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真的实现普选了,一定会给香港带来能带领香港恢复繁荣的领导人吗?

我知道這麽說肯定會有不少香港朋友不悅,甚至說我是五毛,但是我覺得這是你們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即使中共選擇妥協,讓香港在制度上實現真普選。可是目前香港的上層人士很少有人站出來為抗議者發聲,大多數都選擇沉默,也有一部分成為中共的喉舌。不敢說那些沉默的大多數都親共,但至少說明他們也不願意和抗爭者站在同一戰線。在精英們多數反對或遠離抗爭者的情況下,即使放開普選了,又有誰能真正代表香港人的利益呢?難道你們真的把寶押在黃之鋒,周庭之輩上嗎?
我個人認為,相比追求普選,更重要的是如何讓更多能競選公職的上層精英們瞭解並支持你們的主張,讓他們真正捍衛你們的利益。不然就算是放開了,你們能選的候選人依舊是林鄭月娥這類藉助中共力量財運與官運亨通的既得利益者,中共依舊會通過各種手段控制香港,你們的抗爭也沒有了意義。這個問題我曉得很尖銳,但認為也很值得思考,不然你們爭取到的也可能是俄羅斯式的選舉,程序上一人一票,但是選來選去還是普京及他的統俄黨坐莊。我想這絕不是你們所希望爭取的結果吧。
就从香港人在游行里表现出的素质来看,怕是谁上都比中央派的强,何况还是选出来的……
首先非建制派不是只有学运领袖们,也有像陈方安生,李柱铭等“德高望重”的政法界精英

以建制派为主体的港府,在施政中漠视广大香港基层民众的意见,多次试图用修改立法,破坏教育体制等行为奉迎中央政府。激起多次民意反弹如“七一游行”,“雨伞革命”以及这次的“反逃犯条例修订”大游行,更让港人意识到自己随时会变成砧板上的肉,仅靠与中共的一纸协议无法真正保障香港的自由和法制

握有选票不一定能马上改变现状,但至少有能力阻止香港未来走进更危险的深渊
一個港青 支持香港獨立!(你要對我不友善,我只好退隱)
黎智英:我覺得你們啊,你們我感覺你們建政界還要學習一個,你們非常熟悉中共這一套的體制。你們畢竟還 too young(太年輕),明白我的意思吧?我告訴你們我是身經百戰了,見得多啦!欸,西方的哪一個國家我沒去過?體制他們——你…你們要知道,美國的彭斯,比你們不知道高到哪裡去啦!欸,我跟他談笑風生!所以說啊,要……還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識水平!懂我的意思——識得唔識得啊?(懂不懂啊?)
——玩笑分界線——
其實民主的目標是減少風險。用數字表達,0=原地踏步、正數=進步、負數=倒退,民主不鼓勵大幅變化,故難有大倒退(及進步)。對足夠富有的地方,比起大進步、它更不願大倒退(由奢入儉)
经常有人偷换概念,只是把目前的一党专政,中央垂帘听政,变成了港独执政。

但变成民主的画面不是这样的,而是有蓝有黄,各自派出代表人说明执政方案,如果亲中的蓝(建制派)可以达到香港的利益优先,那么选他们上去又何妨?

而且根据实际操作,最后民选的也很大可能是亲中的建制派胜出,因为他们亲中的立场,获得的人脉资本,使可以具体操作的空间大

那同样是亲中执政和现在的分别是什么?和现在也是亲中执政不同的是,他为了之后的连任或是阵营名声,必然会执行曾承诺的执政方案,而不是现在光明正大的尸位素餐,全方面配合内地政策,放弃大部分本地人优先的利益
看看马来西亚,一党遮天61年,还是被干翻了。 

只要机制在,就有努力的方向。去年大选时,我见到几乎所有马来西亚人都回去投票了,很多朋友自掏腰包从中国飞留学生回去投票。 变天后好几周,我还能看见很多人投票那个手指蘸的墨水刻意没有洗干净,对他们来讲,那就是见证与参与历史最好的纪念。 

