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与香港渐行渐远,革命输出广东是否再无希望?

广东在过去,无论是语言文化还是意识形态都长期受香港影响,感情上亲香港而远北京,风气上也较为开放,曾出现了南方系/新闻日日睇等的一系列犀利敢言的媒体,关注社会民生,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民间也曾经萌芽过一些本土思想和公民意识,比如撑粤语行动和关注旧城改造,又比如当年反日游行打砸抢蔓延到广州,有中学生举牌说不支持这种行为,然后游行结束后街坊自发组织清理路面。

广东人的思想启蒙,很大一部分得益于当时没有阻隔的香港电视。秉承求真精神的鏗鏘集,辛辣讽刺的头条新闻,都曾经是一代广东人的集体回忆。在中央新闻联播的强烈对比之下,香港成了透明公开公正的代名词。年轻人把潮与粤语流行文化挂钩,而社会主流也普遍把香港视为自由的标杆,一个往后我们应该演变的方向。也许现在看起来很可笑,但当时的确有不少人相信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会带来民主,而50年之后我们会追上香港的步伐成为一个自由邦。这也从一个侧面解释了为何过去在广东人的地域链中,香港要高于京沪。这不仅是钱的问题,更是因为嗅到了自由的气息,十分渴望能紧随其后实现这种自由。

然而回到今天我们再看香港蒙尘,以及内地对抗争者的种种谩骂,不禁为历史的荒诞而苦笑。短短十几年,东方之珠就变成了东方臭丸,而曾经不断向香港靠拢的广东亦早已转态。如果把广东视为香港在中国大陆影响力的前沿,那么广东的迅速赤化也可以视为中央对香港动手的先声。粤港澳在意识形态上达成一致对土共绝对是一种威胁,因此让他们彼此隔绝仇视分化是一项长期策略。
具体的做法有:
1. Cut掉香港新闻,让曾经的多信息渠道变得单一。印象中广东的信息隔绝力度加大是从双普选开始的,一条新闻cut十几次。
2. 搞掉以南方系为代表的一众自由派媒体,同时网上消灭公知和反对派,把民众接受信息的渠道集中到由自己掌控的听话的新媒体处。
3. 发展国内流行文化,勾兑粉红思想,通过娱乐进行同化,减小粤语圈的影响力,并且把新一代从香港文化可能传播的反动思想中解放出来。
4. 推普机从幼儿园捉起,让粤语在代际传承上断裂,从根本上瓦解族群身份认同,消除因为文化相近而受到香港反贼思想洗脑的危险。同时广东也可以作为香港普教中试验田。
5. 作为沟淡和边缘化本地人的试验田同理。
6. 安插深圳作为切段粤港连线的棋子。
7. 在切掉上下文的前提下,对内重点宣传港独和蝗虫论,对外派五毛控评洗版,煽动群众仇视群众这点大家也提过很多次。

总的来说,今天的广东大概不再是盛产反贼的地方,从语言饮食到意识形态都已经被北方同化,和国内其它地区也没有什么不同,族群认同上亲中国而远香港,在反送中运动中很多人都站到了香港的对立面,相信外国势力,相信示威者收钱,相信天下乌鸦一般黑。唯一的不同可能是有些人毕竟早年受过港人的恩惠,又或者有亲戚朋友在香港,喊起留岛不留人来没那么理直气壮。

=========================

革命输出三部曲:
第一步保住香港火种
第二步同化澳门和广东
第三步烧向内地

第二步 之 广东策反观察

难道多年耳濡目染的积累,真的什么也没留下?

==========================



看了大家的回复,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

1) 广东历来有着强势且相异于北方的地域身份与文化认同,这不是改革开放的产物,是有很深的历史渊源的。而岭南文化也不局限于一个省,而是跨国境跨地域的。这套与官府截然不同的话语体系曾保护他们从一定程度上免受中央荼毒且易于接受由大海吹来的自由思想,所以才涌现出清末那批爱国反贼。过去粤港两地来往甚多交流甚密,所以思想相近,而如今广东费拉化严重鸿沟加深,也是肉眼可观察到的现实。我只是陈述事实,一些朋友不需要太敏感,一提广东不同于北方就是分裂分化,而且品葱姨粉众多,有些还主张中国分裂成五六十个国家呢。

2. 很多人对语言的力量缺乏了解。我不得不引用一下葱友Applepie的话:

