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发现,很多中国人其实是思想巨婴,而这个结果是中共的封闭统治造成的

很多中国人并不是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这跟中共的统治是分不开的,国内只允许发出一种声音,久而久之,人们不得不依赖这种声音的指引,尽管是有完全社会行为能力的人,但思想上非常被动,人云亦云,这在国外很少见,尽管国外很多人思想也很幼稚,但他们都非常坚持己见,不像国人,经常自我怀疑,不是吗? 
很多人抱怨国内的人不开化,非常多的自干五,小粉红,可是很大一部分原因并不是他们在独立思考之后所做的反应,而是他们从小就从思想上剥夺了这种思维能力,尽管图书馆有很多真理的名著,但是很多人被应试教育压得并没有多余时间去探讨人类存在的根本意义,社会舆论也根本就没有很好的引导,让穷人认为就是要干活才会有吃的,愚民,疲民,社会阶层自然形成,穷人吃饭都难,更不用去思考了,社会阶层的流动性是微乎其微的,一代一代的底层传下去,固有的观念很难改变,所以要开化思想,就必须开放网络,只有开放了网络,言论自由了,中国人不再井底观天,可以看到不同观念的碰撞,自己的思想就会慢慢形成,而随着社会阶层的流动越来越多,对思想的开启进化发展是有益的
柏拉图式残伤 国有道其言足以兴;国无道其默足以容。
逻辑课的消亡

逻辑是一种基础工具,教人如何正确地思考和表达。世界上很多国家在大、中学阶段,将逻辑作为一种必修的通识教育。

但在中国,作为通识教育的逻辑课,已缺席了数十年之久。

逻辑曾是必修课

“逻辑”一词,始于严复对“Logic”的音译。在近代史上,“Logic”还有过“辩学”、“名学”、“论理学”等意思更直白的译名。

简略来说,逻辑是一种基础工具,教人如何正确地思考和表达。科学研究对逻辑的倚重自不必说,人生随时随地之言(与人沟通交流)与行(思考、处理问题),都离不开逻辑。说话没逻辑,即不能有效表达和传递自己的想法;做事没逻辑,就无法真正解决问题。缺少逻辑常识,很容易沦为被愚弄的对象而不自知。

故此,自20世纪初,传统逻辑系统传入中国后,教育界即将逻辑学纳入到了正规课程之中。

1902年,清廷颁布《钦定京师大学堂章程》,规定“政科”三年须开设逻辑课(名学),每周两学时。

1904年的《奏定高等学堂章程》,将逻辑课(辨学大意)列为“经学科”、“文学科”、“商科”的必修课;《奏定优级师范学堂章程》,则把逻辑学列为公共课程,共一学年,每周3学时。


▎1905年,严复翻译的逻辑学著作《穆勒名学》,该书曾是京师大学堂的教材。

进入民国后,逻辑学成为很多大学、高等师范学校乃至中学的必修或通习课目。讲授的内容,也超出了传统逻辑,如金岳霖在清华大学开课讲现代逻辑(数理逻辑)。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冯友兰、熊十力、胡适等学术名家,亦将逻辑学深入应用到了自己的研究领域。

1930年代,苏联开启了对逻辑学的大批判,勒令大、中学校取消逻辑课。受其波及,一批受苏联影响极深的知识分子,也于1920年代末开始掀起对逻辑学的批判。艾思奇等人宣称要用“辩证法”来打倒逻辑学,甚至公开“宣布了形式伦理学的死刑”。

这场“辩证法”针对逻辑学的大批判,持续到1930年代末,虽然声势浩大,但并未撼动逻辑学在大、中学校课程中的地位。张东荪、金岳霖等人,也尚有空间与叶青、艾思奇进行论战。

1939年,国民政府曾下达指示,欲聘请专家来给官员和公务员讲授逻辑学,以改良公文的书写与批示。


逻辑教学两遭重创

1946年11月,苏联作出《关于在中学校里讲授逻辑和心理学》的决议。

该决议认为:每一社会经济形态都有与自已相适应的逻辑,苏联必须创造出一种特殊的、“苏维埃的”逻辑。

1950年代,中国大、中学校所教授的逻辑课内容,深受苏联影响。据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逻辑学会理事宋文坚回忆:

“新中国成立后学习苏联逻辑,则是在我国已有逻辑研究和教学成果上的全面大倒退。受害最为严重的是我国大学的逻辑课程。这种课程是给非理工学科开设的,叫作普通逻辑课。最先引进的苏联逻辑教材是曹葆华翻译的斯特罗果维契的《逻辑》,1950年人民出版社出版。苏联1945年以前有段时期曾取消了大学的逻辑课程,理由为逻辑是形而上学哲学的产物。斯特罗果维契的《逻辑》是1946年开禁后出版的,仍带有对逻辑的高压态势,……其批判多是无中生有或者根本错误。在逻辑内容上则是讲授传统形式逻辑和培根、穆勒的古典归纳,大致是延续19世纪的逻辑教学体系,因而这是一本内容落后、观念陈旧的逻辑课本。1951年出版的维诺哥拉道夫和库兹明合著的《逻辑学》的译本,为苏联高级中学所用,比较简明、讲述清楚、废话不多,但内容仍是陈旧落后的传统形式逻辑。很显然,逻辑教研室的老师们对这样的逻辑课本是不欣赏的。但即使不欣赏、瞧不上,也仍得以苏联这两本教材为范本。……苏联不改,我们也不能改。……以苏联范本为模式在我国培养的一代逻辑教师,逻辑视野不宽,长期不知有数理逻辑。其中部分人刻板地固守着这类模式不放。影响较为深远。”

进入60年代,“十年动乱”中,逻辑学再遭重创。据社科院哲学所副所长倪鼎夫回忆:

“逻辑科学是重灾区之一。逻辑研究机构和大学的逻辑教研室(组)被撤销了,学校里逻辑课取消了,专业队伍解散了。在各门基础课中,‘四人帮’不准老师讲理论推导和论证,污蔑这是‘从概念到概念’,‘从理论到理论’,是‘脱离实际’、‘故弄玄虚’,是‘回潮’、‘复旧’。结果使学生只知道些现成的结论,不知道这些结论是从哪些前提推导出来的,只知道一些零散的感性的知识,不知道理论的论证。所有这些极大地影响了学生逻辑推理能力和理论思维能力的提高。……他们把逻辑工作者看作专政对象,给有研究成果的老专家扣上‘反动权威’的帽子,强迫他们去打扫厕所……”


▎逻辑学家金岳霖及其50年代著作。金晚年对学生诸葛殷同说:“我当初就打心眼里瞧不起那些书(苏联的《逻辑》教科书)。”

短暂复苏与再度消失

70年代末,逻辑课开始在大、中学校复苏。

1978年,第一次全国逻辑学讨论会召开;1979年,中国逻辑学会成立。1981年,教育学家张志公撰文,呼吁“中学生应该学点逻辑”。张认为:

“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的一些比较重视教学的高中和师范学校,专门开设过逻辑课,大都收到了一定的效果。……四十年代以后,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在普通中等学校以及中等师范学校,不再专门开设逻辑课,就连一般的高等学校和高等师范院校也没有普遍地设置逻辑学课程。这样,使得一般受教育的人,渐渐对于逻辑愈来愈生疏。这是不妥当的。”

鉴于教材、师资匮乏的现实,张志公提出了一种权宜之策:“在中学普遍开设逻辑课显然是不可能的,……由语文学科明确地把逻辑训练和简要的逻辑知识的教学任务承担起来,是可取的。”

类似的呼吁很多。也有一些效果。1982年10月12日,《人民日报》也刊文呼吁“要尽快在中学开设形式逻辑课”。文章沉痛指出,据近年来的调查结果,中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水平之低下“令人吃惊”:

“近年来,教育界已有人在上海和北京的某些学校,对中学生逻辑思维能力状况分别做了调查。结果表明,抽象思维的能力和形成概念的能力很低,独立分析问题的能力、相应的审题能力和判断力很差,推理和论证的能力很为缺乏。同上述各种能力的缺乏有关,目前中学生组织思想和表达思想的能力也很为欠缺。

