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其实中国人对民主平等并不感兴趣,反而喜欢不平等

转自S1:https://www.reddit.com/user/echooo00OO/

这是由于千年科举制造成的。科举制下国人分为鲜明的两个阶层:士与民。民任人宰割。士就是读书人,哪怕中一个秀才,就能免徭赋见官免跪,再不济也能当个私塾先生。中举人进士更了不得了,可以坐堂做官一呼百应威风八面,随便定人生死破门知府灭门知县,妻妾满堂赏花狎妓附庸风雅,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中国人做梦都想成“人上人”,潜意识里把自己当作或将要成统治阶层。每个中国人都对社会的腐败不平一清二楚,但是他们希望维持这种社会反对外人打破,好在将来自己也能高人一等威风一把。中国人自己也明白这个理想很龌龊,不好意思讲,只能婊子立牌坊高喊爱国。专制铁拳打别人时,他们高喊爱国。打到自己头上时,这时候才想起民主平等了,甚至选择认命自责个人命运不济

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平等的思想概念,民主平等了他们反而不习惯。 作统治者时作威作福,被统治时献媚权力。中国人也从来没有站起来过,你搜索“政府门口 下跪”能搜到几百页,中国人每次申冤的套路就是——在政府门口拉横幅跪下求情。周星驰在<国产007>中表达得很好,在大陆刑场等待枪决时,一边思索如何逃跑,一边为警察杀别人喝采:yeah,杀得好。(求饶是没用的,除非让共产党得好处或者怕你)。你把中国人的形态想成Lord of Ring中只知道命令和杀戮的半兽人Orcs就行了。

其实整个东亚都是这样。日本韩国香港的民主都是外来强行嫁结的。中国要想实行民主自由平等,一靠外力嫁结,这点上如刘晓波的殖民300年。二靠统治者自醒,比如中山先生的“军政训政宪政”,对民众进行民主民权教育,然而现实是中国现在的统治阶层搞愚民化教育,对民主平等进行污名化,民众的民主民权意识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出现了倒退还不如清末,清末还可以自由办报呢。

=================================

靠中国人自己是永远无法民主的。 第一是因为中国统治术很高明。中国人搞科技创新不行,玩厚黑学玩权斗宫变是一等一的,满族仅仅学习个儒家四书五经就能以20万统治几亿人,发展到现在可以说是集千年厚黑学之大成,毛是代表人物。

中国统治者自古就擅长洗脑,中原王朝发明了儒家忠君爱国三从四德,杀头还要叩谢皇恩。马列党搞工运农运学运起家,就更擅长了。一面开动宣传机器,一面用暴力机器不许揭露真相(谎言1000遍成真理的前提就是打压不同意见)。玩群众内斗,抹黑丑化,反串栽赃,搞黑材料黑历史更是一套一套的。

第二中国人没有自治和组织能力。中共统治的最根本原理,就是碎片化,使民团不能团结对抗,所以禁止任何非政府组织和群众聚会,连三鹿受害者父母组织讨说法都要打压。多年下来,中国人已经失去自治和组织能力。洛杉矶暴动时中国和韩国人的对比就清晰表明了这点。韩裔组织社区武装对抗,而华裔任人宰割。

第三中国人互信度低,互相提防互相猜疑,这怎么能团结呢?共产党提倡个人服从集体,讲党性不讲人性,使中国盛行告密史,父子相残互相批斗揭发比比皆是,这是共产党希望看到的,但是中国人从此失去了互相信任。比如文革时范瑾从外面被批斗回来,还没安定下来,小儿子俞强生接着在大院里进行对范瑾批斗,大儿子俞正生闻讯也从东北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对母亲进行批斗,声言与反动派范瑾脱离关系。这种情况下换做是你,你还敢信任何人吗?

================================

现在的中国制度,也是“中国威胁论”的根源所在。一个国家经济发达或军事发达本身并不会引发其他国家的担忧,但如果加上民族主义和信息封锁就很可怕了,因为这个火药桶太容易点燃,而且没有自我制约机制,当通过武力可以轻易夺取他人手里的东西时,很难阻止他的手不伸出去。

可以试想以美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如果没有一个选民投票的民主制、和相互制衡的多党竞争克制、加上言论自由的媒体监督,以美国的实力可以轻松就在太平洋划上“9段线”、“19段线”、甚至“190段线”,但现实却是堂堂美国总统连在边境建道墙都难以顺利实现,这就是制度给其他国家带来的信任,而中国恰恰就缺乏这个制度性信任,这才是所谓“中国威胁论”的根源,而不是什么“有色眼镜”,更不是“羡慕嫉妒恨”。
已邀请:
中国人的核心价值观不是那些字(我不大记得,没背。)而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当人上人的信念成为核心价值观的时候,就注定不可能平等。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不错的文章,总体赞同,除了两点:

