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应该对墙内大部分人绝望

笔者最近和很多大陆人谈到香港问题,有相对成功的企业家,就是民营企业,每年赚个几千万那种,也有普通的社会青年和大学生。遗憾的是,他们对于香港的游行、抗议都持强烈反对的态度。平常与他们沟通,表现出对人都算友善,所以笔者建议他们去香港看看,也说兼听则明,然而并没有得到正面的反馈。有的说他们去了香港只怕回不去,有的则是说民主不适合中国大陆,人太多了,激进一点的,直接说直接用原子弹炸了。
感觉大陆的洗脑不是一般般成功,没思想这种小年轻就算了,有点想法的似乎并不在乎民主,毕竟依附于现有体制他们可以过得很好。
其实看了香港的告内地同胞书很感动,然而会不会也只有这么一小撮可以感动,最近遇到的人确实让人绝望
已邀请:
中国有两千多年传统的 只要饿不死 当猪当狗无所谓了谁在台上拥挤谁 如果明天啊刁被暗杀,换个阿猫阿狗上位 一样被拥护。

这些人毫无独立自考能力,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色情、游戏和买房子上?真像?他们也不配


共党就牢牢抓住了这一部分中国人两千多年的劣根性,没有独立思考能力,说啥信啥。
好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自以为有独立思考能力,基本上学校毕业以后,就不再学习,获取知识和信息的途径主要来自公众号和抖音,碎片化信息,不追求真相,看多了官方的“辟谣”,慢慢的开始习惯性用官方思维思考任何问题,只要有某些事件发生,不是谣言就是诋毁,还有一种最坏的,就是任何事情,不分事件本身对错,上来就告诉你,国外也一样,房价国外也一样高,幼儿园奸淫幼女哪个国家没有,政治黑暗哪个国家不是,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潭死水。
————————————————————————
既然还有些人点赞,我就再说个但是吧,但是其实很多中国人还是有良知的,不作恶,也有一些基本的正义感,他们之所以被洗脑是因为看不到真相,不要忽视真相的力量,CCP花那么多人力物力财力掩盖真相,就是因为他们知道真相的力量有多强大,所以要用各种办法传播真相,相信这些被洗脑的人,知道真相的时候,也会站在对的一方。
为什么既要大一统又要民主是痴人说梦?
答:因为大一统和民主绝不可能同时发生。

首先,共产党倒台前不可能既大一统又民主。共产党又不会自杀,香港人的悲惨遭遇证明了一国两制就是温水煮青蛙,台湾社会已被共产党的蓝金黄渗透成筛子,所以两地只有独立才能有真正的民主。

第二,共产党倒台后也不可能既大一统又民主,因为富裕地区不想被贫困地区投票,维吾尔人、藏人、南蒙古人不想被“汉人”投票。广东人、江浙人凭什么为湖南人、四川人的建设牺牲自己?维吾尔人、藏人凭什么在一个“汉人”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国家里当“少数民族”?民主的根基就是每个社会群体都要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这是天赋人权。共产党倒台、自治和民主到来后,各地、各民族利益严重冲突,吵架多了无法达成共识,最终大家必然各自建立独立国家。当今世界的大多数国家就是这样一波一波分家产生的。

实际上,共匪自己也清楚,只要中共倒台,分裂必然发生。中共在其发表于2019年9月的白皮书里供认称:“70年来,中国发展之所以成功,最根本在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体量巨大、国情复杂,治理难度世所罕见,没有集中统一、坚强有力的领导力量,中国将走向分裂和解体,给世界带来灾难。”

综上所述,民主带来分裂是历史的必然,既要大一统又要民主的人一定会被历史淘汰。
支那五毛网评员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对墙内大部分人绝望与否,并不妨碍个人抉择。当年纳粹德国元首希特勒、满清帝国摄政王载沣、民国国军总司令蒋介石如日中天、权倾朝野,可还会有勇武之士前赴后继舍身刺杀绑架。并不是鼓励你冒进送命,而是伺机潜伏、一招致命、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如能策反支共之中的“张学良、杨虎城”,剿共大业将如虎添翼。
我以前就公开放64纪录片,给别人看。然后给他们看韩国的几个禁片。
还有看颐和园这样的禁片。给别人发各种禁片资源。只要有人愿意看的话。
虽然没有什么大用,但别人都会有个概念,那就是共产党真坏。
只要大家脑子里有这句话,以后就能少吃很多亏。
想想那些买了p2p的可怜人,多少人就是因为信任某某大央企,信任国家,然后害死了自己。

