢獻很大,至於我怎麽知道的,我不想透露免得暴露身份,但是因爲大家都不是醫學院畢業的,所以自然信息不對等,我能理解。請大家不要相信我的話,我都是亂講的。
fuxi丶 觀察唯一
呵。

沒說的,赤那洗腦也是十分成功,敢問樓主也有能碎一地的三觀?劃拉劃拉,算算有百分之多少是你赤給你灌輸的?
有些事实,在一些公开刊物上也有所提及。比如,记得以前学校对面卖的《Vista看天下》杂志(算是挺有名的一本杂志)在人物访谈的时候某医学专家提到过,“2009年之前,死刑器官供应其实一直在进行,但是这是灰色的产业,我们后来通过法规,不再采取这样的方式”。后面提到“由于灰色产业被禁止,器官供应都变得困难了”。

至于之后究竟有没有事实上彻底禁止,我不确定。专家为了稳妥起见,没有提到更多的细节,就是这样的只言片语。另外那位医学专家补充说,这是某个政法委的前贪腐官员的主责任,后来他被惩处了。

不过中共国一直是上面做事推锅给下面,这事让那个“落马”贪官单独一人背锅,有点“冤”。
sky26qq 新北電子科相關
稍微對比中國每年死刑數和移植手術數量

就連最粉紅的留學生都知道活摘是真的有的

頂多辯一下說沒那麼誇張,有些是虛長的,但凡真的能否認活摘的只能是蠢
以前每次看到法轮功抗议,总觉得他们在胡编,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更没想到居然还是大规模地在所有监狱和新疆集中营中发生,还有武汉有规律的失踪男大学生,太可怕了。在武汉的熟人亲身经历,给够了红包,肝肾移植两三周就能安排,为了保命不愿多想器官来历。那天听郭文贵的视频,说他手上有新疆小伙子被活摘的视频,两个肾摘走后医生给那个小伙子打针取命,眼见着这个新疆小伙子抽搐着,一边眼闭上了,另一边眼却在越睁越大,好几天没睡好。
Wangtora IT男性
要不然那么多女的争先恐后被黑人操,故意携带个艾滋病毒干嘛?就是为了防止被匹配,到时候连命都没了。女的抵抗力强,不一定发艾滋病,但是你中国男的接触这些女的,就有可能得病。
731黑太阳这种谣言堪比你国前段时间才辟谣的欧洲中世纪初夜权,都是让外国人听了匪夷所思,而让你国人深信不疑的东西,拿这个作比较说明三观一点都没被毁
這事一直都有只是情報管制不讓人知道,現在的共產黨比當年納粹的邪惡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共的死刑犯器官采集,自然是反天理。
但面这么多说731的,也真的是为了反共,什么都说的出来。请自己去看老美拍的:Unit 731: Nightmare in Manchuria。也可以看看日本人自己拍的纪录片: 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者与人体实验。然后再去看看前两年解密的关于731的资料。
w我就想知道这个脑干撞击机到底是不是为了杀人而发明的?墙内说是为了做动物试验研究,这里说就是为了活摘,活摘我信了,这个杀人机器到底怎么回事,真象是什么
黑猫白猫逮到老鼠就是好猫。对中共说器官也是好买卖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這去我也認為是法輪功誇張…獨裁政府的底線是比想像中恐怖
Qwertz 80后白手起家企业家
来源请求:黄浩夫承认活摘。
食屑海豹 他们给海豹只喂面包屑
去知乎提问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的内容吧
。。。你难道到现在才知道CCP的真面目?不可能吧。。。
请问黄承认是在哪里看到的?没有搜到相关新闻
现在是就算贵匪光明正大的承认了全世界也不能奈它何的时代了
对地球来说贵匪已经是癌症晚期了
迪迪 香港加油
之前有看到 活摘的新闻,刚开始无法相信, 有天在微信 腾讯头条新闻看到 自愿捐器官的新闻, 突然就信了。  太可怕了。
我以前一直以为,有一部分,但是大多数都是轮子那群造假

絕大部份你以為是假的東西都是真的
中共扯謊沒有下限
 為什麼要在新彊建集中營?也有傳里面有幾百萬新彊人死亡
可能就是知道他們器官較少污染
五香乖乖 作䓤不作韭
薄熙來的副業之一不是嗎?
這條線賺的錢就交給英國商人開空殻公司去洗錢了,但是薄倒了這生意也沒倒。上海換肝依舊生意興隆,永遠不缺器官源,台灣的柯文哲還不忘分享葉克膜這好東西,器官農場更上一層樓,可謂兩岸一家親的典範。
https://cdn2.ettoday.net/images/140/d140461.jpg流傳有關大連「馮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非法使用屍體的種種黑幕。有媒體報導,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指在任職大連市長時,曾審批該公司註冊通過,而公司屍體的來源也讓不少人質疑;近日網傳馮哈根斯正在展覽的一具懷孕的女性標本,被人猜測是大連電視台失蹤的美女主播張偉傑,讓整件疑雲重重。