我們都知道,統戰和洗腦的目標在於統一思想,而思想靠語言產生和表達(特別是理性思維)。亦靠語言接收。因此,語言作為價值載體,乃思想通行之根基,也是統戰和洗腦的基礎。語言的消滅亦是思想的消滅。

此外,語言作為文化載體,亦在感性上區分群體的自我認同。海外部份中國留學生無法融入當地社群,始終依附著華人學生圈子,一定程度上便是源自於語言隔閡。


香港人为什么要反抗普教中,便是源于对"去异化"的担忧,而非墙内大部分人所以为的优越感。以大陆和台湾作为例子来论证语言统一与意识形态无关的朋友,你是否了解国民党这个外来政权为了便于统治,曾经在台湾实施白色恐怖的同时实施语言灭绝政策,严重贬抑台湾的本土主体与多元化,至今仍为人所垢病? 保存粤语不一定能让你免受土共propaganda的荼毒,但是肯定可以让你在跨越了墙之后,更容易理解对面海在做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反共但又为"去异化"护航,那都是反不彻底的。

3. 把广东单独拿出来讲是源于在连登上看到的某些讨论。香港毕竟太小,有人觉得把广东收入囊中可以更加安全,而我认为目前难有可行性,而且只要独裁鼾睡在侧还在就没有绝对的安全。既然都是自由民,不带大家玩的分裂是耍流氓,所以最终目标是烧向内地。
已邀请:
還是小學生 我其實是博士
首先你必須要就盡快拆牆和幹爛百度騰訊,99%的牆國人根本不知道港人訴求,只知道港獨。阿共的招數和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一模一樣,生怕豬圈內的奴隸看到外界信息
哪位寫信給美國司法部,申請bats的芯片禁運資產凍結
共产党奴化广东真的很厉害,广东年轻一代和香港年轻一代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广东绝大多数年轻人和丧尸已没区别,没思想没灵魂,不会独立思考只会跟风,还大言不惭说政府给香港人太多自由了,奴化到骨了,在他们的知识里自由是共产党施舍的…
youtuberr youtuberrrrrrrrrrrrr
广东最新数据,常住人口已经达到1.1亿人,全国第一,还没算随时可以加多千来万的流动人口。。。土生土长的有没有4000万也难说,只能说土共对内是有一套的,就是在人口基数弄淡,农村空心化,城市空洞化,当大部分人都要为口奔驰,谁去想造反?除非没得吃咯,而让少数人先富起来,就是让这少数人充当镇压火车头,或者辅助力量,双拳难敌四手,更不用说随时是10个人侍候你一个。。。广东在全国来说普通话的推广是最用力的,看看福建和四川这些方言大省,有没有同等力度?我就不说北京和上海那些带乡音的普通话了,嗯。

作为广东80后那代人,从幼儿园,到高中,其实我都是在广东话教学的学校成长,也很感恩,当年看到了粤语配音的诸如变形金刚,或者圣斗士之类的动画(当然是从香港电视台买回来的),童年并不寂寞,也不空虚,像我这个年纪的应该会有些印象吧,而今天小P孩日文不会,却只能看日语的动画(当然事实也没选择),不然就是垃圾国产动画,真不知那代人幸福了。

广东今天从幼儿园开始就是普通话教学,而且是强制性的,先不论学的是什么,但从根子上抹去一个语言的根,比所谓种族屠杀其实更加恶劣,例子可以参考巴西,印度这些,土著语言完全消失,只剩宗主国的语言继续存在,是不是今天定义的反人类罪?要知道也就差不多100年前,民国官方语言差一点就是广东话,而不是国语,讽刺吧。。。如果你是广东人,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父母,或者长辈,记得每天在你孩子,孙子放学后,多和他们说话交流,而说的一定要是广东话,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将粤语的根留住。
经济,经济,经济!

如果这边的经济还是继续这样,没有大跌,你们那边输入什么都没有用。

因为平民很简单,很容易被骗,根本不会思考长远一点的事。
80后、70后为什么会思考,因为苦难;

当时香港经济比大陆好多少,就连大货车司机都可以大规模的在东莞包二奶就知道经济对比。

但今时今天.