我觉得只要是能面对面交流的那种人,学生最好,他们一般不会说谎。
如果是社会混了很久的那种人,确实就算是见面交流,酒肉朋友,他们也不一定会说实话,也不会有什么独特的政治观点。这种人我是不会给他们传教的。
但是混熟了的那些人,我就会时不时的一起骂共产党,股市大跌要骂,工资不涨要骂,总之都要骂。
骂多了别人也就慢慢的认同了。
当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从正常人变成粉红的时候,你也会绝望的
avatar 自由派
这个现象并不奇怪,我随便说几点:

1、中国人从小就未得到普世价值教育,民权意识很淡薄; 当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的时候,往往很少反思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原因。例如高房价问题,他们不会意识到买房子的钱一半都是被政府收走了;例如现在猪肉价格居高不下,也不会反思是谁造成了这种现象。

2、墙内分享意见的主流平台,例如知乎、微博、今日头条等被ccp文宣牢牢控制,封杀了任何不和谐的声音,而人本性倾向于从众,在这种信息轰炸之下,久而久之,原本相对开明的一些人也会慢慢转变为粉红;而一些涉事未深的学生群体,就更容易被洗脑。

3、中国经济虽然开始下行,但尚未到崩溃的程度,中产们有车有房有家庭孩子,日子还行,这些人求稳定,他们内心潜意识会认为不稳定因素(例如香港游行)会影响到他们的财产与生活;而一些老板权贵阶层,算是现行体制下的既得利益者,在国内割韭菜割的不亦乐乎,他们更会拥护这个体制。

4、底层人民,活的像个猪,累的像个狗,精神生活局限于王者荣耀,抗日宫斗剧。指望这些人理解香港、民主就更加不可能了。这部分人其实内心是戾气很重的,而发泄渠道一部分就是充当粉红,五毛,键盘侠。

5、有开明思想,能引导舆论的知识分子已经失去了表达意见的平台,开始集体沉默。
仓鹰击于殿上 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国内公开谈论政治,人家能跟你复读中央的论调算尊重你了,谁知道你会不会到处乱说。国内靠近政治常人就是活在1984人人自危要是,两眼一闭一心赚钱还能讨个自在
弟子问:“师父您有时候打人骂人,有时又对人又彬彬有礼,这里面有什么玄机吗?”

师父说:对待上等人直指人心,可打可骂,以真面目待他;对待中等人最多隐喻他,要讲分寸,他受不了打骂;对待下等人要面带微笑,双手合十,他很脆弱、心眼小,只配用世俗的礼节对他
伟大元首习特勒 我热爱老大哥
不光要對墻内的人絕望,對墻外的人也不要抱太大希望
喷完就走0808 这辈子都不可能理性的,还是喷吧。
不光对墙内大部分人,我对地球上大部分人都绝望了。
如果你直接问墙内人有关政治方面的问题,大多数人为了自保会选个最安全的答案----也就是共党宣传的那套东西,但这不等于他真的从内心深处认同这套东西,只是看了太多在政治方面表现的不“正确”被社会主义铁拳锤爆的个人或者团体。


大家不要以为反贼只有品葱上活跃的这些人,从我的观察来看,墙内遍地都是反贼,很多反贼熟悉土共的审查机制即使在言论审核如此严重的今天依然能不停发“高级黑”文章来讽刺土共及小学博士。他们只是没有适当的平台来发声而已。


