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國家政權罪|香港二十三條立法| 政權合法性

近日在Youtube和部分人士進行討論,他們認為實行普選的前提是廿三條立法,確保選出愛國愛港的執政者。加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指言論自由的尺度不包括挑戰國家主權。問題來了,我不否認作為執政者必須愛護其管治的地方。但前提是其效忠的對象應由人民授權,而憲法理應是人民和政府的共識。不是民意授權的憲法,沒有合法性。再者,若然統治者犯法利用制度違反人民的意願,或公然違憲。沒有合法性的政權自然理應保留合法的權利去推翻。有人說,若然反對政權就用武力將他推翻,否則就要守法。但同時,一個現實層面的問題,現今不如古代,人民的力量和龐大的國家機器實力懸殊。他們提到其他國家都有反分裂法或叛國罪等。但今時今日,要實現民主,合法革命權,如公投決定修訂憲法,甚或整個政治體制的權力是否應存在?這些反分裂法、叛國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是否和民主自相矛盾?

才疏學淺,多多包涵。

-----------------------------------
因等級不夠,只能在此回覆。
回覆一:
唯香港人仍以法律作為對抗中共的理據,在現在的法律框架下,即使實現普選,尤其以二十三條立法為前提。基本法本身便有違民主自由。香港民主實難以真正實現,2047年香港人仍要面對中共這極權、暴力政權。革命,一個真正的革命,我認為才是出路。只是機會太渺茫。
已邀请:
你好 我是剛過來的香港人 想回覆一下

首先聊聊事實, 當年中聯辦主任王志文在首個在香港舉行的「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研討會」中,指香港是「全世界唯一沒有為國家安全立法的地方」。這一種講法不盡不實,也盡顕很多京官發表公開談話時一貫的輕率隨意,欠缺嚴謹的邏輯,更完全沒有事實根據。

甚麼是「國家安全法」?先不談論所謂「國家安全法」是不是極權政府容用以打壓人權的工具,香港要制定一套「國家安全法」嗎?根據基本法第2章第23條,即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這一節的最後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條文就是如此清楚。

而且,真的是全世界所有國家所有地區都有「國家安全法」嗎?這是一個常識的問題。現在只要上網便很容易找到有關的資料了。也可以證明這位中聯辦主任的談話是多麼輕率。

23條最大問題在侵害人權和言論自由。23條立法令政府有更大的權力鉗制人民的言論自由,令市民無法自由地指出國家或政府施政上的失當。此外,政府甚至可能會借有關的法律來打壓所謂的「異見人士」。

何以港人對此從未有意見?相信沒有一個香港人心底不懂:英國與中國是兩回事。中國運用「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等罪檢控維權及異見人士,以言入罪,已非新事。2009年,劉曉波因起草《零八憲章》被重判11年,患肝癌末期的他,至今仍未獲自由。2015 年 7 月,上百位異見者及親屬被公安大規模逮捕,是為「中國 709『維權律師』大抓捕」,多人事後被指控分裂國家。別以為維權者做的都是「真反叛」罪行:2014 年,四人被指「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監禁 1 年至 4 年半不等。他們做了甚麼?他們在街頭拉起了「支持佔中」的橫額。

在英國,就算高叫「打倒英女皇」也不會被捕。不是因為英國特別開明,而是英國與許多西方國家同樣奉行民主政制。管治者若有於理不合之事,市民可以用選票說不。今日的香港政府不僅並非普選產生,更是受制於中共。中共一聲令下,港府就算做出損害港人自由及人權的行為,香港人也是束手無策。