中国体制下,只有两个字:绝望

另外,也关注一下一马案。一是贪腐程度,即使是看惯了大风大浪的强国人看了也目瞪口呆;二是跟中国关系千丝万缕,刘特佐至今未归案,年初据说藏身上海,郭文贵信誓旦旦说他会被孟建柱做掉;三就是我敢打赌中共一旦崩盘,爆出的黑洞十个一马案都比不上,也算给我们一个预览。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即使不繁荣,但至少不会失去自由。桂枝的领导人给香港带来的是不繁荣加上失去自由;香港人自己选的领导人是保持自由并且可能繁荣。哪个更好难道不是显而易见?
马拉糕 半退葱。 保守自由主义者(Conservative liberalism),精英主义者(Elitism)
这问题不错,给你个👍了。
“普选一定会给香港带来能带领香港恢复繁荣的领导人吗?”
真不一定,不过至少选出来的是个人,不是一条哈巴狗。
而被选出来的这个人自然也明白,自己做事应该向谁交代。
未来难以预测 我讲一下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故事
这个时空,香港人通过雨伞运动,实现了普选,你觉的在这个时空下香港政府还会搞出这个脑残的送中条例吗?
好,当然还是有极小部分的平行时空,香港人选了个脑残特首,真的搞了一个送中条例,但是立法会没通过。
好,又在极小部分平行时空下,特首脑残,搞了个送中条例,立法会也一读了,但是群众上街抗议,无奈特首下台。
在这三个时空里,有哪一个能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
民主会给香港带来发展吗?
从启蒙运动的思想家到近现代民主社会,美国独立战争后建立了民主制度,汉密尔顿,华盛顿等人是为了发展经济从而建立了民主社会吗?是谁开始画了大饼,啊,我们这个制度能保证大家都发大财,有吗?确实有,但是信了他的人都成了啥样子不清楚吗?
民主,是把错误的成本降到最低那是,错误低了,政府不折腾了,经济自然就发展了。
不美丽 碰到的都是不美丽的事情
1.楼主怎么知道“香港的上層人士”是真的“親共”,“選擇沉默“就是”親共“吗?楼主有点妄想症。

2.“在精英們多數反對或遠離抗爭者的情況下,即使放開普選了,又有誰能真正代表香港人的利益呢?”

楼主这又是天朝网友的思维模式了,非要有个大人物来代表你啊。你自己没手没脚啊,要别人喂你吃饭?

3."難道你們真的把寶押在黃之鋒,周庭之輩上嗎?"

楼主又在胡言乱语了,这个时刻香港没什么大台,别人押不押宝,关你屁事?就算是押了,也是别人自己的选择。只要这种选择权没有被剥夺,就算不繁荣,也是一种进步。

还有,黃之鋒,周庭之我一个也不认识,但是浏览了一下楼主的帖子,我发现楼主比(他们/她们)不知道低了多少个档次。

4.“我個人認為,相比追求普選,更重要的是如何讓更多能競選公職的上層精英們瞭解並支持你們的主張,讓他們真正捍衛你們的利益。”

这是典型的“理中客”,完全是自作聪明。个人的利益要别人帮你捍卫,你吃饭拉屎也要别人帮你吗?还有,你怎么知道“上層精英們”不“瞭解”示威者的主张?

5.“不然就算是放開了,你們能選的候選人依舊是林鄭月娥這類藉助中共力量財運與官運亨通的既得利益者,中共依舊會通過各種手段控制香港,你們的抗爭也沒有了意義。”

这个我觉得,你说的有点道理。针对这个问题,我倾向于相信香港民众,他们的素质非常高,一点也不用担心,比你我都强一百倍。我觉得你是杞人忧天。
Matthew 已潜水 聯署請@我
逻辑错误。要求双普选解决的是选择权的问题,而不是选择谁的问题。你要先有了可以做选择权利,才来考虑选择谁怎么选的问题。你不能说因为你们选不出好的特首就不需要争取选择权。就好比跟太监谈论房事...意义何在....
高雄人被大外宣騙了,選了一個低能兒出來,1/11全台灣以八百多萬史詩級的高票封殺這個低能兒當總統,6/6高雄人將再一次投票讓這個低能兒滾。

中國現在最大的低能兒是誰?誰拿他有辦法嗎?民主和專制的差別就在這,專制國家遇上千古明君的確一日千里,但是人治的缺點在於人亡政息,絕對權力造成絕對腐敗,如果還是家天下,一代不如一代只會更明顯。民主絕不高效,也不保證能選出好的領導人,但是民主的容錯能力很好,有問題也有修正的機會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是的,一定能。

这就是民主比专制好的地方。
因为民主有定期选举,也就是说:民主制度可以长期试错。

小粉红常说:民主制度无法保证上台之后的领导人,一定是一个有能力带临国家地区富强的领导人。
那我到要反问一下:专制就一定可以吗?

专制如果可以,中国前30年似乎比所有民主国家发展都要缓慢。
那么现在这个体制可以吗?

你是要跟我说习近平是经济专家吗?

====================================
所以,恐怕你必须要同意我这么一个观点:
民主和专制,都无法保证最高领导层,可以有效地解决经济问题。

实际上,在市场经济之内经济周期,是自然规律,不是某个领导人个人意志所能控制的。


也就是说,在市场经济之内,一个国家经济的兴衰,和这个国家是专制,还是民主,关系不大。

可是你说,不对,中国前30年经济不好,完全是政治原因。
所以我才说了两次前提条件:在市场经济之内。

如果一个国家不是市场经济,近代历史上这样的经济制度就是计划经济,事实证明完全行不通。连中国自己都抛弃了计划经济,走入市场经济之后,经济才起飞的。

========================================
所以,这个问题:“真普选了,一定会给带来繁荣的领导人吗?”

