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待刘仲敬对于花木兰之名的看法?

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1026177876448747521
本人并不了解关于花木兰本人和那段时期的历史,
但是我想起来高中时候做过一道关于元朝人物的古文阅读,上面的人是汉人也有一个姓刘 却有五个字大汗赐的胡名,所以觉得这样也有所可能?各位怎么看?
已邀请:
木兰辞中的国家领导人叫可汗,却又把敌人称作胡骑,很好的表现了历史上征服桂枝的蛮族沐猴而冠冒名顶替"桂枝"的大型行为艺术现场。木兰可能是汉化鲜卑人(太原李氏)或者鲜卑化的汉人(高欢家族)。

好比日后八个大大入关建立真朝以后,国家领导人的称呼是哈里发,却又把中东国家称作"绿绿""恐怖分子",宣布伊斯兰早已经中国化了,是中华文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黑罩袍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服饰,任何宣称"安拉是外国人,TG之后无华夏,做炎黄子孙不做安拉子孙"的公知们都是民族历史虚无主义者。

恢复高考后真朝瓦房店高等研究院培养的第一批学者们非常自豪的宣布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老子晚年出函谷关教化胡人创立了伊斯兰教,铁的事实证明伊斯兰起源于中国"。阿訇穆罕默德·周小平抚摸着被洗过的肠子激动的热泪盈眶:"这说明了中华民族的强大的生命力,其他古文明都断了,只有我们延续至今,还启迪了其他的文明比如伊斯兰!狠狠的打了那些美分公知的脸!"

皇共分子们则对此表示反对,他们说TG作为最后一个汉人王朝天子守国门,不和亲不割地不向贸易战低头,何等有骨气?而真朝圣军却游而不击,和美帝眉来眼去,最后出来摘桃子!中国共产党才是代表中国人的中国本土政权,穆斯林是外来政权!

#####################################################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脑洞,充分揭示了桂枝所谓"其他古文明都断了,只有我们延续至今的"阿Q理论的真相。谁x了桂枝,谁就会被桂枝人发明成桂枝人的一部分加以顶礼膜拜歌功颂德,桂枝就靠这种方式"延续"到今天。我管这种路径叫做"支化"。

TG津津乐道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也是这种理论的体现。虽然桂枝被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共产国际征服了,但是桂枝人又不甘心承认自己只配被征服的降奴属性。于是就发明出马克思主义已经中国化了之类的神话,言下之意就是马克思主义也是桂枝文化一部分了,然后就能心安理得的继续沉浸于桂枝同化能力举世无双的桂枝特殊性理论中继续阿Q:"你看连马克思主义都像过去的鲜卑人蒙古人满洲人一样被桂枝化了,这还不能说明我们中华民族伟大的生命力?不是马克思主义和国际共运救了中国,而是中国拯救了国际共运,中国才是最牛的,中国比马克思主义比苏联都要高明!"

清朝的汉人伤痕文学家们发明出爱新觉罗氏是靖康二帝的后代之类的神话,大概也是相似的逻辑。这样一来满清入关就是儿子打老子,该丢人的是满清才对,无损我们汉文化的伟光正形象。其二,儿子打了老子,老子难道还记恨儿子不成?毕竟都是一家人啊!这就相当于帮清廷维稳了,有利于维护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一举两得。

与之相反的解构体系是脱支,一个人如果能够克服自己的桂枝性,我们就可以不再把他视作一个桂枝人了,尽管他依然是黑头发黄皮肤。
你姨又开始大言不惭的发明历史了。

首先我承认,木兰,如果历史上确有其人的话,有很大概率不是汉人,但至于她是个白人基督徒的论述,实在是让人贻笑大方。我们先看看你姨原文怎么说的:

hephthalites,這個才是花木蘭的真姓 ... 就是班勇所謂車師別種八滑。車師是樓蘭女屍的同族,所以花木蘭也是白人。她家是基督徒,墓碑刻著真福八端的漢字翻譯:內修八景。



让我们再看看《木兰辞》成书年代(摘自维基百科木兰诗条目):