“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编辑室曾对中学生语文状况做过调查。从调查取样的三百篇作文来看,很多学生在智力的发展上有以下几种缺陷:(1)观察和理解的能力差;(2)分析和概括的能力差;(3)思维和表达能力差。三百篇作文反映的情况有一定的代表性,基本可以体现当前我国大多数中等学校学生语文的实际水平。水平的低下是令人吃惊的,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值得引起普遍的注意。该编辑室还选了三百份测验卷,从语法、修辞和逻辑知识等方面了解中学生的情况。调查的结果表明,大多数学生基本上没有掌握最起码的语法、修辞、逻辑知识,更不会在实践中运用这些知识,用词不当、句子不通顺的情况相当严重。逻辑方面的错误主要是概念不清,逻辑关系模糊,主宾概念不相应。总的看来,除少数基本上符合评卷要求外,大多数水平低下。”

此后,高中语文课本确实一度增入了一些与语言运用、思维表达相关的逻辑基础知识。但在1988年,中学语文教材再次删除了有关逻辑学的教学内容,一些“专家学者”进而又提议取消师范院校课程中的逻辑学。

此次删除,让许多一线中学语文教师深受打击。他们在1988年留下了许多痛彻心扉的文字。比如,有人如此写道:

“正准备写一篇文字呼吁加强中学逻辑知识教学,不料修订后的《全日制中学语文教学大纲》却将中学语文课中的逻辑知识删掉了!……据说,中学语文删掉逻辑知识是为了降低难度……‘让学生真正扎实地把基础知识学好。’(参见1987年1月22日《中国教育报》)我以为这个理由是不可思议的。……(逻辑)可以帮助人们去正确地进行思维并尽快获得新知识(包括学习和发现发明),更准确严密地表达和论证思想,更敏捷地识别和纠正错误,它是给人们提供科学方法的一门基础学科。……总之, 我认为中学决不能没有逻辑知识的一席之地。”


▎《燕大周刊》1930年第13期刊登署名觀槐的文章,强调逻辑应是大学生的必修课。

还有一些语文教师,在失望中尖锐地抨击了当时的中学语文教材自身所犯下的逻辑错误,然后无奈地感叹道:

“建国也有几十年了,为什么就一直这样糊里糊涂地在编、在教、在学……而且还编得、教得、学得津津有味!这难道不确实说明了我们这个民族轻形式逻辑、思维习惯有点儿问题吗?这难道不确实说明我们的编者、教者、学者,乃至整个民族,不但不应该删除逻辑知识,而且应该大力地、急迫切地普及逻辑知识吗?”

但这些声音并不足以让事情好转。

进入90年代,情况变得更为恶劣。在很多大学,逻辑从必修课变成了可有可无的选修课——最典型者,莫过于从1998年起,根据国家教委颁布的文件,逻辑被从汉语言文学专业(师范类)的专业基础课程中踢了出去。

对于这种变化,中国逻辑学会副会长吴家国如此总结:

“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逻辑教学走入困境。……主要表现是:第一,部分学校、专业的逻辑课被别的课程取代,开课面大为减少;第二,保留逻辑课程的学校、专业,有的减少了教学时间,有的把必修改为选修;……第四,在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中,应考面相当大的几个专业(如中文、法律、行政管理等),把原已考了多年的‘普通逻辑’给取消了……”

这种状况,时至今日,也未见改观。

逻辑课在大、中学校的这种命运,背后的原因是多重的,高校市场化仅是其中之一。曾昭式曾如此总结道:

“目前,许多学校的逻辑课被取消,或者逻辑的课时量被压缩。这既有一些高校领导的责任,也与一些高校没有逻辑教师有关,甚至政府有关部门也不支持逻辑的教学与普及。”

艰深的数理逻辑,自然不必人人修学。但作为通识教育的普通逻辑课缺席数十年,实在是不应该的事情。普及逻辑常识,是造就一个良性社会的必要前提。比如,要真正落实言论自由,就必须讲究逻辑,做到“就事论事”,如殷海光所言,“只问是非,不问是谁说的。…无论赞成或反对,应该完完全全以论题为范围,而不旁生枝节。这是言论自由必需的态度和修养。”

逻辑课的长久缺席,必然给社会造成严重负面影响,使之呈现出一种思维上的病态。诉诸情感、诉诸传统、诉诸暴力……等背离逻辑的交流方式,常常在社交媒体上泛滥成灾。公共话题的讨论,也往往因参与者缺乏基本的逻辑常识,而沦为无意义的互撕口水战,乃至发展成“用U型锁说话”。
中国的文科和理科教育,都没有强调独立思考、批判的精神和严谨而系统的科学方法。 中国的理科教育,灌输了一些知识和一些常见考题的解题思路,但从未强调逻辑和体系的完整和严谨,以及各概念间更深层的相互关系,以及许多科学思想从萌芽到成熟的过程,以及各类实验对于各种假设的验证与推翻。只有很少的专业人士,才有机会能受到比较系统的概率与统计方面的教育(个人认为这门学科是对抗中共和各类糟粕传销的洗脑的利器)。 