实际上是一个伪问题,在我看来,它等于在问:

“真普选,一定会带来一个让地球停止转动的领导人吗?”

一个人,不可能让地球停止转动。
一个人,也不可能立刻让国家经济马上好转。


一个领导人,真正要做的,是建立更加完善的法治,社会福利保障,保持自由市场,在公平的情况下有序开展。
一定发生经济危机,国家政府有足够的福利保障,让人民不至于饿死,有尊严地说着,这样,等经济复苏之后,国家才能继续繁荣富强。

所以,你一定要一个答案,问真民主,真普选,会不会给香港带来繁荣和富强?

我的答案是:一定会。

只要香港有真民主,那么香港的法治,就会更加合理,社会体系更加完善。将来就算发生怎么样严重的金融危机,香港和香港民众,也不会倒下。
zeroyeu 新地球人盼驅逐中共許地球一個未來
呵呵 帶來繁榮的未來先不要講。


你他媽的倒是先讓香港人活下去啊!!


蝗蟲入侵香港、大肆採購民生物資、移入低端人口搶奪工作機會、中國財團炒地炒房這些只是開始,演變到現在就是禁止你發聲上街、追捕異議人士、強暴民女、讓青年被自殺,現在香港哪有什麼榮光與希望? 到處都是鮮血!到處都是哀號與嘶吼!到處都是彈殼!到處都是無名屍!

這種言論念你是初發議論,勉強可以說得不痛不癢。

但民主真正的精隨不是空口白話的選賢與能,真正的事實是「選一個比較沒那麼爛的蘋果」,而這些政黨們就是為了要選票,自然要做出區隔,就算本質一樣是黨尚黑,但表面上起碼讓民眾有得喘息,民怨有出口,民情有反應,大家混水摸魚但不會像中國一樣摸到大白鯊,一個疫病賠上數十萬人命,此時還能臉不紅氣不喘的做大外宣,要你們中國韭菜準備吃土抗戰全球聯軍,自己習屌還在那邊一股勁爽。

要是再讓我看到你這ID發這種"獨裁「可能」不輸給民主"的莫名其妙言論,馬上滾回去牆內當豬玀吧!

民主再爛,那也是自己選民一張張票累積出來的結果,自己的爛攤子當然自己收,台灣的高雄市長準備面臨罷免危機,六月六日等著看。

獨裁呢? 你永遠不知道他爛,直到像李文亮嚥下最後一口氣,然後後悔也來不及。
刺客信条 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讓我自由選擇去哪家餐廳吃什麼,確實不能保證我選的就一定好吃,但至少我覺得不好吃,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下次不來,不用被端盤大便上來都得吃,不吃還被罵不愛你,尋釁滋事、煽動顛覆……時時刻刻活在恐懼之中。
我觉得这个问题问得一点也不好,挺搞笑的。因为这个问题的潜在意思是,香港人之所以要普选是为了经济繁荣,这个逻辑等同于再说,现在的香港人之所以参加反送中运动根本原因是因为房价太高,未来没有希望,于是为了发泄怒气找了个借口参加游行。这种想法不是五毛粉红的标准想法吗?五毛粉红讲到香港的事要么说是港独要么就说是经济问题,“废青”也是这么来的。
坚强的韭菜 ? 也许吧
这种滚蛋问题真的和大陆五毛的口吻一模一样!一模一样!大陆那些粉红也经常说,民主了选出废物还能带领中国发展吗?
这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x选出来条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普选向世界表明hk是民主、稳定、自由的,不会大规模国有化外国资本,不会秘密逮捕任何人,不会查禁思想和言论,不会卷入大规模政治运动比如wg等等。
谎言领主1127 我就和大家说说大实话
大陆粉红:民主选出一个废物不能让香港人走向繁荣!
香港人:不民主上台一个小学生?
台湾人:还好我们有选票。
假如中国普选,选出来的领导人会比小学生更差吗?假如香港普选,选出来的会比林蛾更差吗?你不用比谁更好,只要看看谁更烂就OK了。
BreakingWave 新注册用户 Are we so helpless against the tide.
楼主有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所谓的“黃之鋒,周庭之輩”,都是在2014雨伞革命之后才出现的,而雨伞革命本身就是因为双普选不成导致的。

退一步讲,即使双普选只是上次行政长官选举中实施,根据民调,现在做特首的也应该是曾俊华这个泛民和建制都比较能接受的最大公约数,而不是林郑这个中共的狗。

想想如果有一个民望如果没有林郑那么差的人是特首的话现在会怎么样吧。

双普选不能保证一定能选上最好的候选人,但是一定能排除最差的候选人。
他们要普选,真正的意义在于选错了,可以再来一遍,选的人变坏了,可以追责可以踢他下台,在于这个机制永远都有持续性的自我纠偏能力。只要这样的机制和能力在,最终就能带来他们要的繁荣。
庆丰包子的梦帝 撸起袖子加油干
门票还没有呢 就开始说公园里的景色了?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大清的保皇派早就問過同樣的問題,沒有了皇上你們還能有更好的領導人嗎?