政府逆說香港要為 23 條立法,是出於「憲制責任」。
所謂憲制責任即確保香港公權運作合符《基本法》規定。先不談《基本法》訂立過程中,港人鮮有參與權利,憲法除《基本法》 23 條未有立法外,難道其他條文就已經得到確立與實踐?雙普選有了嗎?
FreedomAsia 趁着还能翻。。。
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任何合法性,仅仅是以暴力为基础的事实政权。面对这样的暴力团,讲法律有什么用?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法制即包括法律条文也包括法律的精神。比如人民有权推翻邪恶政府。香港最高法院大法官马道力有精彩的解释
https://m.youtube.com/watch?v=Z9SOaeGvsRY
我赞成楼上@广场青年的观点,效仿穆斯林实行沙里亚法统治,本身就是一个比臣服CCP更大的倒退,不仅与港人所追求的目标理想相去甚远,而且依靠一个同样以独裁专制为内核的教法来支撑民主斗争和抵抗运动,岂不荒唐透顶?
CarrieObject Hi,I am Carrie Lam.
我覺得香港人更應該重視生育率的問題,見到連登反應前線不想生育後代的post。或者移不了民的人,說不想要後代繼續在香港受折磨,所以選擇不生。

我不算瘋狂的人,理論都是在網上抄的。

一個美國海軍陸戰隊成員,應該不是智力低下的人吧?

他說過很多瘋狂的話,現在已經被美國政府封殺,名字叫Sacco Vandal

他說為了白人要實行白人沙裡亞法。我收到了他的啟發,建議香港人可以向穆斯林學習穆斯林的整套體系。

實行香港沙裡亞法,確保足夠的戰鬥人口。
cepheid 80后IT男..
讨论法律问题,首先别忘了,中共对“法律”的定义跟其他地方讲的“法律”是不一样的,
在大陆,法律和警察都是统治阶级维护统治的工具,教科书上就是这么写的,跟公平正义没有关系。

为什么会有这个定义,论证过程中当然是逻辑错误百出,但是人家就是这么坚持,被洗脑的人也不关心论证过程,只记住了无数次被灌输的这个结论:全世界的法律都是统治阶级维护统治的工具。
Geena 🐱🐶
首先,《基本法》我认为就是一个很差的立法。
基本法的产生本来就是中英政治协商的结果,并无香港人民授权。看看草委会的成员,法律学者不多,相信也没多大发言权。当时未回归,香港也未民主,算了。
但最恶心之一的是这部基本法留下了很多坑,“应该”“可以”这种字眼模糊不清本来就是立法的大忌(当然大陆法律最喜欢用),23条和双普选的争议就是这样故意模糊不清的恶果。
恶心之二是第八章,基本法的解释权和修改权归人大,也就是香港人的宪法,从开始到永远都由ccp控制的人大来书写。

那么,在基本法的解释权在人大,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选举办法的确定权也在人大,香港人2047前可以怎么争取呢。
有两条路,一是努力让中国改良、更民主化,如何让中国/中央接受民主选举的理念,缩小人大与香港人对民主选举理解的差距。这个太难了,我就不说了。
二是精力重点放在香港,play it smart,打着坚持基本法的旗号,往有利泛民的方向去完善立法。下面讲讲我的脑洞。

第一步,争取11月立法会取得优势后,总结今次运动的经验,立新法【限制行政权】。也就是出台更多保障香港人自由、限制行政权的法律,例如[新闻法][防止警察暴力法][行政人员问责法]等。这一步是打击ccp再伸黑手。

第二步,用立新法的方式【堵死基本法漏洞】,厘定清晰基本法故意不清的部分。例如,参考发达国家的treason罪,立法23条,尽量尽量缩小范围!不然以后由政府来做就更惨,只会沦为大陆的口袋罪。这一步剑走偏锋,但只有这样才能堵住了“破坏基本法”“港独”的[唯一口实]。

这两步立法,需要泛民团结、有行动力。积极联系自由派的法律学者,积分向市民宣传。不搞眼球行为,不被建制派distract以失焦。 

个人觉得前两步做好,再出双普选方案,会更理直气壮,更能取得到时还没去世的蓝丝的支持。是的人大可能又来释放设卡,但到时后你们再游行的话,第一步保障了你们的安全,第二步大陆失去了给国内宣传你们港独的唯一口实。不敢说这样争取双普选一定会成功,但会比现在更容易一点。

只有自己把握主动权,才能避免主动权被人把握。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每次看到中共逼迫民众维护国家主权就笑尿,没有民主,主权不在民,维护他妈逼啊。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