没有苦难哪会向往快乐,除非这边的人去到饭都吃不上的地步,你才有可能,是可能会怀念。

现在90、00后,觉得你们香港人生活得比他们还疼苦,哪会向往你们的生活。
哪会去思考你们,你们都是吃撑了,才会想往大陆输出思想。

就算有响应你们的,也只会在这个小众平台上。

这个人性不分你我,基本都一样。
作为土生土长广东人(不怕暴露已肉翻)真的对楼主说的深有同感
近年看着小时候认识的国内朋友越来越支化真的很难受……
我也跟人讨论过,广东的沦陷在大方向其实跟全中国都没什么分别
不外是经济发展甜头加其它方面的严格管制,包括防火墙越建越高民族主义洗脑等等
但是对粤语的打击这点我感觉是强于对别的地方
还有对香港新闻跟广告眼看从放松审查到现在基本一刀切
而且纵观中共对广东的政策就能体会到他们对广东一直是不信任甚至极其提防的
当然也可以说中共不相信任何地方

大家也不用关于敏感,我相信楼主并没有分化广东跟其它地区的意思
只是有些事实是无法视而不见的,例如广东的地理位置就放在那儿
你说它不受香港的影响、中共不忌惮我是不信的

但是也是因为近年的各种体验让我更加确信
反不反贼真的和是什么地方、什么教育水平甚至有什么兴趣爱好都没有必然关系
这些条件最多是让人是正常人的几率提高一点……
以我所见,广东快跟其他内地城市没差别了
temp2019 言论经过翻译软件处理以消除语言指纹
有的,不要忘记今年团贷网爆雷,维权运动已经消耗警力,减轻了对香港的压力。
维权群  https://t.me/yishurensheng
hkaddoil Free HK
我覺得還是大家錯判90後 00後的人

反送中開始前根本沒人想到這班年青人才是最激進份子
因為他們每週定期上深圳熱點打卡、喝喜茶吃酸辣魚,比一般3x-4x多的中年還熱衷回大陸玩

這証明年青人最容易受到情緒所激發,一旦發作那股反彈才是共匪最害怕的東西,這點是不分香港還是國內
你看看每個年青人手中拿著的是華為還是蘋果就一清二楚
波云诡谲 禍亂のコンゲン→→撈閪
 广东的话,广州的情况比较吊诡,你说他有反动的意识,但是怎么反:广州人自己都一团散沙,花都原来也不是广州的,后来并入广州后,有些花都人就开始自称“老广”开始各种瞧不起捞啊、新住民了(不过新住民确实操蛋),到近几年所谓的“老广”同化得更像是想肛CCP又没胆只能充满戾气的产物,其实广州人到最后谁也瞧不起谁;但你说他们不反也不是,10年撑粤游行挺不错的,可能广州到最后才觉醒吧:打壓廣東話升級 明代名將雕像成犧牲品 袁崇煥熱血名句 遭官方下令鏟走 | 蘋果日報 | 國際 | 20100714
 我倒是非常看好潮州、汕头这些粤东地区的人们,个人长时间接触这些粤东地区的百姓后,觉得这群人非常团结、敢反骨,经常会有跟政府不和暗流汹涌的联合全球同乡会和中央旨意对着干的事,地方政府也要妥协。
  但随着中央对偏远地区控制进一步加强及镇压HK局势,HK对广东的革命输出任务恐怕已是到末路,早十年广东还有港台那种包容性,现在随着中央的驯化已经没有了,深圳广州就是很好同化的例子,很多人还是轻视了强国的“大一统”战略的侵略性,以上地区蛮化到什么地步?毫不夸张的说,跟陌生人说粤语就是原罪(或是方言),最后,能踩醒广东的,恐怕也就只有愈发淡薄的岭南文化这一条线了,妥协没了,就真的没什么人想反了
第一,短时间内让大陆人上街,目前看缺乏基础,不现实;

第二,广东与其他省份在思想上并无太大区别,我估计港人是因为广东人讲粤语、有粤文化,以为同化更容易,其实不然。没必要单独把广东拎出来,而且对广东与其他省份进行区隔甚至对立,广东人厌恶、外省人莫名其妙,不是好办法;

第三,革命输出建议以两个方式为主:网络和赴港大陆人。针对大陆人群的文宣,绝对要避免港独口号,甚至于不要反国,而应当集中在解释事件前因后果、香港人的真实诉求、反习和反共。当舆论积累到一定程度,加上经济下行或其他突发事件,大陆人才有上街的可能。
新疆跟西藏之所以洗脑效果跟内地省份差这么多主要还是因为语言隔阂导致他们并不会像内地省份民众那样喜欢上微博知乎,看微信营销号这些鬼东西,圈子就隔得挺开的