說實話,大清倒掉之後,比清皇還壞的中國領導人有,而且不少。但恢復帝制是得不到人民支持的。
老闆:就算給你加薪,你就能活出精彩嗎?

你也得先給個機會啊大哥!
winkcat Thinker
最基本一个道理,新界乡绅和很多建制派持有的棕地与政府土地,普选以后他们手里的土地都会被收回,土地供应瞬间暴增,香港不但能解决房价问题,还能提供工业用与农业用的土地,但我觉得香港不需要农业和大部分工业。

然后民选政府可以避免现在的立法会内耗问题,建制派几乎大部分动议都是把利益输送给不同食利阶层,对民众许多小恩小惠都是可以忽略不计。

政府主导大屿山的计划,很多投标都故意让给大陆有官方背景的公司,而本地的土木公司则被排挤在外,那么政府出的钱就没法在香港内部循环,反而流出以后人家不在香港本地消费,因此除非真的有技术上不达标的地方,否则找本地是最好的。
先去争取普选权利,才有可能改变,如果连普选都不去争取,和谈其他
dwin1997 新注册用户 無助的"暴徒"
先說,我是"廢青"之一。然後,我個人是和樓主一樣,對此有着疑問,和不代表我們有退路。
我家中長輩有着歷史學者,所以也有跟他討論過。他的意見是"香港年輕人已經有這樣做的知識,但結果也不清楚,難以下定論"。
但是,我認為民主的結果,甚或爭取的成功與否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國兩制","基本法",選舉自由是於基本法中明文"遂步開放的。假如我們不追求的話,中共繼續滲入香港,直至"一國兩制"不再存在,香港何去何從呢。
民主,是很理想的模式,但我覺得現今香港的"民主"有着政治意義,是必須爭取的政治理念。在民主普選和"基本法"環環緊扣下,他也扣連着民主法治,高度自治的大原則。也是使香港有着特殊國際地位的核心思想。
這只是我的個人立場。
不羈放縱愛自由 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我願榮光歸香港
繁不繁榮不知道,但至少不用擔心因為質疑政府影響民生的話題而被強制滅聲
趙家警犬 香港廢青
不能,目前香港政界基本都是一堆臭魚爛蝦,基本就沒個靠譜的。
但你要知道建制派更是臭魚爛蝦中的臭魚爛蝦,要是林鄭下台換成我是中央,要在第二代建制派人物中挑個能幹的出來,我都不知道挑哪個。
争普选有改变的可能,不争早晚变一国一制,人家肯定会去争。另外指望上层“良心发现”是没有用的,必须用制度限制上层的权力提升普通人的权力
celestialforce 外星势力。退葱,江湖再见。
不好意思我这么说有点尖锐,我觉得楼主就是五毛。不信的人可以看《这鸡蛋真难吃》。
给个正面回答吧:
1. 我用A替换B, 只需要A比B好,而不需要A解决世间所有问题。
2. 只要香港700万人存在有能力并且有意愿搞好经济的人,就一定能选出来,这次选不上就下次选!
说自己不是五毛的五毛…
我們不是要選誰誰誰,我們要的是制度,一個長治久安,令社會更加公平自由的制度
Natasha ? 已停用 拒绝情绪化发言
民主选举不一定选出好的领导人,如果他不好,可以把他选下去。极权任命的领导人也有可能很有本事,但如果是个无能的,那就是人民的灾难,赶也赶不走。眼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普选不是问题的结束,普选是直面问题的开始。如果没有普选权,就没人在乎你的利益,在政治层面,没有选票的人就是可以用做不惜一切代价中的“代价”。这就是香港人不惜流血牺牲的原因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啥叫“恢复繁荣”呢?这里的“繁荣”是指今年的大游行前的繁荣还是几十年前的繁荣呢?