《木兰诗》,又名《木兰辞》,约作于北魏,也有人说做于唐代,最初录于南朝陈朝释智匠 《古今乐录》,长300余字,后经隋唐文人润色。诗中有“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但闻燕山胡骑声啾啾”语。黑山即杀虎山,在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东南,去黄河不远。燕山指燕然山,即今蒙古国杭爱山。据此,《木兰诗》中之战事,当发生于北魏与柔然之间。柔然是北方游牧族大国,立国一百五十八年(394—552)间,与北魏 、东魏及北齐曾发生过多次战争。而最主要之战场,正是黑山、燕然山一带。 429年,北魏太武帝北伐柔然,便是“车驾出东道,向黑山”,“北度燕然山,南北三千里。”(《北史·蠕蠕传》,蠕蠕即柔然。)至唐代已广为传诵,可以为证。因此,学者们大都认为,民歌《木兰诗》产生于北朝后期。




既然是北魏后期,那么记载的事件,很大概率是429年的「北魏太武帝北伐柔然」,无论如何,时间都应该在五世纪内。然后再让我们看看你姨的一个迫真英文词,"hephthalites",指的就是「白人匈奴」,根据维基百科嚈哒条目:

5世纪20年代中叶,嚈哒人跨过阿姆河入侵萨珊王朝,但被巴赫拉姆五世(420—438在位)击退;遂转向吐火罗(葱岭以西,阿姆河以南一带),经粟特侵略当时衰落中的贵霜帝国,于30年代末征服盘踞该处的寄多罗人,随即西向再同波斯冲突;一度占领大部分呼罗珊地区,并并扩展其势力于波斯,453年大败萨珊王雅兹底格德二世(438—457在位),484年又杀死皮鲁兹一世(457—484在位),并将波斯击败,使其称臣纳贡。嚈哒再扩展其势力于妫水之南,乘击败波斯之势南下侵入印度笈多王朝,但被塞建陀笈多击退。70年代末,嚈哒人最终灭亡犍陀罗地区的寄多罗贵霜残余势力,立特勤为王,并以此为基地,于6世纪初再次大举入侵印度,一度推进至摩揭陀,但旋被摩腊婆的耶输陀曼等击退。



可见这所谓「滑国」和北魏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魏书》关于其记载也提到:

嚈哒国,大月氏之种类也,亦曰高车之别种,其原出于塞北。自金山而南,在于阗之西,都乌许水南二百余里,去长安一万一百里。其王都拔底延城,盖王舍城也。其城方十里余,多寺塔,皆饰以金。



所以有什么证据证明木兰是"hephthalites"?诗中「辞爷娘去,宿黄河边」和「辞黄河去,至黑山头」都说明了木兰家离黄河和黑山很近,据上所述是现蒙古一带,为什么就和"hephthalites"扯上关系了?白人基督徒的说法更是无中生有,因为「景教」创立时间就已经是木兰所在时期了,怎么可能在那时就超时空传入北魏?根据维基百科景教条目:

景教,即唐代正式传入中国的基督教聂斯脱里派,也就是现今的东方亚述教会。景教起源于今日叙利亚,由叙利亚教士君士坦丁堡牧首聂斯脱里于公元428-431年之间创立,在波斯建立教会

5世纪末,聂派信众迁往波斯,曾先后以迦勒底教会或亚述教会名义宣教,大本营一度迁往今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盛极一时。此后,景教被传到中亚等地,至6世纪末,已盛行于突厥、康居等等。



景教盛行的时期,根本就不是木兰所在的时期。而拿花氏墓碑作木兰家后裔的证据,更是站不住脚。因为「木兰」可能根本就不姓「花」,其姓众说纷纭(摘自维基百科花木兰条目):

明代文学家徐渭将《木兰诗》改编为《雌木兰替父从军》;女主角在剧中自称“妾身姓花名木兰,祖上在西汉时,以六郡良家子,世住河北魏郡。吾父名弧字桑之,平生好武能文,旧时也做一个有名的千夫长”;自此,木兰的父亲叫花弧,姐姐叫花木莲,弟弟叫花雄,母亲是花袁氏。清代《曲海总目提要·雌木兰》也说:“木兰事虽详载古乐府。按明有韩贞女事,与木兰相类,渭盖因此而作也。木兰不知名,记内所称姓花名弧及嫁王郎事,皆系渭撰出。”

