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进评】从内部浅谈国内舆论

大家好,老胡最近是心力交瘁,有很多事情实在是不吐不快。

先说些题外话,每次来这里和各位讨论,都免不了被怀疑是不是胡锡进本人。其实,是不是胡锡进本人重要吗?“胡锡进本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难道在微博上千万粉丝的老胡才是真的?实际上,在微博上的老胡就是一个传声筒,负责把上面的意思嚼一遍再喂给微博上的人,并且装的很理中客的样子。然而,老胡在微博上发的内容一字一句都是被定好的。相信大家也有目共睹,最近老胡发表的一些微博,已经很难逻辑自洽,并且在字句上也频频改动,主要原因是上面的意思老是变来变去,一会这里用词不好,一会那里意义不是很明确,有人嫌你吹的不够猛,有人则觉得说的不够客观。
在这里,不管我是不是那位环球时报总编,起码我说的话是真心的。这时候,我另一个身份是环球时报总编,重要吗?那个被大多数人所认为是重要的身份,是我昧着良心忍着恶心写的,在这里我也许身份不重要,也没有在这里生产有价值的内容,但我在这里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也许你们认为我不是胡锡进,而是张三,也没有关系,但我们的理想是相似的。我不承认我是胡锡进本人,我也不否认任何事,相信大家能懂。在这个匿名的外衣下有多少人能说自己想说的话,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说了这么多,以下开始正文。

很多人觉得很奇怪,为何有时大力鼓吹战狼出击,有时又要唯唯诺诺讨好所谓“洋大人”呢?很多葱油把这归结为宣传部内的内斗,其实这有点言过其实。为此,老胡向大家解释几个名词:

小粉红:

简而言之就是各位口中的“粉蛆”,无脑拥护社会主义/共产制度,认为资本主义制度是落后的。因此拥护共产党。这种人简而言之是没什么脑子的。举例而言,很多人是不知道,86学潮,64事件和710律师大抓捕的,他们简单地认为国家很好很好很棒。这种人占绝大多数,但其中一大部分人觉得岁月静好,平时也不太会歌颂祖国歌颂党,偶尔国庆转发几个护旗手。不过还有一部分是具有优越感的小粉红,经常炮打“公知”脚踢“第五纵队”,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国内互联网风气本身就很差,遇事不平先脏话问候乃家常便饭。虽然在互联网上搅起波浪的大多是这些人,但总数其实并不多。

五毛:

老胡本身就是五毛。简而言之就是拿钱办事,至于心里怎么想那倒没人会管。一般而言,成为五毛(网评员)需要经过政治审查,但是只要没有因为这种事情进过局子也不会有人管你几时几分骂过习近平。平时,五毛的工作是引流,因为五毛是直接照上面的指示办事的,比较可靠。而单纯靠小粉红来引流往往会出现引流失败的情况,最近明显的失败就是李文良医生去世,导致很多粉红一夜之间哗变。这时候就是五毛救场的时候了。在很多情况下,一个真人五毛(可能是人在监狱,可能是职业网评)可能有十几二十个微博号,因此几千个网评员几分钟刷起几百万热度的内容不是什么难事。

战狼:

战狼群体构成比较复杂,它既包含了一部分暴力派(非岁静)小粉红,也包括大量五毛。战狼,就是专门对外网重拳出击的一股力量,这股力量往往以五毛为首,因为他们有专门用来重拳出击的(暂时性)梯子,可以稳定地高强度在外网叱诧风云。接下来他们会煽动一些小粉红来加入他们的阵营,用来分担压力。比如说老胡也常常在推上发表一些言论,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大五毛带领小粉红”的战狼出击手段呢?





明白了以上内容,老胡来谈谈一般来说对内宣传和对外宣传的两种方法,看看上面是怎么控制舆论的。

首先是对内,这是重中之重,感谢长城防火墙的存在,即便是我们在墙外被骂到连脸都没了,墙内依然是毫不知情。一般而言,会有很多网警来观察各种互联网上的新热点,如果有不好的热点正在生成,最好的做法是迅速化解。举例而言,有人要上访,在微博求助,那么怎么化解这种社会不稳定因素呢?当然不是满足他们的诉求,而是看看这人影响力大不大,够大就消除账号,不够就一边晾着,删帖就行。然而很多问题不是一下子就能化解的,在很多时候当网络热点事件形成后,网警才能发现,因为他们和老胡一样,对计算机,互联网相关的了解比不了十几岁二十岁的小年轻。这时候就要发动别的武器了。往往是,一群五毛先去息事宁人,再说说国外怎么怎么也不好,另一帮人努力扶植一些毫不相干也毫无用处的新热点。你们以为知乎真的莫名其妙热点就是“互相暗恋是什么体验?”了吗?不,那都是每天找的无害问题来引流的。这么一来二去,大部分问题都化解了。至于李文亮,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黑天鹅事件,当时可是累坏了一大批五毛。但总的来说,99%的社会问题都会被用这种手段化解掉,虽然其中95%以上的问题本质根本没有解决。

