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敢跟身邊的朋友/親人談政治話題嗎?

我是不敢的,即使我現在已經離開了大陸,但仍是害怕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公安會敲我悶棍。也害怕連累到家人。
张二伯 关注我干啥?会学坏的。
为什么要和朋友聊时事呢?

世上有两件事最难,一是让别人接受你的思想,二是让别人心甘情愿给你钱。(诶感觉中共这两件事做的都不错哦?)

对方若是觉醒者,你们相谈甚欢恐怕会引来旁人侧目,引来国宝敲门,引来寻衅滋事等莫须有。对方若是小粉红,你们面红耳赤一番争论,甚至互相骂街掀起八辈祖宗,惹得一肚子闷气。对方若是糊涂虫一个,满脑袋浆糊,任你说得民主自由天花乱坠神仙画画,他也是一脑袋浆糊,最多不过沉淀一会,半脑袋清水,半脑袋淀粉。

不要聊时事。

聊聊抖音,“没有办法,就是这么强大”,“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你笑起来真好看”,“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虽然外放扰人,但这是朋友之间的相处之道,多么和谐,多么温馨。进而满怀慈爱,畅想中国梦,更是能激动地泪流满面。

《黑客帝国》中的人若要觉醒,需要从红蓝丸子中选红色的,方能脱离真实梦境,回到险恶现实。

而在中国,你若强塞给对方红丸,不亚于拔了对方的ICU氧气管,怕是会让对方一时溺毙于中国梦里。

那咋办嘞?

朋友,备好红丸,朋友主动要的时候,再给他。

其他时候,还是聊聊抖音吧。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今年中秋节我家聚餐,一大家子人在餐厅大骂习近平,一顿饭从头骂到尾,连包间门都不关。
空空道人 都市行者
可以随意谈论。老大哥抓人是根据影响力的,如果你的影响力巨大,例如公众人物,那么谨言慎行是必要的。但是作为普通民众,即便老大哥知道你在做什么,也懒得管,因为翻不起什么浪,或者说抓捕你的收益与成本不成正比。
 身边认识一个官二代好友,父亲是读过中央党校进过中南海那种,他告诉我他和他父亲见面聊天三句不离政治。当然他父亲是个大反贼,虽是体制内高官,但跟他说过“有生之年有机会见证这个恶党的灭亡”这种话。
会谈。但只有极少数的人值得你去谈。更多的人表示不关心政治,因为关心了也没用。也有很多的人表示不仅仅是关心了没有用,而且更讨厌的是关心了会让你的心情变得郁闷。要如何让自己开心且阳光且热情的活着?少说政治。
 
这样的观点以我理性的分析,是完全正确。但,如果一个人明白生的意义,明白何为真(理),明白朴素的天理。那么,他将有也只有沉默。
 
然后,找到品葱这样的网站。
Merlin 已停用 人间失格
敢呀,小心起见为了尽量避免留下文字,文件证据,基本视频里聊。
 
前两天twitter里被喝茶的,多数是公开身份的,晒日常,国内ID流出(QQ,微博,微信)。真正通过技术手段反VPN,反SS,或者通过活动规律追查到的……好像还没看到过。
 
话说肉身翻墙已经不怕IP暴露了吧,尤其租房住~
chobe 已停用 b
其实大家都懂的,只是不愿意接受而已。看上去再粉红的人,能移民的时候也不会迟疑半秒。
再者就是谈了也没用,一般人们会避免负面情绪,就不会去谈论这些令人绝望的东西。
tony231 80后医生
当然敢
我父亲现在也算是广义上的高官了
但是他10年前还是同意我出来,我每次回国问他,是不是国内的丑陋,让你做出了同意的决定
他每次都只是笑笑,不会接我的话,说,反正,谨言慎行。国内它可以保证国安不会找我麻烦,我家也一直在当地随便用VPN,我当时没意识到,去年才意识到这是多可怕的事
但是他也提醒我,国外还是要小心那些中共间谍(当然,他肯定不会说这些原词汇)

