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有没有被高级五毛侵袭?或者说,为什么现在出现的五毛都是特别低级的?

《艾未未采访五毛》中,明确提出五毛是自由发挥,完成上级给予的指示,其中有多种方式可以做到,不乏特别高级的手段:

这需要很大的技巧,你必须隐藏好自己的身份,并且不能写的很官方,要写很多不同风格的文章,有时候甚至自己跟自己对话,吵架,争辩等。总之就是造成一些假象,然后把网民的舆论都引导过来。这里面的学问其实很深。
在一个论坛里其实有3种人是你要扮演的,一个是领导者,一个是追随者,一个是旁观者,也就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呵呵。先说领导者,也是比较权威的发言者,一般都是在争辩之后领导者出现,开始拿出强有力的证据进行发言,以这种身份所说的话比较具有权威性,一般民众对这类身份人的可信度很大
而第二个:追随者,里面又分成两种人,是对立的两种人,他们所扮演的角色要不停的在论坛里面争辩,争吵,甚至对骂,然后这样可以起到吸引旁观者目光的作用,然后在争吵的最后,领导者出现,抛出一些强有力的证据,然后把公众的舆论都引到这个第三方的身上,然后目的也就达到了。至于第三种:旁观者,其实他们大部分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客户”,也就是不明真相的网民,我们主要就是通过前两种身份的扮演来达到影响第三方的目的,可以说我们是属于导演一样,通过自己自编自导自演,然后去影响观众。所以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挺人格分裂的。

举个比较成功的例子,有一次油价大涨,在腾讯新闻的评论里大家都在愤怒的骂政府,骂中石油。这时候我登陆了一个ID上去,发了条评论大概是这个意思:“涨吧,随便涨,哥不在乎。最好涨到50块钱一升,活该你们这些没钱的穷人开不起车。正好不用出来占道路,以后马路就应该有钱人才能在上面开车……”等等,这类这种听起来就非常欠打的话,目的就是要去激怒这些网友,把大众对油价的愤怒和注意力转移到我的身上

结果那次我发完这条评论之后效果真的很好,我先换了几个马甲上去引用我的话然后开始骂我自己,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然后慢慢的就有很多人看到后就开始直接攻击我,然后你引用一下,他引用一下,慢慢的整个评论页面就都变成我所说的那些话,大家讨论的内容也从油价变成了我所说的那些话。而我的目的其实也就达到了。

刚才也提到扮演三个角色,演一出戏这种,还有一些其它,怎么说呢,我们现在的网民,应该说他们要比以前有思想多了,这个是我自认为的。以前你不管发一个什么,比如说稍微负面一点消息,传得很快,而且越说越厉害,还都很相信。但是现在很多时候,包括有的事件吧,网民都会想想,是不是炒作?有时候我们方法很多的,你也可以把一件坏事情,使劲往坏上说,说到那种天花乱坠,让人一看就觉得胡编乱造的,其实也是像负负得正一样,坏到一定程度,他也会觉得是不是没那么坏了

大部分时间我们是自己和自己争论,我一般从来都不去和网友争论什么,也从来不会说被某个网友或某件事激怒,可以说我一般在工作的时候都一直保持着理性,呵呵。

协作方面一般是突发性事件出现的时候可能会协作的多一点,就是分头行动,事先说好一个人,或者几个人负责一个论坛,然后分工,有的去发帖,有的跟帖,有的跟别人的贴,然后还有的在帖子里争论、刷屏、放广告等等。据我所知,还有人的是负责删帖的,不过我认识的人当中没有管删帖的



目前品葱出现的五毛都是比较低级的,比如刷屏、争论、放广告,但还没有真正出现通过演戏来带节奏的方式。以现在品葱的赞踩机制,注册小号带节奏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只需要言之有理,发出理中客的内容转移对方观点也是很轻松的。

既然五毛有那么多方法可以使用,为什么我们看到的只有最低级的五毛?这些低级五毛对品葱其实没有任何伤害,因为辨别实在是太过简单,所以这些五毛的作用会不会其实是帮助高级五毛掩盖他们的五毛性质,让我们认为我们已经战胜了,或者控制了五毛,而其实完全没有?比如说,现在墙外的任务明显是要操纵对于香港的言论,所以拿小号滥用赞踩机制带节奏是完全可行的。

如果品葱已经被高级五毛占领了,如何才能对抗这些真正操纵舆论的高级五毛?我们可不可以认为,任何对中共有利的言论,都有可能是五毛的演戏?

相关问题:
为什么品葱同时出现多个理中客式劝阻香港游行的文章?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我觉得是有的,而且这群人目的性非常明确:
1. 分化反共义士,引导反共势力内斗不止。煽动地域仇恨,煽动种族仇恨,煽动男女仇恨,煽动性向仇恨,故意煽动民族主义以煽动民族仇恨,甚至不惜发明民族以便煽动。只要是有一点不同的,就想方设法煽动反共义士间的仇恨。

2. 无限复读。经典话术+支黑糖衣,使用沦陷区常见五毛话术,为了增强观感,会拿「真支黑」的糖衣包一层,例如:
「沦陷区人民不配民主」>「华人费拉不堪」
「沦陷区一旦民主必然发生大乱斗」>「共匪解体必然带来大洪水」
「沦陷区人民没能力剿匪,一切都是无用功」>「武德匮乏,无小共同体、无自组织、无宗教」
……

