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倒台以后, 谁来治理中国?

听说哥伦比亚大学闹事的小五毛现场喊了这个问题.

让中国人别无选择(消灭一切替代性可能)一直是共产党的执政秘诀,

今天在他摇摇欲坠(有些小同志不同意可以理解)的时候, 这个问题也变得不可回避

如果共产党倒台, 如何用比较小的代价快速建立替代性的政府? 欢迎献计献策
很简单,几乎不需要建立什么替代性的东西,现有中国政府体制的大多数(政府、人大、政协等等)都可以原封不动保留,只要把党去掉了就行。82宪法几乎可以不用改动,因为里面本来也没有什么关于党的内容。
现在是每一级党委任命该级官员,只用直接改成每一级政府主官(省长、市长、县长等)普选产生,然后政府主官拥有任免所属部门所有官员的权力即可。国家层面也是一样,主席虚化,总理全民普选,国务院各部长则由总理任命(在初期,大概率是保留大多数现有的部长)。
另外,只用宣布共产党为非法组织,所有党员自动失去共产党身份即可。如果一些基层县、乡,并没有更合适的候选人,且大家对现在的县长、乡长基本满意的话,即使他们原来是共产党,也可以直接转变成民选政府官员。对于市以上的政府主官位置,估计民主运动中涌现出的受普遍欢迎的领导者足以填补这三百多个空缺了。
固然,现在的政府机构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很多机构是臃肿低效率的,但这不妨碍可以暂时借用,在民主制度成型之后再徐图改革。

多解释一句,我这个答案是按照问题设想的“共产党骤然崩塌,没有替代者”的情形来说的。这种时候,最快地恢复秩序是第一要务。
如果这个过程长到反对者已经建立了足够多的组织,就可以在建政初期做更多的改革,用已有组织接管政府的一些部分。因为我们无法预知届时组织是什么样的,也就难以给出更具体的操作方案。
中国最适合松散的联邦制。先假定每个省是一个加盟共和國,有自己的首腦,立法司法权。为什么呢?例如如果行人因为市政没有盖上下水道的井盖而跌入致残。那么市政府应该赔偿他五千万,五百万,还是五十万?上海省和贵州省的法律就应该不一样,因为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大一统和计划经济的弊端一样,就是一刀切。再一个例子,上海深圳可能房产税就足够养政府了,四川那可能要靠农回复业税更多一些。

总统除了国防权力应该很小。总的说,中国和美国,俄罗斯一样大,人民更复杂,所以采取美国类似的给予省一级很大权力的联邦制是最优的。

总统我选许章润: 他5月发的“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一文早就揭开了中国防疫的 画皮,

“2020年5月21日,他發表文章《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全球体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观与文明论》[2],分析了中國在疫情下暴露的種種問題,呼籲制度改革。2020年7月6日,他被警方以嫖娼為由從北京寓所帶走[3][4]。
只要通过真正的民主选举,有宪法制约权力,有媒体和在野党监督,干不好可以弹劾、辞职,下届另选一个,就算是选一个共产党员身份的人当领导人也可以接受啊,我国的根本问题不在于让哪个贤明的人来领导,而在于没有让合适者来领导的政治体制;

我们首先要分清党务和政务两个系统,我国的管理实行的是双轨合一制度,如同希特勒和苏联,党务指挥政务,政务配合党务,而政务人员绝大多数是党成员,那么就形成了书记权力大,市长升书记算一级,
加上军队属于党,这样持续下去就会形成事实上的独裁,必然和民主渐行渐远,

历史给过共党很多次机会,让他们可以在经济成果最佳、政党名声最好的时候完成政治体制改革,实现党政分离,以他们这么大党员群体和人才储备,必然可以连续获得选举,也可以通过选举将团队中不合格的那部分剔除出去,等到失去民心了,想要获得支持就没那么容易了,这个时候一旦进行民主选举那是必败无疑,那要想保持统治就只好依赖于武力和高压政治,前者风险大,因为军力介入有可能最后受益者是某个掌握军事的野心家变成军管政府,无论是党务还是政务都很清醒的认识到这一条路的危险性,而后者则需要行政体系的支持,如果不支持,组织自己的体系对现有的行政体系进行抢班夺权,这就是强人政治,比如毛通过文革红卫兵、邓通过中顾委、江通过政法系统维稳;

