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穆斯林(共產主義)是否可以交往的假設

事先聲明發誓本人絕非穆斯林、不會加入伊斯蘭教,本文毫無為他們洗地的意思,拿以上兩個藉口扣帽子的可以不用看本文。
相信大部分蔥友接受牆國洗腦教育的大一統一家親的價值觀,然後看到國內外近幾年發生好多起伊斯蘭極端組織製造的恐怖襲擊,結合自己看到古蘭經部分暴力章節,內心想法產生動搖,得出一個和牆內教育完全相反的結論。可能你們的結論是正確的,不過請看我下列的比較再做出一個新的結論也不遲。

好多蔥友覺得穆斯林完全不可信,本人拿共產主義教育和伊斯蘭教相似之處比較一下,看看有多少處有似曾相識

教義排外並鼓動教徒屠殺異教徒
教義和教主的教條是完美的
教徒不得質疑教主和教義,有衝突優先相信教主
教主聲稱自己代表底層人,結果自己富可敵國
教徒要為宗教奉獻一切財產、家人和生命
教徒一旦入教終身不得退教
宗教大量毀滅文化科學藝術,文明大幅退步
宗教多次製造飢荒和大屠殺
宗教(曾經)遍布批鬥和榮譽謀殺
教徒和異教徒都不可以說教內任何壞話
宗教廣泛向全世界派出臥底滲透
宗教(曾經)製造大量恐怖襲擊,並當面表示這些不是真正的教徒,背後把他們列為反西方烈士
一切反西方的舉動都是好的
……

馬克思小將對異教徒的嘲笑“沒看過馬克思沒資格評價”,本人看了一些馬列原著結合黨史得出這樣的結論很無奈,畢竟多數蔥友也成長在相同環境的洗腦教育下,如果說十四億伊斯蘭教徒(共產主義信徒)無法轉變那麼各位能否作為反例看待?或者反伊斯蘭教也請用相同眼光看待共產主義國家,請勿雙重標準,謝謝
本文只想用客觀事實比較說明紅教信徒在一百步笑五十步,以及穆斯林並沒有很多人想像的一樣無法交流。覺得有道理請點贊
已邀请:
伊斯兰教最大的问题在教法,教法白纸黑字限制了人们的行为,7世纪时就连不准飞行器飞进麦加都规定好了。教法也规定穆斯林必须杀异教徒,不杀就是叛教,卡菲勒替高贵神族着想,和韭菜们替赵家着想,是同一个逻辑的。你们嘲笑地下室键盘,自己还不是同样的货色。对伊斯兰教不了解,就不要大放厥词,去查找相关资料,人家穆斯林又没藏着掖着,光明正大的放出来给你看。身为一个卡菲勒,你越对伊斯兰教了解,你就会越反感他们,同时也会理解他们的行事逻辑。
恕我直言 伊斯兰教需要一场彻底的宗教改革 
古老 保守 极端的古兰经教义已经完全不适于现代社会 且不利于融入
一味的固守自步只有害处没有益处
可乐肥宅 东岸某经济系学生
品蔥有一些極端恐綠者在任何伊斯蘭相關話題下都要展現一下存在感。

關鍵是他們也拿不出什麼論據,來來去去就是原教旨主義那套“你看他們的聖典說要殺異教徒”,絲毫不在意現實中全盤接受這些經典的信徒是少之又少。

而對他們的觀點有異議則會被扣上各種帽子,當然面對樓上所指的這類事實他們是絕對不會也無法回應的。

不由感嘆黨國的仇恨教育與恐綠宣傳成果頗豐。
Hokkien 閩南人
我搞不清楚,你們口口聲聲說穆斯林要屠殺異教徒,那埃及、敘利亞、伊拉克、土耳其那些基督教會是怎麼傳了兩千年不滅絕的?近在眼前怎麼沒被穆斯林屠殺光呢?
kdxbt 无所谓
我只知道中共的那些狐朋狗友中大多是伊斯兰国家。

较早之前,我曾在天涯发过一篇文章,就是阐述共产(党)主义和伊斯兰教的高度相似性。伊斯兰教本身就是为政治和军事服务而产生的,这和基督教、佛教的产生背景完全不同。

我搞不清楚,你們口口聲聲說穆斯林要屠殺異教徒,那埃及、敘利亞、伊拉克、土耳其那些基督教會是怎麼傳了兩千年不滅絕的?近在眼前怎麼沒被穆斯林屠殺光呢?



这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现在没那本事做到(很可能永远也没有)。我很庆幸今天主导世界的是基督教文明。

穆斯林不杀同教派兄弟,共產主義者专杀自己人为乐(托派,AB团,黑五类......)