让我小孩拿到这边国籍,也是这样,他没有主动提出来,而是由我母亲说,如果可能的话,就让小宝,生在这边把,我于是就这么干了,大宝反正在这边这么多年也都习惯了,到时候也肯定会入籍

我祖父那一辈,也算是老红军,所以更不怕说这些了,习近平给他提鞋都不配。
他个人对毛还是比较推崇的,我当年在他面前不敢说毛的不好,但是后来的江,包括中共目前的现状,老一辈军人真的没一个看的上的
iamback twitter被举报了三次,最终决定驻扎品葱。
我能说最好不要吗?见过太多的留学生,表面上你好我好,背地里告密告的你死我活。连精英人才都这个鸟样,你能指望底层老百姓有什么大出息?好好做人,争取早日翻墙才是正道。加油吧。
说实话,估计是大部分人在现实生活中,你跟他们谈这种类型的话题,并且是一些长期封锁后,敏感的信息,如集中营,港独等问题,人家可能会不认同,因为他们基本上从来就没有正规公开官方的渠道,获取这些消息,你让他如何去认同你所说的?他又如何能判断出你所说的就一定是正确的?并且还有一个,哪怕就是你所说的是正确的,他也会反驳你,你能改变什么?比起以前现在是不是吃不饱饭,睡不着觉,赚不到钱?因为我身边的很多,基本上最后都是这样反驳你的,我竟然无言以对。

你也不能去怪人家,说人家无法理解认同你所说的,并且怪他们被共产党洗脑,因为他们根本从来就没有获取过正确的消息,时间一长就默许了,你突然一下去改变他们长期以来形成的固有的思想,也许会无法适应。

我也请大家手下留情,我相信很多在这里讨论的都是键盘侠,愤青,纸上点兵,统筹帷幄。至于是不是事实,各自心里有数。与真正的实干行动派是有差距的,比如当年的学生。


其实说这些,我都很怕下面的会攻击我,请高抬贵手。我承认我就是个键盘侠。
跟家人谈,家人说我找死,说我是个反革命。。。
同学与朋友是不敢的,真的怕哪天转手把自己卖了,或者吊起来批斗。
亲近的家人还是敢的,也只限于爸妈。
 
shuangsong00 https://medium.com/@ssprof0
我身边已经没有朋友了哦,其实我朋友一直很少,能熟到无话不谈就更少了。
大差不差 830868FF18B405C6191F974D5272D6E5E295ABC2AE729C69ECC46E46015DC9879004E9367BB12B5981505360D293E660574465CC9E8F9075622ADBD602383A56
聊一聊当然是没问题的。

不过我周围的长辈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反政策不反政党,反贪官不反皇帝。每个人都讨厌官僚腐败,横行霸道。但同时大多数人也会说,共党把中国发展得不错,日子还过得去。而且,每次台湾那边有什么动静,他们大多情况下是支持红的,少数正派一点的人会说,台独是民进党不是国民党,但更多人根本搞不清这两个有啥区别。

同辈人两极分化很严重,少数人反党反得很厉害,但是比例就和台湾人说自己是中国人的比例(不包括既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的那一部分)差不多。这些人一般有一定的知识基础,家里没有核心成员吃公家饭,家境不会特别富裕,社会适应能力相对弱,思想偏自由化。剩下的就是各种程度的中间派岁静极品五毛

中间派的特点是不特别在乎谁当主席,关注比较现实的问题,比如工作、泡妞/撩汉、炒股赚钱等。当中社会适应能力比较差的,走向社会后遭遇挫折的,一般会转向轻度反党或者保持原样;当中社会适应能力比较强,赚了点小钱,或者在同学同事中混出头的,一般会转向岁静。

认识一个朋友,经常和我们说现在中国多么蒸蒸日上,遍地都是赚钱机会,偶然还暗讽我们(好吧,其实主要是我)土,思想保守。去年卖了某科技公司股票,现在跌了只剩60%,现在和我们吃饭,再不发表粉红言论,变得比以前更现实了,一直说工作难找,对象难找。不过也并没有倒向反共。