但是,祖冲之《述异记》、李亢《异志》皆提到木兰姓。且又有一说木兰本姓,清康熙年间《黄陂县志》写道“木兰,本县朱氏女,生于唐初,……假男子代父从军,……至今其家犹在木兰山下”焦竑《焦氏笔乘》也写道“木兰,朱氏女子,代父从征。今黄州黄陂县北七十里,即隋木兰县。有木兰山、将军冢、忠烈庙,足以补《乐府题解》之缺”但是,还有木兰姓的说法,也有一说她的原本姓名为娥。《新唐书》也有记载“少女木兰,姓”。



现在众所周知的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就是来自于明代的改编,而木兰究竟姓什么,甚至是否确有其人,都无法知晓。个人认为木兰本身就是一个杜撰出的人物,因为「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的可能性其很小,而若「木兰」本身就是其名的话,这种以花为名的「女名」更不可能不被看出。

当然,如果木兰在历史上确实存在的话,极有可能不是汉人。因为其所在地区就是鲜卑(即蒙古)部落一直居住的地方,而「木兰」本身也不是她的名字,而更有可能是一个蒙古姓音译,因为名木兰很容易就被看出是女性。转一个知乎上的回答:

作者:江北教妇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9958923/answer/41097715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好说,但从人种来看很有可能是鲜卑人,但也是汉化了的鲜卑人。

首先,木兰很有可能不姓花,你翻看整篇木兰诗有提到过一次她姓花吗?汉人倒是也有姓木的,极少。木兰很有可能是个名字。鲜卑人起名字叫木兰也不算过分。

再者看木兰家在哪。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先不管他真的是两天的路程还是虚写,总之他们家距离黄河和黑山都不远。黄河自然是最北面那段,黑山在今天呼和浩特附近,呼和浩特北面有个武川镇,是北魏防备柔然的北方六镇之一,柔然基本上没有突破过六镇防线太远,这样以来就可以知道这是一次鲜卑防患柔然的用兵,战场就在呼和浩特附近、阴山两侧。木兰日夜兼程,几天之内到达战场,说明木兰家不是陕北就是晋北,诗中并没有提到她有没有过黄河,但是从晋北出发去呼和浩特,走杀虎口那条线没必要顺着黄河北上,所以她家更有可能是陕北高原,今天的榆林到鄂尔多斯那一片,冬天黄河结冰连船都用不着。其实不管是陕北还是晋北,在南北朝时,经过了五胡乱华之后,那里基本上都是少数民族占领了,公元306年开始晋陕的汉人就开始陆续逃出那片热土了,这里说来也都是血泪。

再看木兰家的政治成分。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说明一说起打仗都会想到他爹,孝文帝改革之前主要是胡人打仗,汉人生产,孝文帝改革之后有了军户民户之分,即使是汉人的军户,也要改姓鲜卑姓,主要是跟主帅的姓,李渊的爷爷就有鲜卑姓名。一直到北周末年,北朝的军队都是一支部族色彩很重的军队。那在木兰的年代,军人的主要来源就是鲜卑人和汉人的高门豪强子弟,没错,即使是汉人想当兵也不是随便就能当的,最起码你要有钱啊,不然东西南北买这买那的你买的起啊,战马都是自己买,好比现在坦克都要士兵开过去,你能想象吗。所以木兰是鲜卑人的几率又增大了。

再从性别来看,翻遍史书,汉族女子当兵的例子真是少之又少,不管是春秋战国还是后来的各个朝代,但是说胡人、或者北方少数民族妇孺皆兵的记载却很多。从中山国开始就有。说明人家胡人本来就有女人打仗的传统,传统的汉人服装都没裤子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学骑马啊,这也是个问题。



但很可惜,即使木兰不是汉人,你姨最后的结论:

花木蘭故事其實是說明印歐女基督徒比中國男士大夫能打,兵員不足的時候寧可上蠻族女人也比徵中國男人強。據窩老目測,現在仍然是這樣。彭斯副總統是老實人,老實人總會把中國人想得太好。


也不成立,因为首先木兰大概率是鲜卑人(即黄种人),其次是汉化鲜卑人,从「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就可以看出,汉化已经十分严重,因此你姨试图拿黑屁论证「蛮族比汉族武德充沛」从而传教的理论又一次泡汤了。

地球人 - 我們都一樣,我們都是地球村村民。

異族冠漢姓不是很尋常的事情嗎?台灣有很多高山族、平埔族都冠漢姓,比如張惠妹;現代也有外國人因為喜歡中國文化給自己取中國名字的,像【老外看中國】的郝毅博。至於大陸好像是從北魏孝文帝的漢化政策開始的。

小朋友學習木蘭詩應該都會學到李波小妹歌吧?說不定李波小妹本姓也不姓李。李波小妹的地理位置與年代都跟花木蘭約略重疊,大概當時北國女子都善騎射吧?

如果花木蘭不是黃種人......那讓新疆人演會不會比較接近?

阿姨這太專業了,我不懂,但這篇文章滿有趣的。

完整原文:

花木蘭學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

原址直接點這

hephthalites,這個才是花木蘭的真姓,也就是相當於羅斯福的羅,鮑羅廷的鮑。花木蘭的花,就是班勇所謂車師別種八滑。車師是樓蘭女屍的同族,所以花木蘭也是白人。她家是基督徒,墓碑刻著真福八端的漢字翻譯:內修八景。景,是景教的景。 http://www.nxkg.org.cn/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15&id=200 …五胡的三胡都是晉族的祖先,花木蘭當然是晉民族英雄。五胡不是五個族群,而是五種族群,相當於斯拉夫人、日耳曼人、拉丁人。

滑國人是小國,但也是強大富裕的商人-武士,在遠東的地位相當於同治時代的丹麥人和普魯士人,其實沒有能力打慈禧,但畢竟也是洋人,可以蹭英法的條約權利。朝廷覺得他們國小沒野心,戰鬥力和技術水平卻跟英法客卿差不多,反而寧願高薪聘請他們做軍事專家和技術專家。

滑國在南朝蹭吐谷渾的特權,可以在巴蜀利亞特區傳教修廟,廟宇有治外法權,做生意不用繳稅,打官司按照習慣法,效果等於晚清租界。當時巴蜀利亞商人和建康朝廷之間,為了關稅、劣質貨幣和親王刺史敲詐勒索的糾紛,已經爆發了三次大叛亂,很多商人就以改信洋教為名搬進租界,據說西洋神非常靈異,到蒙古帝國時代還有雜劇描寫蜀王公主和伊朗神廟的故事。鮮卑帝國的滑國人主要蹭高車人和高昌人的條約權利,也有直接定居晉北的,無論在哪裡,他們都不是編戶齊民。孫中山的宮崎滔天、蔣介石的鮑羅廷、張聞天的李德,就是二十世紀的花木蘭。中國人的本體當然就是編戶齊民,在任何時代都是不行的,盛世做苦力,亂世做菜人。

花木蘭應該讓阿富汗伊朗係民族,比如塔吉克人演。滑國人就是白人,《梁書》和花家的墓地的證據已經可以視為鐵案了,滑人大多數是祆教徒,但花家是基督徒沒有疑問。花木蘭故事其實是說明印歐女基督徒比中國男士大夫能打,兵員不足的時候寧可上蠻族女人也比徵中國男人強。據窩老目測,現在仍然是這樣。彭斯副總統是老實人,老實人總會把中國人想得太好。



有人知道花家的墓地在哪裡嗎?