至于所谓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普通民众,在另外一个层面上来说,可以说是一群经验主义者。共党的统治法宝有两样:高压统治以及经济发展,如果只有经济发展,民众随着经济能力的提升,其选择以及教育水平也会随之提升,越来越多的人很快会发现共党其实对于中国的发展来说,是一个累赘而已,这在前微博时代是一个基本共识。几乎所有关注度高的“公知”们都是在指出政府的问题,以及其他国家的先进之处,希望政府能够自己进行深化改革,让中国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如果只有高压统治(这种情况在中国即将成为现实),中国经济发展将停滞甚至大幅倒退。连愿意公开表态支持土共的小粉红们都不愿意去新疆等边远地区支教,当警察;连每天点点就能完成的app学习强国都能搞得那些在体制内的民众们怨声载道。遑论普通民众。如果走到这一步基本等于土共主动放弃了自己的执政合法性。在目前的国际形式下运转一个国体面积如此之大,经济落后的独裁国家,其难度及风险之高,远超目前土共的掌控能力。想想小学博士才上台几年就把外汇储备以及长期发展积累下来的资本消耗殆尽。这不是普通民众愿意看到的,也不是党内中上层的既得利益者们愿意看到的情况。


长期来说,我对中国的未来充满希望。在目前社会财富分配严重畸形,民众创造力被扼杀的情况下,可以创造接近三十年经济高速增长的奇迹,一个没有共党阻碍的中国几乎没什么理由不会成长为一个经济和科技发达,政治清明,人民生活幸福的国家。
我高中班主任在班里给我们放过天安门事件的视频,从那时起,自幼养成的“共产党至上”观念一点点崩塌,之后开始自己探索真相。很感谢有这样一位老师。墙内明白人很多,只是这些想法都潜伏在内心深处。
陈美丽 支持品葱观点多元化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大部分人民群众是随风倒的。中共倒台后,只要土豪们能够做好表率,社会风气很容易扭转。

刘仲敬:張中行說:他認識一位女士,文革時聲淚俱下地崇拜江青同志,文革後同樣聲淚俱下地控訴江青。他感到很奇怪:這人怎麼做得這麼自然,好像顛倒價值觀像開關水龍頭一樣容易。我現在的感覺跟他一樣,只是奇怪的對象不是一個兩個人,而是包括差不多所有我認識的人。乾脆地說,就是包括全社會。孔子有句話叫風行草偃,就是風往那邊吹,所有的草就跟著往哪邊倒。今天的中國人就是這樣,記憶力只有五分鐘,所以時刻都有惶惶不可終日的感覺。

孔子那句話還有另一半,就是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他的意思是:老百姓本來就是這樣隨風倒,價值觀是士大夫給他們灌輸進去的。我們要是從歷史角度分析一下,就會看出他這話不完全是胡說。有自我美化的成分,但美化背後還有實質性的東西。士大夫好聽一點叫君子,難聽一點就叫土豪。

圣锹游侠 人终有一死,而五毛则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
主要是信息的封闭,有些人就算对局势判断有误,也不一定就是粉红
哈利路亚 被理想吞噬。
多问问几个大陆眼中的“废青”肯定会得到不一样的答案!

在那种环境之下觉醒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可是觉醒之后依然很痛苦,希望渺茫人生暗淡!越来越悲观!中共的极权统治赶上了“好年代”,对于个人来说集权统治之下只要可以满足物质需求就好,只要还有追求物质享受的机会就好,大家乐此不疲!
KuajaNowapen Nipen ja cu.
别对我绝望

再者,好在p民影响力不大,不要低看舆论力量也不要高看,现在骂得再厉害也不敢直接派坦克压,因为国外舆论也是舆论,中共仅仅掌握了大部分中文舆论场,外国人可是明明白白的把双方真正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嘛
你以为是真傻 沉默都是为求自保而已 和这里的人不一样 开口闭口就是防追踪防喝茶
我是非常失望了,以前还觉得90后这代上台掌权后会好的,毕竟成长于网络时代,比较开放的时代。经过这两个月的事情,很失望,甚至绝望。现在努力学外语准备移民。
en010272 美帝大妈
我和你的感觉相反,可能是我见的多是反贼:
在大陆,公共场合大家都是吹捧共产党的;
私下场合,无人不骂共.
有要把TG共产共妻的,要把TG打成黑五类的,要灭TG满门的,要诛TG九族的。
最夸张的一个:对共匪,宁可错杀万亿,不可放走一个!
吓得我这大妈反动派都不敢和他多说,怕被他错杀了。
很遗憾,是的,大多数中国人没有独立思考能力。那些少数的接收到外界信息的人又会经历漫长的“认知不协调” -毕竟是自己深信那么多年的东西,否定了它就好像就是否定了自己。所以我怎么可以说自己是错的呢?再说CCTV怎么会骗我呢?就算骗我,又怎么可以欺骗亿亿万万的中国人呢?以此思维,这些人就算看到了真实信息,他也一定会极力否定外界信息,继续相信并拥护gov,并认为所有“真相”都是美国或是其他强国对中国的觊觎,所以一直制造假新闻摸黑中国 - 就好像北朝鲜所有人民到现在都相信他们伟大的领袖金氏家族所做的一切真的是为了他们好,金日成将军真的用手枪打下了一架美国飞机。

