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後你的擇友/偶觀是否也改變了?

這個暑假因看了六四紀錄片和香港反送中才終於完全覺醒,除了自己各種觀念看法的崩塌和重建,覺得一切事情都與以往不太相同了。

我一個個將那些朋友圈戰狼粉紅屏蔽,不想再跟他們多說一句廢話;開學後我看其他內地同學越來越不順眼,上課都坐得離他們遠遠;從前玩得比較好的少數幾個內地朋友,現在也都只是會一起聚餐吃吃喝喝不談政治,但飯餘她們聊起娛樂八卦,我不知道有什麼意義。

不過也是極好的,一向不太擅長人際關係的我,現在又多了一個條件幫助我更好地篩選朋友,省下了不少精力獨處。現在我在交新朋友時,都會出力打聽他們的政治立場,如果開口閉口就說港毒台獨,我基本上就直接放棄交流不再深入接觸了。

擇偶方面我想應該也是不會找戰狼粉紅,因為如果不能好好談政治,應該沒有辦法完全坦誠相待。對我個人而言,厭惡平權和歧視lgbt群體的人我也不會作深入考慮,反正孤獨終老也無所謂的,只要能逃離那個環境,父母親戚怎麼逼婚也管不到了。

不知蔥友們,若是在有伴侶的時候覺醒,是否會嘗試開解對方?或者嘗試失敗後會選擇繼續在一起還是分開?若還沒有伴侶,會怎麼擇偶?特別是在牆內的話逼婚壓力那麼大,想想就害怕。

大時代下的我們,身不由己真像螻蟻。
已邀请:
有女人就不错了,不挑。
是的,以后还这么多年呢 想法都不一样怎么能在一起长久 会很累
韭菜花 - 唔好同我爭啦,我至係廢青。
已删除
我觉得没必要这样。慢慢来,从基本事实旁敲侧击,好朋友可以从帮助翻墙开始,只要讲基本的逻辑很容易转换的
胡美丽 -
身边人没有良知,不是个良善之辈的话,就算会翻墙,也会偏向石头砸鸡蛋...价值观不一样很痛苦.
黄红黄色 - 涉政治的话别说,从此心里只牢记,黄红黄色。
有伴侣的大多都在为生活奔波。每个月还房贷,车贷,信用卡,还要照顾小孩。所以大部分根本无暇关注这些,更谈不上觉醒了。因此我觉得如果在学生期间没能觉醒过来,过后就很难了。就算有一天他们受到了迫害,但由于已经深陷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之中,想要明白过来也很难(如果玩游戏的话,可以参考《地铁离乡》,<里海>那关奴隶的表现)。
我个人已经放弃了,选择肉身翻墙离开那个是非之地。如果一时没办法离开,装傻比较好,不然肯定会处处受到排挤,还有被迫害的风险。《浪潮》这部电影说的很清楚,不要尝试唤醒被某种信仰洗脑的人,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跟你拼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让这些人继续还沉睡在矩阵中,或许是一件好事。
可以先给他们看看华丽的假期 颐和园
我一内地朋友也骂港毒,之前喜欢香港,现在被微博刷出抑郁症了。之前我一直以为香港人才会抑郁。很多人真是被蒙蔽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