如果指的是大游行前的,那当然可以,但是几十年前呢?那肯定不行。

影响一个地区经济发展的原因有很多,包括经济固有的周期性、外部政治经济格局的改变、科技发展造成的生产方式的改变。

民主制度只能保证让一个地区的经济水平,达到当前环境变量、发展规律所能允许的最大状态,这个最大状态不一定比几十年前的最大状态要好。
不能,但是中共对香港的控制力会大大降低。
专制与民主的问题,二选一。人民没有权利,统治者是不会主动捍卫人民的利益的,更可能的是压迫多一些,人性贪婪如此,金钱(某种权力) 权力都会腐化人的价值观,权力产出腐败。普选是民众的基本政治权利,可以决定最有利于自己的行政领导人,可以选上来也可以选下去,直到选出最能带领香港恢复繁荣的领导人。俄罗斯的选举是受操控的,有许多舞弊行为。
颐使气指 敢同恶鬼争法拉利,不向霸王让奖学金
没想到我这个问题能引起如此多的讨论和回复,虽然大多数都是反对我的,看到自己的观点被驳斥,失望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从你们的回答中看到了希望。
你们很多人都在说,民选的领导人不一定能干,但至少他们为人民负责,为人们干事。当权者的权利能够得到有效的控制,这确实是我之前没充分考虑的。我承认我是个实用主义者,相对形式和过程,我更看重结果。无论怎样推行民主化,效果肯定不是能立竿见影的,这是我这个实用主义者表示怀疑的原因。在大陆的环境下,人民是不可能有权利参与决定自身命运和前途的重大决策中的。所以我承认我曾经没想到民众对政治的影响能如此强大,我也没有出过国,也没有感受过真正的民主是什么,相对你们很多在自由世界生活的人来说,我确实不如你们对此理解的深刻。换句话说,我的思想在你们眼里属于还没有“完全转变”的。但是你们也得明白,在大陆“完全转变”的代价和后果是什么,在我没有办法来到自由世界前,我得先活下去。所以不要总拿你们的标准定义我,我只能在我所处的环境下做出最合适的选择。
你们说我不懂民主我能理解,确实我不如你们生活在民主国家的人懂。我所能读到关于自由民主思想的书也有限,而且这种东西在大陆是很难和别人交流的,我很多时候也可能只是闭门造车,只能自己思考,停留在自己片面的理解中,这我承认。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想在一个自由的环境下听到更多的声音,我知道这世界并不是二元的。但是你们有人不分青红皂白说我是五毛,我没法去解释,因为我每说一个字你们都有反驳的理由。只要和你们观点有出入那就是五毛粉红自干五,在油管上我已经受够这种评论了。你们可以看我之前的各种记录,看看我有哪个字支持专治,支持中共。
革命者并非都是与生俱来。很多人都是半路出家才走上觉醒,反抗,革命的道路。也许他们的决心和意志并不如那些与生俱来的革命者坚定,但是不能因此而否认他们,无视他们的力量与决心。还有就算是信仰民主,也并不代表在每件事上都得持有特定的态度。信仰民主就不能反对同性恋?反对“爱狗人士”就是支持专制的体现?我因为这两个问题的态度被扣上过不知多少次“五毛”的帽子了。一个人在不同问题上采取左右不同的立场难道不正常吗?美国也有很多人反对同性恋,他们都是亲共分子吗?
对民主自由没理解透就不能支持民主自由吗?这跟你没有职业球员的水平就不能踢球有什么区别呢?既然你们都相信香港靠民主的力量可以实现自由,那我和你们一起期待那一天的早日到来
疯狂习近平 一声叹息
假如那个姑娘没有被强奸变成性奴,真的就能找到一个爱她的好男人吗?
你这个标题其实就是在偷换概念,民主选举的最终目的是要人民活在一个公平的,有自由,有尊严的环境,繁荣与否不是民主的最终目的和充分必要条件。
免於恐懼的自由 Freedom From Fear
帶來繁榮的是制度,不是明君。

就算是要明君,就更不要指望建制派了。香港建制派人才凋寧,不就是因為建制和中共用人唯親,不問才幹只問忠誠,試問這樣怎麼能夠吸引人才呢?再再者,為什麼有普選就會選出黃之鋒,周庭之輩?

感覺你是被幾千年封建歷史導致你的條件反射想當然已。
普选如果选了个不满意的,一想到过几年还能换,人们心里至少有个盼头。无限连任那就连个盼头都没了,真的很压抑。
如果真普选,至少很多大公司包括金融机构都会回流香港。现在很多跑到新加坡去了。新加坡也不是一个民主国家但是为什么在公司眼里吸引力比香港要大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avatar 极右
已删除
Desperado 公开、透明是对一个政府最基本的要求
    不一定,但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第一点:香港作为一金融中心,大部分市民的受教育程度都非常高,有能力选出合适的领导人。第二点:香港实现真普选可以保证不会出现送中这样的法案,保护港人的生命安全。可以让港人有说话的自由和权力。第三点:谁让你当上领导人,你当然就给谁负责。人民选领导人是保证领导人执政为民的根本。


民主选举出的特首会把香港变成福利社会

免费医疗、免费公立大学、大量廉租房、大量经适房、全民老年金、低收入阶层免托儿费、牛奶金、长期失业金、以及“全民基本收入”