中间派比较现实、不强烈反共也不强烈亲共,不那么让人讨厌。和他们聊中共黑历史,他们也会一笑而过,偶尔也会表示认可,如果不认可会直接提出来,一般不会爆粗口。但更多还是聊工作和生活。

岁静比中间派情绪化,生活在自我编织的小圈子里,巨婴味道十足。一般不care(不能说“在乎”,土)和他们生活无关的事。你如果和他们聊中共黑历史,他们会觉得你很无聊,觉的你很消极只关注不好的一面,聊两句就聊不下去了。对于女权、中产等话题非常敏感,如果你的意见和他们不一样,可能会被群起攻之,冷嘲热讽。如果你的标签上什么都没有,经常会被意淫成底层屌丝;如果你的标签上写着东西比较高端,他们就会说你是“自以为是”“高高在上”“吃下层的人血馒头”。

五毛就不用说了。youtube上就有不少。
能谈,但未必谈到一起去。要知道咱们父母那一辈人大多都是习近平的支持者。
谈,为什么不谈?不过只面谈,任何通信方式里都不敢谈这种事,怕被拉清单。
但是也因为谈了所以我才知道原来目前我身边的人大多根本就不关心这种事情,最可怕的是有些自以为知根知底的好朋友许久不见以后竟然变成了“老粉红”。不过也好,道不同不相为谋,与这种人早点不联系早好。诺亚的方舟容不下那么多人。
如果是跟父母亲戚谈的话,根本就没用,不是不想谈,是谈了根本不起作用不如不谈。
wongszewahint 米国市民、中国共産党を支持するすべての人に対して、通信を拒否。米国は中国を攻撃し、中華圏を解放しました。
如果大家意識形態差太遠,只能漸漸疏遠了。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共把中国变成监狱并做分门别类、等级森严、奖惩分明、恐怖血腥的管理
于是,世界看到奇观:许多中共国人真心诚意、歇斯底里、拼尽一生的气力歌颂暴政。绝大多数人只能拼命争取在狱中较好的待遇,并跻身统治者边缘的圈子,成为狱中的打手和工具。
https://i.redd.it/ljlrujupl6l31.jpg
https://i.redd.it/gjkkpviql6l31.jpg
已删除
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政治倾向的时候千万不要谈政治。
不过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左派,或者说倾向于独裁,即使是有人满嘴自由民主也不能信,包括所谓的民运,和解放前为了自由民主口号投奔延安的小知识分子都是一类人,永远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说的花好稻好的共产党会变脸。
海外华人是个自我灭绝型社区,其生育率远低于周边人群,两代下来少一半,还谈什么?
已删除
viewer 已停用 重建共和的時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JuP9RuN30w&feature=youtu.be
這個小人物,隨便說了幾句,現在是有家不能回,快成難民了。
文革,反右一句話毀掉一輩子的例子不計其數。
 
共匪正在組建特務舉報隊伍,讓你不要保護自己的,多是不懷好意,從朝廷派來的嫌疑不小。
 

中共國安部15號開通網上舉報受理平臺,鼓勵組織和個人對所謂的危害國家安全犯罪行為、間諜行為和其它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線索進行舉報。有批評表示,這種做法,是鼓勵全民都充當政府線民,互相揭發,互相檢舉,人人為敵。

中共新華社報導稱,根據《憲法》、《刑法》、《國家安全法》、《反間諜法》及其實施細則等法律法規,從4月15號起,國安部開通互聯網舉報受理平臺網站,接受組織和個人的舉報信息。組織和個人也可以撥打全國統一的受理電話進行舉報。報導還稱,舉報屬實的,將予以獎勵。

旅美中國問題研究人士張健:〝通過內涵段子段友們的示威抗議,以及每一次在互聯網帶來的革命,中共更能理解互聯網對它們造成的威脅,所以它肯定藉法律之名,藉國家安全之名,藉保護人民財產、生命安全之名,對中國的公民進行打壓。最后就造成像文革時期那樣,你不知道誰會舉報你,人人自危。〞