梁書:卷第五十四列傳第四十八 西北諸戎 關於滑國的記載:

61:滑國者,車師之別種也。漢永建元年,八滑從班勇擊北虜有功,勇上八滑為後部親漢侯。自魏、晉以來,不通中國。至天監十五年,其王厭帶夷栗陁始遣使獻方物。普通元年,又遣使獻黃師子、白貂裘、波斯錦等物。七年,又奉表貢獻。

62:元魏之居桑乾也,滑猶為小國,屬芮芮。後稍彊大,徵其旁國波斯、盤盤、罽賓、焉耆、龜茲、疏勒、姑墨、于闐、句盤等國,開地千餘里。土地溫暖,多山川樹木,有五穀。國人以罝及羊肉為糧。其獸有師子、兩腳駱駝,野驢有角。人皆善射,著小袖長身袍,用金玉為帶。女人被裘,頭上刻木為角,長六尺,以金銀飾之。少女子,兄弟共妻。無城郭,氈屋為居,東向開戶。其王坐金床,隨太歲轉,與妻並坐接客。無文字,以木為契。與旁國通,則使旁國胡為胡書,羊皮為紙。無職官。事天神、火神,每日則出戶祀神而後食。其跪一拜而止。葬以木為槨。父母死,其子截一耳,葬訖即吉。其言語待河南人譯然後通。


63:周古柯國,滑旁小國也。普通元年,使使隨滑來獻方物。


64:呵跋檀國,亦滑旁小國也。凡滑旁之國,衣服容貌皆與滑同。普通元年,使使隨滑使來獻方物。


65:胡蜜丹國,亦滑旁小國也。普通元年,使使隨滑使來獻方物。


66:白題國,王姓支名史稽毅,其先蓋匈奴之別種胡也。漢灌嬰與匈奴戰,斬白題騎一人。今在滑國東,去滑六日行,西極波斯。土地出粟、麥、瓜果,食物略與滑同。普通三年,遣使獻方物。

72:波斯國,其先有波斯匿王者,子孫以王父字為氏,因為國號。國有城,周迴三十二里,城高四丈,皆有樓觀,城內屋宇數百千間,城外佛寺二三百所。西去城十五里有土山,山非過高,其勢連接甚遠,中有鷲鳥啖羊,土人極以為患。國中有優缽曇花,鮮華可愛。出龍駒馬。鹹池生珊瑚樹,長一二尺。亦有琥珀、馬腦、真珠、玫回等,國內不以為珍。市買用金銀。婚姻法:下聘訖,女婿將數十人迎婦,婿著金線錦袍、師子錦褲,戴天冠,婦亦如之。婦兄弟便來捉手付度,夫婦之禮,於茲永畢。國東與滑國,西及南俱與婆羅門國,北與汎心慄國接。中大通二年,遣使獻佛牙。

梁書關於滑國的記錄應該要搭配地圖看比較有趣 ,可惜我找不到合適的地圖。

補充:

一、木蘭非女性化的名字:

●『「木蘭」這個角色並非起源於中國,而是來自中亞的鮮卑民謠。木蘭在漢語中是一種婉約的植物,象徵著女性,但它在鮮卑語中則是動物鹿,具有「男性、強大的」的意思。用動物命名,是阿爾泰語系族群中非常廣泛的文化傳統,而歐亞大陸和草原傳統向來將雄性和鹿科相聯繫。』木蘭與麒麟

●《周書.列傳》記載了著名的北周將領韓雄:「『字』木蘭……雄少敢勇,膂力絕人。」

其墓誌銘的紀年為天和三年十一月十八日(568年12月22日),拓印至今仍保存在北京的國家圖書館中。其中敘述了(北)周的大將軍本名木蘭,卻絲毫沒有提及他在正史列傳中所記載的漢名。

「韓」在當時是胡人的姓氏。這在中國史家姚薇元(1905-1978)的《北朝胡姓考》中有詳細的記錄。例如,在《北齊書》中提到了一個名為「韓匈奴」的人(意指「韓姓匈奴人」)