这是所有西方发达福利国家已经有的、或正在追求的。

香港也是发达经济体,香港普通人也有权享受这些福利。

那么就必须民主、普选

PS:解释一下发达国家为什么应该搞福利社会,不是养懒人那么简单。因为资本主义搞久了,必然阶级固化。

高福利是给中下层人民的补偿。

香港现在也阶级固化了,努力也基本不会改变命运。所以必须民主
a1161aa 往后,哀悼的日子和值得哀悼的事情只多不少。 愿这片土地上的人,早一点迎来曙光,希望他们能撑住,最黑暗的时刻正在来临。
为什么会说他现在不繁荣?导致这种不繁荣的原因是什么?谁造成的?他们希望的是自己选出来,而不是中共替他们选。

同样一件事情,你自己去做没什么感想,如果这个时候别人跟你说一句你一定要给我完成了,你会怎么想?这个问题水分是不是太多了?
巴巴罗萨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一定比现在强是毋庸置疑,现在这个说独裁不独裁说民主不民主的搞笑制度把两种制度的缺陷都集中却没有任何优点
依照台湾为例,看看台湾什么时候经济起飞的,什么时候经济变差的。
再比照一下,什么时候台湾开始搞选举。
这俩时间点对比一下。算了我还是给你发一下维基百科搜到的数据吧。

在1951年至1988年间,台湾年均经济增长率达到9.57%,1988年至2008年间为6.1%,2008年至2015年间为2.8%。

你能看懂我表达的意思吗?
火炙维尼寿司 我愛品蔥, 我恨共匪
香港特首难做,这也是我个人不支持推翻现有港府的原因,恐怕目前没有人能替代特首位置,如果现任首脑真的辞职难保不会来个更强硬的,或许林郑月娥也知道这一点,也或许她并不是真的想要做的这么绝,毕竟,她不得不听中央的,民主与中央间的夹缝根本就小的难以求生。我不是五毛,但我也提不出更好的意见,香港问题最终还是要上谈判桌,若非如此,则会以惨烈的流血牺牲和长期的后患收场。
香港會不會恢復繁榮這方面我不太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香港社會的穩定性將會大幅提升。由於民選政府需要向選民交代,所以逃犯條例修例這麼離譜的事發生機率應該會大幅減少。我估計到了那個時候香港社會將會沒有現在這麼關注政治,大家會更專注於經濟發展和生活,類似日本社會現在的狀況。
> 難道你們真的把寶押在黃之鋒,周庭之輩上嗎?

    不會,參見臨時政府宣言第 5 條「香港臨時政府首長及各部門之臨時委任官員,在其任期結束後,終身不可擔任香港政府及公營機構之任何官職及受薪之決策人員」,避免打江山者坐江山。
Philadelphia 諸夏獨立,肢解中國
既然没关系,为什么北京不愿意给香港选举呢?把双普选给香港,让香港人吃点苦头,回过来跪求北京收回普选啊!你问问全世界有选票的国度,有谁愿意走回头路?

楼主就是个五毛。
維尼胖虎 [no man is safe who refuses to defend his own land]
普選不是終點
黑色爱沾灰 新注册用户
实现一个社会的繁荣是要靠整个社会的共同努力,而作为领导人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而这个环节最重要的是不作恶、不滥用权力、不违背民意,而不是他能不能取得多大成就,如果以达成某种成就来作为选择领导人的第一标准,只会让那些有野心、强权、善于操控民意的好大喜功之徒趁机上位,结果往往是灾难性的,希特勒是最好的例子,他在一战后成功利用德国人希望再次崛起的心理而上台,许诺给人民一个强大的德国,的确他做到了,但紧接着就是实现他个人膨胀的扩张欲望和种族主义,最后让德国和世界沦入战争地狱,前车之鉴我们却熟视无睹。
答案是肯定不會

香港冒起的原因, 是一連串的偶然, 也跟中國密不可分
從50年代的禁運變成了轉口港, 60年代共產黨鬥爭帶來的大量勞動人口, 7,80累積了資本後剛巧改革開放等
當中改革開放影響最深遠

現在首先是, 中國已經不可能回到那時候的高增長, 變相香港可做的事有限
第二是, 那時候共產黨對香港的態度是充分利用, 現在是玉石俱焚

所有的因素都已經改變, , 也只能看著這城市衰亡了
月刊艾塞克斯級 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
民主制度從來不保證能選出一個英明的領袖,但能保障有機會換走不合適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谭书记……

小香港嘛,中共随便用金钱美色拉拢,要腐蚀掉民选的特首,再简单不过了。所以,还是要从根上解决问题。
首先,一個事實是香港本身經濟數據沒有大問題,這點可以自行去查閱11年以後香港地區gdp增長,年平均增長在3%左右,這在發達地區組裡並不算低.