據中共國務院去年12月發布的《反間諜法》實施細則,有8項行為屬于〝間諜行為以外的其他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其中包括破壞國家統一,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發表、散布危害國家安全的文字或者信息的;境外人士擅自會見境內有危害國家安全行為或有重大嫌疑的人的。

旅美中國問題研究人士張健表示,這些規定,就是為了讓中國公民和外國人接觸時,不能在某些領域深入交流。

張健:〝因為只要深入的交流,有可能就牽扯出他們所認為的國家安全。尤其是在互聯網上這種強力的溝通,因為中共已經發覺,目前在大陸所培養出來的新一代的對體制的看法,對政權的挑戰,其實都來源于國際互通互容,互相了解的一個結果。〞

葉寧:〝它怕中國的受迫害的人把中共的各種各樣的惡行,通過外國人傳播到自由世界去,這樣會給它帶來很被動的局面,在國際社會,所以它就有意識的要對這些人實行隔離。一方面通過國民互相之間的舉報,對中國國民進行分而治之,另外一方面禁止他們和外國人接觸。〞

被大陸網友稱為〝世界第五大情報組織〞的〝北京朝陽群眾〞,截至2017年底,實名注冊的逾14萬人,其中與警方互動較多的近7萬名,平均每月提供線索近2萬條。今年1月,朝陽警方還感謝1300多名〝朝陽群眾〞協助破案。

張健:〝這個就是中共目前非常要大力推行的舉動,其根本的原因就是它已經發現,用意識形態宣導、用教育的方式,已經無法讓老百姓走向它所需要的道路上,那它只能把人民挑撥起來,讓中國每一個人民都變成北京朝陽大媽,都戴上紅袖章,互相監督、互相舉報。〞

葉寧指出,中共所謂的危害國家安全,其實是危害中共這個政權的安全。

葉寧:〝它這個所謂危害國家安全就是以前的反革命罪,完全是基于意識形態作為標準的。你只要表達不同的政治意見,只要和政府唱反調,你就違反國家安全。它所謂的危害國家就是危害它的極權統治、流氓無產階級專政。
 
Toyduck 摄影在读
只敢与身边的密友讨论政治,父母都为党员,其他同学都想着积极入党。
谈啊 为什么不谈 国外国内朋友都谈 理性讨论并不是问题 意识形态不同可以相互交流 知识水平不同就没必要谈了 你关心地缘政治 他关心生活的鸡毛蒜皮 这就谈不到一起去 洗脑什么的不存在的 
要看意识形态是否接近
我認識的大陸人只要是觀點與政府不一致的都只會在私底下透露,其他大陸人在的時候就絕口不提。
ym没妈 暂无社会劳动价值
唉,连仅仅是想按法律维权都会被父母叫喊不要惹事,是违法的。
回到问题,想谈,但是真的很难说下去,有很多古怪的感觉打扰影响。如果不顾一切就要说的话,可以遇见会吵起来。这点是做孩子很不想的。
我實話實說,雖然不公開表現,但私人談話中,哪怕是中共黨員自己亦對中共或者具體到中共某人多有吐槽抱怨不乏類似謾罵的言論,但你讓他砸了飯碗也要表明政治立場,那就基本屬於一廂情願了。
父母非中恭黨員,也厭惡同單位黨員的一些行徑,所以我原生家庭還是十分開明的。他們並不會主動和我談起政治問題,可一旦我提出,他們也以支持我觀點或鼓勵我學習為主。

不過近兩年風向有變,每當我提出與大陸輿論主流觀點不一致,尤其是反黨反權威意見時,他們都提心吊膽,生怕電話被監聽,然後各種轉移話題,讓我不要再討論政治問題。

另,親屬中有一支全家黨員,已移民,從不談論政治問題,也禁止別人提出政治問題。另一支基層黨員,每天在家族群裡歌功頌德,儼然一副,我被強暴了但我很爽的姿態,已精神上斷絕關係。
焦焦 路過的台灣人,我是焦焦
不跟無腦的人談論政治是最重要的。
所以如果身邊有一些人是無腦支持某個政黨或是某個人的
就記得不要和他討論政治。