只有很少数中国的理科生能在科研和工作中作出有创造性的卓越成绩,而他们的思维水平往往全部都是靠自学和实际项目经验总结得来的,其中许多人的成功还主要是在研究生和工作阶段,在国外的环境里促成的。

思维教育的匮乏也反映在,在成年人中,也只有极少数人能意识到有关人和社会的现象是极为多面而复杂的。 即使是许多许多理科高材生的社会观点,也都陷入“非黑即白”的过度简化之中。我也发现很多在国外的理科研究生在出国早期,其英语和中文的表达能力,尤其是写作能力,都处于幼稚状态,远不成熟到能满足其职业发展的需要。而普通成年人中的大多数在思维中都难以区分“事实”和“观点”,更遑论“逻辑的自洽性”。

以上说的是理科的情况。 而中国的文科教育显然不用多说,就是一坨屎。连基本的知识都没有做到“传递”,更不用提“思维”。

这也恰如其分地反映了在教育中,中共所惧怕的东西。
wickyy 都不要丧
所以武志红有本书取名为《巨婴国》。评分不怎么好,论述也不太严谨,但是被封杀了,也许是因为他在猛戳这个g点。

他在书里翻过来覆过去的怒斥 批判 中国式家庭对健康人格的戕害,对子女成为一个独立个体的阻挠。僵化的家庭和学校教育联手打压 阉割个体独特的情感 意愿和思想。而社会 家庭的氛围,与权威大家长式的政府和儒家文化延绵至今的影响互相强化,造成了集体无意识。而且被洗脑程度深的人,因为内在力量的匮乏,需要从他人的回应及与他人的关系中照见自己,导致在家庭 夫妻关系中某些道德绑架 无理取闹的行为。因为习惯了依从权威,找唯一的最正确的答案,所以如果突然必须得独立思考并自负其责,会惶恐不知所措。这时,一个强势的专制政府,会让人有虚幻的依靠感 归属感,就像是“只要你听话 跟党走,你一定有好日子过”。

不过我感觉随着互联网发展和富裕人群的增加,西化 个体独立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特别是在很多00后身上,我看到了题主所说的,虽然很幼稚但非常坚定自己的主张,虽然水平一般但自信笃定得发表个人看法,可以说蜜汁自信难能可贵了。
《商君书》驭民五术:

1愚民:统一思想。

2弱民:国强民弱,治国之道,务在弱民。

3疲民:为民寻事,疲于奔命,使民无瑕顾及他事。

4辱民:一是无自尊自信;二是唆之相互检举揭发,终日生活于恐惧氛围中。

5贫民:除了生活必须,剥夺余银余财(即通货膨胀或狂印钞票);人穷志短。

五者若不灵,杀之。
中国大多民众不关心政治,其实就是一种巨婴形态。别人安排好一切,自己听从就行了,相信政府和自己是母婴关系。(动不动就恩情像母亲……)这样的教育会让人产生惰性。

“家”和“国”,“孝”和“忠”自古都有捆绑关系,所以历代才有“以孝治天下”法子。现在也不例外,中国大街小巷都在宣传“国是家”。你对你爸妈怎样,你也就要对国家(在中国语境下已经等同于政府)怎样。

教育好下一代,让孩子们能够独立思考,真的任重道远啊。
不光是学校的思辨教育,国内家庭教育这一块也是很缺失。父母希望子女与别人一样,而不是尊重子女的自我,去承认人是多样化的。从父母把“不听话”的子女送到一些豫章书院一类的地方就看得出来。还有小时候吵架必提别人家孩子。豆瓣上见过一个调侃,对成长在某国的大多数年轻人来说,你不能跟父母谈问题,你父亲把你所有的烦恼归结于不考公务员,你母亲把你所有的烦恼归结于不结婚。

整个家庭教育就在摧毁人性,更别思想了。对多数中国年轻人来说,从出生起就甚至没被亲人当“人”过。
西北蟾蜍 一只🐸两条腿
你国人不愿意接受自己不喜欢的信息。
流光岁月 我的岁月静好,靠你们墙外负重前行
我们从小学时候开始教的是,先给一篇文章,然后题目是,,“从这篇文章里你明白了什么道理?”然后考试得分。
pincong001 求交友
缺少逻辑学这一门课。
林琳霖 不想讓人忘記那麼陽光的你
我这个海外的人是在不了解为什么中国要把一切给阻挡在外?是因为站在国外的角度最能看清自己国家丑陋的一面吗?动不动就爱国主义,谁不爱国就炮轰他=^=?