事实上我认为当今共党面临的问题远比89要严峻,因为89年中国经济确实经过改革十年有成果,而且还很明显处在高速成长的趋势中,当年学生运动的口号是“反腐反官倒”,诉求是希望党能够及时自我纠正,及时遏制住政党腐败退化的苗头,对于共党统治的先进性、合法性是认可的,而现在的情况则是经济的必然颓势,导致群众对统治的合法性先进性产生了怀疑,在如何延续统治的方法上产生了分歧,党务一派认为应该采用强权统治,而政务一派认为要直面民众的质疑进行选举优化,在高层,政务一派认为强权政治会导致暴力革命,而党务一派则认为选举优化会被淘汰,这样就出现了政务系统和党务指挥不同调的现状,习就想通过强人政治来解决政务不同调问题,采用下放到社区基层的党小组结构通过防疫来抢班夺权,事实上是和文革红卫兵夺取政务是一个套路。
首先,为什么要有中国?倒台之后你觉得这个概念还会存在吗
TexasCowBoy 拿起武器保卫自己的自由
自己自治不好吗,各地独立自治,非要给自己找爹啊
Scipio 自由派,欧洲历史爱好者
能不能别天天想这种遥远的问题,先推翻了,至少摇摇欲坠了再说啊。倒台后的格局是由倒台的方式决定的。
这么爹味的问题,问出来就显得自己的问题。先有小共同体,自由组成大一点的,是不是更大一点的,这都是我们自己决定的,首先要社区自治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这个问题要早作打算
我记得德国的安排在雅尔塔开会就做好了
不能等到攻克柏林

处理德国纳粹党有现成的经验
和纳粹有关的一律不能从政担任公职, 这在一些地方选官员造成一些困难(最终克服)

我看今天中国条件比当年德国好, 上街喊共产党滚蛋的都是未来地方官员备选
pingcong813 一个真正的爱国大叔
只要取消一党专政,什么都好说。

中国并不是没有其他党派,民盟一直在某些非实权部门。

只要取消一党专政,总会有野心家,在野党跳出来和共党竞争。

只要存在竞争,就可以在两党相互批评,相互角力中推动公开,透明化政务。

台湾和韩国不正是如此一点点推动了政治改革。

最大祸首毫无疑问就是这个一党专制。
献忠啊,自成啊,现在你们讨厌习近平和共产党,十年后你们会怀念他们的,并且悔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死。
第三共和 社会自由主义联邦党 世界公民
中共倒台后,谁来治理中国?我以为这个问题隐含了更重要的问题:如何治理?紧接着又会引出“转型”应该如何达成。(当然说明中也提到了“较小代价快速建立”)
@大丘阁客 说得很好,但最后一句“民主制度成型之后再徐图改革”有个小问题:怎么让它成型?什么时候才能成型?现在的中国政治体系完全就是围绕共产党建立的,如果只是抽离共产党,政府人大政协他们并不知道如何向前走。即使是最理想的情况,他们全都无条件拥护遵守82宪法,当极权退出民权抬头,隐藏社会矛盾完全曝光并引发大量义愤和改革讨论、全国悼念和清算赤色血债时,这些习惯了听话办事的人能领导好新政府和新中国吗?
此外现在的法定选举制度是中共带着“完全不准备遵守”思维建立的,如果原封不动用于新政府搭建,真的会适合中国吗?
因此,我认为一场盛大的、认真的制宪会议是新政府必由之路,但如何迎来这场制宪会议说不太准,以下为理想情况的表述:

无论时间如何,中共垮台的决定因素一定是趋同的:财政崩溃而维稳和基层工作开支无以为继不断限缩、在普遍而重大的社会问题中更多民众表达抗议及大规模明确“反对共产党”的诉求(只需要绝对数量)、冲突白热化阶段时部分军队在关键时刻倒戈或抗命。
最终的“倾覆点”几乎一定是两者之一:民众或反对派大规模占领政府甚至中南海,宣布成立新/临时政府,类似罗马尼亚;或者共产党内部政变并甩掉赤皮,类似苏联。
两种情况下的新政府立场、利益链事实上可能非常相似,那他们最可能采取的国家转型路径是什么?选择或许不少,但最理性而又可行的路径,我认为是:
一位受广泛认可的领袖及其班子用温和威权形式先稳定局势、保留大部分原政府班底、以不血腥的手段清算赵人。在确保反制赤色复辟及民粹颠覆之同时,以临时政府身份迅速执行下列改革(举例):
1. (若彼时仍在清零)宣布开始有序准备放开疫情管控,取消健康码,引进疫苗、试剂盒,扩充相应医疗资源等后可完全放开,不再强制戴口罩。但我认为到倾覆点时封控一定已结束(更可能是楼市崩溃、攻台等作为倾覆直接爆点)。
2. 中国境内共产党组织和言论均非法,鼓吹赤色主义者一律逮捕,原党员全部自动脱党不予处置。所有政治触角退出学校及学界、新闻界、文艺界等。
3. 宣布暂时沿用中共法律框架,社会各界不应受到政治剧变的过强冲击。赋予地方更多法律解释和行政权,但必须充分考虑现代文明法律体系及罪案判例。释放所有政治犯并启动问责、暂停所有死刑并启动复审。
4. 宣布言论自由(除赤色、纳粹、恐怖主义等极端言论)、新闻自由、结社自由受宪法和新政府强力保障。宣布军队国家化。
5. 永久性承诺绝不入侵台湾,并邀请中华民国来访,可开始对接和准备制宪后法统移交及台湾民族自决工作;使香港为“自由城邦”,成立完全自治政府,赋予除外交和军事外一切独立主权;迎接达赖喇嘛,协商完全自治事务;新疆太复杂这里不展开。
以上均为联邦制超前试点。
6. 公告未来制宪会议召开时间,组建筹备小组,并鼓励社会各界人士参与准备、收集资料、讨论。
7. 向国际社会宣称临时政府合法性并公开承诺一系列改革举措。取消或大幅降低多数商品关税。
8. 暂时沿用人民币体系,但启动金融改革,成立独立央行、不再限制外汇流动。大幅降低商品消费税,对部分日常消费免税。
9. 启动初级社会保障和福利建设改革,尽快给百姓分发一定数额食品券(可轻松营造一片祥和的配合支持新政府氛围)。
10. 裁军,裁维稳,用裁措节省和清算追讨费用支付改革工作。裁员仍可在数年内白领一定薪资。

即使是高度浓缩,需要迅速采取的改革举措肯定还可以再列很长的列表,但此处我更想强调是理想转型路线:
临时威权—制宪会议—联邦宪政共和
确保以广泛采取意见、平衡多方利益、融入世界价值体系为核心的制宪会议(但可能不止制宪)顺利召开,中国革命事业就基本宣告成功。这是目前可见的中国条件下代价最小、速度最快、效果最稳的转型路径了。最重要的是,中国真的可行——已觉醒民众在绝对数量上足够填充社会全方位改革工作,互联网时代使得启蒙与共识建立需要时间指数级减少。