有些老人很愛轉發一些抹黑文或是懶人包 (不管是哪一方的)我也都不會去談
就算他支持的立場跟我一樣,我也會避開跟他去談政治。

我個人認為我是理性支持我認為對的人
而不是盲目的去跟隨去謾罵別人。
kaby1024 台灣男生
除非非常要好,不然不要講。小心被陷害

不過我是台灣人,怎麼講都沒問題。
FreedomToHK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基本上我家除了我都是对政治冷感,我妈教育水平太低基本没有自我的判断,我爸是属于知道不合理却只会嘴上在家说几句的那种人(而且经常警告我别理这么多政治,对此我是非常鄙视的),即使香港逆权运动他们态度都是迷惘+模棱两可。

我07年就翻墙了解64,之后趁着春节跟我爸一辈的亲戚讨论过。他们基本上是分裂国家+境外势力论者。自此之后我就不在家族聚会提起任何政治话题。令我非常吃惊的是,我堂兄表哥一辈的的立场很亲共,我表哥甚至是绿卡的持有人,有留学美国的背景,在香港居住。当时我说中国政治问题时他居然抛出明天会更好.......现在想来我智商被侮辱了。(明年春节家族聚会我铁定问问他现在还是不是明天会更好)

PS:第一次在谈论香港逆权运动中遇到与我一样意见的,居然是一个大妈。可见即使教育水平不好并不妨碍分辨是非黑白。
琉璃光 文藝是抵抗暴政之妙法,乃至唯一方法。
敬白:

謹奉故言數條,想有裨諸君。

「可與言而不與之言, 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能和他說卻不說,蹧蹋了人;不能和他說卻說,蹧蹋了話。聰明人不蹧蹋人,也不蹧蹋話。)

「君子不教子,勢不行也。教者必以正;以正不行,繼之以怒。繼之以怒,則反夷矣。『夫子教我以正,夫子未出於正也。』則是父子相夷也。父子相夷,則惡矣。古者易子而教之,父子之間不責善。責善則離,離則不祥莫大焉。」

「有其父攘羊而子證之者,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遜。」

親人之間重恩情,不重口舌之爭,不是大是大非,和順為上。恢復中華也不靠小民家裡爭幾句罷。真正大是大非,如鄭芝龍降清,其子鄭成功不從,奉天討虜,古人所嘉許。凡事苛責、不念恩情者,有紅衞兵、納粹童子軍之惡。家庭為社會良知之底限,家庭尚不免,極權暴政。親人有過,婉言諷諫,不改則憂心如焚,竭力暗中彌補,大罪則不可為伍,猶不忍親手覆亡之。