从近现代开始持续至今的中东战乱,死亡人数数以百万计,难道他们杀的都是卡费勒?
FreedomAsia 趁着还能翻。。。
事实上两者都可以被容忍,只要给他们自治权,让他们用自己的规矩治理自己人,就没什么事情需要被我们在意了。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编程随想: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5/01/Communism-Nazism-Caesaropapism.html

人类自由的三大死敌——谈谈“共产运动、纳粹主义、政教合一”的共性

补充:伊斯兰的问题是有些国家还不够世俗化
圣锹游侠 人终有一死,而五毛则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
穆斯林和共匪比恐怖和残忍,穆斯林比不过。
但这不能说明穆斯林有多么好,同样是五十步笑百步。
en010272 自由国度一漂萍
穆斯林可以交往,
共產主義不可以交往。
共產主義杀的人比穆斯林多多了;
穆斯林不杀同教派兄弟,共產主義者专杀自己人为乐(托派,AB团,黑五类......)。
我想现实已经给出答案了,为新疆维族人发声德都是欧美基督教国家,而不少伊斯兰国家反而帮中共说话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一丘之貉,统治阶级的工具,你们是工具人😏😏😏😏😏😏😏😏😏😏😏
Sulaiman_Gu Student activist. 国語騎射(こくごきしゃ, Manjura-niyamniya). Kita berjuang untuk Free Hong Kong dan East Turkestan. 推特:@slmngy001
我是穆斯林,我发现大多数共产主义者和中国自由派都可以交往,虽然很难和他们拥有共同价值观。只要对方不是习近平那样的反人类罪犯,或者何清涟那样的新纳粹喉舌,还是有可能成为私人朋友。

撒韬的话说:“人是靠本性的吸引交往的。哪怕同历广场,同历血火,我不喜欢你,仍然不会喜欢,我们仍同陌路,让我们相忘江湖。哪怕你曾是戒严士兵,曾是完全的局外人,我喜欢你,我们就喝酒去,让我们相望江海。”

撒韬就是头上缠着“我以我血荐轩辕”、坐在吾尔开希身边的那个回回小伙,他在广场上经历了最后一天的枪林弹雨,那一年他只有十七岁。中文世界的中国自由派极端也好,温和也罢,没有一人可以在他面前摆“文明人”的谱。

撒韬说:“至于那些下达开火命令的人,那些真正的阴谋家,那些所谓暂时的胜利者,我只能说,在真主面前,没有胜者。” 其实,那些随时准备吃人肉的“自由派”,也不会是胜者。
yogafire 四海为家,全球布种
我部分同意你的观点,我觉得伊斯兰的主流(中东的阿拉伯国家)和一些以伊朗为代表的非主流伊斯兰政体,你去看他们的统治方式乃至意识形态都和中共确实有很大的相似之处。这也是他们作为伊斯兰国家居然容忍甚至支持中共迫害维族人的一个重要原因--意识形态上和中共有天然亲近之处。
但是剔除掉统治手段,仅仅把伊斯兰当作一个教化人心,启蒙智慧的宗教来看,我觉得伊斯兰比共产主义强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我在英国这里有几个开明的穆斯林朋友,和他们聊天,感觉他们对伊斯兰的教义的解释乃至从伊斯兰的角度对整个人类社会的看法,是非常robust,logic,而且充分自洽的。他们的道德感和自律能力也普遍比较强。
我现在对穆斯林有一个基本的二分鉴别法,即愿意和吃猪肉的我在同个厨房做饭吃饭,在斋月白天也愿意参加带有食品的聚会的,我觉得多半是可以一交的开明穆斯林,反之就是一些我更愿意敬而远之的穆斯林 
如果中国人是可以交往的,那穆斯林毫无疑问值得交往百倍。
因为就对恐怖主义和极权主义的贡献来讲,穆斯林连给中国人提鞋都不配。
peepeepoopoo 物理系。托派。
首先cwcc只是共产主义的一小部分,绝对不能把共产主义一棍子打死。

你看到的共产主义国家大多拼了命的管控言论,限制公民自由,是因为在共产主义的理论里资本主义会用一切手段来瓦解共产主义社会,所以要永远防范这种可能性的发生。但是这“一切手段”在实际中有时就会与共产主义本身的理念发生冲突,尤其是在公务员的腐化,官僚主义,还有共产党自己的堕落得不到足够的防范的情况下。你看中国共产党在最开始进行土改,解放农奴,解放女性,其实是能够相当代表无产阶级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共产党自己腐化了,本来代表着人民的中国共产党自己渐渐的创造了一个新的特权阶级出来,最后不能在代表无产阶级的利益。革命不是共产党取得政权,就宣告成功了的,而是在取得政权后继续不断革命,发展社会生产力,直到消灭阶级差异,人人各取所得,各取所需,才能宣告成功。中国共产党在发展社会生产力上可以说十分成功,但是如果这个共产党不再代表无产阶级的利益了,那最后工人的剩余价值全被资本家撸羊毛抢走了,那跟革命前又有什么区别呢?托洛茨基把斯大林-毛主义的问题总结的很好了。这是斯大林-毛主义的问题,而不是共产主义的问题。除了家里有矿,每天不用工作,就靠着投资就能活得很好的少数人之外,我不明白绝大多数剩余价值都被这些寄生虫剥夺的普通人为什么要反对共产主义,或者再弱一点,社会主义的理念。我在北美,北美80后,90后比起他们父母过的惨多了,上个大学都要欠借贷公司几十万刀,四五十岁了可能都还不完。更别提买房子买车了,他们父母当年也许只要高中毕业就能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一大家子只要有一个男的工作就能买一栋三层带车库的大房子,买两辆车,生五个孩子,养条大狗,你看现在谁还能这样。可是现在北美的生产力,难道比几十年前要低吗?如果人们的剩余价值能回到人们自己手里,而不是被那些都不怎么交税,靠搞“慈善”拿税收减免的有钱人剥削,北美的年轻人完全不至于还不起学贷,买不起房。

回复“还是小学生”:根据?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其實是博士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0-27
  • 浏览: 1120
  • 关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