一,对“平等”的定义有点模糊了。

“平等”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经济收入上的平等,另一种是政治权利上的平等。

我认为可以简单的说,政治权利平等指的是:我能干的事你也能干。而经济收入平等指的是:无论我和你干的成果如何,我们赚的都一样。

我认为经济收入平等并不是被世界上大多数人所追求的,至少可以说,不总是被大多数所追求的。因为每个人创造价值的能力不同,又都希望自己的回报能大于付出,并且,大多数人或多或少的具有竞争心态,希望比别人过的好些。

作者文中的平等应该指的是政治权利的平等。中国古代长期以来的制度,的确都是在鼓励中国人通过政治权利的不等达到经济上的不等。

在政治权利平等的情况下,产生经济不等的原因主要是人创造价值的能力及天然机会的不同。而在政治权利不等的情况下,产生经济不等的原因是一些人利用政治暴力手段剥夺了他人创造的价值,或剥夺了他人创造价值的机会。前者是非零和博弈,后者是零和博弈。长期不追求政治权利的平等,便造成了中国自古以来往往是人斗人而非公平竞争的局面。

民主自由解决的问题主要是政治权利上的不平等。

二,东亚不能靠自己民主?

台湾和韩国的民主明明是自己争取的啊,怎么能说是外部嫁接的呢?香港现在不也正在自己争取民主吗?

在这点上,我认为,东亚和欧洲大多数国家也没什么区别,毕竟欧洲也不是一起同时倒数三二一开始自由民主的,除了最早提出自由民主思想的人外(恐怕根本无法找出是谁)、及最早实现宪政自由民主的国家之外(美国?),其他人和国家都是学习先辈+自我探索,谁也不是天生的。
这篇文章其实有个很大的漏洞
“其实整个东亚都是这样。日本韩国香港的民主都是外来强行嫁结的。”
把台湾漏掉了,台湾的民主不是西方嫁接,恰是东亚自己发展出来的。
广场青年 黑云压城城欲摧,壮志难酬道且长。
不好意思,你的論點大部分我都同意,但是有兩點,作為國關專業的人要發表下反對意見:
1. 一個國家是否被別的國家當作威脅,其實自己身硬實力也是必然被考慮的因素,一個專業公式:threat = capability + intention 就算一個國家的intention沒有發生正增長,capability迅速增加也會導致總體威脅值大大增加。89年六四鎮壓後為何美國仍然決定放棄制裁恢復和大陸的正常外交關係,主要是因為中共的整體實力在他們看來並不構成威脅,就算當時已經明確看出決策層對西方所持的價值觀持有敵意態度,但是國家實力不足以威脅美國,因此採取接觸合作政策。國際關係講究現實主義,就算中國一夜之間民主化,如果其國力和軍事實力不被大大削弱,美國的鷹派仍然不會放棄對其的警惕。
2. 東亞可以發展自己民主,例子當然有,就是大正時期的日本,那可是日本人學習西方後自己摸索出來適合日本民族本身的民主,雖然後來在日本昭和時期失控,但是這也為日本人普及了民主議會等意識,要不後來美軍接管日本進行民主改造會這麼順利。台灣的中華民國某種意義上也是自己學習了西方的三權分立後開發並完善自己的三民主義,韓國是個完全由美國一手扶植起來的民主,這個是例外。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要不你跪着,要不我跪着,几千年的传统思维很难一时扭转
秋高气爽 满城尽是桂花香
民主和平等是两个词,不要强行混为一谈。吃大锅饭也算是一种平等,不喜欢不是正常。
We_the_People 大葱當家
說東亞的(韓日港等)民主都是國外引進的,其實很大程度上也應該包括臺灣。臺灣的民主化與美國的持續壓力有關。

與大陸建交后,國會通過“與臺灣關係法” 作爲對臺政策的規範。國會屢屢對臺灣的黨禁,戒嚴等政策通過聽證會,決議案,來施加壓力,白宮國務院通過在臺協會施壓,而且還牽扯大量的美國援助。

當然這不是否認蔣經國的作用,如果他不識時務也不可能民主化,但是美國的巨大壓力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因素。
Matthew 已潜水
已删除
非常不错的论述!不过我认民主是手段,自由才是目标。东亚人也是可以的
小刘山泉 废话少说
如果说日本韩国香港的民主来自国外强加,那么台湾的情况可能不同
但是说到底其实教育真的是根源问题,这决定了一个人的思想观念,直接导致了行为的差异
不说人种、不说国籍,教育不改,体制不改,什么也改不了
中國人對平等是感興趣的。
只是對自由不感興趣。

平等和等級都屬於一種特定的秩序。
特權著希望等級,無產者希望平等。

中共本身就是打著「平等」的名號起家的。

平等、自由、民主,這是三個不同的概念。
我也常反思,如果给我两个选择,民选的众议员和呼风唤雨的省部级大员,我选哪个。价值观引领着我选前者,但是后者的实在的利益也令我左右动摇。推己及人,我觉得现在许多归心于普世价值的同胞,也难免仍旧被成为”人上人“诱惑着,如果暂时没有能力改变外界,那就从内部巩固对民主平等的信念,尤其是当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之时。
为黑而黑,科举是民有机会变成士的机会公平。虽然不如现代民主,但起码比国王-贵族-平民的100%固化结构好一点。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