朋友之義,三諫而止。道不同不相為謀。未能感化,又無力制服,只好疏遠。疏遠不必絕交,保持距離。

謹白
鸡鸡 我的小和尚,如一根金箍棒,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觉得,我看你时很大,我看云时很小。
尽量少谈吧,
对不关心政治的人根本没必要
就算是关心政治 并且赞同你想法的人,他肉身在国内,又能怎么样呢。
你说的越多,他可能还会觉得。你他逼---在国外当然能说这些了。
凯瑟琳 🦌🦌
不敢
以前愿意谈一谈 现在不愿意了 
今天支爆没 猪到时候就要出栏!无关是否有思想
老一辈绝不能談!同辈谈过并不关心…他们知道亦有所耳闻…大多数是“自己都顾不上了,哪有空关注这些”~我是感到被压迫得不行
Ogq6MdU 如你所说
真来个文革2.0,很多人都完蛋,包括中央的蛆们。但是现在的社会这么透明,每个人都有手机,不现实
我父母是八十年代上大学的一代人,母亲因为家庭和工作的原因已经很庸俗化了,但也能感觉到习包子这个人又无能又总想堵人的嘴。至于我爹嘛……那可是聊得非常欢脱,他虽然一辈子没翻过墙,但是直觉认为刘晓波是爱国的,不是汉奸,于是我适时科普了伊力哈木先生,以及佳士、香港局势之类,然后就可以一起愉快乳包了。
给身边的人科普匪团罪行有点危险,确实被举报的可能性微存,不过相对于暂时还掉不下来的达摩克利斯剑,我觉得还是叫醒身边的人更有意义。
姬晦 退葱
身经百战见得多 识得晤识得?
亲人和朋友都会聊,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只会和特别好的朋友聊。咱又不是什么意见领袖,老大哥才懒得管我呢,不过会避免用常用的通讯软件说这些,封号之类的很麻烦,对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
自從反送中到現在的武漢肺炎,我更加不想和中國人接觸了,雖然會比較孤單
water2928012 观察 心如止水?!
发现越是高位或者有文化的人看法更客观,反而底层人疯狂的拥护那个不给他们带来美好生活的党,很是滑稽可笑!悲哀!
spwork 中熊维尼
跟家人谈也没用,我跟我爸说64的事,我爸直接说是那反革命暴乱,我又说戈尔巴乔夫,我爸说戈尔巴乔夫不行,没有守住江山,我无语了,我爸只是个事业单位的小领导,竟然把这江山看成自己的,社会存在很多把江山看成自己的人,哪怕自己只是个普通小职员,甚至一个送外卖的。真实悲哀。
1. 和父母谈得不多,因为都是明白人,价值上没什么尖锐的矛盾。

2. 父母古文功底极强,政治直觉敏锐,所以近几年显得悲观无奈,家里也比较压抑。

3. 祖父母全部是革命者,也是政治化的人,至今聊天话题三句不离政治,从小我喜欢问他们喜欢讲,算得上是我最早的启蒙老师和潜意识里埋下反贼种子的人。

4. 和其他亲属从不谈论政治也没什么话好说,兄弟姐妹各有各的缘法不是太说得上话。朋友都是老反贼了,水平基本相近,从认识开始交谈就没离过人文社科政治这类话题。
身边亲友里干部怼起来比一般人狠多了,毕竟内幕他们知道更多,不过不聊透的人一般不说而已,当然和自己相关的腐败就不一样,夫妻父母子女都不说的
很想谈,但现实生活中周围人都并不太关注政治事件,很多时候都是我主动去讲给他们听。
论坛上面想要讨论的人很多,但现在对于言论的管控越来越严,像知乎豆瓣都已经不在使用,反而重新用起了之前一直厌恶的微博。微博流量大 审查自然没办法那么严格
偶尔说些社会热点事件,都是点到为止,对于国家政策方面不敢批评太多,怕未来进去文革2.0被举报翻旧账。
亲人敢,朋友不愿意;亲人更类似于看人下菜碟,会有两个能谈的投机的;而在朋友这个层面上不确定因素太多,特别是由于对方立场是不明晰的,容易把话讲死;事实上我跟朋友谈的时候已经不止一次被打成非国民了,因此便觉得没必要自己给自己招烦心事,指不定哪天朋友还变25仔告密去了。
太敏感的话题,不适合家庭讨论. 其实大部份严肃话题都不适合,家庭里的烦恼够多了,何必添堵?
不敢。跟朋友一聊就要撕逼了。周围离岸爱国的朋友越来越多,他们感受不到国内的变化。
关系很密切的情况下,少量谈一点,看对方态度决定是否更深入,基本都没法深入。
Jewel 5 demands not 1 less stand w/ HK
不談不談 誰知道身邊的人是個什麼人 這麼說吧 父母都非黨員 但是 如果我老木知道我不喜歡共黨 她這種非黨員都會先替了共黨剁了我 不是比喻 這是真的 這讓我怎麼開口?可能我不是親生的 共黨才是她親戚吧?
一般通过键政壬 中偏左/反对康米/剿灭列维坦
平时不会聊这些,家里态度是“保护好自己,有异见千万不要声张”
家庭聚会时谈过,知识分子长辈对CCP印象很差,但还是《炎黄春秋》那种老一辈自由派,倾向改革
海外亲戚回来时骂过习近平,骂现在的个人崇拜风气,父母跟着说了点客套话
每利坚合中国 什么?有人居然以为赵共是共产主义政党?*本号为我第一个品葱号,创建于19/1/2020
如果不跟家里人聊政治,我怎么会在这里跟大家发帖呢?
Julianne Chino de ultramar, liberalismo social, preocupación por los derechos humanos, anticomunismo, racionalidad, escepticismo cultural
怎麽可能談!我和家人關係不好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政治觀念不同!一方面那幫人天天在朋友圈曬一堆propagandas,舔支到不行!和他們談只能影響心情而已!他們完全沒有辦法拯救,整天厲害了我的支,歲月靜好醉生夢死!我們只能自己救自己!
qasder 哈囉你好嗎衷心感謝
我跟我朋友都大談特談,根本沒在怕(學校下課大家都會討論昨天哪個政治人物又做了什麼,尤其大選前,超多事可以講),若是觀念不同就拋出來講,聽聽對方的理由,言論自由嘛,本來就有很多不同的聲音,大家都會尊重。
但之前被家人說「你小孩子管那麼多幹嘛?」我認為每個人都跟政治脫離不了關係,適時關心討論其實也很重要。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你离开了害怕什么,怕随时需要回去?怕你的微信在窃听?