3. 侮辱民主。声称拥护民主、自由、法治,却不断复读一个自封总统/皇帝的人的话。

还真有大把人被洗得神志不清。怎么能说是低级五毛呢?挺高级的。
懦夫斯基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什么样算高级五毛呢?
如果如果ta愿意正常交流,与人辩论,互相指出对方的逻辑谬误,就只是个立场深红的普通用户而已。品葱欢迎所有【坦诚】的观点。实际上,一个愿意讲逻辑的五毛,是最大的反贼人才库。
如果ta采取煽动性的言论策略,自然会有人指出ta操纵情绪而非发起对话的意图,此时ta至少会被踩,还可能不幸遇到严厉的管理员,遭遇封禁。

采访里提到:
一个是领导者,一个是追随者,一个是旁观者,

这个复杂的策略,实际上就是在小规模地制造个人崇拜,其成功前提是悬殊的信息差和不擅长分辨信息的被洗脑群众。在信息自由、媒体自由的环境下,没有这种悬殊的信息差,也没有大量的群众(品葱的营销工作任重道远啊!)
没有了信息差,天然的领导者不存在。
没有了足够多的低级五毛,追随者不存在。
没有洗脑的环境,盲从的旁观者不存在。
五毛在墙内评论区呼风唤雨的高级策略,在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环境下,无法生效。

当然了,品葱的用户们并非绝对理性人,很多也只是刚刚摆脱最明显的洗脑,与从小接受公民训练、逻辑训练的民主国家的人相比,自然还要不断自我反思与否定,对于个人来说,这永远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在此期间,很容易产生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感觉,这很正常,但是不可因此陷入无休止的怀疑与恐惧,自己给自己下离间计。
Alicia 人人都戴著一頂面具,誰知心中想什麼?
目前品葱出现的五毛都是比较低级的,比如刷屏、争论、放广告,但还没有真正出现通过演戏来带节奏的方式。以现在品葱的赞踩机制,注册小号带节奏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只需要言之有理,发出理中客的内容转移对方观点也是很轻松的。

既然五毛有那么多方法可以使用,为什么我们看到的只有最低级的五毛?这些低级五毛对品葱其实没有任何伤害,因为辨别实在是太过简单,所以这些五毛的作用会不会其实是帮助高级五毛掩盖他们的五毛性质,让我们认为我们已经战胜了,或者控制了五毛,而其实完全没有?比如说,现在墙外的任务明显是要操纵对于香港的言论,所以拿小号滥用赞踩机制带节奏是完全可行的。

这种操作,对于目前的品葱已经是不存在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详情在品葱粉红史
我们可不可以认为,任何对中共有利的言论,都有可能是五毛的演戏?

所以粉红才会被清洗,因为粉红和五毛观点一致,均属于亲中共者言论如果要杜绝五毛,就必须要打击清洗粉红,让五毛失去其支持者,这样风就很难刮起来,在品葱工作成本就成倍提升,还要冒着被葱弹打击,嘎然而止的风险

另外这里有鹿姨的一篇文章:「打击五毛」为何成为新品葱的政治正确。
因为品葱的影响力太低了。youtube上、twitter上这类五毛都是很多的,不少还去说英语干涉国外思想。
我认为就宣传效果而言,整天鼓吹反人类言论的某些用户和高级五毛的效果是相似的。
东区四郎 觉醒者~
五毛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干五毛!

对五毛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争论。
他们说他们的,我们说我们的。

无论是高级五毛还是低级的,其目的都是引导舆论,引导舆论最好方法都是引起情绪,一旦情绪波动,就会出现锚,心锚被攻克了,让右脑主导思绪,意志不坚定又不懂个中逻辑的话很容易被瓦解。

其次是存疑,有一点怀疑就封他们。他们都不许我们说话,我们又凭什么让他们说话!
拥抱枷锁的人,不配有自由。

再有一点点建议,希望管理员看到,品葱的发展不要往大陆那边靠,流量往港澳台等华语世界那边去。大陆太多蛆了,救不了他们。
时代革命 ? 已停用
已隐藏
五毛本身就不允許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也不需要哪怕智商稍高一點點的,經過幾十年的愚化,中共已經成功控制了一部分人的思想價值觀,這類人正好能被共產黨利用成對外導向輿論的工具,看看現實中的留學在外的學生,這些人真的知書達理明大義分黑白嗎?要是真正有點腦袋的人就會覺得自己在外國是個怪物一樣存在,沒有選舉權沒有言論自由的人卻唱著奴隸歌來反對爭取民主自由的人,一方面無疑是人類倒退的悲哀另一方面也說明了共產黨洗腦的成功,讀書救不了這些腦袋…
admin 公共账号 管理员公共账号
品葱的五毛都很高级啊,常常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顺带骂骂习近平、彭丽媛,置顶第一帖里头不是很明显吗?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612

来品葱的五毛也受到我们感召,开始骂自己的主人了,估计以后还会爆料自己的主人。希望低级五毛多来点,监狱五毛保证他们加刑,学校五毛保证他们毕不了业,体制内五毛保证他们政治前途尽毁。
现在有五毛小号数量不是很多,品葱有必要在做大之前做出防范
记得我在品葱至少跟2个相似高级五毛的ID辩论过。只能说相似,因为拿不到他们的工资条当实锤证据。

今天新到样本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23
高級的主要是用英文,在英文嚴肅媒體、twitter和youtube上佔領輿論高地。
很多五毛其实不是给共匪唱赞歌,而是故意说一些极端,假大空的话,抹黑我们民主斗士的形象
我認為沒有,因為規模小效率低。

他們喜歡做大規模的事情,衹要看上去影響很好就好了。

比如周小平、花千芳。

又比如大外宣里喜歡買大媒體和流量大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23
  • 浏览: 4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