真的希望中共别玷污了香港和台湾,这两个国家比你的国家还要自由多了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三观被毁了,出来这么多年,今天才知道活摘居然是真的
今天看节目,提到活体摘除
居然一搜,黄洁夫真的承认了。。这不是犯反人类罪吗?

题主作为医学专业人士,完全可以自己从生理学或医学角度来分析两个问题:
一、如果仅以自愿捐献作为唯一来源,按照现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感谢恶俗维基让我知道还有这么个东西)登记在册的人数,假设每年有5k人排队等待捐献,假设配型成功率为0.00001(这个概率似乎已非常高,医学同行们应该有更准确的概率),再假设这些志愿者全部都在六个月内正常死亡,这5k人里面有多少人能在2020年获救?
二、如果这5k患者里面有1%是来自13亿金字塔里面最顶层的家庭,在不考虑移植所产生的经济、法律和道德伦理等一系列问题的前提下,需要多少个志愿者在六个月内正常死亡?

我反正没有仔细计算过。既然官方媒体把贺建奎的研究成果写成新闻发布出来,就已经说明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为什么喀什这种超级小机场会有器官绿色通道,这不是很明显吗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5138
我不认为,中国人的巨婴化的由来是因为有个想要掌控一切的大政府,而这种情况事实上从秦始皇之前就开始了,春秋战国你普通屁民切个瓜都不能由着性子来,否则就是越礼就是要杀头。更何况还有穿衣膳食各种礼仪规矩,这种都是用来约束民众不要胡思乱想,老老实实做顺民就够了。。
中国小地方的有些人即便是年轻人都有一种迂腐的老古板的感觉,爱杠爱炫耀爱装B没有界限感,可能是从来没被尊重过,所以也不觉得被尊重是生活中的必须品。从省会出差的时候去过那种18线的小县城,想说最大的差距其实就是人整体的素质,那些还是政府机关的人,真的素质差到让我觉得恶心,后来回味了一下,真的很替那些从小生活在那里的有志青年感到不舍,他们就是处在那么一个恶劣的人文环境中消耗自己的热情和生命,所以趁读书的时候还是努力一把留在大城市或者发达国家吧,至少可以让你有作为人的尊严。
今天中国人的思想独立程度不如古希腊雅典,更不用说罗马。西方人其实也确实是幸运,他们继承的思想在2千多年前就比今天大部分地方人的思想还要进步。
从小的教育,皆如此。
就如考试试题,也不允许有两个对的答案。
即使不按老师的解题思路来做,也是错的。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凯瑟琳 🦌🦌
专制统治已經導致大陆人种退化
codes 社会闲杂人等
现在不是讨论前秦往事的时候,既然我们活在当下,有了网络就该好好利用,启发民智,而不是像中共一样把互联网拦在门外,开启自己的局域网来继续愚民
Lancelot 失城。
是的。記得此前在品蔥見過一位蔥油說過「到底是中國人生來就不適合民主,還是共產黨把中國人變得不適合民主?」很是讚同。
支那五毛网评员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自焚书坑儒、罢黜百家算起,支共没统治前的二千多年里,支那人难道不是思想巨婴吗?这笔账应该算到大一统秦制,法家商鞅驭民五术身上。
呵呵,四个踩!支那人的玻璃心可真够脆的,想把支那人思想巨婴的帐都赖到支共身上。愚民的祖师爷商鞅都不认了?