中共真正洗脑年轻人所用的大杀器主要是结合了现时流行文化的共青团那些玩意,而非电视那些传统媒体,事实上这些东西效果并不怎么样,哪怕到现在b站还可以时不时见到有收藏那兔的沙雕阴阳怪气的玩弄cctv的梗。
以前胡温时期反贼之所以这么多倒不是胡温多开明,而是他们的宣传体系暂时还不知道如何应付互联网 ,到了胡末期习还没上位的时候那兔就开始慢慢火起来,宣传体系也发现了结合流行文化来洗脑效果不错。
广东年轻人上网又不像西藏人和新疆人那样产生隔阂,结合长时间对反对声音的压制,自然而然的就洗脑成功了。


革命要烧向广东其实空间不大,大概也就只有利用广东人听的懂粤语,能翻墙看那些香港政论媒体了吧
守法刁民 光復大陸,時代革命!五族行憲,缺一不可!
對於你的看法,我發表三點意見,僅供參考。

第一,纵观宪政国家的转型过程,无一不是妥协的产物,比如英国,推翻王室的鲍伦威尔自己成为了独裁者,推翻法国王室的革命者反过来又屠杀革命,当年的国人就是因为不满所以才推翻蒋南京政府,结果共产党有过之而无不及,今日就算推翻土鳖,谁知道会不会有更激进的势力上台?西方有一句谚语,大意是——屠杀恶龙的勇士最终成为恶龙。近代宪政国家转型成功的精髓倒不是革命,而是妥协,就比如英国皇室和议会妥协,美国各个州相互妥协,中国搞到今日这样,就是因为体制内外都缺乏可以有效制约土鳖的力量,所以先会使得土鳖滥用权力、侵犯民权。以今日土鳖的体量,即使美国介入,都不会导致土鳖垮台,但绝对可以给到土鳖极大的压力,迫使土鳖妥协转型,就好似东欧国家那样,只要那样,宪政民主就有希望了。

第二,对于墙内的国人,当下不是应该去做些什么,相反,应该是不去做些什么,不去配合政权作恶,大家对于政权讲的做的都置之不理,只要大家都消极配合当权者,对当权者讲的东西亦不信任,在维稳经费压力如此巨大的当下,自然而言就会崩溃。

第三,对于墙外嘅同胞,怎样才可以使墙内的专制政权失去民众的公信力、号召力?就是不断突破防火墙,向内地民众传播真相,使民众由激进变为冷漠再变为对权贵的质疑,了解真相的民众越多,政权想要操控民众就越难,一旦发生变革,民众倒戈就会越快。

以上就是我主张的宪政之路。
没戏了。粤语歌曲都没了。
今天支爆没 猪到时候就要出栏!无关是否有思想
贸易战!香港第一个送上断头台
19年赤字啪啪打脸
身边每一个行业的人都感觉生意不好做了~
我个人觉得会,西方国家联合打压下,和一直下行的经济!压迫到绝大部分中层阶级的变下层…就会带头革命
港台文化似乎在这个上下文里是个伪命题,台湾人能听懂广东话?没感觉出一种文化。

广东人自古以来就是最爱国的,你让广东人“不亲中国”,实在匪夷所思。清末爱国革命义士康有为,梁启超,甚至孙中山都是广东人。粤语区从来不等于“不爱国”或者分裂。

至于粤语圈的文化打压也是个伪命题。香港的娱乐节目质量每况愈下乖谁打压?我小时候也看过不少香港电影,现在还看吗?不看了,没法看,基本都是垃圾。当影迷想着香港电影的时候,还是1987年的英雄本色,90年代的周星驰,21世纪后还有什么?唱歌也没人好好唱了。