最后做个总结,“谁来治理?”首先是对推翻中共出力最多又最受认可的具现代政治观之团体,然后是由能代表民众、遵守宪法的民选政党,之后每几年用选票“颠覆”一次政权。

令人振奋()的是,庆丰已彻底掐灭了党内斗争改革路径,中共寿命的上限已经被定格在了庆丰驾崩之日。而庆丰之野心、刚愎自用、不换肩狠劲儿、文化低下和独裁者信息偏暗又使得中共极可能亡于庆丰在世之时。
与诸君共勉。
quaneed 随便说说别当真啊
现成的中华民国啊!
民国《宪法》里版图可大多了,废了中共的卖国条约,还能问老毛子要土地呢。
中华民国是联合国创始国,席位直接回归,毫无障碍。
国民党、民进党等有台湾的民主执政经验,在大陆稍作调整,就可以在各省实施选举,推广经验。
香港的治理经验也可以在各大城市推广。
总之,恢复民国旗号,实施真正的民主自由!
中国,是全体中国人的中国,没有共产党,没有一党专制,才能有未来!
这个问题哪怕一个换过物业的小区的老大爷都能回答。
分裂转联邦制,每个省自己来治理自己。当然我估计内陆省份应该没人治理的好
lqczhhlrh 越来越支持习近平总书记了!
迎回中华民国,以后齐心协力建设好这个国家,谨防中共复辟。
这个五毛缺脑。别的地方不说了,看看台湾,乱了么,没有人治理了么。只有共产党才会亡中国。
wblmb10 我们只有拿起所谓的利刃才能噼开那所谓的黑暗
群龙无首,将无法成功,谁第一个站起来谁组织这一切,谁领导的这场真正的战斗,谁为其奉献出自己的所有,而他必然会获得所有人的支持。所以显而易见
要是没人可以,当着我来好了。
我不会比习近平更差。
没有必要要共产党倒台,把共产党的权力削弱就行了。
托管给台湾吧,如果台湾不愿意管,那些小粉红在灭了中共后,就要打台湾了。
不必治理,各地独立,各自为政,去你的支国,去你的大一桶。
wct888 做人要是沒有理想,和鹹魚有什麼區別!
奴隸離不開奴隸主,就滾回去接受奴隸主的鐵拳。
难道没了中共,中国政府所有官员就会原地蒸发?问这种问题的人有脑子吗?
你匪倒台後當然是天下大亂,搞不好還會人口減半,但我當然支持你匪倒台,這正是上帝給予支納粹的公正裁決,你匪就是中國,中國就是你匪。無論是維護中國還是維護你匪都是一樣的罪惡。
roadrunner67 灰名单 anonymous
z诸夏独立,各自根据需要结盟,回答完毕,共产党的杂音应该消除
心情不好 我是岁静
为什么都这么喜欢意淫,明明打倒不了,偏要规划打倒后的世界
隐匿之影 伐无道、诛包子
我觉得可以考虑恢复西周式的分封模式,与古代不同的是,这次是组织对组织的分封,除了经济、财政、科技、国防事务外,日常运作由基层自行解决,譬如业主委员会。

一方面最大限度节约行政成本,一方面节制政府权力。

把不需要给政府的权力尽可能留给社会。

至于民主暂时不可能实现,至少不可能全国范围内实现,因为做票成本太低,公民意识冷漠。

我们首先应该争取结社自由,让社会的组织能力活跃起来,再考虑是否民主的问题
之江新军 今日乌克兰 明日中华人民共和国
没有中国共产党,才有中国。先让联合国托管一阵子,防止俄罗斯趁乱扩张它的欧亚主义。
D级人员24601 無敵の人、中学肄业,社会自由主义,反法家,科技怀疑者,政治经济中偏右,社会文化中偏左,国际持结构现实主义
共产党里被迫加入的那些资产阶级会光速退党推动成立自民党
共产党里以李克强汪洋温家宝为代表的相对开明的部分会分裂出来形成社会党
左右格局就形成了
年轻人里思想最为进步的中产革命力量可能会形成大陆版本的民进党
顽固派粉红会形成复兴阵线
可能要形成四党并立的格局
ping2019 心存希望但不過度樂觀
我對一件事很好奇想問中國的朋友:

如果今天推翻了中共,你們會覺得有哪些公職是可撤銷的?

如果就我自己覺得最重要的言論自由來說,牆的維護者,網管這些必定先失業。

各個企業裡的黨支部那當然不用說了。
ppp111 谁管你!
你觉得那几个拍手的花瓶民主党派想不想来执政??
第一步让习下台,止血。第二步改名改造共产党,这样有利于稳定,必尽有14亿人口,混乱不堪对全球对人类不利。第三步政治改革改旗改国歌推动民主政治。最起码言论自由、私人财产保护。
Strewn7432 一般通过
参照疫情爆发的初期武汉
没有政府民众生活照样转 自治还干的更好
农村尚且可以形成自治的可能 所以我不认为农村会是很大的问题
但是城市 比如匪区这种几百户业主互不信任 一个居委会或者物业都管的死死的那种 统治他们的成本非常低

四分五裂倒是必然的 具体谁会上来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根据历史路径 最终也会出现一个强势人物再来一次大一统

做几个推断吧 假设共产党垮台 那么至少短期内是会实行土地私有制的 那么农村人好像也没有太大的进城需求
城市到是会乱起来 人多而且散沙 假设是和平接盘 那么房贷之类的东西会有过度 如果是暴力接盘 银行信用肯定是会出事的 战争或者剿匪造成的通货膨胀 城市中产的房贷是肯定要出事的

这点上倒是你匪没有说谎而民小不愿意承认的东西 正式你匪维持了这个大一统的局面
而民小希望的民主化会瓦解掉这个大一统 进而瓦解掉民小所希望维持的支纳粹的国土完整
这么大的国土面积,以后肯定会分裂开的
紫薯紫薯紫薯紫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12-09
  • 浏览: 10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