即使是「華夏」的韓氏一族,最重要的起源地仍然是遼東邊界地區的昌黎郡,此處想當然耳會有許多「蠻族化」的漢人氏族。例如,北齊的韓鳳就出身昌黎,他慣於稱呼其他漢人為「狗漢」(《北史》92.3053)。順道一提,在這個邊境之地最著名的當地人,可說就是安祿山,他是個「突厥和粟特混血的雜胡」,並在日後幾乎導致了唐朝的覆亡。著名的唐朝詩人、文學家、哲學家和政治家韓愈(768-824)雖然出生於河南孟州,但因祖籍的關係,便自號「昌黎」

(《木蘭與麒麟》有更多詳細的推論與歷史資料做參考)

二、鮮卑可能存在白人血統的歷史痕跡:

《世說新語·假譎》載王敦稱晉明帝為:「黃須鮮卑奴」

《異苑》所載王敦語作:「黃頭鮮卑奴」,並加以解釋:「帝所生母荀氏,燕國人,故貌類焉」。

《世說新語·假譎》載王敦稱晉明帝為:「黃須鮮卑奴」

唐代詩人張籍《永嘉行》:「黃頭鮮卑入洛陽,胡兒執戟升明堂。晉家天子作降虜,公卿奔走如牛羊。」
这些只证明一点,历史只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就算你有史书,谁又知道写史书的人是不是瞎编的?最后还是回到共产党的路子,控制历史就控制未来。

白頭翁 - 小學畢業

我小時候看完花木蘭後面的考慮只是單純衡量是否應該買她的barbie玩偶,因為如果迪斯尼有拍公主動畫,barbie通常會出同款barbie。  我不清楚男性是否會看真人版花木蘭,但是迪斯尼公主系列的目標觀眾從來都是20歲以下的女生,因為後續可以賣周邊,這個才是迪斯尼這類電影的收入最大頭。

迪斯尼拍這種電影通常只是為了可以全球賣周邊,然後本身電影看的觀眾,以過往數據來看的話美女與野獸八成是女人。    對了,我沒有買花木蘭的barbie,老鄉衣服不夠blink blink。
阿姨的資料應該是來自木蘭與麒麟這本書
《木兰辞》赏析

  华夏诗歌史上,有两部彪炳后世的不朽的乐府体叙事诗篇,一是创作于汉王朝时的《孔雀东南飞》,一是被外族胡人残暴统治下“北朝"时的《木兰辞》。从《木兰辞 》的句句诗文里,我们我们看到了北方被蛮力蹂躏的华夏族人悲惨的命运。以下分段解析。

《木兰辞》--华夏诗人用血泪控诉外族胡人残暴统治的传世叙事诗

  一、原诗第一小段: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 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 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 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 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紀话:叹息声一声连着一声,木兰对着门在织布。却听不到任何织布的声音,只听见姑娘的叹息声。 问姑娘想的是什么,又在思念什么。我没有想什么,也没有思念什么。 昨天晚上我看见征兵的文书,可汗大规模地征兵,征兵的名册有很多卷,每卷有父亲的名字。父亲没有成年的儿子,木兰没有兄长,愿意为此去买鞍买马,从此替父亲去当兵。

  解析:在这段诗文里,我们发现木兰的父亲年岁不小了。可是还要被强行征兵,卷卷有爷名啊。这样的无奈让木兰寝食难安,无心纺织,长长叹息。想到家中年迈的老父老母,年幼的弟弟妹妹,她做了一个平常人一般不敢做的决定,代替老父去从军打仗。这既让我们看见了被压迫华夏百姓为家庭勇敢的担当,又让我们看见了外族胡人统治集团的穷兵黩武,无视华夏人基本生存权的黑暗现实。

  征兵连老人也不放过。

  原诗第二小段: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 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 朝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 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声啾啾。

  白话: 木兰到集市去买战马、买马鞍和马鞍下面的垫子、买嚼子和缰绳、买鞭子。早上辞别父母上路,晚上宿营在黄河边,听不见父母呼唤女儿的声音,只能听到黄河溅溅的水流声。早上辞别黄河,晚上到达黑山头,听不见父母呼唤女儿的声音,只能听到燕山胡人的战马啾啾的嘶鸣声。