反过来说,大陆和台湾语言相通,台湾人我没见过不会说普通话的,虽然说得稍微差点吧。意识形态两岸并没有因此走近。

语言就是个交流工具,没必要太上纲上线。中国方言多了去了,有点地方文化很正常。
我觉得以今天广东和香港的隔阂之大,社运爆发在澳门的可能性都远高于在广东
首先这和语言关系其实并没有那么大,在广东消除粤语文化确实是很不好的行为,但这种行为却并不是广东支化的原因。即使保留粤语教学,以中共的那种propaganda方式进行不断宣传,那样的广东也不过是另一个澳门罢了。而且直到今天,即使是存留下来的老一辈粤语母语的人和新一代广东人,思想上基本上也已经严重内地化。
社运会在什么发生是很难说的,因为即使在经济长期衰退、人口不断递减的东北也没有发生。未来的中国可能是内地大省份东北化,少数沿海地区保持一定繁荣的模式。这种模式下,人口危机导致持续的经济衰退和通缩(就如同日本)会不断让中国放血,而这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
mj9666 80后工程画图佬
主要原因大陆政府控制了所以得媒体工具,渗透到每一个角落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百日无孩
中共30年计划生育,欠下累累血债,屠杀了无数无辜的幼小生命。山东聊城的“百日无孩”运动,更集中体现了所谓“计生工作”的残忍冷血。资料记载,这100天内,数万婴儿被杀,尸体填满十米深井,野狗叼著婴尸在街上到处跑。

所谓“百日无孩”运动,就是1991年,山东聊城地区的冠县县委书记曾昭起和莘县县委书记白志刚,为了降低当年人口出生率,下令自5月1日到8月10日,本地无论头胎二胎,不问合法“非法”,一个都不许生,全部强制堕胎。



1991年是中国黄历羊年,当地人将这一运动称为“杀羊羔”。

莘县当地有民谣曰:

白志刚,杀羊羔,新婚一胎全动刀。
莘县父老人人骂,掘他祖坟恨难消。
伤天害理天不容,天打五雷剐千刀。
有朝一日天睁眼,白氏家族断根苗!



不过,白志刚并非“杀羊羔”的首创者,他的动作比冠县县委书记曾昭起稍晚几天。

1991年4月26日,曾昭起召开冠县县委扩大会议,要求自5月1日到8月10日,确保全县无一个孩子出生。因为冠县计划生育全省倒数第一,县委被黄牌警告,曾昭起决心一年内由倒数第一变正数第一,因此推出了这个“百日无孩”运动。

然后,县委书记点名,由大到小,由前向后,全县22个乡镇党委书记挨个表态。前两个书记表态不能按时完成任务,曾书记听完,脸向旁边一扭厉声道:“来人!”,“铐起来,押下台去!”接着宣布“先将两人关押半月,纪委检察院去查一查,看看他们有没有违法违纪行为!”

据说曾昭起有一句至今流传于冠县的名言:“这一百天里,但凡有一个孩子出生,我就叫他爹。”

马上冠县的大街小巷挂满了标语条幅,“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执行政策要坚决,决不允许孩子多”……



从县医院到百货大楼,沿路密密麻麻新起的帐篷成了全县计生对象堕胎、结扎的临时病房。本县医院实在做不完这些手术,被送到周边县市医院的也不在少数……

由于一时流产、引产数量太大,死婴被集中丢在县医院锅炉房旁边的几口深井里,十米深的井被孩子的尸体填满。据当地居民说,那几口井几年后都还有强烈的腐臭味道。

由于流产、引产婴儿太多,尸体处理不当,经常有野狗叼着孩子的尸体在大街上跑来跑去。

当时被强制流产的包括怀孕7个月以上甚至即将临产的孕妇,有些婴儿被强制引产出来的时候还是活的,离开娘胎发出第一声啼哭声后,马上被医生护士照头上一针,小腿儿乱蹬几下就死了。有的产妇看到这个场面当时就疯了。

据冠县贴吧:“有种针打了后小孩肢体开始腐烂,我姥姥家村里有个人只有一条胳膊,就是生下来打了针后被父母砍去了那条打针的胳膊。”



还有将近40岁的妇女多年不孕,好不容易怀孕,却没能逃过“百日无孩”运动,被强制引产后,终生不孕。

据统计,“百日无孩”有超过两万人被强制流产、引产,这还不包括受“启发”而采取类似措施的阳谷、东阿等县。

据当地一位乡干部回忆:

为确保我乡5月1日到8月10日这100日内不出生一个孩子,我们乡里是我负总责,每个村都是村支书负总责,先从自家开始,从自己的身边人开始,从自己的亲戚开始,凡是怀孕的不论啥情况一律打胎流产,以前颁发的准生证一律作废,有人问:“那出生了怎么办?”我们的回答是:“生出来就掐死!”