大陸官媒長年唱衰香港,誇大自己的it成就,以至於網民有香港不行了的錯覺,其實都不是事實。

香港的問題在於經濟結構不健康,地產電信等賺錢行業被幾大家族壟斷,老人不讓位抑制了年輕人創新力、以及政治因素不確定。

而上述的幾點負面因素,全部都可以通過民選政府來解決:反壟斷法,加大土地供給,鼓勵新興行業,限制大陸人炒房。

所以民選政府能否給香港帶來繁榮根本是個偽命題:香港從未衰敗,民選政府則能消除目前弊端,開創香港的下一個奇蹟世代
我想说,不能。不论民选还是钦点都不能绝对做到你说的那样一定。但是民选至少让民众有的选择,官员也会更实心为民众考虑。而钦点永远没的选,也永远优先为皇上的利益考虑。自己去思考思考才能明白为何各国一旦民主就难以再回头搞独裁了。哪怕墙内将伊拉克之类的宣传得如何不堪,他们的人民都不会再愿意回到独裁制度下。
绿之芹 80后废中
對明君的推崇,就是對暴君的支持

選出誰亦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要確保平民的權力

事實上,雙普選只是一個讓步,把權力者的權力分散
建立有公投的社會,才是保障平民的最好方法
亞巴頓 the beginning of end
你所說每一句的幻想就是我反對獨裁和支持普選的理由
世风日下啊,看看这人 https://m.weibo. cn/u/1649679354

世风日下啊,看看这人 https://m.weibo. cn/u/1649679354

世风日下啊,看看这人 https://m.weibo. cn/u/1649679354
好比自己挑了盘菜,打开盖子是屎也总比人家端了盘屎上来强喂给你好
盯著鏡子的呆子 我盯著鏡子,發現一個呆子在盯著我
其實有比較中立的人的,像上次特首選舉的胡國興
不知道怎么说了,贴一段话吧:现在部分香港勇武派和本土派将香港的社会运动变成每周脱离日常的例行活动,将香港的城市空间视为感受实存和高度紧张下身体悦乐的游乐场,将所有不同声音开始视为敌人和排除对象,将对中国人的仇恨言说涂鸦在各处的做法,是对香港社会运动的现在及未来所做的一种自毁行为。

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只发布对自己有利的信息,然后在无数的赞美和鼓励中享受一种获得承认以及书写崇高的宏大物语的主人公视点的快感里,把所有的暴力行为和破坏行为全部正当化却又同时以市民及爱港的立场将自己自保化,这和历史中那些最后陷入暴走和悲剧的失败集群运动有什么区别?这和那些搞一言堂和自卖自夸的言说空间里的人有什么区别?当和平抗争没用,所以暴力抗争没问题的逻辑开始主导运动,以及山寨版本的不合作运动开始成为频繁发生的现象的时候,部分人的行为走向极端化就已经不可避免了。而更棘手的是,对运动自发性和非组织的强调,又成为了各方都可以推卸责任的话语策略。
w觉得这个问题有点鸡同鸭讲的意思。

j假设您大学毕业的时候找到两份工作,A是月薪一万,但工作轻松,工作内容符合您的兴趣。B是月薪两万,但需要常年加班,而且工作内容枯燥乏味。这个时候您选择了A,突然您的一位亲戚跳出来说,你为什么不选B,你选A要饿死的呀,要穷得买不起衣服在街上裸奔的呀。您会不会觉得这位亲戚脑子有点问题?因为在中国月薪一万起码吃饱穿暖是没问题的吧。既然吃饱穿暖没问题,自然要追求更高层次的东西呀。

s所以现在很多中国人信奉“稳定压倒一切”,因为他们经历过不稳定的时候呀。信奉“吃饱了不饿就行”,因为他们经历过吃不饱的时候呀。那个俗话说,宁为太平犬,不作乱世人。难道你们外国人觉得这是笑话吗。现在品葱上,推特上,很多外国人嘲笑我们。我看了只有苦笑而已,你们来过中国吗,你们了解中国吗,你们不是中国人,你们当然不知道中国人经历过什么呀。为什么说一个老兵有战场ptsd就被人尊重,说一个中国人有挨饿ptsd、战乱ptsd就没人信呀。

n回到这个问题,您的意思是,民选的领导人有可能会让香港不繁荣?这个说法绝大多数香港人都没法理解的呀,因为香港已经繁荣了太久了,久到香港人都忘了不繁荣是什么样子了,他们认为繁荣是与生俱来的,也会永远持续下去。所以香港人认为没有必要追求繁荣了呀,他们才有时间追求一些更高大上的东西呀。他们不需要考虑繁荣不繁荣的问题呀,您会考虑有朝一日没有空气可呼吸吗?