  解析:残暴的外族统治者,迫使华人为其当炮灰不说,还迫使华人自带军需。真是又出力又出钱。可见,当时在外族统治下华人的境况是多么悲惨。告别黄河岸边的家乡,一路得不到一点休息。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啊。被驱使到燕山以外去攻打另外一伙胡人。路上的劳顿今人难以想象。

  三、原诗第三段: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紀话: 不远万里,奔赴战场,像飞一样地跨过一道道的关,越过一座座的山。北方的寒气传送着打更的声音,清冷的月光映照着战士们的铁甲战袍,将士们身经百战,死伤无数,有的很多年后才回来。

  解析:惨烈的战争,恶劣的生存环境,不知道有多少被驱使打仗的华人惨死在沙场。侥幸活下来的人,也要多年以后才回到家乡,木兰也是其中的一员。而野蛮的胡人游牧部落,会理会华人的生死吗?显然不会。

  四、原诗第四段: 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 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可汗问所欲, “木兰不用尚书郎,愿借明驼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紀话: 胜利归来去见胡酋,胡酋坐在殿堂上。木兰有很多的功劳,被赏赐了很多财物。胡酋问木兰想要什么,木兰不愿做尚书省的官,只希望骑一匹马,送木兰回故乡

  解析: 木兰杀敌有功。胡酋为笼络人心,赏赐了财物和官位给她。她毅然选择拒绝。只是骑马回家。木兰知道,你个胡酋,占我土地,役我人众。你赏赐我财物,还不是我华人血汗;我不要,就是不给你颜色,瞧不起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胡酋。我杀敌众多,杀的是另一伙侵略的胡人。我心里明明白白的。我怎么会接受你胡酋的官位,与尔吭哧一气?所以木兰选择回到了黄河南岸的中原故土。

  五、原诗第五段: 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 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 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 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 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惶。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两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紀话:父母听说女儿回来了,互相搀扶着到外城迎接木兰;姐姐听说妹妹回来了,对着门户梳妆打扮起来;弟弟听说姐姐回来了,忙着霍霍地磨刀杀猪宰羊。打开我厢房的门,坐到床上,脱去我打仗时穿的战袍,穿上我以前女孩子的衣裳,对着窗子整理像云一样柔美的鬓发,对着镜子在额上贴好花黄。出门去见同去出征的伙伴,伙伴们都很吃惊,都说我们同行多年,竟然不知道木兰是女孩子。 雄兔两只脚时常腾空,雌兔时常眯着眼睛,两只兔子并排跑,谁能分辨是雌兔,雄兔 。

  解析:经过多年战场的时光,回来时,木兰全家欣喜若狂。弟弟妹妹都长大成人了。一家人又可以团聚了。终于摆脱了被迫为外族卖命的生活。还我女儿身,好好打扮一番。对镜贴花黄啊。诗人在最后几句诗文里用可爱的兔子做比喻:在外族残酷压迫蹂躏下的华夏人,在逆境中也可以战胜自生,超越自己,自强不息。

###

从木兰辞的描述来看,历史背景更像是隋初破突厥时,民族上来说汉或者鲜卑都有可能

一般说她参与的是北魏破柔然这说法有点问题,因为拓跋焘是击败柔然后才设立六镇营户,但是从’‘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这里来看,至少从她家上一辈起就应该入了名册,时间上首先就对不上。

而且六镇军户在北魏后期逐渐被边缘化贫困化,以至于最后闹出兵变,但花木兰家的财政状况显然很好.”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能自己购置战马和全套马具,这起码也是个小地主的水平.

既然是营户的可能性不大,那木兰家属于宇文泰设立的府兵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

大统九年(543),高欢大败宇文泰。宇文泰损失士卒六万多人,元气大伤,不得不从汉人中招纳士兵,同时开始吸纳关陇一带的汉人地主武装,这段历史应该是花木兰父亲的经历,也就是说他们家很有可能是关陇一带的汉人

那么考虑到他父亲长期从军,生儿育女的时间比较晚,那木兰辞里的开始时间就有可能是开皇二年(582)四月的突厥犯边.

http://pmpm2015.blogspot.com/2016/04/blog-post_65.html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