@codes @wickyy  两位不要用比烂逻辑?因为别人烂过,所以即使我比别人烂几百几千倍,我也丝毫没错?其次,西方史学家早已放弃黑暗中世纪这种极端理论了。第三,支那思想巨婴是历经两千多年延续至今的大一统秦制法家批量制造的,都焚书坑儒、罢黜百家了,几千年不都是统一思想,一种声音吗?支那共产党不过是大一统秦制法家的继承人而已。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這個源頭:

一切是為了統治者的永久統治,而非人民的利益和需求。
麥克阿瑟不是說過日本人像個小學生嗎?一樣的道理。當時日本的封閉程度可比今日中國
疲民政策让你连思考和发言的时间都没有,谈何言论自由,美国之所以自由,一部分原因是他的生产力发达,自动化程度高。绝大多数人可以脱离农业生产,从事其他领域的工作。
ckj123 疯狂试探
不同意。大部分人根本对外部世界缺乏探索精神,给他灌输什么就是什么,然而这些人永远是沉默的大多数,他们不会为某一种抽象的东西付诸行动。就算他们真心支持共产党,轮到要保卫党国的时候,他们不会拿起枪,甚至不愿意捐出一个铜子儿。等到改朝换代的时候,他们的思维很快就会转变过来。典型的就是申纪兰老奶奶,他对中央的所有决议都是真心支持的。我敢打赌,如果党国倒台,新政府能够保留申纪兰的待遇,她也会衷心拥护新政府的。这或许是中国历史上很少有因为理念不同的宗教战争的原因吧。
因此,对于有志于搞革命的人根本没必要搞群众路线。
daxinaudo 观察 自由发言朝圣者
中国不知道如何行驶自己的公民权,包括选举和社区自治,这些都是很陌生的,毕竟共产党不希望有民间意见领袖出现,一切解释权归自己所有,方便愚民和统治,所以经常爆出各种官员家属负面事件不了了之的事情,人民的愤怒无效,不信来故宫看看。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很多中国人并不是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这跟中共的统治是分不开的,国内只允许发出一种声音,久而久之,人们不得不依赖这种声音的指引,尽管是有完全社会行为能力的人,但思想上非常被动,人云亦云,这在国外很少见,尽管国外很多人思想也很幼稚,但他们都非常坚持己见,不像国人,经常自我怀疑,不是吗? 

我很想回答你說「是的」但是很遺憾我的答案是「不是」
以我的觀察,很不幸的是,世界上有很多人,不論國籍,都有很多人是不具有獨立思考能力(或者就算有,卻不喜歡用)的
我在FB等地方看多了,在現實中也看多了,這種人墻裏有,品蔥有,台灣有,英語圈甚至日語圈都有(別的語言恕我語言能力不夠力所不能及,但我相信既然英語圈這個最大的群體都有了,那大概哪裏都有了)
要是説因爲中共不允許你獨立思考,獨立思考了就槍打出頭鳥,培養出了只會人云亦云的人,那我信,我理解
但是我也不明白爲什麽可以自由思考的國家會培養出人云亦云的人
而且,就我的觀察,不是「但他們堅持己見」,而是越是不懂思考的人就越是堅持己見
比方説小粉紅,不管你和他據理力爭説再多,他都是堅持的
那些國外思想幼稚的人也一樣,一個vegan相信狗是可以吃全素而貓是不能的,你拿再多科學道理和他講也沒用。還好你還能報警説他虐待他家狗,他給狗吃全素
很多人都是完全有行爲能力但是思想被動
比方説,很多人為禁止塑料吸管奔波,號召大家用紙吸管和金屬吸管,就因爲一張海龜鼻子被塑料吸管刺穿的照片,但這些人對塑料杯蓋卻避而不談。與此同時有的海鳥正在用杯蓋、馬甲袋和飯盒喂食他們的幼鳥,成年海鳥能夠分辨塑料和魚類,但他們捕不到魚類了
如果你是爲了動物保護或爲了環保,那你也應該提到那可憐的喂死親生孩子的海鳥父母,而不是專注於一隻海龜的鼻子,但是他們不管,因爲他們只知道海龜,因爲海龜火了大家都在轉發。你可以完全不介意海鳥和海龜的死活,也可以爲了他們犧牲自己的便利,但有的人只看到海龜卻沒看到海鳥
那海鳥的故事還上了電視,卻還是沒人看到
甚至流行時髦這件事本身就是很多人思想被動的結果,爲什麽前一陣子突然全球火bubble tea?爲什麽會產生所謂的網紅店?
全世界範圍内,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麽,甚至有的人認爲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麽,包括蘋果教主和T型教主。我曾經覺得賈教主太悲觀了,但似乎是真的
如果大多數外國人都有獨立思考能力,就不會有人相信人類只有A/B/AB/O這4種性格,也不會有大學畢業的人還在相信負離子這種初中知識就能掃盲的概念,只因爲「廣告都那麽説」
但是事實是這些人的確存在
肩扛200斤女人 十公里越野不换肩
今天的新闻联播需要55分钟,2020年3月11日。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
ZetaFC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我来转发一下我自己再另外一个问题下的答案: 
封建残余思想比如重男轻女,对长辈愚忠之类的固然可恶,但是企图利用政府来强制纠正的人更可恶。