至于对外,这就牵涉到外交部了,毕竟出名如老胡,说个一年,都不如外交部的人说两句话影响大。对外宣传中,一般都是骂美国,夸俄国。这样做,很多人都会渐渐失去对美国的热爱,比如现在年轻人中大多数人提到美国都是枪击案,种族歧视,殊不知国内的凶杀,地域歧视比美国有过之而无不及。此外,这还可以让更多的人不得不爱上中国,因为对美国的仇恨教育已经够够的了(实际上对一切西方国家都是如此),这时候如果不想活得太累,就好好爱中国吧,这样才算是成为了安心的韭菜(如果一定要选一个国家来爱的话)。

最后说说为什么宣传部内斗并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鸽派鹰派互相要把彼此弄死不罢休。实际上搞宣传的那些人对宣传也是一知半解,最近给我本人的指示竟然扣在“女少先队员”,“少先队员”等词身上,这种鬼话写出来都没人信。这种人其实本来也没一个恒心,今天舔舔俄国,明天就决定向美国示好,可能是同一个人。就比如说,从去年八月开始,就有四种关于“民主,自由”的论调,不妨发出来,博君一笑:

1.民主,自由 不好。美国民主,自由。美国不好,闹出枪击种族歧视流浪汉资本家剥削。
2.民主,自由 好。美国不民主。美国总统都是骗选票。
3.民主,自由 好。中国民主,自由。中国好。美国的民主,自由是假的民主,自由。
4.没有民主,自由 好。集体主义好。没有集体,你什么都不是。

以上。
37
分享 2020-05-11

15 个评论

王滬寧、金燦榮加上胡總編您,個個比趙高還趙高,捧殺習二世不遺餘力,只消在聖上面前舌燦蓮花一番,禍國殃民之策就出台了,別人只道您是反美先鋒,內行人都知道你們幾個就是特朗普安插在習二世旁的特務。
        对于从内部浅谈国内舆论,老胡有个基本判断,老胡不主张这个时候将主要精力用来往后看,对从内部浅谈国内舆论事件该批驳批驳,该质疑质疑,该诘问诘问,但唯独不能编造假消息。老胡在不经意间这样说过, 舆论对一个事件的公平合理的讨论有利于问题的解决。老胡作为媒体人还要更加慎重的审视这个问题。对于从内部浅谈国内舆论,老胡有两个基本判断,第一,中国官民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第二,中国网民最多,互联网承载的表达意见功能比在西方要大得多,所以网上的各种摩擦也必然多,大多数情况下官民都不宜拔高它们的意义。鲁迅曾经提到过,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是觉得他们吵闹。这不禁令老胡深思。在这种不可避免的冲突下,老胡认为,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老胡曾经提到过, 一个专注办理问题的国度最终令人尊敬。这不禁令老胡深思。以世界的眼光综观从内部浅谈国内舆论的过程,不能不说,各种体制的社会看上去对阻止从内部浅谈国内舆论有着各自的软肋。在开始阶段都不够坚决,眼看着风险出现了,但都有放不下的坛坛罐罐,心存各自的侥幸,直到那头灰犀牛以意外的速度闯到眼前。
这肯定不是真的胡编啊,这要是真的胡编,他还不得被抓进去,不过大家确实不用在意,我觉得这位胡总编文章写的就不错,借胡编之口给我们讲了一些宣传口的情况,支持!
1.民主,自由 不好。美国民主,自由。美国不好,闹出枪击种族歧视流浪汉资本家剥削。
2.民主,自由 好。美国不民主。美国总统都是骗选票。
3.民主,自由 好。中国民主,自由。中国好。美国的民主,自由是假的民主,自由。
4.没有民主,自由 好。集体主义好。没有集体,你什么都不是。



笑死了,被洗脑者哪一种都用,却从不曾想有不对劲过
发现一个宣传口的两面人,胡编你记住:没有国家,你什么都不是
支持胡编现身说法,定期披露党内党外国内国外的斗争形势。
AlanW 观察
这个cosplay。真的绝了。论胡编是否有胆量公开反共.jpg
呼吸盡
其实大外宣的五毛是俄罗斯发明的,中国共产党的五毛还是得学习一个


俄罗斯的大外宣是对付外国人的。土共的五毛比俄罗斯的早,是对付天朝屁民的。现在用来对付外国人了是跟俄罗斯学的。并且用得很恶劣、很下流。
先有習明澤後有胡錫進
以後你蔥是要組個支共COS團
老胡中共挺不住的前一刻一定要告诉我们,好起来造反🤣
老胡中共挺不住的前一刻一定要告诉我们,好起来造反🤣

老胡希望大家可以明白这样一件事,是大家造反,中共才能更快地顶不住(不需要上街,墙内的各位葱油可以传播传播vpn,寻找志同道合的人,多读读西方法制/政治书籍并且宣扬一些自由民主法治博爱的价值观),而不是等中共要不行了才动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遥想当年天安门前,一腔热血。哪知后来为了钱,胡编乱写?欢迎欣赏老胡的评论,简称“锡进评”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01
  • 浏览: 9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