离开了中国大陆,“老子到处说”,哈哈哈哈哈
坦克俠 翻墻還愛黨,定是狗娘養
會聊
雙親自干五,但伴隨我的反向宣傳,他們多少也有懷疑共黨

親戚們酒桌都會罵幹部,只反貪官不反主席。
小老闆立場鮮明批評中共,
公務員只罵體制中對他們不利的改革和更黑的上級幹部,
知識分子思考更多國際社會,
進城多的開明農民工因為養老等社會保障不公而反體制。

留學歐洲的朋友充分理解普世價值。

留學澳洲的朋友也理解大部分但說的少,更關心他自己能否移民。

教我翻墻的朋友考入趙警後對政治冷感,拒絕聽我說中共黑料。

體制內低學歷朋友聽中共黑料和普世價值會很開心,但沒聽進心裡去。他少年時在校被霸凌,有被害妄想,經常苦惱辦公室政治。教他翻墻後他只拿來看Porn。因指責我反黨,我已同他割席。

土博五毛朋友既得利益者,會翻墻,只反貪官不反主席,社達、民族主義,學了一腦門中特政治教材構建“制度自信”。已減少同他交流
讨论那个干 什么?每天 有吃有喝能安稳睡多好,还有互联网可以娱乐
Maayhew 维尼熊和跳跳虎
道不同不相为谋,去跟一个和你有相同观点呢人聊天吧。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屌你老味 恋符「マスタースパーク」
到推特上面吧,上面挺多人聊政治的!
字數字數字數  
linxuanjun123 希望有天可以走上街纪念我的同胞们
个人认为楼上这位说的还是挺通彻的。
反贼嘛,再怎么样在墙内也是异端、异类。有个同好可以见面坐下来聊聊天是挺好的,但没有也不能怎么样,可遇不可求。
粉红变成反贼的,只能是等这铁拳砸到自己身上了。但就粉红年龄段来看,绝大部分还是在父母的呵护下,坐在空调房里写写作业的学生居多,所以还得有段时间才行。
你就给他看这张图 不要说话,让他问你  你装作也不清楚 和他讨论

https://www.theblakeleygroup.com/sites/default/files/users/theblakeleygroupcom/images/blog/china.jpg
https://pbs.twimg.com/media/EXGRf1CVAAEpEf6?format=png&name=orig
https://pbs.twimg.com/media/EXTMmWHU0AAQaVe?format=png&name=orig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16
  • 浏览: 27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