5月35事件之后再无政治。大多数中国人的信息来源于铺天盖地的党媒信息,而且说真的,那些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喊着香港青年”废青“的人甚至连游行的导火索都不知道是什么事件,连引渡条例的内容都一无所知。就觉得香港暴乱了,被党媒说的“港毒“所煽颠了。党媒提供的懒人包式的新闻通常不提供真实情况,90%都是党媒的总结评论。这种新闻散播快,口号响,也恰巧点燃了粉红们脆弱的民族自尊心。

他们可以找千万个理由拥护gov。你和这种人通常无法交流 - 你抱着共同探讨的心态就事论事,而他们只想骂你。
FreePeople 包容是进步的根本。
我对“你们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想,就开始自顾自的绝望“而感到绝望
xionzhang1215 一個住在台灣 熱愛台灣的外省第三代 希望可以看到中國走出共產黨專政 跟著其他人一起步入民主自由的殿堂
我好多中國朋友的反對香港遊行
都罵港民是港毒廢青
支持解放軍鎮壓香港
我都不知道到底該怎麼救他們
在信息不能充分流通、言论没有自由的地方,谈论这些有什么意义呢,在现实中你问我对香港问题有什么看法?我敢表达吗?

相信人民。
希望有那麼一天 風調雨順 國泰民安
慢慢來,也不能怪他們,因為看的、聽的、想的,都是老共給的。下面是我之前的留言,效果還不錯,參考看看。

===========

讚成!來品蔥之前,其實自己對中國是失望的,因為有太多被老共宣傳的框框給框住的小粉紅。由其這次香港的活動,在老共移山倒海、舖天捲地的宣傳下,再加上當時沒有像品蔥的管道,可以聽到埋在地下的聲音,真的讓我有很大的無力感。

老共的封鎖,不僅檔住一般牆內民眾獲得資訊的權力,也檔住牆外的一般民眾對牆內想法的瞭解。真的,老共封鎖網路這招真的太厲害了。

再聊個現象給大家參考,工作上的關係,我的客戶們都是從大陸出來的朋友,背景大部份是農工。我討厭政治,所以不管是台灣或是大陸出來的朋友,我並不會主動聊到這塊。每當和大陸出來的朋友比較熟之後,他們通常就會開始問我:[兄弟,『台灣為什麼要搞獨立?』、『蔡英文當選總統你怎麼看?』、『中國現在經濟搞的很好了,台灣為什麼不統一?』、『馬英九當選後,台灣和中國的關係會不會比較好?』、『陳水扁貪污被關,台灣會不會亂?』.... 等等。」

我發現這群朋友就算人已經在國外了,但可能受限於語言、教育背景、和老共根生蒂固的宣傳下,他們仍是在框框裡,看的網路仍是牆內的東西。真是厲害了,我的黨。

我的方式通常是先讓他們瞭解三件事,第一「不統一」不代表就是老共說的台灣要獨立,因為有很多有意義的觀念是老共不敢討論的。第二,簡單的聊聊犁清國家、政府、人民、政黨的定義,以及國會、司法、媒體的功能。最後,建議他們自己先去google一些關鍵字,多看看、多想想、多比較。

