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香港的泼墨2.0?

ttwhker 90後香港男
各政要急速批評示威者行為,卻漠視示威者訴求,並拒絕將本次事件與六七月多次事件連結在一起。

反映:
1. 港府施政上已出現嚴重缺失,並且無法已行政手段解決;

2. 警隊牽涉多宗濫權,按香港法律酷刑罪最高可判終身監禁。為避免多名警察入罪,港府及傳媒將各衝擊事件獨立報導,以突顯示威者的暴力,卻將警察把示威者及無辜路人打至頭破血流的資訊揭力隱藏。

3. 地方已於較早日子知道施政出現失誤,但為保少數地方官員政治利益而拖延處理,鬧至國際層面甚至今次事件,使中央顏面掃地。

中央或有需要處理地方官員,而避免地方政策失誤影響國家政策。
guibuhai Thinker
竟然没有来几个爱国不爱党的香港民小们把泼墨的义士扭送公安机关?

这要是在桂枝,参照89的经验,不用条子出手,爱国不爱党的民小们自己都会自发把泼墨者扭送派出所吧?同时还声嘶力竭尽量把自己和泼墨者划清界限,一再声明"自己其实很爱国"。

果然香港民族比桂枝有前途的多。
颐使气指 敢同恶鬼争法拉利,不向霸王让奖学金
墙内粉红已经炸毛了,至少我身边的人各个都想核平香港。。。
再來一下吧, 2018年據金管局資料中資在香港發債規模達到2000億人民幣,是出動解放軍還是外交部我就拭目以待了。

當局勢進一步惡化如果歐美國家開始撤僑了那麼香港的稅收以及能賺的錢也就戛然而止了,那麼現在香港政府的工程以及各項合約又怎樣源源不絕給大陸公司送錢?
时代革命 ? 已停用
已隐藏
这个中国肯定跳脚。。赤裸裸从反送中变反中,在中美新冷战下,党媒肯定加把尽带风向。虽然北京现在不倾向直接干预,但是不代表将来不会,一旦舆论压力太大,北京不得不出手。
重點是“不排除成立臨時立法會"
而且我們沒有反對潑墨就出賣戰友的豬隊友,不分化
香港部分人有個心態就是焦土
解放軍快上,要戒嚴趕緊,畢竟現在不是網際網絡對公眾公開一年前的89年了
敢上,大眾就得知情,歐美陣營跟30年前比沒有無視的選擇
要死也要抓著支共一起死的心態
中华合众国 大一统就是皇帝登基的便车
其实现在的情况蛮矛盾的,一方面不希望有人受伤了,另一方面其实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面对极端的政权,只能用极端的方式去应对
有人说过,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我觉得应该再闹大些才对
美国剩下的3250亿关税赶快加上,外资,台资,港资,大陆有良心的资本企业加紧逃离共匪国,美国西方全面围堵制裁共匪,让共匪五毛们早日灭亡下地狱。
香港会不会成立新政府,取代现在的共产党政府?
shuangsong00 https://medium.com/@ssprof0
我個人其實非常不支持這種祇能博眼球,而不能對敵人造成任何實質性傷害的舉動。

要說博眼球,在香港這種國際化都市舉行持續一個來月的全民示威活動,已經足夠了。西方媒體該給的關注都已經給了。再怎麼潑墨,也不能打動川普派航母接管香港防務。唯一的結果,就是給土共宣傳機構以「香港的遊行實質上是在搞港獨」的口實,讓土共更方便迷惑牆內群眾。

現在牆內的論壇幾乎看不到香港的同情者了,可以說現在土共真的開坦克進港,國內輿論也不會有什麼異議了。這次白衣幫事件祇是一個引子,如果產生的反對輿論不夠強烈,土共就可能真的武裝干涉了。

這是土共的一貫套路。先搞個小新聞試探風向,如果輿論不夠強烈,就直接推行大新聞。如果輿論太強,就說之前的小新聞是謠言。

所以我一直懷疑,潑墨事件是否是土共自導自演的苦肉計?
看热闹不嫌事大,越乱越好,我就想看场大戏,看看香港乱成一坨屎后,香港青少年们如何收场

可惜之前封杀华为雷声大雨点小,看戏没看好,却好,香港又来演大戏了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刘慈欣核心思想就是费拉右派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723648
阿姨有一个著名论断:
费拉右派最后一定会投共,和费拉左派一样。

言外之意,费拉是根本不理解什么是真正的左右的, 他们只能依靠片面的单片机思考,得出一个荒谬的结论,当西方社会做正常运作的时候,他们就会高呼:左派工会剥夺了工作,政府搞了太多钱,财政要崩溃,社会要分裂了。

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他们发现,也许中国真的做得还比西方左派更好呢?
==========================================

记得著名右派悉尼奶爸有几期节目大谈“战争来临的时候,西方会怎么排华”。就很好的体现了这一点。
节目里面他就主张 - 极端情况下,国家政策要保持一定兽性。所以需要集中营去管理华人。

结果被人指出和《三体》维德的话几乎一样-
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奶爸马上解释,我是反对三体的思想的,对于兽性说,他表示,共产党是正常情况下,也要采取极端的情况,这是不对的,但是真的到了极端的情况下,比如战争状态,还是要保持兽性。

但是显然奶爸没有太深入了解过大刘,因为大刘在很多个采访中都表示,他之所以写黑暗森林法则,就是一种思想实验。这个思想实验就是 -
在非常极端的情况下,兽性会才能保存自己。而人类文明的存亡,无疑是最最最最极端的情况。

这和悉尼奶爸的思想是一致的,大刘从来没说不极端的情况下也要保持兽性,相反他自己评价程心的时候,就表示,程心是道德正常的人,但是正是因为她的道德是正常的,所以在极端情况下她会做出错误判断。最后导致地球毁灭!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上联:看今朝鲜有对手 下联:挑战中共创辉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7-22
  • 浏览: 6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