我让计划生育执法队的成员都一律穿上了警服,手里要有武器,绳索是标准的两米长,棍棒一米四,每人每天10元工资。当年我们乡长书记的工资多的一个月才130元。举报的,一律吃百分之五的提成,举报一个一般就能挣100多元。在政治待遇上,凡是工作积极的,优先入党,优先提拔为乡干部。

我“创造性”的应用了那个著名的“白猫黑猫理论”,不管什么出身,不管他啥经历,不管是否有偷鸡摸狗的行为,只要能完成计划生育任务的就是“好同志”,就提拔到重要岗位上。

遇有重大任务,比如拆房,抓人,一般是从80里外的碱窝乡调人来。外乡的人谁也不认识,没有人情顾虑,工作起来自然如狼似虎。你孕妇怎么了,专拣肚子猛踹,省的让你打胎你不情愿。一脚下去,一会儿地下一片血,你想保胎希望不大了,即使我们让保,你到县医院也是给你打一针引产针,政治任务谁敢不执行啊!



很多快要生产的家庭纷纷出逃,于是房子被拆,亲属被抓,甚至有叫亲家母打女儿公爹脸的事。在运动中,乡镇马路上,总有很多拖拉机上拉着那些因家人生孩子而被抓起来的村民游街,都是五花大绑,胸前还挂着牌子。因为正好是玉米秸长起来的季节,有的孕妇被四处抓的无处可躲,躲到玉米地里去把孩子生了下来,住在窝棚里,不敢出来,才幸免于难!

香港党媒节目中也曾提到山东冠县“百日无孩”运动,主持人特地向当时中共国家计生委规划统计司司长张二力询证此事,张二力承认:“因为我那年到山东去过,我的司机就跟我说,山东是搞得比较凶一些,这是肯定的,很凶,但是我去看过,也是感觉是这样。”

几万“羊羔”们的冤魂铺就了曾昭起、白志刚的升官之路。1992年,曾昭起便升任聊城地委副书记,几个月后转任菏泽地委副书记兼副专员,从此踏上官场通途,先后担任山东省二轻厅厅长、山东省经贸委副主任、山东省国资委主任。最令人惊愕的是,在卸任山东省国资委主任后,曾昭起竟然担任了山东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有网友称,总有一天,在冠县、莘县,会有“百日无孩”惨案的纪念碑立起。因为,“我见过孕妇被计生干部用猪笼抬到医院大月份引产,撕心裂肺惨叫至今难忘。我见过计生运动后医院旁边柑橘园里池塘飘满婴儿残骸,还有池塘边引产未死透的婴儿。我也见过扒房牵猪后流离失所的超生户。我希望自己有机会去反人类罪法庭做目击证人。”

山东“百日无孩”运动,也只是中共计划生育血腥罪恶的冰山一角。数年前,中共当局就宣称计划生育30年时,让中国少生了四亿人。
广东一直被压制和提防,但是相比内地的其他省份,是最容易输出革命成功的地区,在广东上花点精力输出革命完全值得。
kcyx2184 粵語大使崔屎眼。
如果你們想同化澳門同胞,去FB上的澳門高登起底組看一下,那邊充滿澳門五毛。
pincong124 某東盟國居民
講個事例 
用滿州話表演粵劇
https://news.mingpao.com/ins/兩岸/article/20160103/s00004/1451834863225/廣州除夕晚會「粵劇」講普通話-被轟「公開強姦粵劇」

當年蔣家反共 是想借美國重奪 西南五省(廣東廣西雲南貴州四川) 
蔣經國向麥納馬拉闡述了國民黨進攻西南五省的反攻計 ... 在過去俄國人的勢力從未到達這五省,且中共對這五省的控制最弱,這五省的反共情緒最爲激烈
已删除
广东基本上没有高官在中央了。
identifytrend 保持头脑冷静
肯定没希望了。不用想了
首先建議你去連登去找一個人,名叫高學歷廢青。裡面有張帖子是關於叛逃的蘇聯間諜介紹與論戰手段的。

然後你很簡單就能夠在心裡面清楚哪些人有可能是五毛。

而我,不會浪費時間去找間諜,而是出於時間成本考量,直接開啟過濾器。

直接將支持大一統的人看作匪諜。(這是我的不對)

情況是簡單的,不管出於什麼理由,畢竟現在的情況還不是很窮,所以中國的革命有難度。

但是完全可以埋下種子。這是非常重要的。到時候說不定就會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爆發示威。

有了示威了,就可以帶風向,spin一下,就可以變成廣東獨立了!