上面溝通的方式效果很好,不僅可以避免陷入老共教條的漩渦裡,引起雞同鴨講的爭論,還可以讓他們知道自己原來失去很多天賦的東西,取得雙方最大的公約數。

所以,「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我堅決支持擁護蛋蛋很疼兄的方法。唯有先打開了一扇門,才能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遼闊。
我的观察和你的一致。所以我觉得中共在预见中不会倒台。虽然我不喜欢它。
但我并不对他们失望,人各有志罢了。我只对孱弱和绥靖的欧美失望。被政治正确腐朽了大脑,无力抗拒中共的入侵,保护自己的游戏规则。
香港人的抗争恰恰模仿了典型的欧美左派抗争方式,但更多关注和同情之的却是美国右派。你可知这世界已荒谬到什么地步。
不仅越来越绝望,还会日渐孤独
绝大多数人都是沉默和随波逐流的,谈不上绝望,但也不会有期望。
关键在于少数这部分人是怎么做的。
qwertylkjhg 本号过往发言仅为账号拥有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纵队立场。本人新号@octupus
持这种论调的人属于典型的自以为是的嘴炮。
每个人的社会责任分工不同、人生经历不同,多数人没这方面能力也不需要思考那么多。
既然自认为有那个能力去给大家争权力,那就去做啊?有能力的人就该去发动他们做事,并且身先士卒。
而不是想着别人嘴巴说说就能给人搞个鬼扯的“民智启蒙”,就能让别人主动拿命去拼,而你作为“精神领袖”享受革命成果。
现在大多数反垬人士就这鸟样。


说到底。现阶段,人民不需要知道什么叫自由、民主、宪政、共和,需要的是有人让他们从一群乌合之众改变成为士兵,成为拳头。让作为大脑的一群人去想怎么推翻共匪,而不是做梦梦着之后自己该怎么执政。
我是绝望了!
kisuki lxs ame
我认为还是既得利益的问题. 可能脑子全放在自己的房产,保值上面了. 屁股决定脑袋严重.
深度燒烤紅色警報 基佬四十,隔閡還是
對於人類任何政體暴露出的腐敗黑暗和銅醜都已經絕望,我擁抱無政府主義,人只需要每日讓自己沒有遺憾,即可
教翻墙
是的
kelsey 星岳
神弃的国度
香港有影响力的人很多啊,我也没见几个站出来向内地替港人说话了,那些文化人和明星怎么都哑巴了?更不用提房事龙和向太这样直接表忠的。

大陆这几年因为言论或者维权被迫害的时候,香港人关心过么?香港人骂大陆蝗虫的事都忘了么?

你们根本就不去努力团结大陆人,自顾自失望什么?我对你们也很失望啊
大多数都被洗脑了
马太蛋糕 80后技术人员
你们要是把山顶道给堵了,还给你们点个赞,算发现问题的本质, 现在还自我感觉都是 下一个 李超人 , 梦没醒啊。
法海無邊8964 长期混迹于水区,在暴政面前,只有肖申克才是救贖。
絕不絕望是個人感知,不明白為什麼希望是靠別人的認同才成立,價值觀是內在價值,自己的信念或主張可以實現才是最重要的。當然,能力也是實現條件之一
zhzga322 宅男
q墙为何物,是障碍,为何互联网的地方还要弄个墙,
就是要造成信息的不通畅,
是的知情的和不知情的无法沟通,
才有了翻墙一说,要不是懂一些,
连墙都翻不出来
Nihilistra inster quilinis invenitur
Gorbov 自由人
专制本来就是吃人的制度,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只要统治者的铁拳没有砸到自己头上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Dualeagles academic insight
民营企业家,脑子进水了,不就是养肥的肥猪吗?自己都快被宰掉了,还跟着主子叫,真正明白事理的早就转移资产出国了。
dankemann群居 睿智真多
对这个世界都绝望,你们吹的美帝民主灯塔,也就那样,建立在种族屠杀上的共和国,黑人随意射杀,一战游行老兵被随意坦克碾压,总统是财团金主选出来的,代表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这世界大部分人都是韭菜而已,区别在于有的好歹施施肥,有的只管割,论明主,这世界跟罗马共和国比起来都是倒退,都是lier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x1
>

<

>>

<<

O

x1

高赞说 “中国有两千多年传统的 只要饿不死 当猪当狗无所谓了谁在台上拥挤谁”
稍微对古代史有一丁点了解就知道,改朝换代。平民皇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如果你看了pincong的用户发言质量是不是该对pincong绝望?只要反共反中扣粉红帽子就有人赞,这和墙内挺共挺中不是一回事吗?
Tarastewart Discussions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本人在英國的華人,個人認為港人有訴求是對的,提意見是好的,但是港人的暴動導致了香港的社會秩序癱瘓,這點很煩,無論法案通不通過,最後受苦的還是港人。親者痛,仇者快。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