根據大陸《博訊新聞網》報導,馮哈根斯公司處理遺體時,規定不能透露解剖前段遺體面部資訊,這也讓許多網友起疑。由於近日該公司在「the bodies exhibition」的展覽上(人體解剖展),公開展出一具懷孕女屍的標本,有網友猜測這可能是曾與薄熙來傳過從甚密、至今下落不明的大連電視台女主播張偉傑。

外傳1998年左右薄熙來因愛上張偉傑,懷孕後曾公開挑釁谷開來,引起谷的醋勁大發,曾向外宣稱要讓女主播一夕消失,甚至還動用國安單位逼迫女主播離職,而之後這名張偉傑主播竟然真的從此人間蒸發。近來這些陳年舊事及傳聞,紛紛隨著谷案又浮上檯面,而「消失的女主播」事件增添許多懸疑,也讓外界充滿想像空間。
www.zhihu.com/question/29196712
感觉 白杨学士p 说得有一定道理,这个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谷歌一下傅彪,两次肝移植,第二次没几个月就挂了,排队的话估计要几百年
TimmyAlex 在自由的阳光下各抒己见
阿痴 观察 阿痴
恐怖的是 即使知道了中共使用死刑犯活摘,大多数中国人也认可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u/0/d/1GWULobgXUVRrAawAiJMgkhd2YiSueomr6Pj_cUGTJ4E/mobilebasic
建议可以看下 
为什么一定要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
十年漂泊 观察 老反贼
同感 这件事情直接推翻了我的底线 

字数啊啊啊啊字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就想问哈根斯那个张伟杰塑化人体标本是不是真的,简直堪比恐怖片
续命真不是玩笑。这是一个剥夺服刑人员的寿命来增长权贵寿命的残酷游戏。所以习虽然很多地方并没有看到多少治国能力居然顺利的称帝。主要因为他还是有点人性和良知,足够震服体制内的妖魔鬼怪。这就是习在汉族民间有广泛支持者的原因之一。
小粉红姐姐 啧啧 鹅也吃葱
虽然肯定有很多人抨击我。我也觉得有点矛盾 ,就是觉得利用死刑犯的器官没有什么错误 错的点是乱判死刑,毕竟人死了尸体要是有用不比烧了好吗? 我以后死亡也会捐献器官的 而且我觉得如果人人都愿意捐献器官或许会让那些病人有一丝希望呢,毕竟烧了真的浪费 但是如果因为配对成功故意杀人 那就很可怕了 !虽然我觉得zg做这些事情我是信的 但是对于抨击用死刑犯器官人不人道我是没感觉 (我指真正的死刑犯,杀了人那种并且是杀人恶劣那些情况的)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了解真相,何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RSDL)」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201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也是这样一个不痛不痒的名字。一位良心犯的妻子在丈夫被强迫失踪后心急如焚,但不久后听说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为是好消息;其实那比“刑事拘留”要可怕得多。

对与被关在黑监狱的良心犯来说,有两件事是更大的折磨:

一个是被迫认罪。本书一个作者描述的认罪过程:

“整个认罪过程是有明确步骤的。首先,他们给了我一个他们已写好的草稿,并要求我手抄一遍。这让我觉得自己有点像小学生,抄整本书,好像那是你应该学习的东西一样。他们不仅让我浪费时间抄供词,当我们开始录音时,还有人站在相机背后,举着大白纸,上面有我要读出的内容。如果我说错了,他们会让我重复一遍。我的每一句话,我说话的速度,我的声音,措辞,一切都必须完全按照他们的需要。如果我说错了,我们会重新再来一次。总而言之,大概用了七个小时。”



民主人士、维权人士是为了捍卫人权、追求自由而走上这条光荣的荆棘路的。但是在巨大的压力——生不如死的酷刑、重刑的威胁、对家人的威胁——之下,一些人被迫认罪,而当局会拿着这些认罪视频到官方电视台上公开播放,以此来混淆视听、打击反抗者的士气、贬低形象、分化支持者,这大概是一个政治犯最难受的时刻。当局的这种企图并不是总能达到目的,但多多少少有其效果。不少人因此承受着被误解、被疏远的痛苦,不少人自觉羞愧而退出维权活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80后医生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4
  • 浏览: 54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