你們可以查查廣東的撐粵語示威。去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看看。搜索一下。

劉仲敬說得是有道理的,大中華膠可視作匪諜。

因為很容易就可以發現,香港人的輸出革命路線完全錯誤

極有可能是被人誤導。

例如你去跟中國人說民主這些東西,那是99.99%沒用的。

不信的話,去找下在街上派傳單的香港人,問問他們,他們輸出革命的效果怎麼樣?


如何針對廣東人?那當然是要緊緊抓住矛盾,就是粵語、外來人的問題。現在全世界都在刮右翼風,反移民。

你輸出革命,針對廣東、上海這些大城市,刮排外風絕對有市場。

而且中國解體恰恰可以防止出現暴君,再來一次大一統,只會重複歷史。

就算解體後各省出現暴君又如何?總有某些省份讓西方感興趣,給你民主。根本不需要綁在同一條船上一起死。

什麼區域發展不平均,接受程度不同。關我屁事。廣東獨立了就不是中國人了。

如果你們怕以後生活成本高,那就成立亞盟。不喜歡就學英國脫歐。這是最好的方案。


其次,輸出的對象是有問題的。因為這些都是屁民,一般不敢反抗的。

要輸出就向那些搞走私的輸出,讓犯罪集團擁有更高的技術、更強的火力。這樣才能夠給共產黨添加更多的麻煩。

反正公安和黑社會沒有本質上的區別。狗咬狗、鬼打鬼喜聞樂見。



你們不願意承認也罷。再來一次六四,還是一樣的結果。就是殺豬。

有了武裝知識才會有不同的結果。

武裝知識就在互聯網檔案館裡面。homemade c4是很好用的,paladin press是實用的知識。



你輸出革命,就是將東西包裝一下,拿去賣罷了。搞得就是市場營銷。

說點實際的,你賣的東西要有用別人才會買。也取決於你的欺騙能力有多強。

如果業務素質高的,即使是垃圾也能夠騙到人。業務素質低的,即使是好產品也賣不出去。

人生如戲,全憑演技。技不如人就要認真去互聯網檔案館學學。裡面有真真正正的情報大學的教材

教你情報分析、情報分析心理學。

CIA的官方網站除了給你舉報小粉紅之外,還有情報刊物、解密文件給你免費送。

連登、品蔥,時不時留意一下就行。研究互聯網檔案館裡面的美軍手冊才是實際的。

政治是垃圾,沒有軍隊保護,全都是泡沫罷了。打嘴炮可以建國嗎?喊口號可以建國嗎?



如果你們再聽那些過氣的六四民運電池吹牛,那麼一定會輸,輸得很慘。

聽二二八的人說,可能還有一絲希望。你願不願意馬上去查二二八的資料?

二二八那是武裝起義,而六四,只是殺豬,因為劉曉波將槍給砸了。
Haruewoo 不作恶是媒体人的底线
不得不承认:共产党的洗脑教育确实可怕!但是,大陆人自私自利的本性也是实在让人痛恨!
试想一下:没有香港,会有今天的深圳吗?没有深圳,会有今天的广东吗?
毫不夸张地说:我觉得如果没有香港,今天的广东经济可能也就比广西、海南好一点点!
不是要贬低广东人,实话实说:
论勤劳吃苦,广东人不如河南人、安徽人
论聪明和商业天赋,广东人不如江浙人,甚至不如山西人
论国际视野,广东人不如福建人
论资源禀赋,不如山西、山西、内蒙
论教育资源:也不如北京、上海,甚至不如武汉、西安
论工业基础:不如湖南、湖北、东北
论农业:不如河南、河北、东北、四川盆地
但是广东这些年的的确确迅速发展起来了,尤其是珠三角,不就是有香港这个窗口,才引来了源源不断的港资、外资、高端科技、高端人才吗?
要知道:香港没有开埠以前,广东也是蛮荒之地,往往都是流放、发配犯人的地方!类似于现在的新疆
改革发展之后,大量的务工人员涌入广东,近几年来,广东已经很少人说粤语了
广东是共匪的钱袋子和对外门户,输出革命到广东,哪怕收效再低也要搞。
只能说:孙中山之后再也没有“”广州人“”。
octupus 请桂姨支在本站铆足劲点赞点踩、争权夺利,告辞。
已删除
大部分廣東人乃至中國人:
我沒有的自由,你也不配有。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