对于种种问题,其实应该分为两类,一类是带有暴力正当化的思想,第二类是没有暴力正当化的思想。举例说明: 
1. 你早恋了(或者如果如果),你父母回家对你拳打脚踢。
2. 你早恋了,你父母从此不让你用家里的电视卡肥皂剧。
在这两个例子里,如果认为1是正当的,就是暴力正当化的思想,而二却不是,因为父母只是单纯的取消了他们提供给你的某样东西,而父母是没有义务提供给儿女任何事物的(当然当今法律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的是,(除了你如果签了某样合同说你会提供给儿女),如果把父母和子女的关系当成人和人对等的关系的话,一个人是没有任何义务对另一个人提供任何事的,但是一个人绝对不可用暴力伤害另一个人。用这个逻辑的话还可以举很多例子,1)比如你不可以把婴儿掐死,但是你可以不给他食物使他死亡,但是这种情况下你并不可以阻止另外一个家庭领养这个孩子,当然如果婴儿不自己爬出去的话,别人也不可以强行闯入你家把孩子抢走。 2)你不可以把孩子禁锢在家,但是你可以不让他进门(因为你有阻止任何人强行进入你私有财产的权力)。 以此类推。

我们法律要考虑的,只是禁止第一种思想, aka暴力的行为,至于任何剩下的scenario,都可以通过人和人之间自愿的沟通交往来解决。 
具体实行办法是 
1. 法律禁止所有以上说明的暴力行为。
2. 解除网络禁言以及一切和西方交流的屏障。
这样的话,如果封建残余真的如此不堪的话,不出50年就会在和西方思想的竞争之下就会从主流中消失。

结论:就是共匪控制言论造成的。
rikky 小可爱
我真的好想笑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笑。
希望大家都有特别想笑的时候,都能开怀地笑一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级社会几千年,任何思想上文明的萌芽早就被扼杀阉割光了。
Jojo123 自由的空气.每一次呼吸都是觉醒
可能你用词太抬举愚民了.思想是建立在成熟心智的前提下...他们目前都是填鸭式接受指令没有思想
有些是共产党造成的,有些是商鞅和他的继承者造成的,同流合污
andrea 90后,在国内干彭丽媛
中国5000年历史,从未分裂不像其他国家分分合合 ,中国有他的缺点 我希望各位华人同胞兄弟姐妹可以理性的一起去改变中国。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我同意楼上这位@ptter8,中国文明的固有问题的确怪不了共产党。

虽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作为代表西方文明自毁性的畸形分支,反逻辑反人类是其本能,让它适合与中国这个思想早已死去,文化早成废墟的社会密切结合,成为所谓中国人民的历史选择。

结论是:只要使用汉语,缺乏逻辑就是必定的结果。我如果不是自己用英语重修K12,再修历史学和社会学,肯定也一样的巨婴,既看不到真实,更想不明白事实。
思想封闭不要怪共产党,大陆不是今天才思想封闭,是一直都封闭,大陆人几千年来,从国外赚了无数的金银财宝,可是没有人看过几何原本,大陆人的生意做到全世界,就是没有人愿意把民主和科学带到中国,一直到被国外的军队打了脸,才想办法偷别人的技术,还偷不到

和高贵的台湾人比起来,大陆人的很多问题都不是共产党害的,是大陆人拖累了共产党,苏联一样有共产党,人家的共产党可以建立太空站,可以建立世界霸权,可以让全世界害怕,大陆呢?呵呵!

共产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不要把自己的下贱通通推给共产党,共产党不是垃圾桶,什么东西都倒进去,骂共产党以前,先看看苏联,就知道你们多么差劲,连共产党都比不上别人

实话不好听,不过我又不是新闻联播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社会闲杂人等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27
  • 浏览: 21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