n您玩过美国人做的电脑游戏吗?很多以世界末日、战争为背景的游戏,看似人类文明已经完了,但是游戏里面呀,商店里有充足的食物,地窖里有用不完的枪支弹药;开的车子撞坏了,从路边随便捡一辆接着开。这就是美国人日常的生活呀,对于他们而言,面包就是超市货架上生长出来的呀,汽油就是加油站里流出来的呀,水电燃气就是打开开关就有的呀。所以他们心里的世界末日,在游戏里面表现出来呀,就是“我老婆被反派打死了,我儿子被反派抓走了”呀。莫说是吃不饱穿不暖,就连没有车开,他们都不敢想象呀。他们觉得,正常人哪有开不起车的呀。然而在我们中国,一大半人买不起车呀。他们知道什么叫吃不饱呀。从三百年前把他祖宗从非洲绑过来开始,他列祖列宗就没有吃不饱的体验呀,炸鸡西瓜不是管够嘛。

n说到电脑游戏呀,那个反乌托邦的游戏呀,韩国人做过一个,大致就是民主抗争期间呀,你被警察抓了,警察给你一部别人的手机,让你想方设法解开密码,如果解不开就枪毙你呀。当然民主抗争期间手机还未发明呀,他这个他是有点穿越时空的意思呀。还有一个《beholder》,好像是东欧人做的呀,大致就是你是一个公寓管理员呀,你要监视公寓住户,发现不法行为及时报告。所以你看这些曾经受到极权荼毒的国家呀,他们反思的时候,从来也是说告密、监视、严苛的法律,从来没有说吃不饱穿不暖呀。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呀,即使是波兰、捷克,即使是俄罗斯,都没有经历过呀。然而我们中国经历过呀。如果我们中国人做一个类似的游戏,一个农民,到了冬天,被叫去无偿修水库,每天996还只能喝稀粥,晚上下了工还要挑灯夜战开批斗会。我们做一个这个游戏呀,做出来给东欧的玩家玩呀,他们会觉得太荒谬了呀,搞极权顶多不就是政府派人拆看你的信件吗,怎么还搞得人吃不上饭呀,至于这么夸张嘛。然而我们中国就是这个样子的呀。还说什么信件呀,信件你妹呀,你知道信封封口要用浆糊吗,我们中国人连饭都吃不饱,那里有粮食去调制浆糊呀。
ZetaFC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英国的总督也不是选出来的,不也挺好。民主其实是一个保障机制,法制才是根本。有民主更能保证法制不被独裁者推翻,但是独裁者的法制也比没有法制的民主好。
叼盘侠 parody 环球时报具有广大的国际视野,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
选肯定是能选出来的。民主社会,就算是选头猪当首脑,都不会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举动。因为三权分立把权利制约住了,不可能翻天覆雨,依首脑个人喜好为所欲为。民主的本质就是权力的平衡和限制。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专制主义和独裁统治更能实现高效的统治和建设,减少了很多争论,但是也是最容易走向被纳粹化和反人类化的。

缺乏权衡和权力制约的政权,必定是会走向灭亡的。只有把权力关起来,虽然可能会导致行政低效率,但目前为止,也只能是人类最好的治理社会的方式了。谁也不能保证每个首脑都是圣君,无人保证上来的是希特勒还是包子。唯有从制度上,法律上严格制约,才能提前最大限度的防范可能的危机和邪恶的发生,才可能最大限度的防止政权成为奴奴役人民,由少数贵族所掌握的政治独裁工具。
aggie ? 已停用
如果没有民主就得天天上街闹

民主了就踏实了不怎么闹了
misaka free hong kong, free china
普选会导致香港成为半独立甚至独立的政体,中共能下手操管的空间会被压榨殆尽。
这是中共高层所不能容忍的,对他们来说香港是工具,他们希望自己和自己家族的人在香港有特权,真普选上来的领导人必然不会让中共这么为所欲为。

普选甚至意味着从中共这座摇摇欲坠的塔中抽走一根钢筋,抽走之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掌握自己的命运会让你变得幸福么 不一定 但是提供了可能性。
回去多读读书吧,你还停留在圣君情节处吧。不了解民主的真谛么。

我的权利是我争取来的,不需要摇尾乞怜的请求、央求建制派,你的懂啊?
不知道这个平台是不是墙了,但似乎这边还是一边倒的支持普选的言论。但我觉得肯定不会停止在双普选。
实现双普选之后的问题:
1. 怎么阻止与中国内地的进一步分裂?会有人进一步争取独立,也就是从中国分裂出去。那我们就要参考一下新加坡和台湾。 台湾是真普选,做的好吗?新加坡好吗? 印尼也很民主,自由,印尼好吗?独立建国困难重重,其中有多少困难,要付出多少代价在留言中都毫无体现,感觉你们只是一腔热血在给如今的年轻政治家做垫脚石。台湾两大党发展到如今也都是各有积弊,无力改革,他们多是只想要权利,想要自身利益。
2. 选举出来的人,说是代表民意,民意也是不统一的啊。看很多人留言想拆解地产集团,这和大陆曾经的做法有什么区别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敢同恶鬼争法拉利,不向霸王让奖学金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26
  • 浏览: 14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